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掀起裙子挺进去 迈开腿看看你裙子里面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佔代表我们的父亲,江唯晨代表陆佔的母亲,而你,则代表我的母亲!”

“当年绑匪绑走了陆佔母亲,同样要我的母亲来做交换!”

“我们的父亲又砸钱,又砸人,将陆佔母亲换了回来。”

“可他却抛下了我的母亲!”

“她就死在那个冰凉的水泥厂里!”

“你知道吗?那时也是夏天,天气比现在要热得多,我随着警察进去,却只能看见遍地鲜血,尸骨横飞。就算到死,我母亲都未能保存一个好的尸骨,留下的,只有残骸!”

楚虞捂紧了嘴巴,却下意识地开口:“你别再说了!”

“所以我当然恨陆佔,恨陆佔的母亲,我见不得他们好好活着,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楚虞知道慕垣阴鸷,却绝不曾想到会有这样的起因。

慕垣平复愤怒后,才继续说道:“你做得很好,接下来顺其自然就好。”

“但是记住了,要去给我偷合同,就在陆佔的书房里。”

“如果你做不到,乐乐就会像我母亲当年那样死掉。”

“你知道,我做的出来!”

陆佔赶到医院后,江唯晨还虚弱地躺在病床上。

她见到陆佔来了,顿时一脸欣喜。

可她却忽略了男人脸上的怒气。

“黄毛是你雇得?水泥厂事件是你策划的?”

一顿劈头盖脸的指责将江唯晨弄懵。

她什么时候做过那些事,虽然她心狠手辣,可她也没必要自作自受的弄出一起事件,还反捅自己一刀啊?

她还没那么蠢。

“阿佔,你在说什么?”

看着江唯晨一脸的疑惑,陆佔将一个文件袋扔在了病床上。

里面有江唯晨同黄毛的交易记录,聊天记录。

还有陆佔助理找到黄毛进行逼问的视频。

里面直接指向江唯晨,黄毛说这一切都是江唯晨派他做的,让他故意诬陷楚虞,然后借机除掉楚虞。

“这怎么可能?”江唯晨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阿佔,绝对不是我,我发誓,要是我的话,我出门就被车撞死!”江唯晨的誓发的狠毒。

可她心里也明白此时的陆佔并不相信她。

陆佔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很冷漠。

然而陆佔的冷漠对她而言,便是穿肠毒药。

她好不容易求来的幸福,绝对不能毁在此刻。

楚虞,一定是楚虞干的。

陆佔当晚并没有回家,楚虞便躺在床上沉思。

她在想,现在陆佔信她,她到底要不要和陆佔再提一次乐乐的事情。

可她又怕陆佔的反应,每次她一提乐乐,陆佔就发火。

纠结的情绪不断影响着楚虞的思考。

脑海里还时不时闪现水泥厂发生的一切。

纵使陆佔率先带走了江唯晨后又回来带走她。

可楚虞也清楚,如果这一切不是慕垣在背后操纵,那么现在的她可能就会和十年前慕垣的母亲那般,死在冰凉的水泥厂里。

尸骨残骸,碎片飞得四处都是。

遍地是血,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想到这,她的心底便有些发凉。

如果陆佔是十年前那个冷漠残忍的父亲,那么她又会是慕垣的母亲吗?

纵使再不想说出答案,可脑海里也闪现了陆佔抱着江唯晨离开的背影。

会的吧,她会死的。

那么乐乐呢,是否也会像十年前的慕垣那般,亲眼看着自己母亲死亡的案发现场。

长大后,变成现如今慕垣的性子。

因果循环。

楚虞现在才想明白,原来这就是因果循环。

陆佔口中不可活在世上的野种,反过来也是多年前的他自己。

陆母性子再温柔,也是破坏他人幸福的女人。

而乐乐,如今变成了陆佔口中的野种。

那她,是否又潜移默化地成为了破坏江唯晨和陆佔姻缘的坏女人?

一切所思所想,都混乱地纠缠着,交杂着,弄得楚虞心凉又发懵。

她翻过身,将自己的脸紧紧陷在被子里,争取片刻的窒息。

却还是被一阵铃声打断,屏幕上显示还是慕垣。

慕垣发来了一段视频。

是乐乐,不再是宽敞明亮的卧室,而是再次缩在冰凉的地下室里。

颤抖着,萎靡着,眼里无光。

现在陆佔信她,也只是信不是她策划的水泥厂事件。

而不是信她没有杀害他的母亲,没有故意烧死他和他的母亲。

所以眼前的信任,是短暂的,不堪一击。

楚虞关上了手机,瞬间从床上弹起来,然后慢慢地打开门,走向了陆佔的书房。

陆佔的书房常年上锁,密码只有他自己知道。

楚虞站在书房门前,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着。

她试了陆佔的生日,试了陆佔母亲的生日。

甚至还试了她自己的生日。

可是都没有打开。

约莫过了五分钟后,她再次尝试。

终于开了。

0528。

是她放火烧房子的那天。

江唯晨见陆佔走后,便急忙给闺蜜谢雯颜打去了电话。

“颜颜,你可得帮我,阿佔他说他不要我了!”江唯晨说着便哭了出来。

谢雯颜身为闺蜜,马上哄她。

“你跟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江唯晨忙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谢雯颜。

“小晨,你一定是被人利用了,想来应该是那个楚虞做得!她可真是狠毒,竟然放火烧过陆家,这种女人陆佔怎么会再次喜欢她呢?陆佔应该只是暂时被迷了双眼,像楚虞那种妖精最会勾引男人了!”

江唯晨听后,连连称是。

“颜颜,你得帮我查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二人又扯了一些话后,才挂断了电话。

有了谢雯颜的撑腰,江唯晨心里便有了底气。

谢家家大业大,手段狠毒。

她就不信,从那个黄毛口里逼不出真相。

她是狠毒,可她没做过的事情,别人也休想让她背锅。

陆佔从医院出来后,便一直呆在公司。

此时的公司正在忙着收购一家企业。

为了收购这家企业,公司上下忙乎了一个月。

眼看着迫在眉睫,陆佔自然人在公司脱不开身。

楚虞找了一上午后,终于找见了文件。

幸亏陆佔平时有要求,不允许仆人上三楼。

否则楚虞也不会翻找的这么快。

楚虞也无法全然相信慕垣,她打算拿着这份文件去造假弄一份。

然后将假的交给慕垣。

楚虞从陆家离开后,谢雯颜也给江唯晨带去了消息。

“小晨,我查到了。那个黄毛的背后雇主不是楚虞,但是他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居然不是楚虞?

江唯晨有些不甘心。

谢雯颜身为江唯晨的闺蜜,自然都了解平日里对方是怎么办事的。

便拿起早早准备好的文件夹放在了江唯晨面前。

“既然楚虞构陷你成为水泥厂事件的主谋,那这盆脏水我们就给她泼回去!”

“怎么泼?”江唯晨心里自然有所计较,可她还是想听谢雯颜亲口说出来。

“我查了楚虞的通话记录,里面有个男人说让楚虞去给他偷什么文件,我们就从这件事情上下手!但是那个男人的IP我查不到。”

谢雯颜说着,便拿出了备份好的通话录音。

江唯晨听着录音的内容,眉头却越来越紧。

那个野种,居然没死?

通话录音全部听完后,江唯晨灵光一动,便对谢雯颜开口:“颜颜,你得帮我个忙,把那个孩子的部分从录音中去掉!”

“那你知道那份文件是什么了吗?”谢雯颜不清楚他们的关系,便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再清楚不过了,阿佔这一个月可都在忙一个生意!”

事已至此,谢雯颜便本着给好闺蜜撒气的想法,将通话录音重新弄了弄。

与此同时,江唯晨给陆家的保姆邹姨打去了电话。

“邹姨啊,阿佔回去了吗?”

“没呢,陆总昨晚出门后就没再回来!”

“那阿佔带回去的那位客人呢?”

“啊,你说楚小姐啊,她刚才出门了,急匆匆的,现在还没回来呢!”

挂断电话后,江唯晨马上让谢雯颜推着她出院。

想必,此时的楚虞已经偷走了文件。

她要趁这个时间,让陆佔得知真相。

时间太急,江唯晨坐在车子上时,便忙给陆佔发短信。

陆佔接到短信时,正在公司开会。

他打开短信,只见发件人是江唯晨。

‘阿佔,我已经弄清了真相。速速回家,我证明给你看!’

陆佔回家后,见到书房门口站着谢雯颜,江唯晨则面色苍白地坐在轮椅里。

见到陆佔后,江唯晨连忙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然后将楚虞同慕垣的电话录音放给陆佔听。

有一些话已经被江唯晨删掉,陆佔听来,便是楚虞同慕垣一起谋划的水泥厂事件。

别人不知道那是慕垣的声音,陆佔却能听出来。

录音中的一字字,都击穿了陆佔再次相信楚虞的勇气。

他目光憎恶地望着那个手机,就像是在仇恨楚虞。

“阿佔,是楚虞谋划的水泥厂事件,是楚虞联合别人绑走了我,诬陷了我。”

见陆佔迟迟不说话,江唯晨便像连珠炮一样说道:“她想让你相信她,然后帮别人偷走你书房的文件啊!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打开书房找找,看看那个文件还在不在!”

陆佔回身打开了书房门,他走了进去。

其实书房内是有隐藏摄像头的,只是他不想。

不想亲眼目睹楚虞的背叛。

他的手几次划过木质抽屉,却迟迟没有打开。

他陆佔不是怕楚虞扰乱他的计划,也不是怕楚虞贪恋钱财,一心谋图利益。

他只是,不希望那个背叛他的人是楚虞而已。

所以在齐泽要将书房内发生的一切告知他时,被他推拒。

然而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猛地拉开抽屉,里面果然没了那份文件。

“阿佔,楚虞她太狠了。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能做出来啊!”

江唯晨委屈地说话,言语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仿佛她是多么的纯洁善良,完全想不到还有这种操作一样。

陆佔双手抵在书桌上,迟迟没有说话。

他的眼神一直保持着低垂的动作,死死地盯着空空如也的抽屉。

自我猜测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此时的陆佔,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楚虞再次骗了他。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