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谢怜第一次肉车原文 花城谢怜车肉干哭251章百度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谢怜又特意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文欣雅紧抿着唇角,笼罩在袖子下的双手无措地握紧了拳头。

罢了,看就看,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不信她能把我怎么样!

暗暗在心里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文欣雅神色自若地扬起了头,一双平静无波的秋水剪瞳就这么直勾勾地对上了谢怜的眼睛,脸上的神态淡定且从容,丝毫看不出有任何慌乱的情绪。

然而,当看到那张久违的脸孔时,对面的谢怜却很明显吃了一惊,深褐色的瞳孔倏地放大了一倍,满眼都写着不可思议。

“文欣雅?真的是你?”

文欣雅微微垂了垂眸子,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确定对方身份以后,谢怜脸上的震惊很快就变成了无法藏匿的窃喜。

本来今天她只是想在花城下班的时候,顺便请求他一起来咖啡馆里坐坐,两个人沟通沟通感情。结果一向冷漠的某人居然奇迹般地答应了,然后还意外地遇到了他的前女友在这里打工,这可真是造物弄人啊!

想到自己如今已是高高在上的周太太,而文欣雅却成了一个地位地下的小服务员,谢怜不觉心情大好。难得逮到一个羞辱对方的机会,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没想到啊,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怎么,你那个小情人不管你吗?他怎么会忍心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打工呢?难道,他把你玩腻了,现在又和别的女人滚床单去了吗?”

谢怜一手托着下巴,姿态优雅地看着桌边的文欣雅,然而她眼里流露着的鄙夷和讥讽,却还是被文欣雅一一看进了眼里。

好啊,你们夫妻两个,一个讽刺我还不算,另一个还要再重复一遍,果真是一丘之貉啊!

听着对方难以入耳的嘲笑,文欣雅紧紧攥着的手指不觉又捏紧了几分,就连指甲刮进了肉里,也丝毫感觉不到疼。

一旁的花城一直默默无语,却将她心里的隐忍全都看得一清二楚,阴郁的眸子里有一种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

文欣雅不想再继续忍受这样的折辱,于是准备转身就走,却被谢怜一把拽住了胳膊。

“哎?这么快就急着走了?怎么,现在觉得丢人了?那你当初背叛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男人在酒店滚床单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丢人啊?”

后面这句话,谢怜故意说得很大声,一下子就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大家纷纷看着眼前拉拉扯扯的两人,议论声逐渐多了起来。

“董小姐,麻烦你放开我!”

文欣雅不悦地蹙紧了眉,一边奋力地挣脱着对方的手。

“放开?”谢怜轻蔑地勾了勾唇角,挑衅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张让她一直妒恨的脸。

“偷汉子那么不要脸的事你都做过了,现在还怕别人说什么吗?文欣雅,你总是喜欢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给男人看,实际上却是个极其浪荡的女人!”

“今天,我就是要让大家都看看,看看你这个外表清纯的女人,内心到底有多放荡!”

谢怜一边说着,一边趁着文欣雅不妨,一把将她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使得周围的人一下子全都看到了她的脸。

“原来偷汉子的女人就长这样啊,的确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太不要脸了吧!”

“是啊,我来这家店好几次了,没想到她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实际上居然是那样的人!”

“所以说啊,人不能只看外表,还得看人品才重要!”

“……”

一时间各种流言蜚语扑面而来,文欣雅只觉得自己此刻脸烧得厉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再也不想再这么尴尬的环境里待下去了,便使劲儿挣脱着谢怜的束缚。然而对方却是卯足了劲儿,根本就没打算让她离开。

忽然,就在两人的推搡间,放在谢怜桌前的杯子就被狠狠地推了一把,然后好巧不巧地,杯子里面的咖啡就全都洒了出来,把她自己面前的衣服浇了个遍。

这下子谢怜更加得理不饶人了,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发雷霆道,“文欣雅,你居然故意用咖啡弄脏我的衣服?你这个女人,心肠也太歹毒了吧!”

文欣雅趁势缩回自己的胳膊,轻轻揉搓着自己被捏得有些发红的部位。

她瞥了一眼张牙舞爪的谢怜,又意味深长地瞪了花城一眼,然而当她看到某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时,心里的火气也不免越来越大。

花城,你居然对她的所作所为毫不制止,看来我真是应该对你死心了!

“喂!你聋了?我在跟你说话呢!你今天弄脏了我的衣服,你就得赔!我这件衣服可是德国的进口货,全球都是限量版的,现在我命令你必须全款赔偿,否则我就让你坐牢!坐牢!”

听着对方疯狂的叫嚣,文欣雅再也忍不下去了。她随手将花城面前的那杯咖啡端了起来,然后对着谢怜那张精致的脸就毫不犹豫地泼了上去。

“啊!我的脸!”

谢怜没料到一向温顺的文欣雅竟然会做出当众用咖啡泼自己的这种事,心中自然是又气又怒。此刻的她也顾不得什么名媛风范了,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冲着文欣雅大声嚷嚷起来。

“文欣雅,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想用热咖啡让我毁容!你今天先是弄脏了我的衣服,现在又弄得我满脸都是咖啡,我今天一定要把你送进大牢,否则我就不叫谢怜!”

她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地从桌上拿起手机。然而还没等她按下警察局的号码,就被文欣雅给一把抢了过去。

“谢怜,我一开始对你百般忍让,可你偏偏要让我难堪,还当众说一些危言耸听的话来中伤我,现在你居然还想把我送进大牢?哼,我告诉你,就算我文欣雅已经一无所有,可是,如果你把我逼急了的话,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来个鱼死网破!不信的话,你就试试!”

望着文欣雅眼中的决然和狠厉,刚刚还拼命嚷着要抓她去蹲监狱的谢怜忽然就愣住了。在此之前,她从别人的口中了解到的文欣雅,一直都是一个性格柔弱,特别好欺负的软柿子,可是直到现在发生的这件事,她才真正的知道,这个看似文弱的女人,一旦发起狠来,就连自己也不由得多了几分畏惧。

而坐在一旁的花城,在看到文欣雅从一只任人欺负的小猫咪忽然就变成了挥着爪子对敌人宣战的猛虎时,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反倒有种说不出来的欣慰。虽然那一贯冷漠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情绪的浮动,可看向文欣雅的眼神里却多了几分赞赏。

其实对于谢怜的所作所为,他也的确心生不满,可是他却偏偏想要看看在这种情况下,文欣雅到底能不能勇敢起来,懂得用反击的方式捍卫自己的尊严。

事实证明,她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不错,不愧是他花城曾经爱过的女人。

爱过……想到这个词眼,他的眼前又忽然浮现出文欣雅和陌生男人在酒店偷情的画面,眼中的温情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爱过又怎么样?任何一个背叛我的女人,都不值得我再为她动心!

谢怜被文欣雅的狠话吓得愣了好久,嘴角抽动了好几次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文欣雅懒得再理她,仰着脖子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后,三两步就进了后台的休息室。

这时,听闻闹剧的咖啡厅经理也连忙赶来,对着谢怜和花城两人各种讨好和道歉,又免费赠送了好几样贵重的礼品给谢怜做赔偿,最后还是花城主动开口,谢怜才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对方的道歉,然后怒气冲冲地走出了咖啡店。

独自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文欣雅只觉得自己胸口堵得慌,不知是因为谢怜,还是因为花城。

她默默地盯着那逐渐走远的西装背影出神,感觉自己的心里忽然间空落落的,好像丢失了一块。

这时,只见那个冰冷的背影忽然间顿了顿,然后又下意识地朝着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文欣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正好对上他锐利的眼睛。

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心突然砰砰砰地跳了起来,文欣雅连忙手忙脚乱地用手里的托盘遮住了自己的脸,不敢再朝着外面多看一眼。

望着二楼那个娇小的身影,花城几不可查地弯了弯嘴角,然后径直离开了咖啡馆。

“在看什么呢?”

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让文欣雅吓了一大跳。她转头一看,发现是宋胤晨以后,脸上满是疑惑。

“哎?你不是那天我在路口遇到的人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胤晨微微笑了笑,随手从胸口处的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明信片,递到了文欣雅的手中。

“邂逅咖啡店董事长宋胤晨……原来,你就是这家咖啡店的董事长啊!”

文欣雅忍不住惊呼出声,她怎么也想不到,当初那个看起来无比落魄的男人,居然会是这么高档的咖啡店的董事长。这年头,可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

宋胤晨自然早已知道她会如此惊讶,自己反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

他扬起嘴角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道,“我这个人,行事风格一向比较独树一帜,不知道那天的乞丐形象有没有吓到你啊?”

“怎么会呢?”文欣雅急忙摆了摆手,“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不一定非要把别人的眼光看的那么重要,只要自己感到开心就是最好的。何况,能凭自己的本事开一家这么豪华的咖啡店,就已经证明了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哦!”

午后的阳光下,橘黄色的夕阳从玻璃窗的一角折射过来,正好打在文欣雅的身上,一瞬间,她的整个人都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光。柔和的光线在她的眼睑处轻轻扫过,投射出了一层薄薄的阴影。

在那一刻,她微微含笑的侧脸就似乎永远地定格在了美好的画面里,像一个象征着温暖和爱的天使笑意盈盈地站在他的面前。

只那一眼,宋胤晨便不由自主地怔住了。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她面前,眼里除了那个美到极致的女人,便什么也看不见了,仿佛在二人交汇的眼光中,岁月也就此停留。

从此,这样唯美而梦幻的画面,在他往后的人生里也时常想起,每每忆及,深情缱绻,难以忘却。

看着文欣雅像星星一样耀眼的眼眸,宋胤晨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这是他很久都没有体验到的一种感觉了。没有想到,那颗看似已经枯竭的心,居然也还有再度苏醒的这一刻。

于是自那天起,他对文欣雅的好感又上升了许多。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和文欣雅的相遇,是上天特定的缘分,他绝对不能就这样错过一个独特的女孩子。否则,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听到文欣雅的称赞,宋胤晨忽然觉得心情大好。

“嗯,你说得对,能遇到你,也是我最大的收获。”

文欣雅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真正意思,因此也笑着回应道,“我也一样。”

说话间,宋胤晨的眼睛似乎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门口那两个即将驱车离开的人,眸子里的光晦暗不明,一个重要的决定在他的心里隐隐成型。

……

当夜,周家大宅。

平整宽敞的柏油马路上,一辆全新的黑色奥迪稳稳地停在了铁栅栏的门口,门内的管家听到动静后,便急忙跑过去拉开了门,并恭敬地等候在了一旁。

“少爷,少奶奶!”

花城随手拉开车门,然后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两盒礼品。谢怜也急忙跟在他身后,乖巧地挽着他的手臂一同进了周家大宅,两人看起来倒是挺像一对恩爱的夫妻。

彼时,花城的母亲蓝芳已经早早地候在了屋子门口,一见两人出现,直笑得合不拢嘴。

“哎哟,是小轩和妍妍回来了!”

“妈!我想死你了!”

一见到蓝芳,谢怜便热情地迎了上去,然后一把扑进了她的怀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才是亲生母女呢。

“哎哟,这么久不见,妈也很想你啊!快,咱们进屋说话!”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手挽手地进了屋子,而一旁的花城却始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他不是回自己家,而是来做客一样。

花城的父亲周天毅一向也是比较话少的个性,见到儿子和儿媳回家吃饭,也不过是简单地招呼了几句,然后就坐到一边看电视去了,屋子里只听得见蓝芳和谢怜聊得热火朝天的声音。

今天是周家一向比较注重的家宴,每周都要举办一次,为的就是让花城和谢怜能够抽空回来看看老人家,互相聊聊家常。

仆人早已将晚宴所需的食物准备妥当,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摆了满满的一大桌。一家四口也全都坐在了一起共进晚餐。

几个人沉默地吃了一会儿饭,蓝芳忽然看了一眼对面的花城,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朝着身后的管家眨了眨眼,管家即刻会意地将桌上的一碗生蚝汤挪到了花城的面前。

“小轩呐,一转眼你和妍妍都结婚两个多月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碗汤是我特意找名医开的药方,喝了对你的身体大有好处,快点趁热喝了吧。”

一听说是什么生蚝大补汤,花城脸上的表情就更加阴云密布了。

“妈,我身体挺好的,你就不要总想着给我炖什么大补汤了。”

见他浑身都写着拒绝,蓝芳的脸上也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语气也严肃了许多。

“怎么?妈这是特意给你做的,你都不喝吗?不要以为你是总裁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在家里我还是你妈,你也只是我的儿子,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尝都懒得尝一口?”

“再说了,妈和你爸年纪都大了,就想抱个孙子,你早点和妍妍生个孩子,我们不也就可以放心了吗?将来就算是闭了眼,心里也踏实了。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眼看着蓝芳越说越生气,一旁的谢怜急忙开口劝解道,“妈你别生气,其实扬轩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加班也比较多,这种事也是急不得的嘛。何况我们还年轻,以后有空了,再考虑要孩子也不迟啊。再说妈和爸的身体都那么好,将来一定可以在家逗孙子玩儿的!”

“瞧瞧,还是妍妍最懂事了!”

原本还气冲冲的蓝芳,被谢怜几句话一劝后,心情顿时就好了一大半。

“我说小轩呐,妍妍可是个难得的好媳妇,你可一定不能亏待她,不然妈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还好当初你娶的是妍妍,要是娶了文欣雅那个浪荡的女人,现在指不定要做出多少出格的事情来呢!”

一听到“文欣雅”这三个字,花城的心情忽然就压抑到了极致。虽然当初的确是她背叛了自己,可是听到自己的母亲当着别人的面儿说她的坏话,他的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一直默默无语的周爸见儿子的表情格外阴郁,便轻轻地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妻子。

“好了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不要为他们操心了。来来来,吃饭吧。”

一群人正说得热闹,门外却忽然传来了一阵稳健的脚步声。

“哟,真是好温馨的一家子啊。不知道是否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呢?”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原来是刚从国外回来不久的宋胤晨。

“胤晨?你怎么回来了?”

周爸一见到他,急忙放下碗筷走了过去,满眼欣喜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也不提前派人来家里报个信啊?”

宋胤晨微微笑了笑,恭敬地喊了一句“爷爷”,周爸开心地点了点头。

蓝芳见他出现,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眼里的鄙夷显而易见。

“哟,这不是那个在法国留学的高材生嘛,怎么突然舍得屈尊降贵,来看望我们周家了?”

宋胤晨知道,对于周家来说,除了周天毅是真的欢迎他以外,其余的人都对他的存在感到很是不满。但是那又如何,这些年来,他也从未把他们都放在眼里,何况他也早就习惯了蓝芳的冷嘲热讽,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他弯了弯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冷笑。

“怎么?难道我这几年出国以后,周老夫人就忘记了我的存在吗?再怎么说,我也是周家的人,难道我就没有权利来这里了吗?”

这一声“周老夫人”,叫得尊敬而疏远。对于周氏夫妇,宋胤晨一直都是各叫各的。在他心里,只把周天毅当他的爷爷,而蓝芳却没有资格当他心里的奶奶。

蓝芳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周天毅热情地拉着宋胤晨的手说道,“胤晨,你刚回来肯定饿了吧?正好我们在吃饭,不如坐下来一起吃吧。”

“不用了爷爷,我刚才已经在外面吃过了。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想来看看您,还有……小叔。”

宋胤晨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移到了对面的花城身上。

是的,若按辈分来说,宋胤晨应该叫花城一声“叔叔”,而他的真实身份,便是花城的侄子。

只是自从十几年前,花城那个同父异母的大哥去世了以后,宋胤晨便跟着他的母亲宋楚然离开了周家,直到前几年周天毅才派人重新打探到了他的消息,然而宋胤晨也只是偶尔回周家来看看周老爷子,从未和花城这个小叔有过什么交情。

所以当花城听到宋胤晨说这次是特意来拜访自己时,心里不免有些疑惑,不知道他此行的真正目的究竟为何。

但是无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从他脸上的神情看来,花城可以断定,宋胤晨突然造访周家,必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宋胤晨这些年一直不肯回周家,这次突然主动回来,周爸高兴得不得了,拉着他的手就一起进了书房,爷孙俩有说有笑地聊了许久。

谢怜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往事,便随口说了一句,“难得看见爸这么高兴的样子,看来他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宋胤晨的。”

然而话刚落下,一旁的花城便向她投来了一记凶恶的眼神,吓得谢怜立马闭上了嘴,然后灰溜溜地跑到厨房给蓝芳冲咖啡去了。

彼时,花城正拿着最新的报纸细看时,书房的门却忽然打开了,紧接着便看到了宋胤晨那高大的身影。

“小叔,我有点事想跟你单独聊聊,不知道可否赏脸啊?”

花城放下报纸,抬起头正好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神。

“好。”

于是两个男人便一起出了屋子,转而来到了院子的后花园中。

“说吧,什么事?”

一上来,花城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出来,似乎一点也不想和他绕圈子。

宋胤晨两手插兜,神情怡然地在他面前来回踱步。

“小叔不愧是嘉艺集团的总裁,做起事来永远都是那么干脆利落。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却未免做得有失分寸了些。”

花城见他似乎意有所指,便直接问道,“你想说什么?”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