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上面2人?下叫 一人?上二人?bj40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楚云枭打了大概有十分钟,抽的林陌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楚云枭手里拿着皮带,看着蜷缩在地上的林陌,说了一句:“好好的想想,你今天做错了什么!”说完,打开门之后走了出去,林陌捂着胳膊艰难的坐起来靠在床边上,苦笑了一声:“算了,我以后不这么犯贱了还不行么。”

楚云枭出去之后,何璐一直在外边等着:“云枭!小陌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孩子,她还不懂事,你别那么打她啊。”

楚云枭心里烦躁的不行,回到房间之后,直接把门带上了,何璐还裹着浴巾站在外边,过了一会,楚云枭开开门把何璐的衣服递出来,说了一句:“你先回去吧。”

何璐接过自己的衣服也不敢说个不字,于是只好拿着自己的衣服去别的房间换好,下了楼。临走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一看林陌房间的方向,这个臭丫头,果然是她的绊脚石。

下半夜,林陌躺在床上疼的睡不着,她的身上全是伤,新伤加旧伤,一道道的疤痕,特别的难堪,但是她丝毫的不在意,因为鞋这些伤,都是楚云枭给的。

到了后半夜,林陌就发现有人在动自己的房间门,在这个家里,敢进她房间的,只有一个人。

楚云枭抱着一个箱子,进了林陌的房间,随后坐在床边上,看着林陌的受伤的小脸,林陌没有动,想看看楚云枭会干什么,却被楚云枭拆穿。

“没睡着,装什么睡。”

林陌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楚云枭:“三叔,这么晚了,你过来干嘛。”

楚云枭把箱子打开,里边是一些外伤药,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对林陌也是,打就会往死里打,所以吩咐管家提前买好的。

“我不来,你就打算这么拖着不上药么。”

林陌苦笑了一声:“我都习惯了。”

楚云枭掀开被子一点点的给林陌上药:“下次,别这么任性了。”

林陌开着玩笑说了一句:“没办法啊,看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跟你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不是么,你应该知道的。”

楚云枭的手一顿,随后说道:“我不想看见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是因为你还小,我怕你被骗,仅此而已。”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林陌说这些,明明他的心里就不是那么想的。

林陌翻了个身,背对着楚云枭:“三叔你先出去吧,我想睡了,这几天我就先不去学校了,反正老师教的东西也都懂,不耽误学习的。”

楚云枭也没再说别的,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林陌的眼角滑下来一滴泪,被她瞬间擦掉,她都多久没有哭了,她自己都不记得了,从十三岁到现在六年了,她什么打没有挨过,为什么偏偏这次想哭呢?

第二天,她也不想起来,于是管家把吃的东西直接送进了她房间里叮嘱她记得吃,但是一天下来,林陌也没有动一口。楚云枭回来之后,直接来到林陌的卧室:“你又发什么神经!不吃饭想饿死你自己?行!有种的就一直不要吃饭。”说完把门直接甩上,回了自己的房间。

管家在楼下看着两个都在闹别扭的人,心里说了一句:这都什么事啊,大人不省心,孩子还不省心。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冷战了很多天,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甚至连面都不见,柯凡来家里好几次都想偷着去看看林陌,却被楚云枭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直到楚云枭不在家,柯凡才敢偷偷地跑到林陌的卧室,看着林陌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柯凡也是心疼:“祖宗,你这是又怎么气他了?把你打成这样。”

林陌在柯凡的面前,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我打扰他跟别的女人做爱了,他没打死我都是好的。”

柯凡说道:“你也是,他都三十几岁的人了,找个女人结婚怎么了,就算他结婚了,该怎么疼你,还是会怎么疼你的,你受这个罪受干什么。”

林陌皱着眉说道:“这不一样,说了你也不懂。”

柯凡斜着眼睛看着林陌:“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她微微一愣,随后说道:“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喜欢养了我这么多年的叔叔,开玩笑。”

柯凡松了口气:“那就行了,虽然这么多年他不愿意让你跟别的男人接触,但是等你够了年龄,他还是会对你放手的,毕竟恋爱自由。”

林陌白了柯凡一眼:“那现在你去告诉我三叔,你要跟我交往,你看看我三叔同意么,他一直都在说,不让我跟别的男人交往,是为了怕我受骗,但是如果我的另一半是你的话,那我三叔就没什么理由不同意了吧。”

柯凡一愣,随后嘴里只发出来了一个单音节:“哈?你在开玩笑的吧!你三叔要是知道养了这么多年跟亲闺女一样的人被我给拐走了,不打死我啊!我不去,谁爱去,谁去。”

林陌一副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说了一句:“既然你都知道还说什么,我还有的等呢,你快出去吧,被我三叔看见,你就完了。”

柯凡一听,连忙站起身说了一句:“那我就先出去了,小陌你好好休息昂。”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还给林陌把门带上,但是一转身,柯凡整个人都懵了。

“呵呵,三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好巧啊。”

楚云枭只是看了柯凡一眼,然后又看了林陌的房间一眼,柯凡的头上都是汗,后背都快被汗浸湿了,这一次要是挨揍,他都跑不了了,但是楚云枭缺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柯凡现在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腿都快软了,扶着楼梯下了楼,刚想出门却又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柯凡。”

柯凡转身看着身后的人:“三哥,什么事啊。”

楚云枭看着楼下的柯凡说了一句:“明天,你负责带着小陌,去廖家。”

柯凡再也没有了不正经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不解:“廖家?为什么要带小陌去廖家?”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楼下的柯凡,说了一句:“让你去就去,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柯凡冷着一张脸看着楼上的楚云枭:“三哥,你不会是想”

楚云枭看了柯凡一眼:“那是我的事,你不用多管。”

“但是那是小陌啊!你怎么舍得把她送到廖家去啊!”

楚云枭紧紧的看着楼下的柯凡:“她不为我所用,我为什么养她这么大,明天一早就把她送过去,不然,你就给我滚回柯家!”

柯凡也是一脸的为难,这件事,要怎么跟小陌说,而此时的林陌正在门边上趴着,听着外边柯凡还有楚云枭的对话,廖家?哪个廖家?没听楚云枭提起过啊?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相信,楚云枭真的会把她就这么送人。

第二天一大早,柯凡真的来了,林陌抬头看了一眼闹钟,才七点多,来这么早干什么?柯凡进了林陌的卧室,往床上扔了一套衣服:“穿这个,把身上的伤遮一下,别让人看到。”

林陌坐在床上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柯凡再也没有笑嘻嘻的样子,轻声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林陌换上柯凡扔给她的衣服还有鞋子,然后披着头发出了门,就看见楚云枭就在楼下坐着,林陌跟着柯凡下了楼,轻声的叫了一句:“三叔。”

楚云枭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便没再说别的,柯凡看都没看楚云枭一眼,对着林陌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林陌转身跟上柯凡,没有丝毫的犹豫,她没有回头,所以不知道现在的楚云枭有没有在看她一眼。

上了柯凡的车,一路被带到了楚云枭说的廖家,进门就看到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坐在屋里,而柯凡仅仅是象征性的跟那个男人握了握手,就撤了回来,然后那个男人就看向了林陌。

“这就是楚少,给我的礼物?”

柯凡看了林陌一眼:“对,这是我们三哥自己养的。”

廖刚看着林陌的眼神都变了:“果然啊,楚少就是知道我的口味爱好,知道我喜欢小的,有18岁么。”

柯凡道:“已经19了,保证没用过,这点,廖总可以放心。”

廖刚哈哈一笑:“这点我还信不过楚少么,他总不能把玩剩下的给我啊,不过,这个孩子,楚少要是真的在乎,我是不介意在还给楚少的。”

柯凡艰难的说了一句:“我们三哥说了,人他不要了。”

林陌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直到最后柯凡说的这句话,她才真正的醒悟了过来:“你刚才说什么!三叔不要我了!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柯凡皱着眉看着林陌:“都到现在这个情况了,你还没看清么,他真的不要你了,把你送人了。”

林陌惊恐的眼神看着面前的柯凡,微微的退后了两步:“我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

柯凡道:“我骗没骗你,你自己心里清楚,剩下的,就让廖总跟你说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走,没有一点留恋,林陌这个时候慌了:“柯凡!你回来!”

刚想去追,却被身后的人拉住,林陌回头对着那个中年男人说了一句:“放开我!”

廖刚笑道:“呦,楚少,还在家里养了个小野猫啊,看来,他是真的没有碰过你啊。”

林陌着急的说道:“你神经病啊!他是我三叔!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肮脏的想法,我劝你还是赶紧放开我,我三叔不会不要我的!”

廖刚说道:“你还是别天真了,道上的人,有谁不知道,楚云枭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可能在要回去呢。”

林陌咬着牙看着面前的廖刚:“我不是他的东西,可以随便送人!”

他微微一笑:“但你现在就是被楚云枭送给我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带着,我如果玩不腻,也有你的好果子吃。来人,把她看起来,别让她跑了,我现在去跟楚云枭谈生意。”

林陌看着廖刚说了一句:“三叔不可能会把我给你的,我不信,他会来找我的。”

廖刚说道:“知道楚云枭为什么会把你给我么,因为他想跟我做个交易,他想用你来便宜换我手里的那块地,而现在,他的目的也达到了,等我今天签完了合同,就回来找你。”

林陌被两个人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出也出不去,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等着,她在赌,她赌楚云枭绝对不会扔下她的,但是就目前这个形式来看,希望确实有点渺茫了,但是无所谓,本来就多活了六年,也许是时候结束了。

另一边,楚云枭公司的会议室了,坐着两拨人,一波是楚云枭这边的,而另一伙人,是廖刚那边的,楚云枭坐在廖刚的对面,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

“这次的礼物,廖总还满意么。”

廖刚笑道:“满意,绝对满意,楚少送的东西,绝对都是送到我心坎里的。”

楚云枭眯着眼说道:“那这次的合同,廖总觉得”

廖刚拿起笔,直接在面前的合同上一挥,然后递还给楚云枭:“既然楚少都这么有诚意了,我在那么小家子气,就显得不好了。”

楚云枭拿起面前的文件来看了一眼,然后把文件递给了身后的柯凡:“廖总真是快人快语啊,这次的地,我仅仅花了一半的价钱就拿到手了。”

廖刚微微一笑:“那也是楚少送我的人,值这个钱啊,好了,不跟楚少多啰嗦了,我要回去看看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合同上的事,尽管找我这边的负责人就可以了,告辞了。”

楚云枭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有起来的意思,只是说了一句:“恕不远送。”

等廖刚走远之后,楚云枭的脸色就变了,对着柯凡说道:“带着人去把小陌从廖家带回来。”

柯凡笑道:“三哥您这招真是绝了,现在廖刚事芝麻没捡到,还丢了西瓜。”

林陌静静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她相信,楚云枭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她的。

可是……万事皆有可能。如果,楚云枭放弃了她呢。越想林陌的心里就越慌。人在孤独无助的环境下总是忍不住想的更多。

“不会的,不会的……”林陌低着头不断的喃喃着。

以她六年以来对楚云枭的了解,楚云枭不会轻易放弃她。但是,如果自己对他没有用了呢,他是不是就会送自己给那个猥琐男?林陌想着。如果楚云枭真的把她送人,那她还不如自己了结自己好了,不让那个猥琐男动她一分一毫,毕竟楚云枭都不要她了,她活着……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林陌这一瞬间决定了,林陌的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她在打赌,赌楚云枭会不会回来救她。如果楚云枭回来救她,她……她就偶尔服一下软。如果不回来,林陌眼里的光芒黯了黯,她就自杀。林陌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林陌的双手无知觉的缓缓抱住自己,把脸埋在双膝之间,闭上眼睛等着迎接她的究竟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林陌简直度秒如年。

“咔嚓——”门开了。

林陌猛的抬起头看向门口处。到底是谁?楚云枭还是猥琐男?

结果都不是,只是一个一板一眼的黑衣保镖。

林陌只感觉心一疼,浑身难受,难以呼吸过来,就像缺氧一样。因为,她从没有见过楚云枭的身边有这么一个保镖。

那个保镖见着林陌,径直迈着大步向林陌走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陌,说:

“林小姐,请跟我来。楚先生派我接你回去。”

这一句话就好像是水上的浮木,让差点溺水的林陌找到了生的希望。

林陌猛的从床上跳起来,站在床的一侧低着头静静等着这位保镖带她出去。

“啪嗒——”

她为什么低着头?因为许多年不哭的她在听到楚云枭派人来救她的那一刻松了一口气的落泪了……

她赌对了。真好。她就知道楚云枭不会放弃她的。林陌一边哭一边笑,小脸上满是泪花,看起来惨兮兮的。

保镖瞅见她站起来了,就往外走去,也没去理林陌为什么低着头,只是步子也不像来时的那么快,等着林陌跟上来。

林陌静静跟着保镖身后走着,偷偷伸手抹掉眼里的泪,再拿袖子狠狠擦一下有着泪痕的小脸,擦着生疼,林陌也没叫,静静的擦着。

跟着保镖七拐八弯,竟然就走门外了。天空万里无云,外面的阳光灿烂。林陌偷偷抬头看了一下。

楚云枭带着柯凡等在外面,旁边停着那辆银魅,之前的十几个保镖也不见在楚云枭身边了,想必是人太多不好救她。

楚云枭站在阳光下,眯着眼看着迎面走来的保镖,林陌跟在保镖后面,林陌小小的身影被保镖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只从阳光照耀下保镖后面小小的影子看出来后面还有个人。

“楚先生,林陌小姐我带出来了。”那位保镖向楚云枭弯腰说道。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

楚云枭挥了挥手让保镖回去可以了。只见保镖往别墅返回。

楚云枭看了眼低着头的林陌,自己转身打开车门坐进去,柯凡跑去驾驶座那里就位。

“还不快上来?难道还想留在这?”楚云枭难得以这种轻松的语气和林陌说话。

林陌听了,一声不吭的利索跑上车去坐好,之后便背过身去,假装休息睡觉。尽量让楚云枭不要看到她的脸,她肯保证,现在她的脸肯定是红的,给擦红的。她不想让楚云枭见到她的糗样。

“困了?”楚云枭一把扯过林陌把她按在自己的腿上,“枕着这比较舒服点。”

林陌一愣,反应过来,双手紧紧抱住楚云枭的埋着脸。

楚云枭也没说什么,三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的到了楚云枭的别墅。

楚云枭想叫林陌下车,却见林陌躺在他身上已经睡着了。楚云枭难得一愣,想把林陌抓着他的手松开,却没想到林陌抓的很紧,就怕他离开她似的,楚云枭想到这表情有点复杂……

楚云枭轻手轻脚的把林陌从自己的腿拉起来,先让林陌靠着车窗,自己再从另一边下车,打开车门把林陌横抱起来走进别墅。

林陌就安安静静的躺在楚云枭怀里,面色安详。

楚云枭打开林陌的房门,把林陌轻轻的放在床上,楚云枭看到林陌擦红的小脸和泛红的眼睛,愣了一下,大手缓缓抚摸上林陌通红的小脸,这才明白了为什么林陌一路上没有跟他说话,原来是怕他发现她哭了。

楚云枭为林陌脱开了鞋子盖好被子才转身关门走出去。

第二天。

“不要——”林陌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叫一声,一身冷汗浸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她梦到楚云枭并没有来接她,而她也还在那黑暗的房间里自己一个人待着,直到那个猥琐男赤裸着上身压上来才猛的惊醒。

林陌稍稍恢复了情绪,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才松了一口气,还是自己熟悉的天花板和熟悉的装饰,自己也还是在熟悉的床上醒过来。

昨天,楚云枭来救她了。

林陌起身,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里,打算洗个澡,身上黏腻腻的,真受不了。

洗完澡后林陌一身舒爽的从浴室出来,然后照常下楼去吃早餐。

只是让林陌意想不到的是,楚云枭竟然也在餐桌上,要知道,楚云枭平时很忙,都没时间吃早饭,至少林陌来这里的六年,林陌都没见过他在这里吃过早饭。

“叔叔早。”林陌在楚云枭旁边的一个位子上坐了下来。

“嗯。”楚云枭应了一声,没看林陌一眼,继续安静的吃早餐。

林陌愣在那里,叔叔怎么对我这么平淡?

要知道往前都是说“嗯,早。”,这回还少了个“早。”。林陌掩下眸子里的落寞神色食不知味的静静喝着皮蛋瘦肉粥。

叔侄二人的早餐就这样在沉默中度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