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良堂 污污的车文让人起反应600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良堂假装有些意外的样子,在凌帆没有看见的视线里冷冷的看着林雪,眼睛里满是鄙夷和轻视。

“你看错了,我昨天是上街了,但是我没在商业区,我是去了中医院,想给你爸爸配一些有助于睡眠的中药,你爸爸这两天休息不好。”

林雪心里一颤,良堂的眼神哪里像一个年轻姑娘的眼睛,那完全是一个历经磨砺过有着看透人心的阅历人才有的狠辣与阴森,忙转过去从容的和凌帆解释。

“可是那门口挂的外套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一件!啊?是我看错了,对不起。”

良堂看了一眼凌帆,忙掩住口带着后知后觉的表情对着林雪道歉,眼睛里却带着几分慌张。

“那个我吃了,你们慢慢吃吧!我吃好了!”

拉开椅子,脚步有些零乱的良堂站了起来,在三人的目视中上了楼,关上房门,良堂的笑上缓缓的露出了冷笑。

你们的不是爱演吗?我陪你们。

凌媛媛的卧室

“妈妈,为什么不让我说话,今天她说话你没有听到吗?句句带刺,我怎么忍啊!”

凌媛媛捶着床,压低着声音对着坐在床边上深思的林雪诉苦着。

“忍不了也得忍,今天来做笔录的警察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她身后有金主照着,若不然像你所说的,一切都安排那么周密怎么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反到查到你的头上,既然那个楚荣轩那么厉害,又为什么又没有把你直接丢进监狱?这些你想过没有,一天就知道跟我喊!”

林雪冷着脸喝斥着愤怒的凌媛媛,觉得有些头痛,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想事情太简单了。

“你是我妈,这时候不帮我反而向着她说话,谁知道那个警察说的是真是假,万一是故意的来透我们的口风的呢,反正那个刘科不死也得成植物人,他们根本就查不出来什么,所你不用怕那些警察,我没事的。”

凌媛媛不屑的撇了一下嘴,那个刘科的伤她看到了,想他醒过来指证,等太阳从西边出来吧。

“我不是怕警察,我是怕楚荣轩。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那是这个城市里的霸主,大半个产业都是楚家的,他们还有沿海那么大的权力,说一不二,谁敢得罪他那真是倒了血霉,我们躲还来不及呢。你且往枪口上撞,你真给你妈长脸。”

林雪晚饭上被良堂的那一句冒似无心的话气得够呛,刚才在凌帆面前一个劲的解释,只到凌帆脸上露了嫌她啰嗦的表情,才悄悄的放下点心,没想到儿女这样好坏不分。

“我不管那么多,我从小跟你吃苦,好不容易在社会名媛中立了足,压了良堂一头,若不是为了她手里的那个鼎丰公司,我就不用那么费力的设那么个局,也不会弄成今天这个局面,她也不会记恨上安勋。”

凌媛媛恨恨的扭着床单,该死的良堂,什么时候跑出去的,还有那该死的楚荣轩,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有钱有什么了不起,再潇洒多金,本姑娘压根就看不上你。

“安勋、安勋,什么时候还记得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了,一个小家子地方的人。”

对于女儿的无礼,林雪只能由她任性,谁让小时候自己亏待了她,跟着自己吃了不少的苦,直到回到了凌家才算安定下来,自己不疼谁疼。

“我不也是生在一个小地方吗?被别的人骂野孩子,私生子。那是我这辈子生活最黑暗的一段。”凌媛媛的眼睛里泪花,牙齿咬着紧紧的,面部有些变形。

“良堂生下来就锦衣玉食,被众人捧着、哄着,而我却活在那么一个小小的房子里,这样公平,所以我要抢走她所有的东西,只要是她拥用的,我都要抢过来,包括她的男人!”

凌媛媛咯咯的笑着,摇着林雪的胳膊:“妈,你知道吗?她最喜欢的洋娃娃让我扔到花池里了,她的花裙子是我用剪刀剪坏的,我抢了她的爸爸,住上了她的房子,还有这个大卧室,然后我抢了她的男人,让那个男人死心踏的的跟着我,对我百依百顺,我要让她变得一无所有!”

“妈妈看到了,这不光是你应得的,也是我应得的,这是我们母女该得的。”拉过凌媛媛的手,林雪把她额关的碎发拔到耳边,语气有些严肃。

“媛媛,听妈妈的话,这段时间别激怒良堂,咱们现在要安安全全的渡过这一段,不明白她既然有楚荣轩做后盾,却为什么没有对你动手,你就应该好好的呆在家里,至于那个安勋,已经是个臭名远扬,没金没势的人了,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护好你自己知道吗?”

看着还把安勋放在嘴边的凌媛媛,林雪有些摇头,这个安勋除了嘴甜点,那眼皮子浅的人怎么配媛媛,别人的东西就是好的,小孩子性。

“妈,我知道你看不起安勋,你不帮忙我也没有办法,但我不能这样放弃他。”见妈妈对安勋这样的凭价,凌媛媛顿时心情不好,突然抬头,眼睛烁烁的问:“我问你,良堂最后说的话是真的吗?你跟一个男人约会,爸爸知道吗?”

“你怎么跟我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林雪听到她这样直白,立刻站了起来,有些生气的转身要走。

“妈妈,我不知道良堂看没看见,但是我看见了!”

凌媛媛的声音有些发重,一字一句说的有些缓慢。

“我看见你和一个身材很好的男人在一起,而且你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

林雪倏的转过身来,眼睛直直的看着床上半倚在床头上的凌媛媛,她的眼神没有躲闪,直接迎着自己的目光,微微的透着对自己的失望。

“你对谁说过没有?”

林雪没有解释,更没有狡辩,走近几步低声喝道,她眼里的凌厉让凌媛媛吓了一跳。

“我没有,你是我妈妈,再怎么样也不会说出去。”拉开林雪的拽着自己睡衣的手,凌媛媛有些失望的柔搓着衣角,她只是赌一把,她并没看见,只是妈妈在餐桌上被凌媛媛提到的一句而脸色不对才有所怀疑,没想到是真的。

“你这么大了,我也不瞒着你。是凌帆对不起我的,他背着我和良堂的妈妈孙佳悦结婚,把我抛弃在老家,即使他回头来找我,即使他说是为了前程才这样,那我也不会原谅他。他与孙佳悦母女一起在温馨的大屋子里快乐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们母女吃得饱没,睡得好没?我没有把他的钱给别人花,没有败他的家就是给他面子了。”

林雪缓缓的坐了下来,眼神飘散不定,声音里却带着长久压抑的情绪,阴晦,黯然,还有着忿忿不平。

“爸爸这几年对你不好吗?”凌媛媛坐直身体望着她,她从来不知道妈妈心里有些这样的想法,可是每次看到他们时都是很温馨的,她不理解。

“好?我只是想生活得好一点罢了,还有就是你,不想再委屈你了。我本来是你爸爸的正式女朋友,后是最后却成了小三,你也成了私生子,这样的名声虽然更正了,但像刺扎在我心上,我怎么会轻易的忘记。”

林雪转过身来,伸手抚摸着凌媛媛的脸,声音很是温柔:“我是为了你才降低身份,你可要长好眼睛,像安勋这样轻易就动摇动的男人就别在强求,以后会有更好的,别为了他和良堂对着干,想把自己保护好了,其他的事情你不要管。”

“那就由得良堂在家里这样挤兑着我们,她可说看见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这样能不能让爸爸知道啊?”

凌媛媛无措的看着林雪,她不想妈妈被赶出去,更不想连累自己,不想再回到那个贫民窟里了,看林雪的眼睛里不自觉得的带上了埋怨。

接受到女儿眼中的情绪,林雪淡淡的笑了笑,把被子打开盖在她的身上,对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着。

“你放心吧,不会让她再高兴几天了,等以后整个凌家都是你的,没有人再和你争,你就是凌家唯一的继承者。老实在家呆着,不许再给我惹事,知道吗?”

“妈,你要……”

凌媛媛眼睛里带着兴奋和狠意,她没想到妈妈也有这样的想法,怪不得她始终没有说自己在游轮上不对,只是一个劲的批评自己做事不够果断,原来妈妈心里有数啊!

“我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没有听到,知道吗?”

林雪眼色凌厉的警告她,走的时候一再的叮嘱她安心呆着,不许在闹事了,凌家后最后的继承人只能是她。

温泉浴场

“阿翼,这里!”一个上身半裸围着浴巾的男人坐在汉白玉的水池边,头发有些打湿了,几缕黑发贴在前额,姿态随意,但无处不透露着矜贵,向门口来的人示意。

“荣轩,泡澡也不和跑这么远的地方,我医院里事多的呢!”

颜圣翼身穿着浴袍走了过来,看了眼楚荣轩手里的酒杯会意的笑了,他没客气的坐到了旁边,为自己斟了一杯酒,饮了一口看着他不说话。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你这个院长没你一天不会倒的,我不拉你出来放松一下,你还不不把自己呆成精神病啊!”

楚荣轩端起杯子示意,仰起头很是洒脱的喝尽了,放下杯子起身拉下浴巾迈进了水里,头靠在池壁上不说话。

看到他这个样子,颜圣翼眉头微动一下,把空了的酒杯斟满,各执一杯移到他的身边,碰了一下他:“我那里是康复医院,有对心理的治疗,但不是精神病医院,要不我给你试一下?”

“什么时候我不认识你了,什么时候你在来治疗我吧!”眼梢上挑,不再看他。

“我可是院长,轻易是不出手的,过了这村可没有这个店了?”微呡了一口杯,颜圣翼眼光扫了一眼不理他的人,脱下浴袍也进入到池里。

“要我来不是看你这张耍帅的脸吧,我性取向正常的。”

见楚荣轩不理他,有些话少,颜圣翼便有心引他说话,想缓解并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阿姨前几在给我要电话,问我那个新出道的小明星是你女朋友吗?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阿姨就说要飞回来认儿媳妇,你自己跟她解释吧。”

“真是无聊,和谁一起露个脸就是她儿媳妇了,那她的传家宝一份哪够啊!明知道我不会对这些女人动真的,也不会碰她们,他们怎么还信呢!”

楚荣轩皱起了眉头,心里一阵烦燥,侧身取过酒杯摇晃着,眼神里阴沉沉的,如乌云笼罩。

“你这个洁癖还没破啊,我以为你快淹死在花丛里了。用我教教你怎么排解生理需求吗?”

听到颜圣翼这样打趣的话,楚荣轩手指捻着杯里,幽幽的叹息:“阿翼,我们是好朋友,真是难得听你这样的话,你是真正的君子。我没事,只是偶尔有点情绪,一会儿就没事了。”

“生意上的我不参与,若是生活上的可以跟我聊聊,女人排解内心事的时候常常会大哭大闹,而男人一般不会发泄的,再不在就是借酒浇愁!”

看了一眼楚荣轩手里的酒,颜圣翼还是说了出来,他这样的状态很少,几乎没有看见过,难免有些担忧。

“这两样我都不会,我只是想放松一下。别一见面就给我看病,真是职业病了,难得没有人打扰,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倒酒!”

又一口干掉了手中的酒,塞到颜圣翼手里,身体向下缩了缩,只露出一个头来。

“说真的,你也该放下担子,找一个老婆了,别引一些花蝴蝶乱飞乱撞,整天的让阿姨刚有点希望,一下子就成泡影了,我都替你着急,怎么的也得试一下,要不我就真的给你看看了!”

颜圣翼眼里的担忧随着他的动作加深,看来他的心结还真的难化解,可是劝解的话还得说。

“不用,我找到解药了,先暂时把她当药引吧。”

水珠四起,楚荣轩从水里出来,修长有力的大腿直接跨了出去,后面的颜圣翼眼睛一亮,紧跟了出去。

“我都跟你在休息大厅了,你怎么还没说,是什么样的药解了你这个多年的结,你知道我是做医的,就别吊我的胃口好了,如果你的药那么有效,我回头好好研究一下,会缓解和解救许多类似这种病症的人呢,你是为人造福呢!”

楚荣轩看一路跟着过来还在唠叨的人,刚才的小情绪淡了许多,难得看到这位温温如玉的颜圣翼性子急燥起来,便起了逗他的心。

“告诉你也没用,像你这样墨守陈规、并且温柔敦厚的人是不会用这种药引的,你还是别问了。”

“你还没有说怎么会知道我不能研究这种药,你知道我这一行就是治病救人,和墨守陈规有什么关系,你这不是吊我的胃口吗?”

颜圣翼说完不动了,看着他眼睛一转:“不会告诉我是什么是违禁的东西吧,你楚大老板有那个实力,你可以霸道,我可不行。”

颜圣翼看到他脸上的若有若无的脸意后天反应过来,一摆手:“行了,我不问了,你这个人天生腹黑,哪一次不是被你耍了,打住,算我没问!”

楚荣轩摆弄着手机,轻声嘲笑:“你不问我还偏要告诉你--女人。”

“你不是……你现可以了?你不是有心理阴影吗?怎么会接受?”

颜圣翼身体前探,一副心急的样子,他们是好朋友,楚荣轩在外面名声不好,但是没有一个女人真正靠近过他,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么长时间了,楚荣轩没有碰过一个女人。

“碰到了,不烦感,就玩玩了。”

楚荣轩的这一句话信息量很大,让人有无限的遐想,颜圣翼了解他,没有深问,只是心存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打破他的禁锢,把他封锁的内心打开,再一次接受一个女人的靠近。

“那你今天玩这一出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给你脸色看了?”颜圣翼试探着,今天楚荣轩的情绪不稳定,肯定有什么不顺的事,像他这样的霸主很少有事能难住他。

“她敢!我分分钟灭了她。”

楚荣轩凤眼一挑,气势大增,他什么时候为了别人绊住了脚,即使是给他身体解锢的人。不过说完,脑海里还真出现了良堂那个女人变化多样的表情,无端的身体里有一种涌动。

“行,不是为了女人就行,你的事我不懂,但你总是能化解的,那我就不担心了。”

颜圣翼看到他一提那个女人如炸毛似的,端起茶来掩下笑容,心里更加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容得他这样的占有欲及放浪不羁的性格。

“嗒嗒……”

楚荣轩的手机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只见他脸色一变,表情立刻严肃起来:“把你手机给我。”

“你这手机铃声很特别啊!”

颜圣翼边拿手机边问着,谁会用这种急促的铃声,听到耳朵里,敲得人心里直慌。

“阿千,你和阿亮马上备车,我立刻下来。”把颜圣翼的手机丢在桌上,把面前的茶一仰而尽,再看向颜圣翼时的眼睛里带着杀气。

“我有事先走一步,叫你来就是想轻松一下,没别的意思,别担心。下次一定好好和你喝一杯。”

“用我帮忙吗?”

楚荣轩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让人觉得那是错觉,颜圣翼很是了解,站了起来问道。

“你会打架吗?再说老子是英雄救美,你去了还有我什么事!”

拎起西装拍着他的肩膀,楚荣轩口气粗鲁,像是宣布主权的说着,丢下看着愣神的颜圣翼,动作洒脱的走了。

“阿千,把地址告诉阿亮。”

直接上了车,把手机递给阿千,楚荣轩从座椅下的暗隔里摇出一把乌黑的手枪,前面副驾驶上的阿千吓了一跳。

“老板,估计就是一些地痞,用不着动枪,说不定阿亮一个人就把打倒一片,到时再把凌小姐吓住,再说车上还有棒球杆呢!”

“也对,先拿着玩玩,我不用。专心开车,老看我干嘛!”

扫了一眼在后视镜里打量他的阿亮,楚荣轩没好气的说道,阿亮脚下一抖,车子也跟着抖了一下。

还不是老板你这个样子吓的,阿亮心里想着,定定神,稳稳的开着不再看他。

“老板,凌小姐求助的信号就在附近,不用着急,马上就到!”

看着楚荣轩脸上没有波澜,阿千还是知道他心里有些担忧,他知道这个凌小姐有一定的重要性,因为她的出现,老板的脸上才会出现不觉察的笑意,而且老板身边应该有个女人了。

“我不着急,我就想看看这个小妖精是怎么样对付别人的。”

楚荣轩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玩味,良堂总不能拿着魅惑他的手段来解决吧,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女人可有的好看了。

楚荣轩心里莫明的有些生气,虽然没有催促阿亮把车开快点,但是眼睛看着窗外,眉头也紧锁了起来,一言不发。

车里的气氛被他周身的发出的寒意而有些压抑,阿亮紧握着方向盘,脚下微微用力,车子的速度悄声提了上去,阿千的手心里也有些发潮,心里默念:凌大小姐,你可千万的要挺住啊!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