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在上面两人在下? 6人轮换c一个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林悠然摸不准欧阳盛想干什么,没说话。

欧阳盛让司机将车开到了西餐厅门口,在他们谈恋爱期间,常来这家饭店。

西餐厅的服务生是熟悉面孔,还不知道这对恋人近期发生了什么,仍是笑嘻嘻看着林悠然问两人:“可好久没来了,还是原来的配方吗?”

说也奇怪,林悠然从不讨安沫那种上流社会人物的喜欢,却总能和与她一样的人成为朋友。

林悠然还没说话,又听那小妹道:“对了,最近店里有情侣活动,只要互相拥吻一分钟就能获得一份神秘礼品!两位有兴趣参加吗?”

若是以前林悠然听到这种活动,定然要跃跃欲试一番。可现在她与欧阳盛关系破裂,刚想出口拒绝,突然听到旁边的人低沉道:“好。”

林悠然瞪大眼睛惊异看着欧阳盛。

这眼神却引起欧阳盛丝丝不快,自己亲吻自己的女人不行吗?

服务生哪来了计时漏斗,林悠然犹豫不前,却见欧阳盛突然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炙热的吻扑面而来!

林悠然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体验过亲吻的味道了,她虽出身低微,但对爱情有着小女生一样的幻想。遇到欧阳盛的时候,她只觉得这是上天给自己的礼物。被欧阳盛亲吻着,那就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了。

事实上,现在林悠然也觉得双腿发软。唇齿勾动,她被动地接受着欧阳盛的吻,甜美的气息唤醒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林悠然甚至误以为自己与欧阳盛仍在热恋中。

一分钟飞快过去,欧阳盛却没有放开林悠然。林悠然脸色绯红,身体里有股奇怪的情绪在涌动。欧阳盛的眼色也渐渐深沉,眼看两人就要发生点什么,林悠然一把推开了欧阳盛!

她大口的喘息着,欧阳盛本来神情诸多不满,见她这样子,倒是突然笑了。

“还是不会换气,笨。”

林悠然听着这久违的、似乎带有宠溺意味的声音,神情恍惚。

服务生小妹见他们吻得难舍难分,脸色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赶紧拿掉沙漏去给他们找礼物。不一会随着餐点的到来,那所谓的神秘大礼也被揭晓。

竟然是两张情侣电影票。

林悠然看了那电影票半晌,想到当年两人刚刚好的时候她想约欧阳盛去看电影却被惨遭拒绝的往事,撇了撇嘴。

她将电影票放那没动,欧阳盛却挑眉,道:“不装上?”

林悠然:“???”

她觉得今天的欧阳盛有些不一样。

可男人的表情不错,她不想惹他不高兴,便将电影票装进了包里。

这顿午饭吃的沉默,到让林悠然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午饭后,欧阳盛似乎也没有追究她逃跑的意思,带着她回到了别墅。

这里充斥着太多不好的记忆,林悠然一进门表情便不怎么对。欧阳盛看了她两眼,皱了下眉头,道:“不喜欢这里?”

林悠然没说话。

欧阳盛不高兴,语气也带上了点不耐,道:“说。”

林悠然别过脸去,嘴角勾起讽刺的笑,看着欧阳盛,道:“有人在这里杀死了你的孩子,你还能喜欢的起来?”

提起那个逝去的孩子,两人的表情都不怎么好。

林悠然浑身颤抖,想是想极力压制着什么一样。欧阳盛先是愤怒,然后复杂,最后突然叹了口气,将林悠然抱在了怀中。

他将林悠然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膛,道:“想哭就哭吧。”

今日他在车站看到林悠然那样温柔的对待陌生小孩,想来她对自己的孩子并不是没有感情的。那场意外……

欧阳盛像很久之前那样,摸了摸林悠然的脑袋。

林悠然浑身一颤。

被欧阳盛熟悉的气味包围,她的眼圈不知为何突然发红。林悠然觉得自己不该如此脆弱,可眼泪还是不听使唤的往下流。

欧阳盛觉得自己胸前慢慢被浸湿。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自己怀里穿来了破碎的呜咽声,欧阳盛的手上的力道加大,心里也浮现出一股悲痛。

对于那个孩子,他也是期待的……

林悠然不知道哭了有多久,她将这短短两个月来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倾泻了出来。丧子之痛、失去孕育孩子的资格、爱人反目……她有太多太多的情感都融入到了泪水中。欧阳盛微暖的怀抱让她再一次感到温心,仿佛在这里,自己就不会受到伤害了一般。

还是爱过的呀。

无论多恨,都不能忘却对他的爱呀。

不知过了多久,林悠然终于哭累了。欧阳盛将她拦腰抱了起来,他看见她衣领中被自己伤害留下的痕迹,眼中是浓浓懊悔。

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对自己的女人出手。

“休息一会好吗?”他一边将林悠然抱往一间客房道:“我叫人收拾别处的屋子,你休息一会。”

林悠然将脑袋靠在欧阳盛的身体上,低声应了。

两人显示出难得的温馨,欧阳盛将林悠然放在了床上,本想陪她一起休息一阵,手机却嗡嗡响了两下。

他看了眼信息,皱了下眉头,道:“我先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林悠然知道他是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乖巧地点了下头。

欧阳盛露出了一个笑。

林悠然和所有的女人都不同,温柔、乖巧,她带着一丝欢场女人的妩媚,又有邻家稚子的清纯。

自己最喜欢她哪点?戏论起来,大概是善解人意吧。

欧阳盛这么想着,又轻柔摸了摸林悠然的脑袋,温声道:“睡吧,你睡着了我再走。”

林悠然躺在床上,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如此温和的欧阳盛了,她在此温情下闭上了眼睛,却不知大难即将来临。

欧阳盛听着林悠然的呼吸逐渐平稳,便走出了房间。助理在他身边耳语什么,他先是点点头,接着吩咐将东区的套房收拾出来。

既然她不喜欢这里,那他们就搬走吧。

吩咐完这事后,他才去赴安成的约。

欧阳家和安家是世交,两家在生意上也互有来往,欧阳盛从小和安成一起长大。两兄弟最要好的时候无话不谈,后来安家产业重心转移至国外,安成随着父母一起出去接手公司,更是把唯一的妹妹安沫托付给欧阳盛照顾。

时隔几年,安成归国,却因各种各样的缘由一直没与欧阳盛碰上面。

欧阳盛开车前往两人学生时代最爱去的小酒馆,一进去就在老位置上看见了安成。安成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看见欧阳盛大大一笑,欧阳盛快步上前,坐了过去。

“好久不见。”安成眼角带笑道。

欧阳盛举杯,道:“好久不见。”

安成眸光一闪,给欧阳盛倒了酒。

同一时间,安沫正在气鼓鼓的往欧阳盛住处赶。

昨天晚上她使劲全身力气拖住了欧阳盛,让那个女人得以逃走,可谁知这才十个小时不到的功夫,那贱妇又回来了!

想到如此,她心里恨得牙痒痒。

既然这贱人这么不长眼,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安沫摸了摸口袋里的药,露出了个奸诈的笑容。

……

林悠然这一觉睡得十分甜美,梦中的她拥有幸福的一家三口,英俊帅气的丈夫和顽皮可爱的孩子,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随着手机的震动声,她从梦境中醒来,睁眼一看,是崔明的短信。

【到了吗?】

面对这位屡次帮助自己的医生,林悠然心情十足复杂,她叹了口气,回了个笑脸说到了。

自己的事情总要自己解决,不能总让别人帮忙。

林悠然从床上下来觉得口渴,拿着杯子准备接水。可她一推开一楼客房的门,便看见了她这辈子也不想看见的女人。

安沫。

安沫坐在沙发上哭得梨花带雨,欧阳盛留下来的保镖尴尬站在一旁。林悠然见此情景刚想退回房,却被眼尖的安沫看见。

“林姐姐!”安沫细着声音喊道,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林悠然觉得恶心。

同时,她也变得警惕起来。这安沫是个小毒妇,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情呢。

安沫见林悠然这样子,哭得更凶了。她上气不接下气,仿佛下一秒就要昏过去了一样。

林悠然却条件反射后退一步。

说起来,现在保镖在场,她倒是不怕安沫对她做什么的。这保镖是欧阳盛的身边人,想安沫还没那个能力收买!

安沫见她这样,却也不逼近,只是仍站在那里抹眼泪,一边哭一边道:“林姐姐,我刚刚知道你回来了。以前是我的不对,惹你生气惹你不快,我错了,林姐姐!”

林悠然看了她两秒,道:“滚。”

对于这个人,她是在没什么想说的。

安沫脸色发白,喘的声音更大了,仿佛随时都会晕倒一样。保镖见事情不太对,按了欧阳盛的电话。

欧阳盛正和安成喝酒,看到保镖发来的信息,神色一变,从酒桌上站了起来。

安成一副诧异道:“怎么了?”

欧阳盛看了安成两眼,道:“你知道安沫在哪吗?”

安成一愣,道:“沫沫?不知道啊,怎么了?”

欧阳盛收回目光,准备往外走,道:“安沫和我妻子在我家里。”

他快步而去,安成皱眉,紧随跟上。

两人都喝了酒,便伸手打车。两个大总裁挤在出租车里,安成还有兴致跟欧阳盛开玩笑,道:“沫沫给你添乱了吧?我这妹妹从小就喜欢你,你娶了妻子,自然是要闹点别扭的,你可别多见怪。”

安成话说到这份上,欧阳盛只能摇了摇头,道:“小孩性子,没事。”

车很快到了家门口,欧阳盛匆匆往里面赶,还没进门,便听到安沫哭唧唧的声音。

“林姐姐,我之前确实做了很多错的事情。都怪我太喜欢盛哥哥了!我对不起您,我马上就要出国接受治疗了,以后都不会轻易见到盛哥哥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我……我会努力不喜欢盛哥哥的,求求你和盛哥哥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听到这一段话,欧阳盛推门的手一顿,安沫要出国接受治疗?

安成在一边叹气,低声道:“看来沫沫真的很喜欢你,我这次回来最主要的事情是把她带到美国接受心脏治疗……”

两个大男人在门外站着,而一门之隔,则是两个女人的对峙。

林悠然不想听安沫讲这些屁话,谁知道这个女人是讲给谁听的。她打算关门回房,却听安沫道:“林姐姐……小宝……我前一阵给小宝立了衣冠冢,小宝的死我也很难受,林姐姐不要怪我好不好?”

本觉得自己可以无视贱人的林悠然听到这话混上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炸了开来!安沫她竟然主动提及被她害死的宝宝!

看着眼前装柔软的女人,林悠然终于忍不住,冲上前去拽住安沫的头发,狠狠扇了她两个巴掌!

“贱人!你还有脸提宝宝?你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死给它赎罪啊!”

这变故来的太突然,连保镖都没反应过来!屋外两个男人听到这话都是脸色一变,立刻破门而入!

安沫已经躺在了地上,脸色惨白,呼吸急促,捂着心脏的部位说不出话,小巧精致的脸上有两个红通通的巴掌印。欧阳盛见到这场景,震怒道:“林悠然!”

林悠然神情恍惚抬头看欧阳盛,挤出一个笑,道:“盛哥……”

安成跑过去一把推开林悠然,激动叫道:“沫沫?沫沫你怎么了?沫沫你不要吓哥哥,司机……司机!”

说着,安成一把抱起安沫就要往外跑。

林悠然看着欧阳盛道:“盛哥,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

看着抱安沫狂奔而出的安成,欧阳盛突然一阵心力憔悴。

他面无表情对保镖道:“看好夫人。”

说完,头也不回快步离去。

独留林悠然一人站在那里,脸上两行清泪,嘴角浮现出讽刺的笑。

她怎么会觉得,自己在欧阳盛心中比安沫更重要呢?

林悠然心如死灰,走进卧室不言不语。而另一边,欧阳盛没注意到自己小妻子的感情波动,他让司机送自己进入医院。

安成在手术室外坐着,欧阳盛心情沉重,走过去想说什么却无法开口。

手术中的灯光闪亮,欧阳盛坐在了安成旁边,硬着头皮道:“阿成……”

安成努力挤出了一个笑。

欧阳盛刚想继续说,却听安成道:“不怪你。”

这位风流倜傥的好友眼圈难得见了红,他深吸着气,道:“不怪你,是沫沫身体不好……”

安成这么说,欧阳盛心里更愧疚了,他忙摇头,道:“对不起,我一定会带着林悠然来道歉的。”

听到这个名字,安成反而道:“……我想,她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欧阳盛心里一涩。

过了良久,安成轻声开口道:“你知道吗?我真怕她出不来。”

欧阳盛听完心里一惊,连忙道:“不会的!沫沫她……她吉人自有天相。”

安成却苦笑摇头。

他喃喃道:“如果沫沫出不来,我真不知道怎么去见爸妈。”

饶是欧阳盛对此也无言,若是安沫真的死在了手术室里面,他难逃其责。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烦躁。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灯突然灭了一下,安成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了手术室门口。护士匆匆跑出,拿着什么文件让安成签。安成抖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欧阳盛走到他身旁,看到那是一份病危通知书。

护士匆匆回了手术室,安成道:“我签第一笔上千万的生意时,也没这么紧张过。”

欧阳盛只能苍白的安慰道:“一定会没事的。”

而安成则道:“我现在就希望沫沫能熬过这关,她一定要活过来……美国那边的医生已经联系好了,一定可以成功的……”

欧阳盛听闻过几句,安沫的心脏问题极为复杂,原本可以用移植来解决,可又因为个体差异性,一旦打开胸腔并不能保证存活。国内技术一直无法完成移植,安家举家将生意重心迁移,也有着投资国外医疗机构为女儿做手术的目的。

走廊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欧阳盛闻声望去,是安成的助理。

这助理安成用的时间久,在欧阳盛面前也是脸熟。他看到欧阳盛,先是打了招呼,又欲言又止的看着安成。

安成道:“欧阳面前没什么不可以说的。”

助理闻言,立刻道:“安总,达生那边突然说……不与我们合作了。”

安成一副震惊的样子,道:“什么?”

助理低声道:“说是和诺克达成了意向签约,我们手里少一份框架技术……”

欧阳盛听到此,心里一动。

欧阳家和安家是世交,两家的祖辈一同开创了房地产公司,后来安家卖了所有股票出来自立门户。有了庞大资金支持的他们开始转战信息科技,在国内取得了一些成果后又乔迁海外。

欧阳家则继续做着房地产生意,然而欧阳盛不甘无所作为,另设自己名下的公司,所攻方向涉及未来科技与智能化。刚刚安成助理所说的达生与诺克都是业界知名公司,诺克在某种层面更是欧阳盛的竞争对手。

框架技术……

“是智能脑构建吗?”欧阳盛突然插话道。

助理一愣,条件反射看安成。

安成也显得较为吃惊,问:“你怎么知道?”

“速神是我的产业,”欧阳盛给兄弟交了个底,道:“在智能脑构架方面已有初步成果,如果你缺少这方面的助力的话,我可以帮你。”

安成顿时神情复杂。

说不出来是处于愧疚还是什么,欧阳盛道:“交给我吧。”

安成张了张嘴,然后苦笑着看了眼手术室,道:“这次真的是拜托你了,和达生的合作是公司未来三年的重点,如果失去了这么一单……”

欧阳盛表示理解,道:“我尽快将东西给你。”

安成点了点头。

手术室灯灭,医护人员走了出来,两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安成像每一个疼爱妹妹的哥哥一样快速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等待着医生的宣判。

“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医生道:“但还需要继续观察。”

那一瞬间,欧阳盛的心中也跟着松了口气。

他帮着安成将安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便匆匆赶回了家。

速神的智能脑构建技术在国内是头一份,国际上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工程师将东西研究出来后便按照保密要求将整体数据分而备份。整个技术分为了三部分,分别保存在工程师、公司以及欧阳盛手中。

而欧阳盛手中的那一份,恰巧就是在家里神秘失踪的一份。

经过录像勘察,能接触到这份文件的只有林悠然一人。欧阳盛与她相识后仔细的调查过这人的资料,他相信林悠然和竞争公司没有接触,那份资料应当还没有流传出去。

之前不着急,是因为知道竞争对手在时间方面不能构成威胁。而如今,却是有些焦急了。

别墅中的林悠然等到了日暮西沉,等来了满脸不耐的欧阳盛。

这一个下午,她已然想得十分清楚。一开始结婚只为报复欧阳盛,如今孩子没了,她对欧阳盛也不再有爱,婚姻反而成了她的镣铐。

现在安沫生死不明,按照欧阳盛对她的宠爱,一定对自己恨之入骨了吧?

无所谓了,她要跟欧阳盛说清楚,她要恢复自由身。

可林悠然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欧阳盛道:“把东西交出来吧。”

林悠然皱眉,第一反应就是包里的u盘。

她无意去拿别人的东西,直接将那个指甲盖大小的玩意拿了出来。欧阳盛没料到林悠然竟然如此配合,皱了下眉。

他看了两眼那东西,又看了看林悠然。林悠然趁机道:“东西也给你了,现在可以还我自由了吧?”

欧阳盛皱眉反问:“你想走?”

林悠然讽刺一笑,道:“不走,留在这里当个笑话吗?”

欧阳盛想到这堆烂事,沉默了一下,道:“等我检查完东西再说。”

林悠然便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等。

保镖拿来了一台电脑,欧阳盛将U盘插了进去。三秒之后,却皱起了眉头。

他突然抬头看向林悠然,冷声道:“林悠然!是谁给你的胆换了这玩意给我?”

林悠然一愣,道:“你说什么?”

欧阳盛心中有股不明情绪在翻腾,他挥退了保镖,看着林悠然,恨声道:“我本以为你接近我不是为了这份资料,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把这假货给我!”

在U盘插入电脑的那一刻,欧阳盛便迅速发现,这根本不是自己装有绝密技术的那一份!

这是一个外形一模一样的假货!林悠然心如死灰,走进卧室不言不语。而另一边,欧阳盛没注意到自己小妻子的感情波动,他让司机送自己进入医院。

安成在手术室外坐着,欧阳盛心情沉重,走过去想说什么却无法开口。

手术中的灯光闪亮,欧阳盛坐在了安成旁边,硬着头皮道:“阿成……”

安成努力挤出了一个笑。

欧阳盛刚想继续说,却听安成道:“不怪你。”

这位风流倜傥的好友眼圈难得见了红,他深吸着气,道:“不怪你,是沫沫身体不好……”

安成这么说,欧阳盛心里更愧疚了,他忙摇头,道:“对不起,我一定会带着林悠然来道歉的。”

听到这个名字,安成反而道:“……我想,她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欧阳盛心里一涩。

过了良久,安成轻声开口道:“你知道吗?我真怕她出不来。”

欧阳盛听完心里一惊,连忙道:“不会的!沫沫她……她吉人自有天相。”

安成却苦笑摇头。

他喃喃道:“如果沫沫出不来,我真不知道怎么去见爸妈。”

饶是欧阳盛对此也无言,若是安沫真的死在了手术室里面,他难逃其责。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烦躁。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灯突然灭了一下,安成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了手术室门口。护士匆匆跑出,拿着什么文件让安成签。安成抖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欧阳盛走到他身旁,看到那是一份病危通知书。

护士匆匆回了手术室,安成道:“我签第一笔上千万的生意时,也没这么紧张过。”

欧阳盛只能苍白的安慰道:“一定会没事的。”

而安成则道:“我现在就希望沫沫能熬过这关,她一定要活过来……美国那边的医生已经联系好了,一定可以成功的……”

欧阳盛听闻过几句,安沫的心脏问题极为复杂,原本可以用移植来解决,可又因为个体差异性,一旦打开胸腔并不能保证存活。国内技术一直无法完成移植,安家举家将生意重心迁移,也有着投资国外医疗机构为女儿做手术的目的。

走廊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欧阳盛闻声望去,是安成的助理。

这助理安成用的时间久,在欧阳盛面前也是脸熟。他看到欧阳盛,先是打了招呼,又欲言又止的看着安成。

安成道:“欧阳面前没什么不可以说的。”

助理闻言,立刻道:“安总,达生那边突然说……不与我们合作了。”

安成一副震惊的样子,道:“什么?”

助理低声道:“说是和诺克达成了意向签约,我们手里少一份框架技术……”

欧阳盛听到此,心里一动。

欧阳家和安家是世交,两家的祖辈一同开创了房地产公司,后来安家卖了所有股票出来自立门户。有了庞大资金支持的他们开始转战信息科技,在国内取得了一些成果后又乔迁海外。

欧阳家则继续做着房地产生意,然而欧阳盛不甘无所作为,另设自己名下的公司,所攻方向涉及未来科技与智能化。刚刚安成助理所说的达生与诺克都是业界知名公司,诺克在某种层面更是欧阳盛的竞争对手。

框架技术……

“是智能脑构建吗?”欧阳盛突然插话道。

助理一愣,条件反射看安成。

安成也显得较为吃惊,问:“你怎么知道?”

“速神是我的产业,”欧阳盛给兄弟交了个底,道:“在智能脑构架方面已有初步成果,如果你缺少这方面的助力的话,我可以帮你。”

安成顿时神情复杂。

说不出来是处于愧疚还是什么,欧阳盛道:“交给我吧。”

安成张了张嘴,然后苦笑着看了眼手术室,道:“这次真的是拜托你了,和达生的合作是公司未来三年的重点,如果失去了这么一单……”

欧阳盛表示理解,道:“我尽快将东西给你。”

安成点了点头。

手术室灯灭,医护人员走了出来,两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安成像每一个疼爱妹妹的哥哥一样快速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等待着医生的宣判。

“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医生道:“但还需要继续观察。”

那一瞬间,欧阳盛的心中也跟着松了口气。

他帮着安成将安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便匆匆赶回了家。

速神的智能脑构建技术在国内是头一份,国际上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工程师将东西研究出来后便按照保密要求将整体数据分而备份。整个技术分为了三部分,分别保存在工程师、公司以及欧阳盛手中。

而欧阳盛手中的那一份,恰巧就是在家里神秘失踪的一份。

经过录像勘察,能接触到这份文件的只有林悠然一人。欧阳盛与她相识后仔细的调查过这人的资料,他相信林悠然和竞争公司没有接触,那份资料应当还没有流传出去。

之前不着急,是因为知道竞争对手在时间方面不能构成威胁。而如今,却是有些焦急了。

别墅中的林悠然等到了日暮西沉,等来了满脸不耐的欧阳盛。

这一个下午,她已然想得十分清楚。一开始结婚只为报复欧阳盛,如今孩子没了,她对欧阳盛也不再有爱,婚姻反而成了她的镣铐。

现在安沫生死不明,按照欧阳盛对她的宠爱,一定对自己恨之入骨了吧?

无所谓了,她要跟欧阳盛说清楚,她要恢复自由身。

可林悠然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欧阳盛道:“把东西交出来吧。”

林悠然皱眉,第一反应就是包里的u盘。

她无意去拿别人的东西,直接将那个指甲盖大小的玩意拿了出来。欧阳盛没料到林悠然竟然如此配合,皱了下眉。

他看了两眼那东西,又看了看林悠然。林悠然趁机道:“东西也给你了,现在可以还我自由了吧?”

欧阳盛皱眉反问:“你想走?”

林悠然讽刺一笑,道:“不走,留在这里当个笑话吗?”

欧阳盛想到这堆烂事,沉默了一下,道:“等我检查完东西再说。”

林悠然便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等。

保镖拿来了一台电脑,欧阳盛将U盘插了进去。三秒之后,却皱起了眉头。

他突然抬头看向林悠然,冷声道:“林悠然!是谁给你的胆换了这玩意给我?”

林悠然一愣,道:“你说什么?”

欧阳盛心中有股不明情绪在翻腾,他挥退了保镖,看着林悠然,恨声道:“我本以为你接近我不是为了这份资料,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把这假货给我!”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