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是啦啦啦啦啦啦啦 亲爱的我想你?我B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大家一起举杯,庆祝我们的邂逅咖啡店,成立五周年快乐!”

“好!”

众人欢呼起来,大伙儿一起开心地碰了个杯。

忽然,其中一人提议道,“晨总,难得大家这么高兴地聚在一起,今天晚上一定要不醉不归啊!”

“对对对,不醉不归!”众人附和道。

宋胤晨哈哈一笑,点头道,“好,那大伙儿今天想吃什么想玩儿什么,全都只管放开了玩儿,所有的费用都由我来买单!”

闻言,大伙儿纷纷鼓掌叫好。“晨总威武!”

按照晚会的流程,简单地自我表述后,就是大家最喜欢的游戏环节了。为了带动气氛,宋胤晨也积极地加入了其中。

游戏规则是每个人用嘴唇的吸力把小纸片吸起来,然后传递给旁边的人,中途若是纸片掉了,那传纸片的人就得罚酒三杯。

一开始大家都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男员工和女员工传递纸片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笑了起来,甚至有好几个人吸了好几遍都没有成功,引得周围旁观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眼看着纸片离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近了,文欣雅整个神经都紧张了起来,生怕自己待会儿不能完成任务。

站在她身旁的是宋胤晨,只见他气定神闲地从另一个员工的嘴边吸上了纸片,然后稳稳地转过身,朝着文欣雅的脸上凑了过去。

文欣雅一看,急忙用嘴去接住那张纸片,唯恐自己一不小心就给弄掉了。她努力地屏着呼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纸片,歪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地保持着最用力的姿势,那紧张又慎重的模样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一样,既单纯又可爱,不知不觉间就迷住了宋胤晨的心。

于是,他本可以毫无压力地把纸片传递给文欣雅,但在那一刻,他却忽然故意松了一口气,那张嘴边的纸片便摇摇晃晃地飘向了空中,然后打着旋儿掉在了地上。

而在纸条松开的那一瞬间,神经高度紧张的文欣雅还没有立刻就反应过来,于是乎,在所有员工的注视下,她就那么明晃晃地吻上了宋胤晨的唇。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三秒钟后——

“哦!哇哦!好好好!”刹那间,整个店里都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以及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大家都为两人这个意料之外的吻忍不住疯狂叫好,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心知肚明”的神情。

听到周围的狂欢声,文欣雅才突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急忙抽回身子,迅速往后倒退了几步,手足无措地低着头,满脸都写着难为情。

宋胤晨默默地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忽然觉得心里某一处被一股异常温暖的力量给包围了起来,带着一种别样的幸福。

此刻,邂逅咖啡店外的马路边,正停着一辆全黑的奥迪。而坐在车里的人,正是周扬轩和他的司机。

刚才在酒吧里,他近乎疯狂地喝着烈酒,一下子就干完了十几瓶,直喝得两腮通红,头晕目眩,可眼前却更加清晰地浮现出文欣雅的容颜。

那么近,近得她好像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那么远,远得他用尽全身力气也再难抱到。

这样思念一个人的感觉,真让人痛到了骨子里,欲罢不能。

于是,他又急急忙忙冲出了酒吧,命令司机开车到邂逅咖啡馆,那是他唯一见到过她的地方。

虽然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见到她,可是他就是想来看看,看看那个让他再也无法拥有的人。

然而他的车刚刚停在门口,他就正好看见文欣雅和一个男人接吻的画面。只是那个男人是背对着他的方向站着,他又隔得比较远,只能看见那人的背影。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身影,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周扬轩静静地看着文欣雅仓皇地低下了头,而周围的员工全都为她和那个男人的接吻而鼓掌欢呼,他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早已握紧了拳头,压抑已久的怒火仿佛下一刻就会喷薄而出。

文欣雅,亏我还对你念念不忘,可没想到你的身边,从来都不缺男人,看来那些年的我在你眼里,一定是个愚蠢又自负的男人吧!

好,既然你这么享受那些男人带给你的追求感,那我就偏偏要让你体验一下我内心的痛苦。

我一定要把我为你受到的折磨和伤害,在你身上千倍百倍地讨还回来!

司机张跃跟了周扬轩好多年,对于他的事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当他看到咖啡店里发生的一幕后,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完了,周总这下肯定很难过吧。

他惶恐地转过头看了看坐在第二排的周扬轩,声音一度卑微到了尘埃里,就连呼吸都不敢喘大气,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这位正在气头上的大爷。

“周总,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周扬轩紧抿着薄唇,晦暗不明的眸光里似乎隐藏着一股冲天的杀气,那周身冷冽的气场无一不是在彰显着“生人勿近”。张跃也不敢再继续多嘴,只好识趣地转过头去不再多问,车厢里的气温一下子就降到了零点,让他整个人都不寒而栗。

果然啊,周总现在的心情确实很糟糕,空气里的温度这么低,真担心我再待下去,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文欣雅站在人群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直接冲出大厅,径直跑到了楼顶,宋胤晨也立马跟了上去。

咖啡馆的楼顶上是一块平整的空地,一眼望去便能看见整个城市里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在黑夜的笼罩下,给人一种莫名放松的感觉。

文欣雅倚墙而立,好看的秀眉不禁拧成了一个结,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周扬轩的脸。

上次在莱微尔酒店,莫名其妙被肖洛强吻。这次的聚会,又稀里糊涂地吻到了宋胤晨。

难道,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了吗?

忽然,她又再次想起了结婚前夕在酒店被媒体抓拍时,周扬轩曾那么失望而又痛心的眼神。潜藏在心底的泪水,刹那间便夺眶而出。

扬轩,我是不是再也不是你眼中那个单纯美好的文欣雅了?

倘若今晚的事被你看到,在你心里,又该如何看我呢?而我又该如何做,才能向你证明我的清白呢?

她不禁越想越伤感,最后竟忍不住低声啜泣了起来。

“欣雅。”身后传来宋胤晨的声音。

文欣雅没有回头,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伤感里无法自拔。

宋胤晨嗫嚅着嘴唇,终是什么也没有说,然后缓缓走到了她的身边。

“欣雅,如果刚才的事让你觉得很难接受的话,那我郑重地向你道歉,对不起。”

文欣雅无力地蹲下身子,抱着双臂低声地哭泣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些什么,明明周扬轩已经早就和她没有关系了,她又何必要在意自己在他心里是什么样的人呢?

可是每次遇到别的男人亲近自己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的就会想到他,想起他曾经那么失望而痛心的眼神,她的心便疼得厉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宋胤晨见她始终只是低头啜泣着不说话,心情也一下子压抑到了极点,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一样。

他顿了顿,柔声劝慰道,“欣雅,我知道你心里藏着很多放不下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不能帮你解决这些问题。可是,请你相信我,无论何时,我都是你身边最关心你的人,我愿意用我最大的能力去帮助你,只希望你能敞开心扉,重新开始,做一个简简单单,无忧无虑的文欣雅。”

听到他由衷的安慰,文欣雅也逐渐止住了哭声。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微弱的声音里还带着些鼻音。

“谢谢你,胤晨。”

“来,我扶你起来。”

两人并肩而立,宋胤晨指了指远处的大楼,说道,“你看,不管生活有多么艰难,可是仍旧有那么多人都想要努力地活出自己的风采。那一个个亮起来的灯,就是一个个心里渴望实现的梦想。所以别人可以做得到,你也同样可以做得到,知道吗?”

文欣雅怔怔地看着那一处处亮着的灯盏,心情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她转头看向宋胤晨,嘴角勉强扯出一抹上扬的弧度。“嗯,你说得对,我会努力的。”

宋胤晨也笑了,“这就对了,加油!”

她顿了顿,转而说道,“我们都上来了,他们在楼下会多想的,还是下去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回走,却被宋胤晨拉住了手臂。

“欣雅,你等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文欣雅不明所以地看了看他,“好,你说吧。”

宋胤晨抿了抿唇角,抬起头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的双眼,“我不知道你的过去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你心里还记挂着什么人。可我只是想清楚地告诉你,在和你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我发现你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你善良,单纯,热心又执著,和我以前见到的女孩子全都不一样。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心里就有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欣雅,我希望在你以后的生活里,所有的痛苦都不用一个人扛,而是有我在你身边,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我想跟你在一起,可以吗?”

这场突如其来的表白简直让文欣雅整个人都懵掉了,脑海里全部都是一片浆糊,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

最近这是怎么了?前几天她才刚刚被肖洛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求婚,今天又被自己的上司来了一出意料之外的告白。

先是好朋友,现在又是自己的老板,一个接一个的,都想干嘛?

怎么?她看起来就那么想要找一个男人一起过日子吗?

文欣雅沉默了一会儿,脸上有些为难的神色。

“胤晨,我觉得你是个很好的老板,也是个不错的朋友,你值得天底下最好的女孩子来爱你。可是,对于你我之间,我一直都没有朝这方面想过。”

她转过身,神情悲戚地继续说道,“也许你不知道,我曾经是个被人退婚的女人,我的人生有太多的不幸,我不想任何人因为我的存在而受到不公的待遇。所以我也早就在心里发过誓,这一生,我都不会再考虑儿女私情了。我也很感激你对我的照顾,只可惜,我配不上你。”

“不!”宋胤晨紧跟几步,满眼真挚地说道,“欣雅,无论你过去遭遇过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个陪伴你的机会,那个男人抛弃了你,那是他没有拥有你的福分,可你不应该因为他,而放弃了自己得到幸福的机会啊!”

文欣雅转过身,满脸歉疚地看着他。“不用再说什么了,我心意已决。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欣雅,难道你真的不能……”

“胤晨!”文欣雅直直地看着宋胤晨的脸颊,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坚定。

“我不想因为感情的事而影响我跟你之间的友谊,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那我明天就辞职,从此再也不会回来了!”

宋胤晨被她这么一回话,那些尚未开口的话便全都卡在了喉咙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逐渐远去。

他独自站在黑暗里,心情忽然变得无比复杂。原本自己只是想利用文欣雅来报复周扬轩而已,可为什么当他听到她拒绝自己时,他的心里竟会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难道,他真的在不知不觉中对她动情了吗?

他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出了咖啡店以后,文欣雅便打了个车直接回到了家附近的小区门口。而她不知道的是,在离她不远的马路对面,一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正坐在黑色轿车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身影,眸子里的情绪让人捉摸不定。

暗黄的灯光下,除了风吹过枫树林的声音,便只听得见高跟鞋扣击地面的“嗒嗒”声。一下一下的,清亮而有规律。

文欣雅沿着树林下的长堤缓缓地朝着小区的方向走去,脑海里不断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心里乱糟糟的一团麻,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正准备朝着楼上走去时,一抬头却意外看见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正直直的站在自己面前。她不由地停下了脚步,远远地和对面的人保持着距离。

扬轩?他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

这么晚了,他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周扬轩也不说话,只是一双锐利的眸子始终死死地盯着她的脸,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看穿了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站了好一会儿,文欣雅也不想再跟他耗下去,直接走过他的身边就想上楼。

“你欠我的三千万,什么时候能还完?”

闻言,文欣雅的心里忽然猛地一震。

原来,他是为了追债才来找我的。也是,除了这个理由,他还怎么有可能来见我呢?

她暗暗地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语气却显得冰冷又淡定。

“顶多三年,一定还完。”

“可我没那么多耐心慢慢等你。”

文欣雅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急着催自己还钱,明知道以她的能力,三年之内还完三千万都已经很吃力了,他竟然还要逼她尽快还钱,很明显是故意找她的麻烦。

文欣雅皱了皱眉,“我暂时拿不出那么多钱。”

周扬轩斜睨着眸子看了看她,趾高气扬地说道,“那是你的事。我今天只是来通知你,如果再不还钱,恐怕你就得吃牢饭了。”

什么?居然为了逼她还钱,要把她送进大牢?

呵,果然是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家!

文欣雅也火了,不服气地撇下一句话,“如果你真要这么做的话,就随你吧!”

说完,她就想直接走人了。不料却被周扬轩一把拉住了胳膊。

“怎么?你欠了我的钱还这么理直气壮吗?”

文欣雅恶狠狠地盯着那张让她铭心刻骨的脸,咬牙切齿道,“跟你这种只知道强人所难,不听解释的人,我也用不着客气!”

看着她满脸愤恨的盯着自己,周扬轩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隐隐的疼。

看来,她真的很恨自己。

他握着她胳膊的手又握紧了几分,好像恨不得直接捏成两段似的,疼得文欣雅一直拼命地挣扎,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周扬轩,你这个神经病,赶紧放开我!”

然而对方却像是没有听见似的,依然死死地拽着她的手。

“你就这么厌恶我碰你吗?那你和别的男人亲热的时候,怎么看起来那么享受呢!”

文欣雅以为他说的是结婚前夕的事情,所以也懒得再跟他争论了,反正她已经解释过那么多次了,他既然不信,她又能怎样呢?

见她保持着沉默,周扬轩心里的火“噌”地一下就从心底烧到了脑门儿。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看来你和那个咖啡店的男人的确是情深义重啊!”

听到这话,文欣雅忽然就愣住了。

咖啡店?这么说,他刚才已经看到了自己和宋胤晨接吻的画面了吗?

所以,他也认定了自己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吗?

那一瞬间,她顿时感觉有如五雷轰顶,手上被周扬轩拽出了一道道红色的印子,竟也感觉不到疼了。

她仰起头,丝毫不畏惧他的嘲讽。

“我跟他什么也没有!而且,就算有什么,那也和你周大总裁没有关系!你有这闲工夫,还是多关心关心你的周太太吧!”

周扬轩被她这句话彻底地惹毛了,不知死活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暧昧不说,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地说跟我没有关系!

他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呵,没想到才几个月不见,你这张嘴倒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看来,那个男人把你滋养得的确是不错啊!”

周扬轩的话越来越过分了,文欣雅再也忍不住心底的火气,抡起另一只手就朝着他的脸上呼了过去。只可惜对方比她快了一步,一把将她的手臂挡在了半空中。

“听我说到你的小情人,你心里不痛快了?还想动手教训我?”

文欣雅此刻只觉得胸口有一股火气正直冲着脑门儿撞,奈何自己的两只手都被周扬轩死死地禁锢着,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愤怒地大喊了一声,眼角却不知何时偷偷多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周扬轩神情淡漠地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样子,扬起嘴角扯出一抹极为嘲讽的笑容。

“文欣雅,我从来不知道你的本性竟然是个这么随便的女人。你知道吗?你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让我觉得无比恶心!”

随便……

无比恶心……

分量好重的两个词语!

文欣雅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那个曾经说要爱她一辈子的男人,居然会亲口对她说出这么难听的两个词。

原来,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经给她贴上了水性杨花的标签。他和那些所有中伤她的人一样,觉得她是个对感情不够忠贞的坏女人。

呵呵,原来这就是她曾经深深爱过的人啊……

绝望的泪水一遍一遍从她的眼角匆匆滑落,亦如她逐渐凋零枯竭而死的心。

见她忽然不挣扎了,周扬轩反而有些担心了起来。难道是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吓到她了吗?

他不禁有些愧疚,于是慢慢地松开了拽着她的手。当他看见那一道道被他拽出来的红印子时,又不觉有些懊恼自己的粗鲁。

文欣雅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说道,“我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信不信由你。另外,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上的,麻烦你再等等吧。”

说完,她便直挺挺地拖着僵硬的身体上了楼。周扬轩心里虽然有气,可是看着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他便跟在她身后一起进了电梯。

文欣雅也不理他,只管按了自己居住的楼层按键,就低着头默默地发呆。

电梯里的空间虽然狭窄,可周扬轩还是选择站在了一个离她最远的位置,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从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这时,到了三楼的时候,从电梯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光头男人。起初他只是无聊地站在电梯中间发着呆,可是慢慢地,他就朝着文欣雅的位置越靠越近,最后甚至色胆包天地把手放到了她的短裙附近。

眼看就要成功得逞的时候,对面一直不说话的周扬轩却及时冲了过来,然后一把将文欣雅搂在了怀里,还故作亲密地看着她说道,“老婆,我们只是拌了几句嘴,你可千万不能不理我呀!”

那光头一看到体型伟岸的周扬轩,以及他投过来的阴冷的眼神,吓得立刻后退了几步,然后随便按了个楼层就仓皇逃走了。

文欣雅本来一直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独自伤感,所以当周扬轩突然冲过来搂着她,并且故意说那么肉麻的话时,她整个人都蒙圈了。转过头想问问周扬轩是什么意思,可对方却用眼神失意她暂时不要说话。

于是,直到那个光头出了电梯,周扬轩才缓缓松开了她,又重新站回了刚才的位置。

“晚上出门,以后别穿那么短的裙子。”

听到这话,文欣雅这才明白他刚才的举动原来是为了保护她,一时间反而有些莫名的感动。

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一会儿把我说得那么不堪入耳,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我的安全,他到底想干嘛?

不过,当她听见他叫自己“老婆”的时候,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疯狂地跳了起来,好像在那一刻,他们两人又重新回到了那些相爱的日子。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