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的送了进 快,快点,我坚持不住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温以柔眼睁睁的看着陆宗灏头也不回的离开,美丽的脸庞再也难忍,失控的转身看向林玉兰,“妈,怎么办?如果宗灏知道当年的事情,我就彻底完了!”

林玉兰看着地上还在昏死的男人,也气愤的不得了,但此刻必须要稳住女儿的情绪:“以柔,你别慌,妈妈来想办法!”

“现在唯一能阻止的就是,让温柠和老乞丐坐实当年没发生的事情,这样,宗灏无论如何都不会要温柠这种肮脏的女人,谁都不能跟你抢宗灏!”

温以柔长睫轻颤,阴冷的目光看向地上的男人,渐渐染上精明与恨意!

另一边,温柠长腿直迈,没什么情绪的向外走着。

院子里破旧的秋千枯零的挂在那边,小时候的记忆一闪而过,此刻的温柠,眼中只是轻嘲。

这房子是母亲的嫁妆,现在却住了一群贱母贱女。

“温小姐。”

她正回过神,身后便响起一道清冷低沉的男声。

男人的声线好听,只简单的念出这三个字,都让温柠挑了挑眉,真好听!

她径直转过身,正对上陆宗灏的目光,女人不闪不躲,回对着他的视线。

“陆先生有什么事吗?”

温柠歪了歪头,杏眸圆睁,灵动不已。

陆宗灏呼吸不由得一沉,机场里的那一瞥,陆宗灏就对她印象深刻。

现在朝着他这么灵动一笑,心中更是掠过一抹不自然的感觉。

陆宗灏视线微移,不太去直视她,“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温以柔做了什么。”

“哦,温以柔啊,你去问她呀,看看她会怎么说。”

“我只听你说。”陆宗灏眸子一冷,径直道。

这下倒是轮到温柠噎了一下,陆先生这句话很容易引起误会的好不好!

“我说什么你都会信吗?”温柠抿了抿唇,也收起了戏谑。

陆宗灏重新看过来,并向她走近。

两人一挨的近,温柠便不得不微仰着头看他,仔细一看,陆宗灏是比她想象中的五官还要更深邃帅气一些,尤其那双眼睛生的好像,和她家儿子一样好看。

那这么说,或许当年的那个乞丐,颜值还不错?温柠暗自思忖着。

陆宗灏明显的感受到,温柠在看着他发呆。

她也被他……像是他对她一样被吸引了吗?

“你说温以柔做了什么,我会去调查。”

陆宗灏这一句话顿时将温柠拉回神智,她微皱了皱眉头,抬起手爽快的在陆宗灏的肩膀上拍了拍,并扬唇露齿一笑:“不用了,陆先生,我会把证据送到你们面前看哦。”

这边温越刚根据妈妈定位找过来,小腿快速迈着走在石柏路上,就看见自家妈妈正拍男人的肩膀,还带着笑。

温越扶额,妈妈见到好看的男人就忍不住了!

不过,温越眯了眯眼睛,这个叔叔,不是陆叔叔吗?

“妈妈。”

温越奶声一唤,温柠便松开手转身看过去:“宝贝你来了。”

“你和陆叔叔在干嘛呀?”温越歪了歪头,故作茫然的道。

陆宗灏看着母子俩如出一辙的歪头动作,眼底不禁浸着一抹不自然的浅笑。

“没有,在讨论成年人的问题。”

温越顿时嘴角抽了抽,“陆叔叔,真的吗?”

“恩,下次约个地点好好讨论。”陆宗灏睇了一眼温柠,意味深长的落下一语后才经过她离开。

“陆叔叔下次见。”温越很自然的saygoodbye,见陆叔叔上车后,才小步走向温柠。

“妈妈,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宝贝,先上车,妈妈在路上跟你说。”

温越坐在副驾驶上,听着温柠一一道出,俊美好看的小脸不禁皱了皱:“在定位上看到妈妈在那里停了好久的时候,我就在纳闷,但车子上并没有任何受损和故障,没想到,我们还没找她们算账,坏女人就已经送上门了。”

“那妈妈刚刚和陆叔叔在一起,还靠的那么近,揩人家油……”

“妈妈是那种人吗!”

“我还以为妈妈有了新的想法,抢温以柔的男人,来报仇温以柔呢。”温越小声嘀咕一句。

话音一落,温柠小脸不禁有些兴奋:“你这么一说,突然觉得是个好主意哎。”

话虽这么说,但和温以柔有杀子之仇。

就算陆宗灏长得太帅,她也不屑去抢!

另一边,陆宗灏下午没在去公司,而是径直坐车回了陆家。

一路上,助理只觉得陆总心思似乎飘飘然的,不在状态。

“爸爸,你回来啦?”

陆筱筱穿着软萌萌的小裙子,看见爸爸回来,眼眸一亮,立即跑过去。

陆筱筱一把扑进陆宗灏的怀里,陆宗灏顺势将她抱在怀里。

陆筱筱弯着眉眼笑成小月牙,但很快,鼻尖就在爸爸的西装上蹭了蹭。

“爸爸,你身上怎么会有……温柠阿姨的香味啊。”

小丫头一股机灵劲,敏锐的嗅出。

陆宗灏神色微敛,“为什么说是温柠?”

“因为我上次抱温柠阿姨的时候,她喷的就是这种香水,好香,筱筱好喜欢。”

“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去找温柠阿姨和温越哥哥玩啊,我好想找他们。”

陆宗灏看着女儿明媚的眼神,眼眸一晃。

耳边划过几声温以柔以往的话,陆筱筱自闭,性情古怪,不与外人接触,喜欢咬人……

“筱筱为什么喜欢温柠?”

陆筱筱嘟着小嘴巴,“因为温柠阿姨好。”

“妈妈呢?”

陆筱筱眼眸黯淡下来,却不敢说。

“爸爸,能不能不要把我送到妈妈那边去,我想呆在这里。”

忽的,陆宗灏心中掀过一抹烦躁。

温以柔!

几日过去,温以柔和林玉兰精心打造的计划终于等到了温父的寿宴!

温柠自然接到了林玉兰的电话,“你爸过寿,你在怎么着,也该带着你的野种回来。”

林玉兰似是生怕温柠会骂她一样,不给温柠说话的计划就干脆的把电话挂断了。

温柠捏着手机,红唇轻勾。

“妈妈,是要去见外公了吗?”

“宝贝想不想去?”

“当然想。”温越露出一抹乖巧的微笑,心里实则,他也想看看,什么奇葩家庭这么欺负他的妈妈!

寿宴设置在花都星级酒店里。

林玉兰打扮精致,挽着温父的胳膊迎接着宾客,不忘碰着一旁的温以柔的胳膊:“去看看陆总和陆筱筱来了没有?这种机会,你也要好好抓住!”

温以柔这边刚走,门口就出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

温柠穿的简单干练,不花里胡哨,也不喧宾夺主,身边牵着一个长相软萌好看的小萌宝。

温父看过去的时候,差点忍不住动怒。

温柠揪了个老乞丐过来在温家大闹,还欺负玉兰和以柔,让她来参加寿宴,还是玉兰在他耳边不停的劝着,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那么多年都过去了,就别那么大的仇恨了。

但,温父是绝对不会承认她手中牵着的那个野种孩子的!

温柠走近,扫了眼温父。

“外公好。”温越唇瓣轻启,轻唤了声。

便被温父立即低声呵斥,“谁准你叫我外公!我不是你的外公!”

“温柠,你阿姨让你今天回来,想让我们缓和关系,你倒好,过来就是存心气我的是不是?你还敢带这个野种回来!丢谁的脸?”

温父这一番话落下,温柠的神色便冷了,牵紧了自家宝贝的手。

被一个又一个野种的唤着,温越脸上依旧保持着礼貌友好的微笑,似乎没被伤害到。

“野种?你是在说温以柔吗?我母亲还没去世的时候,她们母女俩不就存在了吗?”

“你!”温父脸色铁青的看着温柠。

“你给我出去!”

林玉兰却拽了拽温父,声音温柔却很娇作,“海霆,你别生气,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让温柠回来,也是想让我们一家人团圆。”

“温柠你也是,既然回来了,就和爸爸好好相处,不要在置气了。”

林玉兰这一手绿茶劝话,当真是茶艺大师!温柠心中冷笑着,她不着急揭穿,她要笑着看林玉兰演。

一辆银灰色低调的迈巴赫缓缓在酒店门口停下,陆宗灏抱着陆筱筱走下来。

温以柔穿着高级定制的礼裙,披着白色披肩,媒体镜头下温婉优雅,见到陆宗灏后,脸上顿时露出幸福的笑容。

“宗灏,你来了,筱筱我来抱吧。”

温以柔伸手,陆筱筱却下意识的抱着爸爸脖子的手更紧了点。

这明显的抗拒行为,让温以柔脸上的笑意僵了僵。

但在外面,她必须得装,不能露馅!

“筱筱这几天没在我身边,就这么黏爸爸了,宗灏,不然我明天就搬去陆家一起生活吧。”

“先进去。”

陆宗灏目光未落在温以柔的身上,径直抱着孩子向酒店里走过去。

温以柔眼底终于掠过一抹慌张,却要强忍的不能表现出来。

宗灏他是不是从温柠那个贱人口中知道了些什么?!

一进宴会,温父原本还在狰狞的脸在看到陆宗灏时顿时转换成谄媚慈祥的笑脸:“陆总,您来了。”

“筱筱,外公来抱抱好不好?”

这一声外公叫的,一旁的林玉兰环抱着胸,暗自得意着。

温柠和温越牵着的手更紧了些,尽管温柠知道自家宝贝儿子才不会因为这一声外公而受伤。

但谁的宝贝不是宝贝?

温柠嘴角刚扬起一抹轻嘲的笑意,就猝不及防的与陆宗灏的眼神对上。

温柠眉头一蹙,每次一和陆宗灏对视的时候,就总是被他那深邃的眉眼吸进旋涡里。

“温越哥哥,温柠阿姨。”

陆筱筱看见他们后,顿时软糯糯的唤了一声,便从陆宗灏的身上下来向他们跑过去。

温以柔刚从外面走进来就看到这场景,瞬间,心底的怒火狠狠燃烧着,她已经等不及了,她恨不得现在就把温柠送进房间里被老乞丐玩!

陆筱筱看着温越,缓缓从兜里摸出一颗糖,表达对温越的喜欢:“温越哥哥,这是我带来的糖,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待会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小姑娘可爱又乖巧,温越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点了点头:“好。”

林玉兰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好了,我们去里面坐吧,都别在这里僵着了。”

温越和陆筱筱去了一边玩,林玉兰看着温柠,眼中掠过一丝精明。

但她不知道的是,温柠摸了摸耳朵上的耳坠,里面就传来宝贝发来的录音对话。

“待会趁着温柠去上厕所的时候把她打晕,送进楼上的1001房间里,今晚就让人玩死她!”

这声音,是林玉兰的。

温柠慢条斯理的抬起头,目光落在林玉兰的身上,手中的杯子渐渐捏紧。

既然林玉兰那么想玩,那她不介意陪她好好玩玩!

温柠将计就计,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随着温柠的起身,陆宗灏不觉掀起了眸子,盯着她的背影,女人穿着红色的包臀裙,白色的衬衫,身材姣好,背影修长,一举一动,都不自觉勾着他所有的注意力。

这种感觉就像五年前的那一夜,心痒磨人。

待温柠一走,温以柔和林玉兰便对了个眼神。

从厕所隔间出来后,温柠摸了摸裙子里藏着的刀片,以备万一。

她面上淡定自若,走过去打开水龙头洗着手。

埋伏在洗手间外面的人早就准备好,听到脚步声,立即挥着手中的木棍冲进来,对着温柠的后颈就敲过去!

反正,夫人说温柠已经喝了那杯酒,药效快要发作了,她没有反抗能力的!

但这人的木棍才刚扬在空中,温柠便快速的偏身躲过,绕到她身后来,对着后颈狠狠一敲。

看着面前的人渐渐倒下,温柠伸手扶住拖到厕所隔间去。

眼中的冷意渐深,她要看看,林玉兰究竟想做什么!

而另一边,温越虽与陆筱筱玩着积木,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盯着林玉兰那边的动静。

待林玉兰一起身,温越便将手伸进兜里和妈妈传着消息。

温柠摸了摸耳钉,抬步向顶楼走去,上电梯时,眼前的确晕晕的。

该死的,那杯酒,她还是喝了点,若不是消息传得及时,一杯恐怕就要下去了。

现在虽不至于发作,但头却晕晕的,温柠此刻必须要保持足够的清醒与理智!

温柠抽出藏着的银针毫不犹豫的对着腿狠狠一扎,刺痛顿时让她清醒。

温柠收起来,电梯一到,她便走出去。

林玉兰从反方向得意的扭着腰走过来,她要好好看一看,温柠在里面是怎么被玩的。

温柠躲在楼梯角落看着林玉兰的背影,眸子一沉,将脚上踩着的高跟鞋脱下,赤脚走过去,不发出一点声音,而林玉兰似乎觉得,这计划完美无瑕,身心放松,并没有很警惕。

林玉兰起先是趴在门板上听了听,里面有沉沉的呼吸声,但却听不真切。

“怎么回事?”林玉兰小声低语。

她怎么没听到温柠的声,心有怀疑,林玉兰掏出手中的房卡对着磁卡一刷。

温柠悄无声息的站在身后,眼神嘲弄的看着林玉兰这一切操作。

待门轻轻推开一丝门缝,林玉兰弯腰去看时,忽的一声惊叫:“啊!”

温柠利索的将林玉兰推了进去,将门关上。

老乞丐被下了药,在里面已经等了好久都没等到林玉兰送来的女人,刚刚听到开门声,他便已经如洪水猛兽一样的冲到了门口!

林玉兰一进来,顿时就被滚烫的身体包围住。

“啊啊!”林玉兰叫的更厉害了!

究竟是谁一把把她推进来的!

她必须要赶紧出去!

可老乞丐却早已热火烧身,抱住林玉兰后,就开始疯狂地亲着,大手一撕,凉意袭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