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渺渺上体育课课被弄了一节课 每天肚子里都是他的尿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低头看着林渺渺痛苦的样子,陆佔也在想,林渺渺现在还在装什么?

是因为他说的那番话吗,所以她心生内疚。

“阿佔,怎么就成了这样呢?”林渺渺的手颤颤巍巍地伸向男人的裤脚。

却不曾想,她的手瞬间被男人踢开。

有些过于遥远的声音响起,林渺渺觉得,自己和她的阿佔似乎又要远了些。

“林渺渺,你我之间的八年。今日起,烟消云散。可你害我母亲的一条命,便从今天开始还……”

男人说完后,便蹲下了身子。

只见他抬起林渺渺的右手,目光由冷漠转变为憎恨的刹那,林渺渺的手断了。

他下了狠手,却也只听见林渺渺小幅度地抽泣。

“今天便先废了你右手,免得你再祸害她人!”陆佔说完后,便不再看林渺渺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烟雨蒙蒙,林渺渺侧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心湿漉漉的。

一只手换了一条命,陆佔终归是给了她一份情。

可她还是忍不住地哭,她恨自己当年的鲁莽决定,恨自己当年没有与陆佔破釜沉舟的勇气。

她恨自己识不破江唯晨的阴谋,硬生生将局面搞成了这样。

更恨自己护不住乐乐,看不住陆母,寻不回陆佔的爱。

可这些,又能怪谁呢?

林渺渺不信命,不信天。

可此时的她,却固执地相信自己是个扫把星。

也许没了林渺渺的陆佔,能生活的很好。

可没了陆佔的林渺渺呢?

林渺渺不敢想,因为诚如陆母所言,她没有家,却一直把陆家当做家。

如今家都没了,她还能做什么……

墓地里总会响起哭声,形形色色的人到这都会哭上两鼻子。

可今日的哭声,却格外长久。

像是压抑了八年,委屈了八年,又丢失了半辈子……

陆佔回到家后,林渺渺才浑浑噩噩的从墓园地上爬起来。

她跌跌撞撞地走下山去,却在尽头看见了撑伞而立的江唯晨。

“怎么样,这种滋味好受吗?”江唯晨穿着雪白的连衣裙,言语却像个毒蝎。

林渺渺不想搭理她,此时的林渺渺早已被刚才那场葬礼耗尽了心神。

那里不光埋葬着陆佔的母亲,更葬着她和陆佔的爱。

“我就喜欢看你这副沉默的样子,因为你无能反抗。”江唯晨像个疯子般笑着,显得格外癫狂。

“阿佔!”

听着林渺渺呼喊的声音,江唯晨忙慌乱回头。

可转头后,却什么也瞧不见。

正当她打算回头质问林渺渺时,肩膀却被林渺渺一撞,腿弯更是被踢了一脚。

整个人跌在台阶上,滚落了好几层。

林渺渺往下走了几步,她的腿也在疼,可在江唯晨面前依旧是风过无痕般开口:“少惹我!你欠下的债,撒过的谎,总有一天都会偿还!”

江唯晨雪白的衣服上都是泥印子,可她还是笑着看林渺渺:“那我们就来比一比,看是你揭开我的谎言快,还是你在陆佔的心里死去得快!”

林渺渺听后,身心一震。

当林渺渺要继续开口时,却见江唯晨的眼神幽幽落到她垂落的右手上。

“阿佔下手也真是狠,不过谁让我喜欢呢?”

江唯晨原本还要嘲讽几句,却见林渺渺一脚踩在她的腿弯上,用力碾动。

“快去你儿子的墓地看看吧,我可不是阿佔,还会给那个野种留个完好的尸骨。我要他,挫骨扬灰!”

看着江唯晨的疯狂,林渺渺忙跑下去打车。

当她赶到那片埋葬乐乐的荒野时,果然看到一群人在拿着铁锹。

一些不好的记忆涌来,林渺渺发出了悲凉的呐喊。

“不——”

那群拿着铁锹的人,被林渺渺一嗓子喊得愣在了原地。

“这是我儿子的坟,你们要做什么?”林渺渺一瘸一拐地走上前,用身体护住那片土地。

“江小姐说这是她儿子的坟,让我们过来挖出尸体好入棺葬了!”

“胡说八道,这明明是我儿子的坟!”

见林渺渺态度如此强硬,那群人也不好说什么。

此时的他们也很是迷惑,这到底是谁儿子的坟?

没有明确的把握,他们便唠叨几句离开了。

见那群人走了,林渺渺才无力地跌坐在地。

冷风习习,林渺渺回头看了眼被挖了几锹的土地。

可上面,为什么会显露白色?

林渺渺心脏开始狂颤,手指慢慢地覆盖上去,将那土挖得更深。

挖得越深,显露的白色便越多。

她加快了速度,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般跪在地上,手指疯狂向外刨土。

等到白色全部显露出来后,林渺渺倒在了地上。

她仰望着天空,笑出了眼泪。

乐乐没死。

那白色是商场里儿童人偶模型。

她的乐乐,依旧活在世上。

如果乐乐没死,那会被谁带走呢?

不会是江唯晨,如果是那个女人,不会搞今天这么一出。

难不成,是陆佔?

难道阿佔发现了乐乐是他的孩子,所以并没有埋掉他……

林渺渺快速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往公路上走去。

她现在要打车去陆家,她要试探陆佔是否知道乐乐的下落。

林渺渺刚到陆家,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男人身形修长,穿着灰色家居服,眼神不咸不淡。

“你来得刚好,我正要去找你!”

林渺渺心头被喜悦撞击,完全忽视了男人手中的机器。

“阿佔,你真的埋掉了乐乐吗?”

“不然呢?”男人伸手将她拉进屋里,然后拿着准备好的绳子捆绑住她。

林渺渺发现不对时,却早已无力挣扎。

是她放松了警惕,是她下意识的相信陆佔。

“你看看你这块疤,真是够丑的!”男人将她小腿处的裤子卷起,手指摸着她被火烧伤的小腿。

“你真的埋了乐乐?”

听着林渺渺不断重复的问话,陆佔眸子一凛,不耐烦地开口:“不要再提那个野种!”

又是野种。

试探至此,陆佔的情绪早已外露。

林渺渺也心知肚明,绝不是陆佔救走了孩子。

因为陆佔还不承认乐乐是他的孩子。

眼前的男人恨不得杀了乐乐,又怎么会用人偶代替。

“我的背后也有一块疤,那是你给我的。还记得当年那场大火吗?”陆佔说着便起身脱了上衣。

林渺渺看着后背上不堪入目的疤痕,还是别过了头。

“别告诉我你不识字。”陆佔穿好衣服后回身掐住了林渺渺的下巴,对视着她的眼睛:“上面是你的名字!”

“知道为什么要纹上你的名字吗?”

“因为我恨你,所以我想提醒自己。”

林渺渺垂着眼帘,始终不说话。

“如今你的小腿上也有一块疤,刚好适合纹我的名字。”

“从此后,我们彼此怨恨。”

“林渺渺,没有我的允许,你绝不会死去。我要你,这一辈子都和我捆绑在一起。”

男人说完话后,便打开了一旁的机器,然后在林渺渺的小腿上一笔一划地纹着他的名字。

微麻微痛的感觉袭来,林渺渺低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年少时,小情侣为表爱意,可能会互相纹上彼此的姓名。

而林渺渺却知道,此时的她和陆佔。

此时她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却是罪虐的纠葛。

它们互相压着彼此,让她和陆佔都喘不上气。

时间似是过了好久,陆佔终于完成了杰作。

林渺渺想说,阿佔你其实不用这样的。

你的名字,早已经刻画在我的心上。

每一笔,都血淋淋。

江唯晨回来时,身上还穿着被泥土弄脏的连衣裙,她进门看到客厅的林渺渺后显然一愣。

当她看清林渺渺腿上的纹身后,更是气血上升。

“阿佔!”江唯晨又开始撒娇。

陆佔下楼后,走到江唯晨身边,语气有些不解:“怎么弄成了这样?”

“遇到个疯狗而已!”江唯晨说着看了眼林渺渺。

可林渺渺却压根没看她,始终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

“去楼上换衣服吧!”男人的语气说不上多宠,可江唯晨却欢喜至极。

“阿佔我腿疼!”

陆佔怜惜她,便抱着江唯晨上了二楼。

林渺渺看着缓缓上升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腿上的纹身,只觉得有些苦涩。

“邹姨,陆总在家吗?”

门口响起了声音,林渺渺下意识回头看一眼,却是心神一颤。

那人,正是当初埋葬乐乐的人。

来人得到回复后,便转身离开。

林渺渺忙跟了上去。

只见男人东拐西拐地走进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顾盼左右后打起了电话。

“我那二百万什么时候给我啊?”

“我都帮你把那个孩子弄出来了,你还不履行承诺的话,我就去陆总面前揭发你!”

“哼,我管你们有什么图谋,我只要钱!”

过于清晰的话闯进林渺渺的耳里,林渺渺倚靠在墙壁上,伸手捂住了左心房。

真相近在咫尺,她却动弹不得。

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此时的陆佔正站在二楼卧室窗前,他穿着一袭黑色睡袍,将修长的身影衬得越发神秘冷然。

他的眼神晦涩难懂,手里那只烟的火星明明灭灭。

看着远方的暮色,他出声问道:“有消息了吗?”

助手齐泽忙在男人身后说道:“老夫人的病房内没有监控,当时走廊也没有监控。老夫人死的那天,那层楼上只有林渺渺,江小姐和她的母亲!”

窗户旁还挂着几张照片,那是五年前的林渺渺,满脸笑意,神情愉悦。

他的眼神晦暗不明地盯着照片,就像是要盯出个窟窿。

五年前的往事涌进脑海,陆佔悄无声息地发出了一声冷笑。

只见他缓步向前,修长的手指用力扯下相框,随后将里面的照片燃烧殆尽。

就在这时,林渺渺的手机响起。

她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还是按了接通。

接通后好久没有声音,正当她打算挂断时,另一端却传来了过于熟悉的声音。

林渺渺知道,那是乐乐。

“唔……”

像是痛苦地挣扎,林渺渺的心被狠狠揪着。

“想知道孩子的下落吗,下午四点半遇蓝咖啡馆见。”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