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C了一节课作文 因不擦黑板被老师c了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温柔和善的崔医生收回听诊器,言笑晏晏看着面前的女人,道:“恢复的不错呢,有乖乖听话好好吃药哦。”

林悠然看着眼前的医生,苦笑一下,道:“谢谢您了。”

崔医生则摇摇头,温和看着林悠然,问:“怎么样,今天想出去转转吗?”

崔医生的五官十分俊朗,整个人带着股文质彬彬的儒雅意味。他穿着白大褂,就是救死扶伤的医生。脱下白大褂,会让人觉得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半个月前,林悠然神情恍惚从老师的别墅离开,只穿着一件单衣在倾盆暴雨中无意识的游走。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尖叫着疼,可她就是不想停下来。

最终,她昏倒在了雨水里,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印象,是匆匆停车到路边跑下来的男人。

等她醒来,便是躺在病房上。

崔明是位私立医院的院长,在路边救回了林悠然。起先林悠然充满了恐惧,一心想逃离这里。可崔明拿出了十足的温和安抚着林悠然,让林悠然能正常的听人说话。

林悠然身上只有一个包,包里是一件婴儿的衣物,联想到她的伤情,发生了什么并不难想象。

崔明身上似乎天生就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林悠然在接受安抚后,选择了相信。

“我没钱。”这是她对崔明说的第一句话。

崔明却是一笑,道:“我不问你要钱。”

事实上哪里只是没钱?林悠然所有与身份信息有关的东西都在老师手里,也不怪老师不怕她逃跑,跑了,能去哪呢?

想到此处,林悠然凄惨一笑。

崔明收留了她。

崔医生性格和善,常年驻守在医院。他在这里给了林悠然一席之地,私立医院顶层的住院部,林悠然有整整一间套房。她不是没有疑惑过崔医生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可崔明却大大方方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和我的初恋长得很像,很可惜我没有救活她……”

想到此处,林悠然叹了口气。

她不想面对老师,没办法走,一个没有身份信息的人在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干不成。崔明对她并无恶意,林悠然只能留下来。

她不说自己的故事,崔明也不问。他像守护神一样守在她的身边,温柔而体贴。

被感情所伤害的林悠然,简直要醉倒在这股温情里了。

没有尔虞我诈,也没有蛇蝎心肠的安沫,更没有那个让她肝肠寸断的男人……

然而林悠然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正在咬牙切齿的寻找她。

她看着面前充满诚意的崔明,笑了一下,道:“那我们出去吃顿饭?”

在这里半个月,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办公室中。

老师怒吼道:“还没找到?整整半个月了!你们连一个生病的女人都找不到?饭桶!一群饭桶!”

下属们站在办公室里低头噤若寒蝉,没人知道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到底是怎么不见的。

终于有人鼓起勇气道:“欧总,夫人所有的朋友我们都问过了,真的没有啊!就连从小抚养她长大的那个朱医生我们也派人调查了,她对夫人的事情毫不知情……”

老师眼里闪过一道怒火,问:“你是说,一个没钱也没身份证的女人就这么平白无故消失了?”

下属不敢说话。

老师的胸中弥漫着一股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急躁,他深吸着气,冷笑。

就在他要发火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娇俏的声音:“盛哥哥!”

下属们听到这声音,面色顿时一松。

安沫推门而入,一边没拦住的秘书白着脸对老师道:“抱歉欧总,安小姐她……”

话没说完,就听安沫尖声道:“盛哥哥!这个女人竟然拦着我见你!”

老师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知为何心里就浮现出一股焦躁之情。他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下属们得到解脱,鱼贯而出。秘书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给老师关上了门。

安沫绕到了老师座椅背后,手指轻柔的按摩着老师的太阳穴。

她小声道:“盛哥哥,听说你最近都没睡好?我特意找老师傅学了按摩,你觉得怎么样啊?”

安沫身上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老师在这香味中渐渐放松。对于林悠然的出走,他心里充满着焦急。

那个女人竟然敢拿走公司的资料!

放在公文包里的U盘有安保软件,一般人也打不开。谅那个女人也不是故意的,若是乖乖将东西还回来,说不定他欧阳家还能给她一席之地!

可这都半个月了,人呢?

老师想到此,内心就不能平复。

也不知道他是担心公司的资料,还是那个刚刚流产的女人。

安沫见老师渐渐放松,嘴角勾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林悠然失踪真是大快人心,只要这段时间得到了老师,她一个大小姐还会怕那个舞女?

就在她准备开口说话时,老师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老师接过电话,神情一边,道:“什么?找到了?”

他的声音冰冷,道:“控制住,我马上就去!”

找到谁,自然不言而喻!

安沫眼里闪过一丝恨意,这个女人竟然又来坏她的事情!只见老师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往外走!安沫急忙拦道:“盛哥哥,今天我哥哥要请你吃饭的……”

老师却顾不上,只回答道:“下次。”

安沫还想再说什么,但老师已经如风一般离去。

她恨恨跺脚,脸上的怨毒毫无遮掩!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

我一定不让她好过!

林悠然还没意识到危险在接近,崔明是个温柔体贴的人,与他相处能带给林悠然一种放松的感觉。两人一起去西餐厅吃了晚饭,崔明又约她一起看电影。

林悠然犹豫了一下,在崔明的闻言细语中同意了。

她已经很久没到过这种人头攒动的地方了,拥挤的人群让她有种莫名的焦虑感。林悠然坐在角落里等着买爆米花的崔明,不安的左顾右看。

心里总有不好的感觉。

今日似乎是注定不祥的一日,林悠然安稳的坐在等候区,身后的货架却突然倒塌!她只听着周围发出尖叫,刚想逃跑却发现一个阴影挡在了自己身前!电石火花之间,林悠然心里像是漏跳一拍一样。她正准备对身后的人说声谢谢,却在转头的那一刹那白了脸。

竟然是老师!

老师撑着货架将其放稳,眼睛冷冰冰看着林悠然。

林悠然的脸色惨白,顾不得周围人的围观,内心只有一个字:逃!

就在她准备行动的时候,老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林悠然晃了晃身影,无助的目光看向周围,她还没说话,却听老师带着股温情道:“吓住了吧?真是一秒也不能离开你。”

那话虽是温柔的,可老师的眼里却是一点感情也没有!

俊男美女的组合让周围人吃了一嘴狗粮,老师维持着英俊潇洒彬彬有礼的表面,牵着林悠然往人群外面走。在老师面前,林悠然所有的力道都消失不见。她只感觉自己手腕钻心的疼,无法摆脱老师的桎梏!

她惊慌的目光探寻着周围,老师冷冰冰道:“找谁呢?”

这三个字,让林悠然顿时一惊!

崔医生对自己这么好,她决不能害了他!

老师慢悠悠的声音响起,道:“让我猜猜……是不是再找什么野男人?”

这羞辱让林悠然白了脸,她看着老师恨恨道:“你!”

走离人群,老师毫不掩饰冷笑道:“我劝你乖乖跟我走……要不然连累了别人,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番胁迫,让林悠然狼狈的被老师塞进了车!

司机全程不说话,目的地正是自己住过的那间别墅。随着时间的流逝,林悠然越发不安,她试图冷静,说话的声音里却带着破碎:“老师!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了,你还想怎么样?!”

老师却被气笑,像看着什么怪物一样看着林悠然,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车子停稳,老师不顾林悠然眼里闪过的不解,凶狠拽住了她的头发!林悠然顿时发出凄厉的叫声,老师却毫不理会,动作粗暴的将其拖进门内!

“好疼啊啊啊!你放开!”

林悠然嘶吼着大叫,老师恶狠狠将其推到了沙发上。一到这里,林悠然满脑子都是被安沫强灌毒药的记忆,她浑身颤抖看着老师,道:“你想干什么!你放我回去!”

老师听着这话,胸中弥漫一股怒火!

这个女人!才几天的功夫就勾搭上了野男人!

老师尚不能察觉到自己心中的嫉妒之情,他冷冷看着林悠然,道:“说!东西在哪?”

林悠然一脸不解,道:“什么东西?”

老师却只有冷笑,道:“不说?”

林悠然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却看老师粗暴的拉开了一旁的柜门,随手从里面拿出一根鞭子!

“欧阳家的家法,你怕是忘了吧?”他看着林悠然,冷冷道:“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

下一秒,林悠然感到一道带风的疾鞭迎面而来!

鞭子抽到身上到底有多疼?

林悠然小时候在养父母家没少被打,喝醉酒了的继父但凡不乐意,便抽出皮带狠狠打她。挨打是她童年的记忆,后来她逃出那个家,以为自己一辈子再也不用体会到这种痛楚。

而如今,她曾深爱的人恶狠狠将鞭子挥舞在她的身上,林悠然甚至不知道,是身体更疼一些还是心里更疼。

她狠狠咬住嘴唇不让尖叫声溢出,一张洁白的小脸早已被泪水模糊。她尽量缩在一起忍受着痛苦,满脑子都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那明明是她最爱的人啊!

老师看着沙发里蜷缩的娇小人,手上的动作突然迟缓了。

他曾也被林悠然曼妙的舞姿吸引,他知道那背上的蝴蝶骨有多么优美,可为什么,这个女人如此恶毒?

以孩子逼他结婚,甚至盗走他公司举足轻重的机密?

有那么一瞬间,老师觉得累了。

老师收起了鞭子,冷冷看着林悠然。

林悠然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下一波疼痛,她缓缓抬头看向老师,只见老师冷漠的站在那里。

他道:“不说出东西的下落,别想离开。”

老师凉凉转身离开。

林悠然浑身上下都疼,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她听到了老师关门的声音。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什么人走了进来,可林悠然已经无力去看。身上的伤口跳动着,让她无法集中精力。

“造孽哟……要不然送医院吧?”

“少爷说了不让动……关进阁楼……”

“那这身上怎么办?”

“随便处理一下吧……毕竟是偷了绝密资料的女人……”

“哎……好生生的怎么这样……”

林悠然感到有什么人将她移动,身上的伤口也突然一凉,变得没那么疼痛起来。

睡吧……

她心想,睡醒了,或许就不一样了……

阁楼。

老师略带烦躁的看着眼前的女人,那白皙身子上的紫黑印迹尤其显眼。

家里阿姨在她身上涂了药膏,走过来对老师道:“少爷,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老师却仿佛没听到一样,冷冰冰盯着林悠然看。

佣人见状,鼓起勇气道:“少爷……夫人这个样子,还是送医院比较好……”

“送医院?”老师嘲弄道:“然后再让她跑了吗?”

佣人噤若寒蝉。

老师转身离开,秘书早在门外候着,此时拿了公司文件迎来。老师刚翻开看了两眼,便听楼下传来嘈杂声。

“让我进去!这个家从没有不让我进的道理!”

秘书小声道:“是安小姐。”

老师皱眉,快速在文件上签了名字递给助理,然后走下楼。

飞扬跋扈的安沫在看见老师的瞬间秒变娇弱,委委屈屈叫道:“盛哥哥……这个人不让我上去……”

保镖站在那里一言不吭。

安沫还在哭哭唧唧,道:“盛哥哥……他好坏……你快把他开除了!”

老师心烦道:“是我不让他放人进来的。”

这话说得带着几分凉意,安沫顿时就愣住了,紧接着,她听到老师道:“这里你以后别来了。”

安沫的脸刹那一白!再看老师,竟然已经转身离开了别墅!

保镖对安沫道:“安小姐,请吧。”

安沫恨恨抬头看着楼上,一定是那个女人!不知道他怎么诱惑了盛哥哥!让盛哥哥都不疼自己了!

被安沫仇恨着的林悠然还在睡着,这一睡便睡到了深夜。她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处于阁楼之中。

以前她在这里住的时候,阁楼只是储物间。如今这里却被清空了出来,只留下一张床。

林悠然拖着还在疼痛的身体,走到门边试图开门逃走。可老师怎会轻易放过她?那门早已上锁。林悠然苦涩一笑,对啊,这人不肯放过自己……

在床上坐着发了会呆,林悠然视线转移到了那小小的窗口上。

不行,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要回医院……拿到宝宝的东西……然后……然后离开这里!

林悠然打定了主意,便咬牙强站起来!她走到窗边往下看去,三层的小别墅足有十多米高,林悠然脸色发白,迟迟做不出举动。

真的……要跳吗?

她闭着眼睛深呼吸,想着老师的种种。

初次见面,她是酒吧的舞女,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少爷。小姐妹们笑闹着调侃老师的花边新闻,她则偷看着那人。也不知为何,老师突然转过头来看他。深邃俊朗的五官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明明看得不是那么真切,但她的心脏却漏跳了一番。

他点了她去跳舞,她也喜欢给他跳舞。

林悠然以为自己遇见了爱情。

想到此处,她睁开眼睛,凄惨一笑。

不,自己不会在相信爱情了。

她走到窗边,不顾身上的伤痛,手脚并用爬了出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