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的哇哇叫 一人?上面2人?下什么意思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办公司的门被推开,室内一片平静,并没有楚云新和楚云毅所想的那般风云四起,楚云枭背靠着坐在椅子上,双眼闭着像是在思索些什么,手里还拿着一根未熄灭的雪茄,听见脚步声渐渐靠近自己的办公桌,他仍然不为所动。

“哟,老三这脾气可是见长啊,这才多久不见啊,怎么,就不认识咱们哥俩了!看来,你还真是没把我们哥俩放在你的眼里啊,真打算自个儿独占那快地,没想着和哥哥分这杯羹啊。”

楚云毅看着楚云枭目中无人的样子,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毫无顾忌的就说出了这么些话来楚云毅原本就没什么脑子,说话做事根本就不过大脑,他现在做事也就跟着老二楚云新,楚云新说什么,他自然就做什么。

楚云枭听他这么一说也没太大放应,嘴角轻轻上扬了下,便又恢复了原来那张冰块儿脸。

楚云新看着楚云枭压根儿没什么反应,心里压着的火也跟着冒了起来。

“楚云枭,你今儿个要是不给我和云毅个说法,你认为我们会就这样走吗?我和你说,我楚云新可不是好糊弄的,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我我就不怕和你撕破脸。

“对,你小心我们和你撕破脸。”楚云毅也在一旁叫嚣着,他们哥俩脸上瞬时露出了狡猾的表情。

“哼”

这个笑声不长,但足够让楚云新和楚云毅清楚的听到了。

显而易见,这声笑声明显就是在嘲笑和讥讽楚云新和楚云毅,是对他们赤裸裸的蔑视。

“咯吱”

椅子上的人摇晃了椅子终于转过身来面对这楚云新和楚云毅哥俩,把手中的雪茄放在办公桌上的水晶烟灰缸中,用足力气,将烟狠狠地摁熄。烟头立即冒出来一股股白烟。

“楚云新楚云毅,看来你们俩真的是没打算好好混下去了,我一开始还打算不和你们两个蠢货计较,但今天你们俩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太让我觉得丢脸了,甚至有一种和你们同姓都觉得可耻。”

“不过,你们俩的蠢还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力之外啊,还竟敢跑到这儿来撒野,给我讨说法,看来你们是真的活腻了。”

楚云枭说着就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去一旁玩弄他桌子旁边的棋子,看都没正眼看他们。

“哥,我就说他怎么会对那个小骚货无动于衷,看吧,我们舒服了他的女人,他现在是要给我们公报私仇呢。”

楚云毅在听了楚云枭的一番话后,立马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楚云新自然也就相信了楚云毅说的了。

“老三啊,想不到你是真的对那个何璐动情了,不过怎么办呢,你的女人昨天晚上已经折服在我的裤裆底下了,并且我们也有好好对待她,你也不用不高兴,兄弟之间嘛,有好东西当然要懂得分享。”

楚云新心想敢情楚云枭是一直在忍着,装作不在意啊,看来自己对何璐做的这件事还真是找对人了,而且自己和老二苦恼的楚云枭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的原因现在也算是摸清了,心里难免庆幸的一塌糊涂。

“大哥,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如衣服,况且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你觉得我会在意?”

说着一手把手中的棋子丢到了垃圾桶。

“你认为我有必要为了一颗棋子而浪费时间吗?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你说是吧,二哥?”

楚云毅和楚云枭对视了一秒,立马不敢抬头看楚云枭,毫无疑问,楚云枭这种王者风范是与身俱来的,哪里是楚云毅和楚云新这种人能比的。

“那个女人的话就当云枭我送给二位哥哥玩乐的吧,诶,不过也是弟弟我考虑不周,让你们两个挤着玩,实在是难为你们了,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多给你们挑几个,让你们尽兴。”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两位哥哥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我要是再没什么表示就太不知好歹了,说出去让外人知道了,别人还要说做弟弟的不懂事呢。”

阴险毒辣的表情再次出现在楚云枭的俊颜上,但并未让他看上去有多么不搭调,反而让他这张脸上更添加了几许魅惑。

长腿迈开走到桌边,修长的手指落在了接听键上。

“柯凡来我办公室,我有要事。”

不到十秒,办公室的大门“叩叩叩”地响起。

“总裁,您找我。”柯凡恭敬地向楚云枭鞠了个躬。

“哼,原本是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你来办效率才能更高,也更能让我心头大快。”

楚云新和楚云毅看着楚云枭一脸毒辣,心中难免有些担忧,毕竟楚云枭的心狠手辣与无情他们也是亲眼见识过的。

“楚云枭,你…你要干什么,我…我我,我告诉你啊,我可不是吃素的,你别想和我乱来。”

一旁的楚云毅早就吓得不敢说话,紧紧的拽着楚云新的手,抖得慌。

柯凡呢,跟着楚云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对楚云枭要吩咐的事有所猜到。但他还是什么也不说,静候楚云枭发令。这也是这么多年楚云枭一直把他视为得力助手的原因。

“楚家名下的公司全部收到名下吧,房产地产,跨国企业只要是你能想得到的,统统高价收回。”

“总裁的意思是…”

“对没错,我想我的意思你已经充分明白了。”

“还有,我这儿需要清静。”

男人再次悠闲的坐回椅子上翻看之前被楚云新哥俩的电话给打岔了的文件,之前发生过的事就像不是自己经历的一样。

“总裁,您的意思我懂了。”

“喂,请警卫上来清理下总裁办公室的垃圾,总裁需要安静。”

不到两分钟,警卫就把俩兄弟拖着出去了,一点都不夸张,真的使用拖的。

而这期间,楚云枭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悠闲自在的继续品着秘书新送来的咖啡,看着手里的文件。他的天性就是这样,处事不惊,遇事不慌,总有着皇家血统该有的沉着与冷静。

解决好了楚云新和楚云毅的事情,天色也已经不早了,楚云枭也动身决定回家了,今天是星期五,按理说林陌今天也会早些回来,他也想和和这个小家伙吃个饭了。

楚家别墅,灯火通明,楚云枭的迈巴赫停在了正门,他在车上停了两分钟,但林陌一直没来迎接他,这让他心里有些不高兴了,心想今晚是该好好管管这丫头了。

佣人帮他拉开车门,修长的腿从车上迈开,一步步走向大厅。

大厅里谁都没有,没有他心里想着的那个小丫头,心中一片空荡荡的。

“张妈,林陌呢?”

语气明显不好,是个人都听得出来,楚云枭心情很不好,张妈自然也听得出来。

“楚总,我今天一天都在后院帮忙,小姐也是一大早就被司机送去读书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还没回来,兴许是路上有什么事给耽搁了吧。”

张妈小心翼翼的,生怕再惹得楚云枭不高兴。

“管家,管家在哪儿?”

楚云枭没问出个所以然来,脾气更加火爆了,他明确在这个家说过,要照顾好林陌,不许她晚归,今天本来就是回来和她吃饭,不想却人影都没见到。

“少爷少爷,您回来了。”

管家听见楚云枭喊自己,连忙跑来,不敢有怠慢。

“秦管家,林陌呢,为什么现在还不回来,我不是让你看好他吗?”

“少爷,林陌小姐今天晚上班级里有个活动,不久前打电话来说会晚回来,都是我不好,忘记和你说了,还望少爷担待。”

“班级里有活动,有什么活动,我昨天晚上怎么不听她说起。”

“诶,少爷,这个活动自然是临时的,不然林陌那么懂事的一个孩子,要是她早就知道的话昨晚可定就和你说了,怎么会等到今天才打电话告诉呢。”

楚云枭听了管家的话,觉得也有道理,林陌虽然有些时候有些淘气,但总归还是听自己的话的,不至于说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行,我知道了,饭做好了吗。”

“做好了做好了,就等着少爷回来吃的。”

张妈连忙答应着楚云枭。

“少爷是要现在就开饭吗?”

“不了,我等等林陌一起。”

众人听了他的话一阵惊奇,虽说外界都知道楚云枭对林陌很是疼爱,但总归还是有原则,就例如管教林陌这方面,楚云枭就是很严格的,从来不会有什么疏忽,平常吃饭也是,如果自己回来的早,林陌有事耽搁的话他都是自己吃自己的,或者就是在外边用餐,但今儿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的楚大总裁不仅回来早了,对林陌晚归的事没计较,而且还主动提出要等林陌一起吃饭,态度真的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

即使佣人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但他们谁也没说出来,毕竟楚云枭不是一个能被别人在背后议论的人。

上了书房,接到了柯凡打到家得电话。

“总裁,你交给我的事我已经办妥了。”

“嗯”

“只是…”

“只是什么?”

楚云枭不耐烦的应付着。

“只是你的大哥二哥好像对这件事不是很服气,他们都说让你手下留情。”

“哼,柯凡,看来你是跟我时间太久了,连我什么脾气都不知道了?”

“对不起,总裁,是我多嘴了,以后他们俩的事我一定绝口不提。”

“行,算你小子聪明,不说了,我等着吃饭呢。”

“嘟嘟嘟”一阵盲音。

柯凡还想问点什么,但就没有机会了。

也对,他们大总裁什么时候浪费过时间和他瞎聊啊。

“不过,总裁说他现在等着吃饭,天啊,都八点多了,还没吃晚饭,总裁是认真的吗?”

柯凡心里不免有了个大疑问,平常总裁可是个很会爱护自己的人,儿今个怎么了?

摇了摇头,也没在继续深究。

这边楚云枭挂了柯凡的电话,就开始看起了桌上的文件,他一向这么忙,在公司看完文件,转身回家再看,在公司开完一个会,转身回家再来个视频会议,这也是他坐上总裁的位子必须承受住的压力,毕竟那句话说的不错“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渐渐的,时间也过了很久,但还是没人来楼上汇报林陌回家了的消息,楚云枭开始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早知道,之前可都是别人等他的,现在到恰恰换过来了。

扯开书房的门,径直的从楼梯口走去。

“管家,你打个电话问问司机,有没有接到林陌,时间都这么晚了。”

这次的楚云枭明显是一种担心的语气。

“少爷,你别担心,我刚刚已经打过了,说是在回来的路上,估摸着这会儿也该到了。”

门外响起了车声,张妈看着是接送林陌的车,也是高兴的干了几句。

“回来了,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原本紧绷着的俊颜在看到林陌从车上下来之后,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大步从楼上走下去。

“林陌,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为什么今天会会那么晚。”

看到楚云枭现在门口一个劲儿的问自己问题,林陌突然想发笑,但她又不敢。

“三叔,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晚回来,让三叔担心了,不过我之前打过电话给管家叔叔了,他没告诉你我在学校有事情吗?”

“能有什么事,作为一个学生下课回家不就行了,还有什么比这些重要的。”

“哎呀,三叔。”

说着林陌手就套在了楚云枭的手上。

“我知道你这是担心我,可是不还有司机跟着我呢嘛,我安全得很,我保证下次学校要是再有这些要留到很晚的活动,我保证再也不参加了行不?”

说着还不忘给楚云枭做几个撒娇的鬼脸。

“行,你知道你自己错了就好,一次再这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撂下这句经典台词,楚云枭自个走到饭桌前坐下了。

林陌吐了吐舌头,心想,三叔,咱能不能换个词,我都这么大了,还打断我的腿。

可是林陌不敢说出来,这就是她的卑微之处。

林陌也跟着楚云枭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不过看着佣人们摆碗筷也给楚云枭摆了一副的时候,她脸上疑惑的小表情就很重了。

“咦,”

“三叔,你还没用餐么?”林陌那双水灵的大眼珠子一个劲儿的看着楚云枭。

“嗯”楚云枭很平静

“啊!为什么啊?”

林陌更疑惑了。

“有些事给耽搁了。”看着林陌满脸的疑惑,楚云枭随便说了个借口搪塞了一下。

“这儿哪能啊,平常三叔可是非常懂得爱惜自己的,今天怎么了。”

听了林陌这番话,楚云枭肯定不高兴了,自己明明就是在等她一起吃饭等到这个时候,不想这家伙竟然还数落自己。

“林陌,你今晚还想不想好好吃饭了,是我刚刚对你太好让你产生错觉了吗?”

严厉冰冷的话语再次充斥着整个大厅,大厅里的氛围瞬间像是被冰冻了一样,佣人们大气儿都不敢出。

看着楚云枭这么生气,林陌we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林陌看了眼管家,管家给了她和眼神,林陌立刻就懂了。

“三叔,对不起啊,我不是说你自私,我的意思是说你以后要是陌陌没回来或是回来的晚了,你一个人先吃就行了,别饿着自己。”

“首先我不是在等你,我只是还有些工作没完成,所以耽搁了下,其次,听你那意思以后打算不回家啊。”

质问的口语明摆着,楚大总裁越发不高兴了。

“哪能啊,三叔,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回来,我能去哪啊,再说你不是说这就是我的家吗,陌陌不会自己的家还能去哪,还有我最爱的三叔不也在这儿吗,我哪舍得离开啊。”

或许是林陌的服软,又或许是那个“最爱的三叔”让楚云枭的心情很是愉悦,瞬间就像多云转晴一般,楚云枭的脸上都布满了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帅气了。

林陌看着楚云枭的笑颜,心顿时紧了一下,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也无法形容出来。

楚云枭看着林陌呆呆的看着自己,以为刚才自己把她吓坏了,软下口气来。

“陌陌,怎么了,不舒服吗?”

“额,没有,三叔,没有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就赶快吃吧,待会饭菜都要凉了。”

点了点都,林陌便低下头往嘴里送饭,但她吃的很不走心,不过幸好楚云枭也没有再多和她说话。

“我吃饱了,先回书房,你慢慢吃,吃完记得早点休息。”

楚云枭打破了这种沉默。

“哦,三叔,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拼命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等到楚云枭离开了,林陌又泄气的趴在了桌子上。

“小姐,你快吃吧,吃好了赶快去休息。”

张妈在一旁提醒着林陌。

“张妈,我吃饱了,你叫佣人来收拾下吧,我先去休息了。”

林陌情绪并不高,说完就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卧室了。

张妈看着林陌也是满脸的心疼,她知道林陌这孩子打小就在楚家长大,虽然生活环境很好,条件也很富裕,但她能够理解林陌心里要承受的压力与痛苦,所以平时她总是很照顾林陌,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张妈叹了口气,就立刻让佣人来帮着收拾了。

这边,林陌回到房间,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脑子里全是楚云枭刚刚的笑颜。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她的脑海里老是会有楚云枭的样子,她也很纳闷,但她不敢跟任何人说出来,她很自卑,活的也很卑微。

脑子里一团乱,林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还好明天不用上课,不然今晚睡不着,明天可算是惨了。

想了半天林陌还是觉得先去冲个澡再说。

楚云枭的书房,管家刚给他送来一杯咖啡。

“秦管家,林陌最近没有什么异常吧。”

“少爷,您放心,小姐最近都一心忙于学业,没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一定跟您汇报。”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那就麻烦秦管家了。”

楚云枭这个人平时做事虽然雷厉风行,凶狠毒辣,但对身边这些照顾了他大半辈子的人还是很有分寸的。这也是外界对他风评不好,但身边仍然有那么多忠心耿耿的人的原因。

喝着咖啡,想着林陌刚才那可爱机灵的模样,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林陌的一举一动竟然这样牵动着他的心。

这边,林陌也已经洗好澡出来,头发都没擦干,就困得不得了,爬上床一头就进入了梦乡。

要不怎么说19岁少女花一样的年纪呢,不会为了什么事操心一夜,累了就说,饿了就吃,这就是青春该有的样子。

楚云枭工作也忙的出不多了,突然想起林陌这个小家伙,本想着要回房休息的他还是开到了林陌的房间,在房门在就看到了屋内的灯光亮着。

心想这丫头怎么还不睡。

敲了几下门也没人应,楚云枭直接就打开了林陌的房门,林陌的灯仍然还在亮着,按理说听到他进来,林陌平时都会紧张的把灯关的,心里还琢磨着今晚是怎么回的时候,就看到穿上睡着的那个娇小的女孩。

被子也没盖好,头发披散着,脸被捂得红红的,看起来粉嫩粉嫩的,实在很惹人疼爱。

楚云枭走近一看,头发还没吹干,看来她又洗澡就直接躺床上了。

摇了摇头,拿起化妆椅上挂着的干毛巾,轻轻地给林陌擦拭着头发,林陌丝毫没有被惊醒,反而在楚云枭的触碰下睡的更香了。楚云枭一直小心翼翼的给她擦干头发为止,又把她抱进了被子里,给他盖好了被子,才准备离开。

刚转身要离开,自己的手就被一只暖暖的小手抓住了。

“三叔,你能别离开我吗?”

娇小的声音在房内响起,楚云枭转身看着林陌,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睡得很香,看来她是在说梦话啊。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