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力挺入律动 才几天没做水这么多人要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董妍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拿着报纸的手也止不住微微颤抖,眼前一片黑暗。

蓝芳痛心地捂着胸口说道,“妍妍,我们周家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你要和这些男人搞在一起?当初为了让你能嫁进我们周家,我费了好大的口舌才让扬轩答应了这门婚事,可你现在又是怎么回报我们周家的?”

“现在全市的媒体都在等着看我们周家的笑话,你让周家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啊!”

“妈,我……我……”铁证如山,董妍现在真的是百口莫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我不能就这么轻易地认罪,那我以后还怎么留在扬轩身边!

于是,她猛地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拉着蓝芳的胳膊哭泣道,“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周家的事!一定是有人刻意栽赃我的!一定是这样,妈,你一定要相信我的清白啊,否则儿媳妇就算是死了,也难以明目啊!”

看着她声泪俱下的哭诉,蓝芳不免还是有些心软了,转过头看了看沙发上的周扬轩,劝解道,“扬轩,我看这件事肯定另有蹊跷,既然妍妍说她没有做过,那就应该没有做过,也许是有人刻意栽赃也说不准。”

董妍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一定是有人刻意假扮成我的样子,目的就是为了挑拨离间,就是看不得我们周家好,这些事绝对不是真的,妈,爸,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

周天毅看了看他,沧桑的脸孔上流露着疑惑的神色,两道剑眉也不禁拧成了一条线。

“这件事是真是假,现在也说不准,我看还是等警察局那边调查结果出来以后,再说吧。”

而坐在沙发上的周扬轩却始终阴沉着脸,既没有因为这些新闻的爆料而发火,也没有因为董妍跪地哭诉而心生怜悯。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董妍,只是那眼中的神色却像是在看一件极其肮脏的垃圾一样,看得她心里凉一阵冷一阵的。

“人在做天在看,你做没做过,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至于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就看警方的意思了。在此之前,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牵扯。”

“你要是喜欢跪的话,就随你吧!”

说完,他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着二楼的书房走了进去。

听到他的话,董妍心里一阵寒凉。看来这件事,真的让周扬轩更加反感她了,那她以后想要得到他的心,岂不是难如登天……

蓝芳见他走开了,这才把董妍扶了起来。

“妍妍,扬轩他也没有恶意,只是发生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受不了,何况扬轩还是嘉艺集团的总裁,你也要体谅一下他的心情。等这件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了,我会好好劝劝扬轩的,这段时间你也不要有压力。”

“嗯,谢谢妈。”她惨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心底却已如坠深渊。且不说以后怎样才能让周扬轩接受自己的感情,目前更重要的是对于媒体报道的事情又应该怎样掩盖,才能不让人起疑呢?

这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思前想后,终于想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于是,她急忙打开电脑,点开邮件里的重要联系人,找到了一个网名叫做“水月阁”的人,然后言简意赅地发了一封邮件过去,要求他必须尽快想办法替她解决眼下的危机,并开出了四百万的资金作为答谢。

彼时,坐在电脑那一头的“水月阁”阁主,在看到她发过来的邮件时,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

呵,有意思,这周家的事情,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顿了顿,随后还是回复了一封邮件给董妍。

“好。”

得到回应以后,董妍瞬间松了一口气,虽然为了这点破事要花她四百万,但是比起失去做周太太的机会,这点钱也算不得什么了,只要能把这些事情全都掩盖过去就好。

……

夜晚,卓雨,文欣雅和肖洛三人,一起坐在客厅里追着剧,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天,气氛欢乐又轻松。

忽然,卓雨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拿着手机的双手像是要起飞一样,差点一个不小心就把手机扔到了地上。

“我的天哪!雅雅,你快看快看,周家的那个女人出大事了!”

文欣雅被她拉着来回摇晃,弄得满脑子晕乎乎的,随后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她也跟着被吓了一大跳。

“什么?这不是董妍吗?她怎么会……”

文欣雅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知道董妍虽然对外人嚣张跋扈,但其实是很在乎周扬轩的,所以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董妍竟然会偷偷和别的男人欢好。

一旁的肖洛也凑过来看了看,很明显他也吃了一惊。

“这些报道是真的吗?这个女人不是周扬轩现在的妻子吗?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呢?”

卓雨目光炯炯地翻着新闻,头也不抬地说道,“哎呀这还用说嘛!我早就知道董妍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鸟,肯定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天天对着一个周扬轩,她肯定觉得心有不足嘛!所以才不甘寂寞到处找男人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董妍才嫁进周家没几个月吧,居然这么快就找了那么多小情人,啧啧啧,看来还真是欲求不满哪!”

欲求不满……

听她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旁边的肖洛忍不住猛地一咳嗽,差点被刚喝进嘴里的水给呛个半死。

这丫头说话可真是够直白的,这么隐晦的事她竟然就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了出来,不愧是之前扬言说要徒手掰断别人命根子的侠女风范。

看着手机里铺天盖地的新闻,文欣雅心里复杂极了。发生了这样的事,心里最难过的应该是周扬轩吧。当初他刚刚和自己取消了婚约,转头就娶了董妍,结果没想到才新婚三个月,那个女人居然就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好上了,这换了谁恐怕都很难面对吧。

想到这儿,她又不觉有些同情起周扬轩现在的处境了。

可是自己一个外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文欣雅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卓雨一把放下手机,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哎呀雅雅,我说你也没必要为周扬轩担心。他那个大渣男,当初不肯相信你的清白,转头就娶了董妍。结果呢?现在董妍做的这些事,就是对他的报应!他这叫自作孽,不可活,你又何必替他难过呢?”

文欣雅动了动唇角,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肖洛看了看她的脸色,心想她肯定还是很担心周扬轩,于是宽慰她道,“欣雅,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这种事只有当事人自己去面对,才能走出困境,别人再怎么着急,也是于事无补的。周扬轩身为嘉艺集团的总裁,在职场上雷厉风行无人不知,我相信这点事情应该不会对他有太多不好的影响,你也要相信他。”

“再者说,万一这些媒体报道的事都是凭空捏造的呢?现在还没有具体的结果,所以你又何必提前忧心呢?放宽心就好了。”

听了他的话,文欣雅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勉强地笑了笑,“嗯,你说得对,我相信他可以处理好的,何况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现在也不能下定论,还是等段时间再说吧。”

然而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卓雨的心情却是好得不得了。她一手捧着一大把爆米花,胡吃海塞地就往嘴里送,一边还幸灾乐祸地说道,“哼,就算这件事是媒体捏造的,那以后对于董妍的负面影响还是会不小,我倒要看看,到时候她还能不能依然那么嚣张!”

三个人又继续看了会儿电视,卓雨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跑到厨房准备做点宵夜吃。

文欣雅觉得心里闷得慌,就站在阳台上吹吹风,肖洛也跟着她一起到了阳台。

望着小区里漆黑一片的树林,文欣雅的脑海里想的全都是周扬轩,以及她被人陷害出轨的那天晚上。一幕一幕,恍如昨日。

她默默地自言自语道,“其实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虽然我很讨厌董妍,可是她毕竟是周扬轩的妻子,我以为她会好好地陪在他身边,可以替我弥补曾经给周扬轩留下的伤害,结果还是发生了和我当初一样的事情……”

“不,欣雅,你跟董妍不一样。”肖洛细心地安慰道,“当初你是被人栽赃的,并不是你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周扬轩的事情。可是现在董妍是的的确确出轨了,所以才被人抓到了把柄,你不能把自己想成和她是同一种人。”

“可无论哪种情况,都给周扬轩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不是吗?”她继续反问道。

“在他眼里,我和董妍又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背叛了他……”

她越想越难过,心底一片悲凉。

肖洛看着她满眼的悲戚,眼里的光也不禁黯淡了下来。

“事到如今,你心里最在乎的人还是他。哪怕他早就已经与你无关,你还是会默默关心着他的一切事情,还是会为他暗自伤心。欣雅,难道你的眼里,就从来没有看见过我吗……”

文欣雅这才注意到自己似乎太过于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一直忽略了肖洛的感受。

她满脸歉意地说道,“肖洛,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想多了,忘记了你的感受。我……”

“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肖洛急切地打断了她,“欣雅,我不奢望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能达到周扬轩的高度,可是至少我希望你能看见我的存在,给我留一个位置就好,而不是直接把我拒之门外。”

“每次当我以为自己可以接近你的时候,只要一提起周扬轩,你的眼里就完全看不到我了。虽然我可以给你时间慢慢去忘记他,可我也是个男人啊,你叫我怎么能接受一个我爱的女人,完全不把我放在心上呢?”

他一把抓住文欣雅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上,温存地说道,“欣雅,我真的好爱你。可你能不能也试着喜欢我?给我一个一直陪着你的理由?”

文欣雅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个近乎哀求自己的男人,她忽然觉得自己是否也真的有些太过绝情了点。

只是,眼下这个情况,她的心里真的很矛盾。每当她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开始生活的时候,一听到关于周扬轩的消息,她的心绪就开始乱了,所有一步步堆砌起来的努力,一瞬间全都溃不成堤。

但其实她也不想这样,只是要忘记一个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然而,站在阳台上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楼下的小区门口,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一辆纯黑的奥迪在那里。而坐在车里的人,却早就把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全都收进了眼底。

来人正是周扬轩。

自从董妍和别的男人出轨的事情被媒体曝光了之后,他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整天,一步也不想出去。

可是渐渐的,他却忍不住想起了文欣雅的身影,也想起了当初她被媒体曝光的时候,也像董妍这样满腹委屈求他原谅。但是最终,他却没有给她辩解的机会,而是迫于家族的名声,不得不选择了他妈给他安排的媳妇。

没想到时隔才几个月,出轨的事情竟然又重新上演了一遍。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像上一次那么决绝,而是给了她一次为自己开脱罪责的机会。相比之下,他忽然觉得自己当初对文欣雅的做法,或许真的有些不公平。

于是,他便大半夜开着车来到她住的小区,想要单独找她谈谈。可没想到却意外看见了她和别的男人在阳台上卿卿我我的画面。

因为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单从动作上看过去,的确像是一对情意正浓的小情侣在互相依恋,这也就导致周扬轩心里更加认定她爱上了别的男人。

那一刻,他心底对她的那一丝歉意,便瞬间荡然无存了。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又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自己堂堂的一个总裁,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受到两个女人的背叛,这要是传出去,只怕他就再也没有颜面在商业圈混了。

文欣雅,看来我真的不能对你太仁慈,我绝不允许你就这样如意地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他猛地推开车门,迈开长腿就沿着楼道的方向走了进去,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冽气场。

而站在阳台的文欣雅并不知道此时,一个她最不想面对的人正朝着她走来。

“肖洛,你别这样。”她试图抽出那只被肖洛握紧的手,可肖洛却并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一直牢牢地抓住她的手不放。

“欣雅,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更不想看到你成为别人的女人。你就答应我,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肖洛,你别这样,你先把手松开好不好!”

文欣雅极力地挣脱着他的手,正当两人拉扯时,肖洛却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站在门口的身影。

文欣雅也好奇地看了过去。下一秒,她整个人就呆住了。

周扬轩?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三个人都好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呆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只有文欣雅和周扬轩互相对视的眼神在空气中擦出了一道道爆裂的火花。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耽误了你们两个的好事。”

文欣雅紧紧地握着拳头,心里一阵翻江倒海。

完了,他肯定是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也一定以为我和肖洛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对,你确实耽误了我们两个人的好事。”没等她说完,肖洛就一把将她整个人都搂在了怀里,还故作亲昵地说道,“刚才欣雅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们恩爱得很呢,你没看到我刚才还拉着她的手吗?”

“肖洛,你胡说什么呢!”文欣雅被他的话气得不行,一边扭动着身体,小声地反驳着。

然而她在肖洛怀里挣脱的小动作,在周扬轩的眼里,却成了情侣间故作恩爱的打情骂俏。

那一刻,他心底的怒火又以不可遏制的速度疯狂地蹿到了天灵盖,西裤里的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眸中的怒意如江似海。看到他这个样子,对面的肖洛很是得意。

没想到吧,周扬轩,你也会有如此吃瘪的一天啊!

周扬轩深深地凝着文欣雅的脸,仿佛恨不得直接用眼里的怒火将她烧个干净。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敢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勾搭不清!

我周扬轩爱过的女人,绝不允许任何男人有机会靠近!

“我的面条煮好了,有没有人要吃啊?”

这时,不知情的卓雨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从厨房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正准备来客厅叫文欣雅和肖洛一起吃面,不料却正巧看到了这千载难逢的一幕,也惊得目瞪口呆。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周扬轩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们三个这样站着多久了?

我现在该干嘛?

大脑极速旋转了一圈后,她忽然灵机一动,装作没有看到刚才的画面,打着哈欠转身又走回了厨房,嘴里还嘟囔着,“我的面好像忘了加盐了,嗯,酱油好像也没有放。”

场面又变成了三个人的僵局。

周扬轩不再犹豫,一把冲上去拉着文欣雅的胳膊就要往外走,肖洛想要跟上去,文欣雅却阻止了他。

“肖洛,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你还是不要理比较好。不用担心,我相信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说完,她便跟着周扬轩一起下了楼。肖洛无法,只好站在阳台上看着他们在楼下商谈。

“你放开我!”刚到一楼,文欣雅就愤怒地甩开了周扬轩的手,吃痛地揉着自己被他抓疼的手腕。

周扬轩此刻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满眼怒意地看着文欣雅,故意讥讽道,“那个男人碰你,你就一点都不反抗,我不过就这么拉了一把你的手,你竟然就这么反抗。呵,看来你果然是爱上了他!”

文欣雅也火了,一脸无语地看着他道,“你爱怎么想是你的自由,我要和谁在一起也是我的自由,我没有干涉你的生活,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的一切?”

周扬轩被她这么一说,反而有些无话可说了。但是就算他们两个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没有他的允许,她也不能选择别的男人。

“凭什么?就凭你还欠我三千万!在你没有还完这笔账之前,我有权利以债主的身份对你提出任何要求!”

“从现在起,你不许和别的男人亲近,更不许和别的男人建立情侣关系!一旦被我发现的话,你要还我的,可就不止三千万了!”

“如果你不信的话,那你就试试看!”

文欣雅被他这几句话气得怒火冲天。

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就算她还欠他的钱,那他也没有资格对她的人生指手画脚吧!

真是个唯我独尊的偏执狂!就知道用钱来压榨她的一切!

“周扬轩,麻烦你搞清楚一点,我只是欠你的钱而已,你除了是我的债主以外,我跟你没有任何别的关系,你凭什么限制我的人生自由权!等我还完那笔钱,我跟你就正式两清了!”

周扬轩不屑地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你别忘了,我说过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还钱,现在已经只剩下半个月了。等你有能力还完账再说吧!”

“还是说,你打算出卖自己的肉体,来交换钱财啊?”

文欣雅恼怒地盯着他的脸,震怒之下便口不择言地说道,“你再有钱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一样管不住自己的女人?堂堂嘉艺总裁的夫人,居然被人拍到那么多不堪入目的丑事,你敢说你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

“嫁给你这样的男人,除了让人感到绝望,灰心和压迫以外,简直看不到一点活下去的希望。我现在真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嫁给你,否则现在早就被你折磨得半死不活了!”

等她一口气说完这些赌气的话,文欣雅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说得有点太过了。可是他刚才那样羞辱自己的清白,她也实在无法忍下去那口恶气。

现在话已经说出去了,懊悔也没有用了。

周扬轩原本还气势汹汹地想找她理论,可当他听到她刚才说的话时,那一向高傲的气势一下子就倾颓了大半,深深戳痛着他那颗疲惫的心。

原来在她眼里,嫁给他这样的男人是一件那么绝望,灰心和压迫的事情。

原来他一直以来的做法,对她来说是那么地偏执和狂傲。

原来,在她的心里,真的不再像从前一样在乎他了。一厢情愿的人,只有他自己。

可即便心里再怎么失落,骄傲如周扬轩,哪怕现在打了败仗,高贵的形象也依旧不能丢。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双眼怔怔地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

文欣雅微微低着头,不敢看他眼中的神色。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了好一会儿,谁也没有开口。

最后——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看着办!”

甩下这句话以后,周扬轩便开着车扬长而去了。

文欣雅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那辆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轿车,眼中隐匿已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