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弄得人家里都是水的 放进去插吧舒服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凌菲音眼中一顿,有一种羞辱的感觉冲上脑袋,自己主动和被别人命令是两回事,并且前面还有司机,并且还是在马路上。

前面的阿千往下缩着,尽量让自己缩小存在空间,老板的事情他是不敢忤逆的,并且知道老板虽然不羁,可是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咬着下唇凌菲音坐了起来,垂下眼睑。

“不是要做我的女人吗?”

楚荣轩的声音略沙哑。

......

一个小时后。

“这身子太弱,得养养!”楚荣轩轻吐着烟,。

听了楚荣轩嘲讽的话,凌菲音只是用指甲在他的胳膊上狠狠的抓下去,可是落到楚荣轩的眼里只是小猫似的挠了几下,不痛不痒。

“怎么养,我还有事要做。”

声音软糯,带着些许妩媚,像只慵懒刚醒的猫,凌菲音没想到自己无力的话语和表情又一次引起了楚荣轩的兴趣。

“你是铁做的吗?”

面对着精神抖擞,战斗力极强的楚荣轩,凌菲音被折腾的有点恼了,一口咬在他的胸口,一口的汗渍味。

“小心我把你的牙拔掉。”挑着她的下巴,用指腹抚着她红润而微肿的双唇,望着那黑漆漆如星石般的眼睛,楚荣轩面无表情的说着,凌菲音心里一惊。

凌菲音看到他眼里没有恼怒,看着他没有防备,一口咬住了那只手,并挑着眉毛看着他。

楚荣轩凤眼微挑,刚才还不是一副受委屈的小姑娘,现在且是一只受欺负的小狼狗一般,还真有点意思。

“老板……”

外面传来阿千的声音,凌菲音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忙理好身上的衣服,看着楚荣轩紧蹙着的眉头,阿千不会这样没有眼色。

“海世会谈时间马上到了。”

阿千的有些不安,这个时候打扰老板,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可是真的没办法。

车里没了声音,阿千不敢再去打扰,退出了几步,与司机阿亮对视了一眼,看到他同情的眼睛,阿千有些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老天保佑啊!

“把这个披上。”

看着凌菲音不停的拽着已经皱了的裙子,楚荣轩把旁边的西装甩到了她身上,刚才用力把她的裙子扯坏了,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皱了皱眉,一把搂过凌菲音,在她的肩头上狠狠的咬上了一口。

“你属狗的。”凌菲音轻呼,看过去肩膀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子,还带着些血丝。

“没想说过主人给自己的宠物烙印吗?”

楚荣轩降下车窗招呼阿千,回头戳着凌菲音的肩膀说着,随后眼睛里的温情瞬间即逝:“今天你骂到猪,现在你又骂到狗,你很好啊!”

“不是楚先生,你都说我是你的宠物了,那我讲的话你能听懂吗?”

凌菲音眨着眼睛,装做一脸很糊涂的模样看着他,楚荣轩是什么人,她的心思逃不过他的眼睛的,只能混乱打诨了。

“这个你拿着玩。”

车子停在凌家的大门口,下车前楚荣轩递给凌菲音一把钢镖,凌菲音没有看出他是从哪些里拿出来的,犹豫着要不要接着,便见到她眉眼间的冷笑。

“你的身价只配带这个东西,要随身带着。”

“楚先生给我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我一定如珍如宝的。”

知道凌菲音敷衍着,楚荣轩好看的眉眼间带着明显的嫌弃:“你的命是我的,别太早把自己作死。”

凌菲音见到他把车门关上,一转身就走了,她穿着这身衣服实在是不伦不类,手里还匪明奇妙的拿着一把镖,心里嘀咕着,给把刀也好啊,这个东西看着都不顺眼。

“凌小姐,等一下,这是楚先生给你,回去再看。”

阿千从后面追过来,又递给她一个盒子,眼睛里带着凌菲音不明白的情绪。

“这回不是枪吧?”

凌菲音皱了一下眉,这样的不羁的浪子,不应该送女人点什么金额卡、首饰等东西,一看这个盒子的装饰就不像这些东西。

阿千回身要走时脚一顿,这个凌小姐还真和老板相配,竟然知道那里面不是钻石、宝玉等东西上,以后还真不能小看她,说不定为成为老板娘。

“凌菲音,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边把安勋送了进去,一边在外面鬼混,看你的样子这是刚才野男人床上滚下来,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廉耻!”

刚走进房门,便听见尖锐的声音迎面传来,看到冲到面前的凌媛媛,早已没有了先前端庄大方,眼睛里跳动着愤怒的火焰,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

“容妈,家里其他人呢?”

凌菲音没有理会,看见容妈的身影问了一句,凌媛媛这样不顾形象的大吵大闹,家里应该没有人。

“老爷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夫人今天出门还没有回家。”

今天都是楚荣轩中间来捣乱,若不然肯定能留下证据,凌菲音有些累了,只想回房间:“容妈,一会儿把饭给我端到房间里吧。”

“摆什么大小姐的架子,你在凌家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攀上一个男人就这样耀武扬威的,到时候被人家玩耍够了就把甩了,你还不是爬回凌家做狗!趁大家脸还没有撕破,赶快把人放了。”

凌媛媛见她没有理自己,上前瞪着凌菲音,眼神里毫无掩饰的对她的厌恶及憎恨。

“凌媛媛,你就是一个蠢材,你确定刘科死了吗?你现在不为你自己想办法,还一门心思的为那个渣男,不怕他为了自己而反咬你?”

“你胡说!安勋不是那样的人。”

凌媛媛尖锐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显得特别的突兀,她脸色发白,手指指着凌菲音,摇着头,看着平静的凌菲音她突然笑了。

“你就是看不得他对我好,你妒忌。对你就是妒忌爸爸对我好,妒忌安勋对我好,你虽为凌家的大小姐,可是你什么都没有,你是个可怜虫!”

“我说过我的目的不是让你坐牢,你不是愿意抢我的东西吗?而是看着你从我这里得到的一切一点点的吐出来,先从安勋开始。”

凌菲音的脸里带着狞笑,眼睛里冷得像冷,声音里透着阴森,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一样,这让凌媛媛浑身发颤,不禁得向后退着。

“还有一件事,你是凌家的孩子吗?这件事情最好悄悄的问问你妈妈。”

凌菲音带着讽刺的表情上了楼,留下一个惊怒而愕然的凌媛媛。

凌菲音上楼脱掉了衣服,奔进浴室里打开花洒,边洗边骂着楚荣轩,说他是狗没错,这肩膀上的咬迹清清楚楚的,水打到上面很疼。

柔搓着身上,青紫一片,凌菲音眼中没有温度,前世为了安勋而守身如玉,全心全意的爱着他,从不怀疑他任何事,对凌媛媛倾尽所爱,只要她喜欢的,她全部会给,外公留给她的遗产,只要爸爸有要求,她总会周转出资金给他,可是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相,都是她的亲人,却是最伤的她人,要她命的人。

抹开镜子中的水雾,镜中人如出水芙蓉,精致的小脸,挺秀的鼻梁,黑耀石一样的眼睛水润明亮,红得诱人的樱唇,这是一个好皮相。只是那眼中很冷,很沉重,像是历经千辛万苦后的一种沉淀。

凌菲音突然嫣然一笑,如雨过天晴后绽开的花朵,又像是一朵有毒辣的罂粟。

--别急,帐慢慢的算!

蜷缩在床上,把自己包成粽子的凌菲音睡得很沉,中途中听到门口处有脚步声,还有敲门声,奈何自己太累了,昏昏沉沉的没有醒来,那声音没有坚持多久便消失了,凌菲音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醒是醒了,是饿醒的,实在是忍不住了,下楼到厨房里找点吃的。

找了一圈,见保温锅里放着一碗牛肉羹,摸了一把还有热度,这一定又是容妈给也留下的。

“大小姐,慢点,我还给你留了你最爱吃的馅饼,我给你热一下。”

尽管很饿,凌菲音动作优雅的吃着,这时容妈站在门口带着慈爱的眼光看着她。

“不用了容妈,明天热给我,今晚上再吃我就该胖了,你去睡吧!”

只有对着容妈,凌菲音现在才会露出真诚的笑容,容妈从她很小的时候就在凌家,明里暗里护着她,几次林雪想把她撵走,但都被她哭闹着强行留下了。

“那好,你也早点睡。”容妈转身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又转回来,轻声的在她耳边说:“夫人回来了,二小姐把她拉回房里说了些我不知道,很长时间二小姐就吵闹着说要和你说清楚,夫人强行把她拉回来,说你不会高兴太久,会给二小姐出气的。”

容妈又小心的看了一眼外面,担心的看着她:“大小姐,以后小心点,别出什么事。”

凌菲音手里一停,眼睛盯着桌面,紧紧的攥着手里的汤匙,这林雪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为了给凌媛媛出气,还是知道了什么。

安慰走了容妈,凌菲音回到卧室里已经没了睡意,目光落到了床边柜上的扔的钢镖,不禁眉头一皱,他送自己这个,不是知道有什么事生吧!

这钢镖托在手里有一定的重度,凌菲音拿起眉笔,用手中的镖轻轻一击,眉笔从中断为两截,好锋利!

凌菲音眼睛在屋里转了一圈,没找到什么可适的东西,转身奔着窗台而去,用力的向着大理石刺去,清脆的一声响,坚硬的大理石被戳了一个小坑,而镖尖丝毫未损,凌菲音这才发觉这沉甸甸的一块铁是好东西。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