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几天没c了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还有呢无弹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小东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真的认识小东西吗?

陆佔扪心自问,可他却迷茫了。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小东西这个人。

说不信任她的人是她,哭喊着他的名字求救的人是她。

昨晚投怀送抱,暗自垂泪的人也是她。

小东西究竟有什么能耐,能让他着了魔一般次次上她的当,受她的骗。

够了,真是够了!

陆佔双拳握紧狠狠砸在桌面上,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呐喊。

“小东西!”

而此时的小东西,也恰好出现在了书房门口。

手中拿的,正是那份丢失的文件。

江唯晨扭头看了眼门口的小东西,差点就笑出了声。

小东西做好假文件后,便拿去给了慕垣。

慕垣也答应她,会马上放出乐乐。

小东西拿着真文件满心欢喜的回到了陆家,却压根没意识到陆佔已经发现了一切。

看着陆佔的暴怒,看着江唯晨的笑意。

小东西觉得,自己活得有些窝囊。

多少次了,处处受阻,处处是槽点。

她这个人,该有多衰,才能做到做了一点坏事,便马上被泼上一堆脏水。

陆佔双眼通红地朝她走过来,小东西攥紧了手中的文件,目光执着地盯着眼前的陆佔。

他们彼此对视着,却是一个愤怒,一个平静。

小东西知道自己现在哪怕说她给慕垣的合同是假的,也弥补不了什么。

命运就是齿轮,将她搅了进去,旁人无关痛痒,处处拦截。

她却是想要活着,都得四处乞求。

出乎意料的是,陆佔没有出手打她。

暴怒并没有彻底浇灭陆佔的理智。

陆佔就逆着光站在她面前,低头问她。

“水泥厂事件不关江唯晨的事情?”

“不关!”

“水泥厂事件是你和慕垣策划的?”

“是!”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取我的信任,然后借机偷取这份文件?”

小东西直视着陆佔的目光,心狠地开口:“是!”

久久的沉默,空气似乎都变得冻结。

陆佔长长地吸了口气,随后又咬紧了牙关。

男人宽阔的胸膛挡在她面前,遮住了唯一的光源。

小东西如坠冰窖般,心力交瘁。

她的手指有些脱力,正当那份文件要从她指尖滑落时,面前的男人却抢过那份文件,当着她的面全部撕掉。

指缝中夹杂着白色的碎片,只见陆佔手腕一动,碎了的纸片被他全部扔向空中。

漫天的碎片,阻隔住了彼此的视线。

小东西彻底凉了心,受了惊。

阿佔,你现在一定很恨我吧。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我求你救乐乐,你不信我。

我对你说慕垣威胁我,你不信我。

非要等到这一起大戏落幕,我们彼此遍体鳞伤时,你才用这种受伤的眼神看我。

可你的阿楚也不是神人啊,我也不是什么都能解决的。

“你不是想要这份文件吗?用得着耍那么多心机吗?”

“你想要,我便给你!”

“可这,也将是最后一次!”

“从此后,你我之间再无信任。我永远都不会信你,你也永远都不要来找我。”

“就这样,桥归桥,路归路。”

咬牙切齿地说完这番话后,陆佔眼里的些许温情再次被寒冰覆盖,彻底浇灭了小东西那颗跳动的心。

小东西被保安赶出去时,陆佔下了死命令。

从此以后,绝不允许她进入陆家一步。

小东西被赶出门外后,抬头看了看天。

太阳依旧那么炙热,光晕在她眼里充盈。

笑着笑着,小东西就流下了眼泪。

八年,终于结束了。

她的阿佔,再也不会回来了。

乌云弥漫天际,遮住了唯一的光源。

夏季的天,说变就变。

恍惚间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雨滴争相恐后地落在小东西身上,遮住她的眼帘。

让她再无法看清眼前的陆家,也再听不见雨幕之外的声音。

“阿佔!”她低低念着男人的名字。

“我爱你啊!”

“我爱你啊,阿佔!”小东西像极喝了假酒的行人,跌跌撞撞,痴痴傻傻。

碎碎念的都是男人的名字,那个如花期般,到了一定时节就会凋零的名字。

小东西回到家时,身上犹如落汤鸡一般,湿漉漉的。

可她却全然不觉得疲惫,因为她在门口看见了乐乐。

孩子正倚在门上沉睡,看起来瘦骨嶙峋。

“乐乐,乐乐!”小东西试着唤了几声,可孩子依旧没有反应。

想来是疲惫极了。

小东西忙开门,将孩子抱进屋内。

看着乐乐沉睡的面容,小东西忙去厨房给他煲汤。

孩子很瘦,她要都给他补回来。

乐乐醒来时,小东西正在身侧躺着。

“妈妈!”

小东西抱紧了乐乐,然后轻轻吻在乐乐额头上。

“乐乐受苦了!”

“乐乐不哭,至少乐乐现在还活着!”

听着孩子口中吐出如此沉重的字眼,小东西心疼不已。

本该是天真无邪的年纪,却因为她,搅进一场风波之内,差点死掉。

小东西给乐乐换衣服时,看见了乐乐身上充斥的鞭痕。

一时没忍住,眼泪便落了下来。

她忙转过头去,可此时的乐乐却是握紧她的手。

特别坚定的开口:“妈妈,从此后乐乐和妈妈一起生活,我们不要爸爸了好不好?”

看着孩子稚嫩的眼神,小东西点了点头:“好,以后就咱们娘俩!”

乐乐换好衣服后,小东西带着他去喝汤。

可乐乐刚喝下一口汤,便流了鼻血。

一不小心,弄到了桌子上。

“乐乐仰头,妈妈带你去清洗!”

好不容易洗干净后,乐乐喝了一碗排骨莲藕汤,然后再次窝进被窝睡觉。

可这一晚的小东西,却是一夜没睡。

因为乐乐再次流了鼻血,弄了一被子。

直到乐乐流第三次鼻血时,小东西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

便喊着乐乐的名字,想把他弄醒。

可乐乐却根本喊不醒。

救护车在深夜疾驰而来,小东西穿着单薄的衣服带着乐乐去了急诊。

看着亮起的红灯,小东西伸手捂紧了自己的脸颊。

第二次在急诊室门外了,她好怕乐乐会发生什么意外。

可此时的她,却是孤立无援。

她只能祈祷,祈祷乐乐平安无事。

等啊等,等到医生出来时,她忙冲上前去。

可她的双腿却发软,差点站不稳。

医生用怀疑的目光望向她:“你是孩子的亲妈?”

“我当然是啊!”小东西实在不知医生为什么这么问,可能是看到乐乐身上的伤痕了吧。

“医生,孩子怎么样啊?”

“孩子得了白血病!”

医生话音刚落,小东西差点跌在地上。

她的眼前一片发黑,脑海里一片空白。

怎么会是白血病,怎么可能?

“现在需要匹配合适的骨髓,你快点跟我来。”

小东西忙跟着医生过去。

可有的时候,偏偏造化弄人。

小东西的骨髓型号与乐乐并不匹配。

医生看着小东西如丧考妣的模样,忙开口问道:“孩子的父亲呢,快叫他过来进行匹配啊!”

说好不见面的,却是不过一夜,小东西就再次找上了陆佔。

只不过这次的她,却是连陆佔影子都没有看到。

她跪在陆家铁门前求保安让她进去,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裳,弄花了她的眼帘。

保安见她撕心裂肺,只当她是陆总不要的小情人。

对她,便百般鄙夷。

“阿佔,求求你,求求你出来见我一面好不好!”

“最后一面,这次过后我再也不会来找你!”

“我求你救救乐乐,乐乐快死了!”说到这里,小东西发出了绝望的哀嚎。

诺大的陆家,陆佔又怎么会听到来自大门的声音。

此时的他,正安静地坐在书房中,喝着咖啡,欣赏着雨景。

有心软的仆人见不得小东西的模样,便前来书房通报。

却被陆佔一声劝退。

“不是我们陆家的人,死了又与我有什么干系!”

直到雨幕退散,小东西身上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面前才多了抹人影。

只见江唯晨坐在铁门内的轮椅上,身后有佣人为她撑伞。

她看着小东西的狼狈,笑出了声音:“小东西,你可真是不长记性。阿佔最恨别人欺骗他,你却骗了他三次!这样不堪的你,又如何配得上阿佔呢?”

小东西抬头看了眼,她并不打算和江唯晨做过多纠缠。

正当她要起身离开时,却听见江唯晨的声音再次响起:“正如阿佔所言,野种是不配活着的。你的乐乐,早就该死了!”

“放你娘的狗屁!”小东西发了疯,嘴里吐出了脏话。

她目光凶狠地攥紧铁门,一瞬间吓了江唯晨一跳。

可保安们却是直接将铁门通上了电,小东西被击倒在地。

痉挛着,抖动着,在地上翻着白眼。

陆佔出来时,瞧见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小东西的嘴不停的张张合合,她仿佛梦魇般求救。

呜噜呜噜地发出声音。

她在喊,阿佔救我!

等小东西恢复意识后,她看见了出来的陆佔。

男人依旧那么尊贵好看,浑身都充斥着高高在上的气息。

而她却与此格格不入。

现在的她与陆佔,宛若横跨一个大洲那般遥远。

她的手下意识伸向铁门要去触碰陆佔,却又瞬间缩了回来。

“阿佔,救救乐乐,只有你能救乐乐,求求你,求求你!”

看着小东西口齿不清的样子,陆佔却是无比的冷漠。

他面色冷然地看着小东西,一字一眼地说道:“你求我做什么,让我再亲手送那个野种上路吗?”

小东西愣愣地望着陆佔,哑了声。

此时的她,在陆佔眼里在看不到一丝情意。

水泥厂事件,可能已经耗尽了陆佔对她的最后一份情。

小东西还是走了,沉默寡言,只字未提。

慌张地像条母狗。

磕磕绊绊,笨拙前行。

她刚回到医院,医生便再次催她让乐乐父亲来做骨髓匹配。

小东西解释孩子父亲来不了,能不能有别的合适的骨髓。

医生摇了摇头,只说很难。

小东西去给乐乐缴费时,却被告知,银行卡已经冻结。

护士有些不耐烦地催促,小东西却慌得要死。

怎么会被冻结了呢?

小东西忙慌张的给银行拨打电话,最后给工作人员逼到不耐烦了才告诉小东西实情。

有人下命令,冻结了小东西的银行卡。

放眼整个江城,除了陆佔谁还有这个实力。

而小东西在这个城市里,得罪最深的人便是陆佔。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