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二人?一个?b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描写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凌菲音声音里带着凌厉,眼睛里的狠意及孤傲让眼前的人有了错觉,这哪是个小女孩该有的恐惧,她眼中的阴戾的神色让人心里一惧,那男人不自觉得收敛起表情,皱眉看着她。

“你想说什么?难不成让我们这些大老粗先和你谈谈情,说说爱,然后再更进一步,那太慢了,哥们没有那个耐心,直接点更好!”

“说得对,咱们哥们讲究的有福同享,谈情也得和哥们几个一起!”

“南哥不会真的想和这野猫谈情说爱吧!”

旁边几个没有注意到她表情的男人同时笑侃着,有的还吹起了口哨,一时间巷子里笑声一片,凌菲音扫了一眼四周,没有一个人出现,悄声的又按了一次手机上的求助按扭,一面和他们拖着时间。

“是谁让你们来的,给了你多少钱,告诉我,我双倍给你。”

这些乌合之众无非是为了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应该能摆得平的。

“哥哥们是为了钱,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是想得更多的钱,可是你不行,出来混得得有义气,对方就是要你这个人,不是要你的命,配合一下就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或许你还有翻身的机会呢!”

纹身男人看了一眼没有惧色的凌菲音,眼睛里少了点色欲,这个小野猫的脾气够味,刚才没注意,还把三儿给抓了,若不是对方势力大,还真不想和其他哥们一起玩。

“你话说得对,这么半天也没有人来救我,看来我是逃不掉的。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别以为替几个夜总会看看门就有多能耐,在我眼里他就是一条狗,一个小白脸而已。”

看到围着自己的几个人脸色一变,凌菲音心里有了数,怪不得今天林雪和凌媛媛说话那么大声,说几点和姐几个在哪打牌,嘱咐容易妈不用给她留饭了,原来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引自己上当。

自己也是心急了,看见与林雪穿着差不多衣服的人就跟了上去,左拐右拐的,等感觉不对,已经被人堵住了,还把自己困在这个偏僻的巷子里。

只到用背包打开向她伸手的几个男人,才想起来楚荣轩逼她随时携带的钢镖,还有那个特制手机。

那上面特制了一个按钮,给她应紧使用的,虽然不知道这个大佬能不能管她,但还是有一份希望在,她不死还未报仇就被别人踢出局,那她都对不起让她重生的老天!

凌菲音握武器的手有些发抖,这家里的两母女都是狼,没有重生的自己是多么的能忍,多么软弱,任她们欺负,只是希望家里平安,可是这样也挡了她们的道,一个想要她的命,一个想毁了她的清白。

“义气?可笑!我手里的钱够你们花上一辈子,还需要在别人的手下谋生吗?”凌菲音声音骤冷,嘴角的嘲笑,眼睛里的睥睨,正显示她不同于人的贵气,和不容别人质疑的态度。

几个面面相觑,凌菲音的有些打动了他们的心,看她的这个自信的样子很难不让人心里起波澜,他们可不就是为了钱吗?如果比跟着的人得到的钱多,那以后就不用在别人的眼皮底下看别人的脸色。

那纹身男人看到凌菲音眼睛里闪烁,眯眼一笑,大声的喊着:“大家别糊涂,老大对哥几个可不错。看你们一个个脑袋瓜子里装得什么,都笨死了。再说这个娘们也跑不了,老大吩咐的事咱们照伴,这个娘们在咱们的手上,钱和命摆在她的面前,那钱还不是在咱们手上。”

“只要不动我,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钱之上再加上五百万。”凌菲音直接抛出一个钱额,那纹身男是个难对付的,几句话就把她的话压了下来,凌菲音向后退了一步,挺胸站在那里,脸上冷得如深潭寒泉。

“大小姐,真当哥几个傻,你现在就是我们的了,你的钱不也是我们的了,夜深露重的,别把你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冻坏了,赶紧的跟哥走!”

纹身男向着旁边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不约而同的向前,把圈子慢慢的缩小,高高的身影笼罩在凌菲音的头上。

“拿开你的脏手,小心我戳穿你的身体!”

凌菲音高声怒骂着,挥动着手里的钢镖,面前的两个人被她逼退了几步,那瘦小身材的男人早就悄声的移到了她的身后,一棒子打在她的肩上。

凌菲音闷哼一声,咬牙右手向后一划,钢镖斜着从他的右肋刺穿,直接划到了左肩头,鲜血迸出,那耀眼的红色落入到凌菲音的眼睛里,与重生前凌媛媛刺入自己腹部时而流出的血重合,心痛得让她大喊了一声。

这一声嘶心裂肺,而自己早死不甘,为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不甘,为自己这一世大仇未报不甘,为害她的人又一次得逞而不甘……

四周的人慌了,这一声太过于悲烈,互相看了一眼,不顾凌菲音手上的钢镖,手忙脚乱的去夺钢镖,还有人去捂凌菲音的嘴巴。

凌菲音看不清围绕上来的人,她的眼睛里满是悲愤的泪水,狂乱的舞动着,也不知道刺到了谁,更不清楚身上被别人伤到了哪里,那一点痛及不上她心中的痛,心中的恨,只想逼命的拉几个人垫背。

这一时凌菲音身边的四、五个男人只是拉住了她,把她手里的钢镖抢了下来,并捂住了嘴,但是却按不住似疯了的凌菲音,还得避开她的要害,怕手中的刀子要了她的命。

正在纠葛中,便听到巷子口放风的人嘴里惨叫着,顺声看过去,一个身体挺拔,脸上带着慑人寒气的男人赤手空拳如饿虎下山一样速猛的把两个人放倒,拳拳听声,看得人心里发颤。

“老板,等等我!”

后面还有一个身影向这边跑来,手里还拎着一个东西边跑边喊着。

楚荣轩跟着按在凌菲音手机里的跟踪器来到这条巷子,车还没有停下便听到凌菲音那一声震慑人心,催人心痛的叫声,他拉开车门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把阿千和阿亮吓得魂都快飞了出来,这车速不慢,这跳下去还不摔坏了。

楚荣轩顺着车的惯性向前跑了几步,大跨步的向巷子里跑去,远远的看见了几个男人把凌菲音围在了中间看不出她现在什么样子,对着迎上来要阻截的人二话不说一拳打了过去,直接砸在那人的面前,回身一脚踹在另一个人小肚子上,直接踹出好几米,对着那个抱着脸的人直接又是狠狠的几拳,撤手奔着凌菲音而去。

“还真来一个相好的,哥几个上。”

有两个男人看见楚荣轩出手速度很快,拿着刀子转过身来,狞笑的对着他,仗着手里有刀,根本就没有把楚荣轩放在心里。

这时楚荣轩看清了凌菲音身上、脸上的鲜血,还有那撕破的衣服,顿里暴怒,眼睛漆黑慑人,二话不说,直奔这两个人而来。

感觉到楚荣轩身上的戾气阴森,气势凛冽,其中一个人动作有些迟疑,没成想被楚荣轩一脚踹在膝盖骨上,那个人的腿有些诡异的姿势弯着,然后才抱着那一条腿倒在地上,一声声惨叫。

纹身男人一挥手,把楚荣轩围了上来,纷纷亮出了刀,二话不说直接动上了手,后面跟上来的阿千及阿亮赶了上来,一群人打成一团。

凌菲音看不清眼前的情况,她的思绪已经混乱,只是机械性的用手乱挥着,不让人靠近,即使周上来的人撤开了身,她依旧还在抵抗着,挣扎着。

“老板,这里危险,交给我和阿亮就行。”

眼见着对方被楚荣轩出手狠心,比他们下手还要黑的架势,先是一愣神,后才醒悟似的拼命相搏,眼见着楚荣轩被匕首划伤了,吓得阿千无心对应,围在他的身边转。

“少费话!滚一边去!”

楚荣轩被碍眼的阿千转得头昏,一把要拉开挡在身前的阿千,正好面前一个人手里拿着从凌菲音手里抢的钢镖在他的面前摆住,楚荣轩眼中冒火,用棒球杆直接抡在他的前胸,耳朵里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那人痛的一多长猫腰,楚荣轩一记抡起,直接把他砸倒在地上。

“呸,找死!”

又是几下,那人只剩下哼哼声再无反抗能力。抬眼扫过,这才大长腿一动,向凌菲音走去,并把扔在地上的钢镖捡了起来,

“凌菲时,没事了!”

见凌菲音疯似的挥动着双手,轻声的叫着她,企图拉住她的手。

“别过来,别过来!否则我们同归于尽。”

凌菲音此时还在鲜血冲击中,再加上被人围攻,恼怒与恐惧让她本意识的反击,根本没有意识到眼前什么情况,只是相抗拒,相反击。

恍惚中看到楚荣轩手里中拿的钢镖太熟悉,唯一的想法就是她的,她要拿回来,徒手去抢。

“伤着手!”

楚荣轩看着她脸上斑斑血点,衣服撕破的很厉害,上面的伤口让他的眼睛收缩,先前的那种妖娆、精明、聪明,还有听到微有点过火的话就像羞怯生气的样子现在一点没有了,只有一个弱小,惊慌失措的女人,他的心里什么被刺疼了一下。

看着她上来抢钢镖,楚荣轩忙松手怕她刺伤自己,忙扔在背后,双手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凌菲音,你醒醒,没事了!”

“放开我,我不是好欺负的,放开!放开我!”凌菲音挣扎着,用手机砸着楚荣轩,想挣脱他的禁锢,嘴里还厉声的喊着。

“我是楚荣轩,安静点!”

楚荣轩见她惊恐的不认人,只是一味的反击,用双手摇晃着她的双肩,大声的喊着,企图把她唤醒。

“楚荣轩?楚荣轩来了你就死定了,你就死定了!”

凌菲音一愣,随后更加疯狂的扑打着,最后全身被人紧紧的禁锢住,嘴也被封住,很是柔软并带着霸道力度,把她的叫声全部吞了下去,把她的挣扎压制在自己的怀里。

牙齿与嘴唇间的碰撞,楚荣轩感觉到嘴里有淡淡的腥味,手下的力度加大,几乎要把凌菲音的整个身体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把她的全部思想抽干,不再这样刺激而激动。

只到怀里的人安静下来,木然的软了下来,楚荣轩才试着放开手,看向怀里的人。

依旧是清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如蝶翼般的长睫毛无辜般眨着,只是那眼神里面很空,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

“凌菲音,我是楚荣轩!”

声音很轻,楚荣轩放慢声音,眼睛里带着试探慢慢的叫着,怕再一次惊到她。

“老板……”

阿亮看管着趴在地上的这几个人,阿千走到楚荣轩身边,还没等说完,楚荣轩便冷眼回眸,那眸中的冷寒让阿千人一抖,立马闭嘴后退,顿觉得自己脑袋瓜子让门挤了,怎么没看出老板在做什么。

从今天接到凌菲音的求助信号,一直到事发现场,楚荣轩都是在一种焦虑的状态下,在看到对这些小混混的狠劲,刚才对凌菲音温柔相劝,看来这个女人在老板的眼里意义非同,说不定就是以后的老板娘呢。

阿千退在后面,与阿亮对视一眼,看着阿亮那隐笑的脸,瞬间有些头痛,原来阿亮早就看了来了,自己还当是个傻子往上赶呢!

楚荣轩没注意阿千的情绪变化转过头,正好对上凌菲音的看过来的眼睛,那如小鹿般水气满满的眼神,还带着一点怀疑。

“是楚荣轩?”

“我是,一切都没事了!”

楚荣轩凤眼一眯,被她这种无辜,百畜无害的小眼神冲击了一下,如陈年深潭被人扔入了一颗石子,起了一阵的涟漪,听她如猫般轻柔的声音,看来清醒了。

“我……你怎么了?”

凌菲音的注意力一点一点的回归,看着嘴角破损,耳边及脖子上还带着几道抓迹,身上还带着伤的楚荣轩很是奇怪,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受伤,而且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突然她打了一个寒战,自己的嘴巴丝丝的痛着,一种可怕的想法出现在脑子里,她躲避的把头转向了一边。

入目的是趴在地上的几个人,还有站在那里用刀和棒球看压的阿亮与阿千,所有的一幕如小电影般在脑中闪过,她的眼神瞬间变得森冷,浑身轻轻的颤抖。

楚荣轩感觉到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突然有力,他没有看那些人,眼睛只停留在她的身上,眼神也随着她而变化,变得有些趣味起来。

“要我去教训教训他们吗?”

看着她松开了自己胳膊,起身要向那向个人走去的时候,楚荣轩虚扶了一把,挑眉问道。

“不用!”

刚迈出一步,凌菲音便被人用力的拉到了怀里,身体撞在一个有着温度和硬度的楚荣轩怀里。

“就这一身?”

有些戏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还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一件衣服直接盖在了她的头上。凌菲音七手八脚的拽下衣服,便看到林荣轩警告的眼神。

凌菲音目光随着他的眼神下移,淡定的把衣服穿在身上,转身向趴着那群人走去,楚荣轩有所愣住了,前一秒还如惊吓中的兔子,这下秒就如淡定的御姐,可以啊!

“凌小姐……”

阿千手上一松,手里的棒球杆一下子被凌菲音抽走,他刚一张嘴,便觉得如芒在背,没敢看身后那道警告的眼神,乖乖得把嘴闭上了。

凌菲音走到那个纹身男跟前蹲了下来,把棒球杆立在他的面前,看着他痛苦而惊恐万状的表情冷冷一笑。

“你们老大想让你们对我干什么,是你们老大的意思,还是他背后金主的意思?说出来我会轻饶你。”

“凌小姐,姑奶奶,你不都知道吗!”

纹身男趴在地上,双手合什,嘴里哆哆嗦嗦的说着,眼睛还不时的偷瞄着身前站着的几个人,特别离着远一点的那个男人,身上冷的气息上一个索命的阎王,一招就把他的腿骨打断了。

“说!”

凌菲音举起棒球杆对着他的胳膊用力一击,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器具撞击皮肉的闷声,还有那骨头清脆的碎裂声,伴着一声惨叫,凛冽的怒吼了一声,手下的狠辣不亚于楚荣轩,连楚荣轩都要眼睛一闪。

“我说……我说,让我们几个轮流上你,留下照片……”

那纹身男痛苦的哀嚎伴随着断断续续的述说,让凌菲音愤怒极至,她慢慢的站了起来,轻轻的笑了,那冷艳的笑声让那群小混混全部惊乱一团,惶恐望着她。

“没要我的命,且让我生不如死,她还真的心狠啊!”

再次举起手中的棒球杆,凌菲音对着曾经对自己有企图的纹身男脑袋用力的挥去,她要他们去死,凡用眼睛猥琐过她,碰触过她的人都得死。

她的手停在了空中,手腕被人紧紧的抓住,顺着那有力而带着些伤痕的手看过去,对上了一双很是平静的眼睛。

“别脏了你的手,便宜他们了!”

慢慢的拿过凌菲音手里的球杆,楚荣轩轻轻把她拉开,让她背对着地上的一群人,并俯耳在她脸颊说着:“别回头!别动!”

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迅速抽离身体,奔着那个惊恐万状的纹身男身边,妖孽的笑了,在所有人不明白的状态下,手下横扫,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在凌菲音的耳边。

鲜血从捂着脸的双手指缝中流淌下来,楚荣轩手中的钢镖上,鲜血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流,他慢慢的走近一个往人群们里缩的男人,一手把他的脚抓住直接拽了出来,楚荣轩脸上的笑容彻底的把拽出来的男人吓疯了。

“大哥,饶命,我们也是听别人的命令,饶了我们的狗命吧!”

那人缩在楚荣轩的脚下,磕头作揖,也求饶着一脚被楚荣轩踢翻在地,看着慢慢蹲下来的轻风云淡的楚荣轩,眼睛里的杀气让那个男人牙齿直打颤,这是索命的人。

“不是喜欢女人吗?那就让你先变个性吧!”

楚荣轩眼睛盯着那人,手下一抓,钢镖随着下挥,那男人便嚎叫着在地上打起滚来,所有人都像是看到一个恶魔一样看着楚荣轩,看着他站起身来,睥睨的扫过他们,手下的钢镖一扔,抽出口袋里的丝巾擦着手,随后也扔在身后。

“车我开走了,把这里处理干净,不许留痕迹。”

把凌菲音身上的衣服紧了紧,楚荣轩回头看向阿千,冷若冰霜的交待,随后把凌菲音搂在怀里向巷子口走去。

“老板,是处理掉吗?”

阿千觉得让这些混混死似乎不是这个霸道老板的作风,小心的伸头问了一嘴,特别是后面的几个字加重了语气。

“非洲那里不是需要人吗,送到那里去,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生活!”

声音从远处传来,阿千冲着阿亮一挥手:“我就知道老板不会那么好心,做事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