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尝尝你的森林视频 一人?上面2人?下感觉图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肖家别墅。

肖老夫人端坐在正厅上,举止优雅地拿着刀叉,慢条斯理地品尝着刚做好的早餐。

肖洛坐在她的侧面,三下五除二地就喝完了面前的白粥,随手拿着椅子后面的公文包就准备走人。

“妈,您慢慢吃,我就先回公司去上班了。”

“哎!等等!”肖老夫人及时地叫住了他。“洛洛,你等一下,妈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肖洛犹豫了一下,仍旧坐了下来。

“什么事?”

肖老夫人放下刀叉,满脸笑意地说道,“昨天啊,你张阿姨来我们家里玩儿,顺便提到了你的终身大事。她的意思呢,是想撮合你和她的女儿张慧慧。那个慧慧啊,我之前就见过,不光长得出众,而且还是出国留学回来的,无论是家境还是学识,都和你很是相配。所以,妈的意思呢,想……”

“妈你别说了!”肖洛无奈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目前我还不想讨论终身大事,您也不要为我的事操心,我现在还年轻,不想这么早成家。”

“如果没别的事,那我就先去上班了。”

“站住!”肖老夫人猛地拍了一把桌子,满脸怒意地看着他道,“肖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就是想着那个叫文欣雅的女人,是不是!”

自己的心事被说中,肖洛只好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默默听着母亲的训话。

肖老夫人语重心长地劝道,“儿子,你到底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那个文欣雅,从前她是周扬轩的未婚妻,她并没有喜欢过你。现在,她和陌生男人搞在一起,是个出了名的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怎么还是没有看清楚她的真实面目呢?”

“我告诉你,只要我还在这个家一天,她文欣雅就休想进我们肖家的门!”

肖老夫人的一字一句都深深地击打在肖洛的心坎上,他握着公文包的手指又不觉下意识地握紧了几分。

深深地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肖洛转过头,一字一顿地看着肖老夫人说道,“妈,我从来都不相信外面的流言蜚语,凭我对欣雅的了解,她绝对不会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虽然她以前没有喜欢过我,可是并不代表她以后也不会喜欢我。”

“既然您今天把话都说清楚了,那我也不妨直接告诉你。你偏不让欣雅嫁进我们肖家,我就偏要和她在一起!如果你执意要阻止我对她的感情,那我也再也不回这个家了,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吧!”

撂下狠话以后,肖洛便头也不回地走远了,只留下肖老夫人俞渐渺小的批判声在空中飘远。

带着满腔的怒火,他“啪”的一下关上了车门,独自坐在驾驶坐上生着闷气,脑海里一片混乱。

从小到大,在他身边围着的女孩子从来没有断过,可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生可以像文欣雅一样让他着迷。

新生见面会上,她像一个纯洁的女神一样翩翩而至,一袭白裙不染俗尘,满头青丝似瀑布般垂在耳后,秀丽而不媚俗的小脸上散发着青春的笑容。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再也没能忘记那张清丽的容颜。

可令他难过的是,那样脱俗绝尘的文欣雅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他对她的感情也就只能变成一种青春的遗憾。

也许是他的执著感动了上苍,终于在分别几年后,他们又重新遇到了。而这次与之前不同的是,文欣雅已经恢复了单身,并且处境艰难。

那一刻,他不禁在内心狂喜。他终于有机会向她证明,他会比周扬轩更适合她,也会更加珍惜地爱护她。所以无论外人如何反对,他都会义无反顾地陪在她身边,直到她也爱上自己为止。

思及此,肖洛的眼前又出现了文欣雅的样子。他抬手从头顶上方的夹层里,取出一张照片。望着照片上的人,他凌乱的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当时他偶然路过图书馆时,正好看见文欣雅坐在花坛边上看书。清晨的阳光穿过树梢,金色的光芒正好铺洒在她右肩的头发上,仿佛山中下凡的精灵一般,衬得她的侧脸更加白皙如雪,如梦似幻。

于是,没有丝毫犹豫之下,他急忙取出手机,对着这美好的一幕就赶忙按下了相机键,然后又洗成照片随身携带,一留就是好多年。

抚摸着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肖洛忽然觉得心底暖暖的。

“欣雅,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你了。”

……

下午五点,邂逅咖啡馆门口。

文欣雅照常下了班,正朝着路口走去,身后却忽然出现了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

“欣雅!”车内的人大声呼喊了一声。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原来是肖洛。

“肖洛?你怎么在这儿啊?”

肖洛笑了笑,抬手摘下了眼前的墨镜,俊脸上带着一抹神秘的笑容。

“来接你下班啊!快上车吧!”

因为大家都是大学时候的熟人,文欣雅也不再客气,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

“我记得你上班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吧?难为你还特意绕了一大圈过来接我。”

肖洛一边开着车,一边转头看了看她。

“跟我还客气什么?只要是来接你,天南地北都顺路!”

听他这么一说,文欣雅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一直沉默着不说话。

二十分钟后,车子终于停在了路边的一家高档餐厅门口。

“莱微尔大酒店?你不是说送我回家吗?怎么来这个地方了?”

文欣雅一脸茫然地看着肖洛。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来吧!”

肖洛神秘地笑了笑,拉着她一起进了酒店。

一进门,屋内富丽堂皇的装修就让文欣雅不由地呆住了。水晶雕刻的石墙,国内一级手工刺绣的屏风,法国皇家定制的吊灯,真皮镶制的座椅,以及描绘着水墨丹青的大理石瓷砖,桩桩件件无不在彰显着这里的气派和高雅,目光所及之处何止一个“惊艳”了得!

“小姐,请这边坐。”

身材高挑的服务员热情地招呼文欣雅坐到了里间的座椅上,随后又摆出了好几样菜单供她选择。

“法煎牛排,359?这么贵啊?”

文欣雅默默地在心里嘀咕了几句,白皙的手指在菜单前犹豫了好久,始终没敢开口点菜。

坐在她对面的肖洛自然是知道她的想法的,于是便直接招呼服务员点了一堆店里的招牌菜,又点了两份饮品。

等到包间里的服务员都离开以后,文欣雅小声地抱怨道,“肖洛,这里的菜都好贵啊!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吃饭吧?”

看着她呆萌的样子,肖洛不由地笑出了声。

“不要紧,今天我请客。”

某日清晨,肖家别墅。

肖老夫人端坐在正厅上,举止优雅地拿着刀叉,慢条斯理地品尝着刚做好的早餐。

肖洛坐在她的侧面,三下五除二地就喝完了面前的白粥,随手拿着椅子后面的公文包就准备走人。

“妈,您慢慢吃,我就先回公司去上班了。”

“哎!等等!”肖老夫人及时地叫住了他。“洛洛,你等一下,妈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肖洛犹豫了一下,仍旧坐了下来。

“什么事?”

肖老夫人放下刀叉,满脸笑意地说道,“昨天啊,你张阿姨来我们家里玩儿,顺便提到了你的终身大事。她的意思呢,是想撮合你和她的女儿张慧慧。那个慧慧啊,我之前就见过,不光长得出众,而且还是出国留学回来的,无论是家境还是学识,都和你很是相配。所以,妈的意思呢,想……”

“妈你别说了!”肖洛无奈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目前我还不想讨论终身大事,您也不要为我的事操心,我现在还年轻,不想这么早成家。”

“如果没别的事,那我就先去上班了。”

“站住!”肖老夫人猛地拍了一把桌子,满脸怒意地看着他道,“肖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就是想着那个叫文欣雅的女人,是不是!”

自己的心事被说中,肖洛只好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默默听着母亲的训话。

肖老夫人语重心长地劝道,“儿子,你到底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那个文欣雅,从前她是周扬轩的未婚妻,她并没有喜欢过你。现在,她和陌生男人搞在一起,是个出了名的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怎么还是没有看清楚她的真实面目呢?”

“我告诉你,只要我还在这个家一天,她文欣雅就休想进我们肖家的门!”

肖老夫人的一字一句都深深地击打在肖洛的心坎上,他握着公文包的手指又不觉下意识地握紧了几分。

深深地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肖洛转过头,一字一顿地看着肖老夫人说道,“妈,我从来都不相信外面的流言蜚语,凭我对欣雅的了解,她绝对不会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虽然她以前没有喜欢过我,可是并不代表她以后也不会喜欢我。”

“既然您今天把话都说清楚了,那我也不妨直接告诉你。你偏不让欣雅嫁进我们肖家,我就偏要和她在一起!如果你执意要阻止我对她的感情,那我也再也不回这个家了,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吧!”

撂下狠话以后,肖洛便头也不回地走远了,只留下肖老夫人俞渐渺小的批判声在空中飘远。

带着满腔的怒火,他“啪”的一下关上了车门,独自坐在驾驶坐上生着闷气,脑海里一片混乱。

从小到大,在他身边围着的女孩子从来没有断过,可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生可以像文欣雅一样让他着迷。

新生见面会上,她像一个纯洁的女神一样翩翩而至,一袭白裙不染俗尘,满头青丝似瀑布般垂在耳后,秀丽而不媚俗的小脸上散发着青春的笑容。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再也没能忘记那张清丽的容颜。

可令他难过的是,那样脱俗绝尘的文欣雅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他对她的感情也就只能变成一种青春的遗憾。

也许是他的执著感动了上苍,终于在分别几年后,他们又重新遇到了。而这次与之前不同的是,文欣雅已经恢复了单身,并且处境艰难。

那一刻,他不禁在内心狂喜。他终于有机会向她证明,他会比周扬轩更适合她,也会更加珍惜地爱护她。所以无论外人如何反对,他都会义无反顾地陪在她身边,直到她也爱上自己为止。

思及此,肖洛的眼前又出现了文欣雅的样子。他抬手从头顶上方的夹层里,取出一张照片。望着照片上的人,他凌乱的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当时他偶然路过图书馆时,正好看见文欣雅坐在花坛边上看书。清晨的阳光穿过树梢,金色的光芒正好铺洒在她右肩的头发上,仿佛山中下凡的精灵一般,衬得她的侧脸更加白皙如雪,如梦似幻。

于是,没有丝毫犹豫之下,他急忙取出手机,对着这美好的一幕就赶忙按下了相机键,然后又洗成照片随身携带,一留就是好多年。

抚摸着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肖洛忽然觉得心底暖暖的。

“欣雅,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你了。”

……

下午五点,邂逅咖啡馆门口。

文欣雅照常下了班,正朝着路口走去,身后却忽然出现了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

“欣雅!”车内的人大声呼喊了一声。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原来是肖洛。

“肖洛?你怎么在这儿啊?”

肖洛笑了笑,抬手摘下了眼前的墨镜,俊脸上带着一抹神秘的笑容。

“来接你下班啊!快上车吧!”

因为大家都是大学时候的熟人,文欣雅也不再客气,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

“我记得你上班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吧?难为你还特意绕了一大圈过来接我。”

肖洛一边开着车,一边转头看了看她。

“跟我还客气什么?只要是来接你,天南地北都顺路!”

听他这么一说,文欣雅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一直沉默着不说话。

二十分钟后,车子终于停在了路边的一家高档餐厅门口。

“莱微尔大酒店?你不是说送我回家吗?怎么来这个地方了?”

文欣雅一脸茫然地看着肖洛。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来吧!”

肖洛神秘地笑了笑,拉着她一起进了酒店。

一进门,屋内富丽堂皇的装修就让文欣雅不由地呆住了。水晶雕刻的石墙,国内一级手工刺绣的屏风,法国皇家定制的吊灯,真皮镶制的座椅,以及描绘着水墨丹青的大理石瓷砖,桩桩件件无不在彰显着这里的气派和高雅,目光所及之处何止一个“惊艳”了得!

“小姐,请这边坐。”

身材高挑的服务员热情地招呼文欣雅坐到了里间的座椅上,随后又摆出了好几样菜单供她选择。

“法煎牛排,359?这么贵啊?”

文欣雅默默地在心里嘀咕了几句,白皙的手指在菜单前犹豫了好久,始终没敢开口点菜。

坐在她对面的肖洛自然是知道她的想法的,于是便直接招呼服务员点了一堆店里的招牌菜,又点了两份饮品。

等到包间里的服务员都离开以后,文欣雅小声地抱怨道,“肖洛,这里的菜都好贵啊!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吃饭吧?”

看着她呆萌的样子,肖洛不由地笑出了声。

“不要紧,今天我请客。”

董妍忽的一愣,转头看向了一旁的肖洛,正想发火,却被他眼中的狠厉吓得瞬间软了下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谁敢伤害我肖洛的女人,我就一定要让他十倍百倍地偿还!如果你还要继续闹下去的话,信不信我让这里的经理把你赶出去!”

他一边说着,一把狠狠地甩开了董妍的手臂,转头将文欣雅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吃瘪的董妍很是没有面子,她凶恶地瞪了一眼文欣雅,愤怒地“哼”了一声就气冲冲地离开了酒店。

“哇哦!这个男人好帅哦!”

大伙儿纷纷拍手叫好,反倒让文欣雅有些不好意思了。

被董妍这么一闹,肖洛也知道今天这场求婚是没有结果的了。也罢,来日方长,以后再找机会向欣雅求婚吧。

用餐以后,他便带着文欣雅一起来到了楼顶吹风。

凉风入夜,莱微尔大酒店的天台高耸入云,穿堂而过的大风把文欣雅的长发吹得有些凌乱,洁白的长裙随风而起,好似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欣雅,本来我今天是特意想向你求婚的,可是我不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对不起……”

文欣雅看着他,摇了摇头,“你不用自责,这样的事谁也无法预料。再说,我也已经习惯了。”

听到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无奈和伤感,肖洛忽然觉得无比心疼。

自从她被人诬陷和陌生男人偷情以来,就受到了各界人群对她的嘲讽和误会,心里想必早已是千疮百孔,遍体鳞伤,只是为了让身边的人放心,她从来也没有表现出来。

但他知道,其实很多时候,她一定感到很无助,很彷徨,然而她也只能强颜欢笑地面对这一切。

不,他不能再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继续受这样的委屈了!

他要保护她,以一个丈夫的角色,坚定不移地陪伴她,保护她,让谁也无法伤害她!

“欣雅!”他一把握住文欣雅的手,眼眸里透着无比执著的光芒。

“有些话在我心里憋了很久了,今天我想都说出来。以前在大学的时候,你是周扬轩的女朋友,我纵然喜欢你,却也只能默默地埋在心里。当我听到你和他要结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乱了,每天只能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一切。我想,我可能真的要彻底失去一个我最爱的女人了。”

“可是后来,当我决定出国逃避这一切的时候,我却知道了你和周扬轩的婚礼取消了。那一刻,我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又有机会了。于是我四处打探你的消息,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总算再一次见到了你。当时我就决定,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于是我想尽办法向你证明,我并不比周扬轩差,我可以比他更好的照顾你。可同时我也知道,他跟你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时间,一时半会儿你也肯定没有办法接受我,但这都不要紧,我可以慢慢等,用我的行动来弥补他对你造成的伤害。我想,我总会等到你爱上我的那一天的。”

“欣雅,我不奢求你可以现在就爱上我,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一个拉近我们之间距离的机会。不要直接就拒绝我,可以吗?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爱你一辈子的!”

一口气说完心里的话,肖洛默默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晶亮的双眸直直地望着文欣雅,仿佛能够直接看进她的心里去。

文欣雅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段告白给吓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合适。

肖洛的话那么真诚,又那么执著,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她深深地明白,感动终究不是爱啊。即便没有周扬轩,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和肖洛在一起。

在她心里,一直都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却也仅仅只是朋友。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多爱而不得的人呢?

她暗暗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想要把自己的右手从肖洛的手中抽出来,不料对方却握得很紧,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肖洛,其实你对我的心意我一直都明白,我也很感谢在我最无助的这些日子里,还有你始终陪在我身边。只是在我心里,我一直都只是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我也不想因为男女私情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友谊。”

“你是个很好的人,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真心喜欢你的人的。也许我们两个,有缘……”无分吧。

最后的两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文欣雅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温热触感封缄了双唇,连同她尚未说完的话一同淹没在了那个长长的拥吻里。

那一瞬间,文欣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浑身僵硬,只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木然地接受着肖洛的热吻。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被肖洛强吻了!她被周扬轩以外的男人强吻了!

不!不可以!

回过神以后,她便拼了命地拍打着肖洛的胸口,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奈何两人的实力悬殊太过严重,对方根本一点都不受影响,反而因为她的反抗吻得越来越用力,仿佛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吞进身体里合二为一。

最后,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一用力,狠狠地在肖洛的唇上咬了一口,肖洛吃痛地皱了皱眉,这才从刚才的疯狂里回过了神,然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她。

文欣雅连忙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警惕地捂紧了自己的胸口,又狠狠地擦了一把自己的嘴唇,无限的委屈瞬间逐渐化为满眼的泪水,然后一滴一滴地从她的脸上滑落下来。

肖洛忽然感到有些自责。“欣雅,对不起,我刚才只是……”

“好了!”不等他说完,文欣雅就决绝地打断了他的话。

“肖洛,这些年我一直当你是最好的朋友,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强迫我的事,你太令我失望了!”

“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你在一起的!如果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保证我们之间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说完,她胡乱地擦了一把泪水,就慌慌忙忙地下了楼顶,然后在酒店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独自回家去了。

凉风习习的楼顶上,只剩下失魂落魄的肖洛独自站在黑暗里,眼底透着无限的悲戚。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