夹看学长的棒棒写作业 班长要我到他那里去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夏沫可不认为林奕宸会向高德康坦诚自己的出轨。

但夏沫可没有那么傻,会一直委曲求全的带着这个脏帽子。

“难道林奕宸没有告诉你,当年我之所以会跟他分手,是因为我亲眼目睹了他与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床上厮混吗?”

高德康刚喝进口中的果汁,瞬间喷了出来,整个人被呛得不轻。

不需要高德康回答,他这过激的反应,已经给了夏沫最好的答案。

冷笑一声,带着几分嘲讽的说着:“这就是你的好学长!自己出轨在先,却不忘将脏水往自己的前女友身上泼!”

眼泪都快被咳出来了,高德康好不容易止住呛咳,满是惊讶的向夏沫追问着:“你说的都是真的?”

高德康倒是知道林奕宸现在在跟夏薇交往,但没有想到夏沫与林奕宸分手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林奕宸出轨夏沫的妹妹导致的。

夏沫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冷清着脸,淡泊如冰的开口:“我去下洗手间!”

对于她来讲,林奕宸的背叛一直都是她心理的一道伤疤,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伤疤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疼痛,但在提起时,还是会让她有些不舒服。

来到洗手间,望着镜中面色苍白的自己,夏沫不由得秀眉紧皱。

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擦干手正准备转身离开时,意外撞上了一堵人墙。

捂着吃痛的额头,夏沫抬起头,不满的看向对方,却在看清对方的容貌后,惊呼着:“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可是女洗手间啊!

夏沫过于激动的反应,在学长看来,是那样的让人不爽!

铁青着脸,带着少许的怒意,向夏沫反问着:“你好像很不愿意见到我……”

夏沫并不否认,她的确是不怎么想要见到学长!

见夏沫不做出任何回应,学长不悦的瞪向夏沫,质疑着:“是因为我打搅到你和别的男人约会了?夏沫,你可真够放荡的,这两年应该没少和其他的男人约会吧?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我学长的女人,就算我再怎么看不上你,你休想给我戴绿帽子!”

这样被污蔑,夏沫若是能够沉得住气,那还真是一个奇迹。

“你说够了吧?学长,如果你这么担心我给你戴绿帽子,为什么不答应我的要求离婚呢?之前我欠你的,这两年我已经还清了,我们两个各不相欠了不是吗?”

“各不相欠……”听着这四个字,学长脸色变得越发阴暗。

一步一步朝着夏沫逼近,目光犀利,浑身带着一份杀气。

一直将夏沫逼到了门口,在夏沫转身打开门欲要逃跑的瞬间,学长霸道的将洗手间的门反锁,紧接着,双手霸道的控制住夏沫的手腕。

随着这张俊脸的靠近,夏沫的心乱了。

“学长,你疯了吗?这里可是……唔……”

此刻的洗手间里正洋溢着粉红的泡泡,上映着活色生香的一幕。

将头凑到夏沫的耳畔,学长薄唇微启,勾起一抹浅淡的笑容,淡泊如冰的说着:“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引来一些好事者的围观吗?既然你都不在意,我也不会在乎让多些人来欣赏我们做功课!”

什么?夏沫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的学长,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这个疯子……”

盯着夏沫那涨红的双颊,学长冷笑出声,淡泊如冰的说着:“与你相比,我想我现在的行为还不够疯狂!”

每次夏沫想要忘记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时,学长总是会潜移默化的提醒她过去所发生的事情。

这让夏沫非常的不满,挣扎着想要摆脱学长的束缚。

可他们之间的实力终究是有些差距的,学长霸道的吻住了夏沫的朱唇。

一双手不安份的在夏沫的身上摸索着,突然间的清凉让她猛然惊醒,但却还是迟了一步!

学长如同一只野兽,不断的在夏沫的身上汲取着她的美好!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学长冷冰冰的盯着穿好衣服的夏沫,霸道的命令着:“从今天起,搬到我的别墅。”

夏沫正整理着衣服,突然听到学长的这声命令,不假思索的反驳着:“不要!”

从结婚以来,她便想过住在一起的可能,但当她真正面对的时候,心理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排斥的,情不自禁的反驳着。

学长微微蹙眉,霸道的握住夏沫的手腕,打开了洗手间的门,朝着外面走去。

高德康一直等在餐厅内,因为夏沫迟迟未归,他不知打了多少遍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直到无意间看到学长拽着夏沫走出餐厅的画面,他才大概的了解到其中所发生的事情。

被学长强制性的塞到车上,想到还有可能在餐厅里等着的高德康,掏出手机,果真发现有许多的未接来电,都是高德康打来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快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高老师,对不起,我家中有些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我就先走了。”

坐在餐厅的高德康,在接收到这条短信后,眼神复杂的看向那辆驶离的豪车,修长的手指捏着手机,许久之后,才简单的回复了一个“好。”

在学长的胁迫下,她第一次来到了学长的别墅。

如她所料想到的一样,这里非常的奢华,就如同一座城堡一般。

才刚刚走进别墅,佣人排成整整齐齐的一排,恭迎着学长的到来,这俨然是皇帝的待遇啊。

学长无视这些,直接上了楼。

独留夏沫一个人尴尬的杵在那里,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少夫人,请回房间休息吧!”

回房间休息?在这里,我有自己的房间吗?

夏沫不好意思的看向苏峰,向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男人,很认真的说着:“我初次来这里,应该去哪间客房呢?”

“少夫人说笑了,您与莫少爷是夫妻,自然是住到莫少爷的房间了。”

听着苏峰这话,夏沫突然有种想要逃之夭夭的冲动。

虽然她与学长已经有过夫妻之实,但在她的内心,对这桩婚姻并不是很认同。

而这里,对她来讲倒没有眼前的那般奢华,更像是一座人间地狱。

“可是我的行李……”

“少夫人请放心,您的行李晚点我会让人去取得。”

让别的人去取?那怎么能行?万一是个男人……夏沫没有任何的犹豫,果断的否决着:“不,不用了,我还是明天自己去取吧。”

之后苏峰的催促下,夏沫缓缓地走进了学长的卧室。

卧室里面的浴室内,传出来哗哗流水的声音,夏沫面露少许的愁容,走到了卧室内的沙发上坐下,环顾四周的布局,倒真的有些符合学长的风格。

整个房间以暗色为主,白色、黑色、褐色为主要颜色,有着浓浓的欧洲风情!

正当夏沫犹豫着要怎么样面对学长的时候,学长裹着一条长长的浴巾,从浴室内走了出来。

看到夏沫端坐在卧室内,面色显得有些苍白!

学长边擦拭着头发,边走向床边,坐下后,冷清的看了一眼夏沫,命令着:“过来!”

第一声,夏沫并未听到,学长的脸色明显比之前难看了许多,说话时加重了些语气,再次命令着:“我让你过来,你没有听到吗?”

还真没有听到……夏沫抬起头,一脸茫然的望向学长,带着少许不悦的质问着:“干嘛?在餐厅的洗手间里,你不都要了吗?”

果真是一个不知疲惫的种马!

夏沫不满的白了学长一眼,眼睛中鄙夷的成分显著。

学长却是微微蹙眉,冷着脸,审视着面前的夏沫,质疑的问着:“女人,你的思想能够在龌龊一点吗?”

思想龌龊?难道不是吗?

夏沫疑惑的审视着面前的学长,那眼神仿佛在质问着对方,难道不是吗?

“过来!”

难得学长愿意在将自己的命令说一遍,目光冷漠的盯着夏沫。

望着对方怯懦前行的画面,不由得觉得好笑。

“过来帮我捶腿!”

捶腿?他喊我过来竟然只是让我帮他捶腿,显然这是夏沫没有想到的。

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盯着学长,清澈的美眸中尽是一份质疑。

“怎么,不愿意?”

见夏沫迟迟未动,学长不由得蹙眉,冷着脸,向夏沫询问着。

“没有……”

夏沫慌乱的摇着头,缓缓地坐到床沿上,为已经躺好的学长捶腿。

学长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着夏沫伺候。

在医院的时候,夏沫为了防止学长因为长时间不走路而导致小腿肌肉萎缩,所以每天都会不定时的为学长按摩双腿。

起初的时候,学长是排斥的!

甚至于曾经因为这对夏沫大发雷霆,直到后来慢慢适应了夏沫的这份服务。

肚子好饿啊!午饭还没有吃,便被这个家伙给强制性带回来了,现在居然逼着我为他服务!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