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速快多肉的小短文 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那个部位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顾夜辰有些不解,看着他:“这还需要人教?”

不就是把魔方弄乱了,再复原吗?他玩了几天,就能达到这个水平了。

向南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还有这种小孩?

“这个……难道不需要技巧的吗?”

魔方这东西,他一直都玩不转。

夜辰耸耸肩,表示:“只要找到它的规律,很快就可以复原了,不需要什么技巧。”

说完,还补了一句:“这个我妹妹都会。”

向南突然觉得有些羞耻,自己居然,还不如两个四五岁的孩子?

厉墨爵觉得,这个孩子跟别的孩子,很不一样。

他似乎,有些过于的早熟和睿智了。

没想到,来这儿治病,还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孩。

他忍不住勾起唇角,继续跟他聊天:“要是觉得魔方没意思,可以玩点别的,难度高一点的。比如乐高,积木,拼图,都可以。”

顾夜辰也是无聊,索性跟他聊天,打发时间。

他撇了撇嘴:“简单的那些,我都会了。难度高的拼图,我也拼过。之前拼的那个几万块碎片拼成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我干妈送的。”

向南听过,那个清明上河图,是难度很高的拼图了。

他居然也拼过。

“那乐高呢,你玩过没有?”

厉墨爵挑眉,问他。

顾夜辰鼓了鼓自己的腮帮,摇摇头。

“你不想玩吗,乐高是很有意思的机器人。”

向南好奇地问,以他的智商,估计玩乐高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想啊,但乐高这类,一套下来啊,要花很多钱的。我妈咪平时赚钱养家,就够辛苦了。我们没有多余的钱,来买这个。”

顾夜辰叹了口气,为自己玩不了乐高,感到惋惜,也为家里的经济情况,有些发愁。

厉墨爵和向南哑然,满屋沉默。

他们忍不住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屋子,虽然装修温馨,但设施老旧。

自从他们进入这个房子,还没见到奢侈品。

家具也都是些实用的生活必需品,价格一看就不高。

他们上来的时候,还是爬的楼梯,连电梯都没有。

本城也有豪华的居民楼,顾小姐他们选择住在这里,可想而知,经济拮据。

向南有些不忍,可惜了这两个孩子,智商这么高。

若是好好培养,定能有大出息。

厉墨爵心头一软,忍不住对顾夜辰说:“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送你一套乐高。”

向南好奇地看向自家少爷,又收回视线。

顾夜辰眼前一亮,那可是他想要了好久的乐高啊!

但他想了想,还是摇摇头:“妈咪说了,不能乱收别人的礼物。”

厉墨爵坚持说:“你妈咪为我治病,对我有恩。我送你玩具,也是应尽之举!”

顾夜辰还是摇头,坚决不收他的东西。

厉墨爵心下赞许,这孩子一点也不自私,礼貌,又有分寸。

这个顾小姐,教出这样的孩子,教育挺成功。

向南忍不住夸他:“你妈咪和爹地,可真会教孩子。”

他也是第一次见,这么讨人喜欢的小宝贝。

顾夜辰却皱起了眉,明显的不高兴。

“我们没有爹地,只有妈咪和外曾祖母。”

声音也带着不悦,显然被冒犯了。厉墨爵和向南一愣,他们似乎,提到了什么,不该提的。

话说回来,从他们进来,就没见到孩子的父亲。

之前和顾小姐两次碰面,她也是一个人。

现在看来,她应该是离婚了。

“小朋友,对不起啊,叔叔不是有意的。”

向南真诚地道歉,他无意触碰,这个孩子的伤痕。

虽然是单亲家庭,这两个孩子倒是出落得很优秀。

顾夜辰却并不怎么在意:“没事,我早看开了。虽然我没有爹地,但我也是小男子汉,以后会顶天立地,我会保护这个家的。”

他说的认真无比,眼神含着坚定。

他是这个家唯一的男人,以后要好好保护曾外祖母,妈咪和妹妹。

厉墨爵和向南都说不出话了,只定定的看着他。

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有这样大的志向。

夜辰也不尴尬,自己玩自己的,一室寂静。

另一边,顾挽情和顾星辰已经到了药馆。

所谓‘药馆’,就是她所在小区,楼下的小仓库,她种好的药材,都放在里面。

这里气温低,很适合储存药材。

“挽情,看这儿!”

林微有活力的声音传来,顾挽情抬头,果然看到了自家闺蜜,搀扶着外婆,正往这里走来。

“你们怎么来啦?”

她有些诧异,他们,不是应该在张婶家吗?

“我们想出来走走,结果正好碰上你。也好,我们正想找你呢,怕你出事儿。”

林微走过来,好奇地问她:“挽情,那些人到底什么来路啊?”

姜老太太也半是好奇,半是担忧地看她。

“进去说吧。”

三人进了药馆坐下,顾挽情笑了笑,跟她们解释之前的事。

两人弄明白事情的原委,松了口气。

“既然这群人,不是来找咱们麻烦的,就太好了。我这心啊,七上八下的。”

外婆笑笑,她就知道,自家外孙女,一向行事靠谱,怎么会惹上黑社会呢?

顾挽情给她顺了顺气:“外婆,我不会出事儿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吓死我了,还以为放高利贷的呢,不过那男人,真是帅呆啦!我头一次见这样的帅哥。”

林微一脸憧憬,后悔刚才光顾着害怕了,也没好好看几眼。

顾挽情笑她:“你个花痴。”

牵着的星辰却抬头看她:“妈咪,我也觉得那个叔叔好好看的呢。”

她不禁有些哑然失笑,厉墨爵自是模样俊美。

不过,和她有什么关系?

估摸着快半小时了,她把药打包好,搀扶着外婆,一行人重新回去。

“妈咪,时间正好到了。”顾夜辰提醒说。

顾挽情上前去,把针一根根拔下来,按次序拔。

“起来吧。”

厉墨爵出了一身汗,起身穿衣。

她留了心眼,偷偷瞥过去,想要再看看他胸口有没有刺青……

可厉墨爵始终背对着她穿衣服,脱衣服的时候也是。

根本看不到他的胸口,有什么东西。

顾挽情很急切,恨不得长出透视眼,一眼望穿他的身体。

这厢他已经穿好了衣服,正要回头看,她连忙别过视线。

要是被发现了,自己就没办法解释了。

她多少有些遗憾,好在以后还有机会,他还得来找她扎针。

‘总能看到的’,她默默宽慰自己。

“顾小姐,这是?”

向南看了一眼她手里提着的药,问她注意事项。

“都是中药,这一份,一天三餐后煎了服用。”

她把左手拿着的药递给厉墨爵,又看了看右手的药。

“还有这一份,是药浴,每天一副,晚上睡觉前泡半小时,能减缓你身上的痛楚。”

厉墨爵接过这些药,问她:“一共多少钱?”

“一共五万,现金还是手机转账?”

顾挽情淡定地回了一句。

向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她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就这么两包药,五万?未免也太贵了!

“哪有五万块的中药,而且,不是说好了,抵车祸赔偿金的吗,怎么还让我们转钱?”

向南皱着眉看她,太不像话。

他怀疑,她是不是看厉少有钱,开始琢磨着,从他们身上拿钱了。

顾挽情理直气壮地看回去:“普通药材,是不怎么值钱。但我这里面有一味药,是珍贵药材,我手里一共就三株,有市无价的好吗!这药,才是解决你家少爷病情的主要材料。”

她培育的这个药,本来就不便宜。

就算是和霍老做生意,也是这个价。

她自认童叟无欺,居然被人怀疑了?

想了想上次的协商结果,她补了一句:“车祸钱,抵的是治疗费,药费另算,一开始就说好的。”

她觉得理所应当,药费的事,当时他们也没反对。

向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句“你这是趁机敲竹杠吧”就要出口。

却被厉墨爵淡淡的声音打断了:“给她。”

自家少爷都这么说了,他认命地拿出手机,给她转账。

还不忘挖苦顾挽情:“你这收钱方式,怎么会缺钱。依我看,怎么也得富甲一方才是。”

被讽刺自己贪婪,顾挽情不在意,撇了撇嘴。

“你以为我不想,这可是珍稀药材,你们知道它多难培植吗!我要是有多的,也不至于,用治疗费,来抵那十万块了。”

她培育了这么久,也就培育出这三株。

她不悦地看着向南:“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问霍老,我这价格合不合理!”

向南还想说些什么,接收到厉墨爵眼神示意,不再说话。

淡定地收了钱,顾挽情开始赶人。

“好了,今天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顺便交代一句,下次来之前,麻烦先给我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别这么大阵仗,吓着我的家人,邻居。他们还以为,我接高利贷了呢。”

她翻了个白眼,厉墨爵并不生气,反倒觉得,她有些可爱。

“告辞。”

厉墨爵说完,带着他的人离开。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