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一个一个来c吗 我是全公司的发泄玩具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文欣雅知道周扬轩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他们二人之间也有了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但她依然无法阻止自己对他的感情。只是从前那份爱得灼热的心动,如今也只能深深地掩埋在心底,成了她始终不敢触碰的一道伤疤。

每当午夜梦回时,那撕心裂肺的痛感却一遍又一遍腐蚀着她的神经,那些早已铭刻在生命里的记忆,便成了无数只恶魔的爪子,一寸一寸地将她和周扬轩昔日的爱苗连根拔起,最后在烈焰的燃烧下,只剩下一捧灰烬。

而她,纵然有万般不舍,却也无能为力,只能任由那痛苦的记忆将她灼烧得遍体鳞伤,每晚都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直至天明。

文欣雅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随手将滑落到脸颊上的鬓发拢在了耳后。

“岁月不饶人啊,一转眼就过去了两年,这两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让人心力交瘁,我又如何还像从前一样呢?不过是你说笑罢了。”

“不,欣雅,在我眼里,不管什么时候,你始终都是大学里那个最漂亮的文欣雅!”

肖洛那双明亮得像星星一样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身旁的文欣雅,眸中的深情浓烈而痴迷,任凭哪个女孩子见了,都会忍不住为之动容。哪怕是一心只想着周扬轩的文欣雅,此刻也因为他满眼的宠溺而有些晃了晃神。

然而,就在肖洛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逐渐放大,直到快要和自己的脸紧紧相贴时,文欣雅忽然及时地回过了神,整个人都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一步,别过脸去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

“肖洛,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感受到文欣雅对自己刻意保持的距离感,肖洛眼里的光不觉间黯淡了下去。他回过身子,一屁股坐回了刚才的位置,嘴里发出的叹息声显得低沉而无奈。

“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做,你心里始终都不肯留给我一个位置?难道在你眼里,我就真的不如他吗?”

文欣雅的心骤然一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其实客观的来说,虽然周扬轩是令人瞩目的人中龙凤,可是肖洛也是无数女孩子梦寐以求的温暖男神啊。以他的条件,要找什么样的女孩子当女朋友那都是唾手可得的,可他偏偏一心只有那个不爱他的文欣雅。

从大学里见面的第一刻起,他的双眼,连同他的心,就已经牢牢地订在了她的身上。从此,再也没能忘掉。哪怕中途的两年失去了联系,他也从没想过要和别人在一起。

用他的话说,如果他和文欣雅真的注定有缘无分,那他也愿意永远在她的身后,做她的骑士。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到了极致,只有卓雨沉睡渐鼾的呼吸声在两人之间回荡着。

文欣雅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易拉罐,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划过瓶身,在光洁的瓶面上刮擦出一道又一道长短不一的指痕。

没等她回答,肖洛便兀自起身,轻轻地将房门拉开,然后径直走出了小区的大门。

文欣雅站在落地窗前,默默地看着那个在黑暗中渐行渐远的身影,她忽然觉得一向阳光的肖洛,此刻看起来竟有种莫名的落寞。

而这种落寞,在她知道周扬轩娶了别人做新娘的那一天,她也曾感同身受。

也许,我们都是那个爱而不得的可怜人吧。她想。

……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了好几天,文欣雅在咖啡馆的工作也做得比较顺利。每天的事情虽然比较繁杂,但是这样忙碌的生活却可以让她不再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失去周扬轩的痛苦里,她渐渐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平静地面对这一切了。

这天下午,文欣雅像往常一样在店里工作。当她正准备把新调配的咖啡送到办公室时,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两个让她痛彻心扉的人。

不错,来人正是周扬轩,以及他刚刚娶进门的妻子董妍。

只见董妍穿着一件白底蓝花的抹胸小洋裙,巴掌大的小脸上画着十分精致的妆容,一颦一笑间都是贵族名媛独有的温婉可人。

洁白如玉的小手乖巧地挽在周扬轩的臂弯里,活像一只让人爱不释手的波斯猫。

而在她身旁的周扬轩则保持着一贯的冷漠,骨骼分明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当他那硬朗挺俊的身姿一出现,那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场便使得周围的人都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原本嘈杂的议论声也瞬间降低了四十分贝,大家纷纷好奇,这样一对出类拔萃的金童玉女,到底是哪家的贵公子和贵妇人。

感受到周围人的惊艳,董妍心里不禁乐开了花。她率先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周扬轩也只好紧随其后坐在了她的对面。

负责点餐的服务员很快就走了过来。

“服务员,你们店里都有什么特色的咖啡啊?”董妍一边翻看着手里的菜单,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二位来的真巧。我们店里最近刚出了两款新上市的咖啡,一款叫‘回忆’,一款叫‘梦醒’,都是卖的最好的,二位要不要试一试?”

董妍歪着脑袋想了想,“嗯,这两款咖啡的名字倒是挺有意思的,那就试试吧。扬轩,你说呢?”

坐在对面的周扬轩本来一直冷着个脸,然而当他听到咖啡的名字时,不知为何,眼前忽然就出现了文欣雅的样子,心也忍不住跟着颤动了一下。

不,哪有可能这么巧,她怎么会在这里工作?

那个背叛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还要想着她!

“我随意。”

得到回复后,董妍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自此他们结婚以来,作为丈夫的周扬轩就一直没有给过她好脸色,就连新婚之夜也是分居而睡。

堂堂的周太太,居然新婚两个月了还一直是处子之身,这要是说出去,只怕她争强好胜的脸面就要搁不住了。为此,她一直很苦恼

当然,董妍也知道,在周扬轩心里,一直都还忘不了文欣雅那个女人。但是没关系,无论他们过去有过多么难忘的感情,现在嫁给周扬轩的终究还是自己,只要她足够有耐心,她就不信没办法取代文欣雅的位置。

难得听到周扬轩肯回应自己,董妍觉得自己离得到他的心又近了一步,心情瞬间晴空万里。

“扬轩,你的领带好像松了,我给你重新整理一下。”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董妍便起身走到了周扬轩的面前,微微俯下身子,细心地替他重新扎了一遍领带。其间,她细长的手指还有意无意地在他的领口处画了个圈,画着黑色眼线的杏眸里荡漾着勾人心魄的魅惑。

文欣雅躲在办公区的拐角处,虽然看不清董妍和周扬轩的动作,但是当她看到两人在公开场合赤裸裸地秀恩爱时,心底的那份痛楚仍旧铺天盖地地翻腾了上来,将她的自尊心碾压得一点儿都不剩,微红的眼眶里也不争气地多了一层雾气,手里握紧的杯子手柄也像是快要被她捏碎一般。

文欣雅,人家两人是夫妻,当众秀恩爱有什么不对吗?你凭什么觉得不高兴!

不许哭,有点骨气好不好!

不能就这样被他们打败!你听到没有!

她一遍遍地在心里自我暗示,强迫自己不要为窗边的两人乱了阵脚。可是即便如此,她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依旧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个曾让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那个曾带给她无数美好的男人,此刻就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已经隔着千山万水,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面对董妍的挑逗,周扬轩脸上的表情始终只是淡淡的,不阻止也不拒绝。见他似乎并不反感,董妍又大胆地直接在他脸上落下了一个浅浅的吻。而这个吻,又刚好被躲在暗处的文欣雅看得一清二楚。

在那一瞬间,文欣雅犹如晴天霹雳般僵直在原地,眼底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心也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扬轩,难道你这么快,就真的已经爱上了别人了吗……

“哐当!”

手里一个不稳,文欣雅握着的杯子就掉在了地上,瞬间碎成了好几片。

这突兀的破碎声很快就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其中也包括窗边的周扬轩和董妍。

“对不起,打扰大家都雅兴了,我现在就收拾干净!”

文欣雅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顺势将头更深地藏进了帽子里,然后俯身收拾着满地的碎片。

周围又再次恢复了平静,然而在她说话的一瞬间,周扬轩就立刻可以断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让他爱了多年的文欣雅!

于是下一秒,他便想也没想,直接就迈开长腿,朝着后台的方向跟了过去。

“扬轩,你去哪儿?”董妍一脸疑惑地拉着他的胳膊。

“厕所。”

随口吐出两个字以后,周扬轩便继续迈着大步进了后台。董妍也没有多想,仍旧坐在位置上看着手机里的新款包包两眼放光。

而这一边,文欣雅拿着打碎的杯子慌慌忙忙就进了女厕所,随手将碎片扔进垃圾桶以后,她又立刻打开水龙头,把脸低到水流下狠狠地冲了好几遍,整个人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她木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使劲地拍了拍脸颊,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转身离开。然而当她看到那个出现在厕所门口的高大身影时,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一瞬间全都溃不成堤。

周扬轩穿着一身意大利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双手自然地插进裤兜里,修长笔直的双腿往门口一站,便把狭小的厕所门口给堵得严严实实。

从他进门那一刻起,他就一直默默地看着这个曾经让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的一举一动,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都和当年没有任何分别。只是如今看起来,却是有种让人窒息的疼痛。

文欣雅呆愣地注视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工作服的裙角却几乎快要被她的双手给扯出了个洞来。然而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得连一步也迈不开。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准备往前更近一步。

最终,还是文欣雅主动打破了眼前的僵局。她默默地在心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径直走到了周扬轩的身旁,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地说道,“麻烦借过一下。”

可对方却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一样,仍然保持原样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要给她让路的意思。

文欣雅只好耐着性子再重复了一遍:“我还要去工作,麻烦这位先生让一下。”

“先生?”听到这两个字,周扬轩不由地冷笑了一声,宽大的手掌猝不及防地就捏住了眼前那张小巧的瓜子脸,这使得文欣雅不得不转头看向他。

“怎么?才分开这么久,你就不记得我了?”他冰冷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如寒潭般的眼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对面那双微微含泪的眼睛,似是能直直地望进她的心里去一样。

“还是说,你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个和你共度春宵的男人啊?”

“够了,周扬轩!”被他这么赤裸裸的羞辱,文欣雅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双手奋力地推开了对方的身躯,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怎么?听我说到你的情郎,你就这么着急了?”

周扬轩一边说着,一边迈开长腿朝她走了过去,尖锐的目光在文欣雅的身上来回扫射,仿佛在看一件肮脏的垃圾一般嫌弃,这种被人打量的感觉让文欣雅感到很不舒服。

“你不是有个情郎吗?他怎么会让你来这里做服务员呢?看来,你的眼光不怎么好啊。”

听着他一句接一句的嘲讽,文欣雅只觉得心如刀绞,却又无可奈何。

她知道,对于那晚在酒店发生的事情,在周扬轩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可是这件事对她来说,同样是刻骨铭心的痛楚啊!

只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而她也找不到足够的证据为自己辩解,心底的委屈恐怕只有上天能够听见了。

多说无益,文欣雅不想再和周扬轩继续理论下去,而且这里是女厕所,随时都会有人来,要是被人误会她和陌生男人在厕所偷情,那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随你怎么说吧,我没有时间再跟你说这些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朝着厕所门口走了过去。

“这就想走了吗?”当她路过周扬轩身边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拽住了胳膊。

“我才说这几句你就不爱听了吗?那当初又为什么要背着我偷情!”

文欣雅也火了,转过头瞪着眼睛怒视着他。

“要我说多少遍,我说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你不相信,我又能怎么样!”

看着她眼中委屈的泪水,周扬轩心里忽然有些动摇了。难道真的是他误会了她吗?

可是仅一秒,这个想法就被他再次否决掉了。当初他刚一下班,就收到了一张文欣雅和陌生男人在酒店欢好的照片。那一瞬间,他所有的理智都化为乌有,想要当面找她问个清楚。

紧接着,当所有媒体都出现在酒店现场时,他清楚地看见那个曾说永远只爱他一个的女人,正衣衫不整地和另一个男人睡在一起。

那一刻的剜心刺痛,令他至今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所以,他绝对不可能冤枉她的。

周扬轩不屑地勾了勾唇角,“呵,我以前还没发现,你倒是挺会演戏的,连眼睛都会骗人。只可惜,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傻,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

演戏?呵呵,在他眼里,原来她满腹的委屈都只不是逢场作戏罢了!

果真,他心里再也不肯相信她了。

他们之间,也真的再也没有可能回到过去了。

原来,这就是她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

悲极反乐,文欣雅绝望的看着眼前那张满脸怒意的面容,自己反倒嘲讽地笑了起来。

“周扬轩,没想到在你心里,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看着她脸上讥讽的笑容,周扬轩心底的怒火忽然就蹿了上来。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现在竟然还有脸笑?

于是下一刻,还没等文欣雅反应过来,一种异样温热的柔软触感就贴上了自己的唇。一瞬间,她脑海中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变成了一片空白,眼前只看得见周扬轩闭着眼吻得痴迷的侧脸。

那一刻,她听到了自己久违的心跳声,那是独属于她曾经和他在一起时的幸福节奏。只是她以为,当他结婚以后,那种幸福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没想到,世界竟然这么小,他们居然还有再碰面的一天,还会有再度拥吻的这一刻。

周扬轩伸出长臂,一把将面前呆愣的文欣雅揽入怀中,唇上的力度也比之前大了许多,不似恋人间的甜蜜亲吻,而更像是一种报复式的啃咬,文欣雅全程只能被动地接受,丝毫动弹不得。

最后,趁着周扬轩不防之际,她猛地踩了他一脚,突如其来的痛感一下子袭遍全身,他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松开了禁锢着她的怀抱。

“啪!”一道清亮的巴掌声在空荡无人的厕所里骤然响了起来。

周扬轩不以为然地抬起头,眼前是文欣雅泫然欲泣的清秀小脸。

“周扬轩,你已经结婚了,就请你不要到处招惹是非,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就不是一个巴掌这么简单了!”

放完狠话后,文欣雅就急匆匆地跑出了厕所,只剩下一脸冷漠的周扬轩独自站在那里。

文欣雅躲进后台的休息室里,对着镜子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当她看到自己被啃咬的有些红肿的嘴唇时,心情忽然变得格外复杂。

他明明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故意这么做?

难道,他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继续羞辱我吗?

回想起周扬轩刚才说过的话,她的心再一次抑制不住地疼了起来。

没想到,在他眼里,一直都把我当做一个玩弄心机的女人……

想着想着,那隐匿在眼眶中的泪水不知何时又跳了出来,吧嗒吧嗒地滴在了她的衣领上。

“小雅姐,今天店里人多,你来帮着我一起招呼一下客人呗!”

一个约摸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端着盘子走了进来,一边忙碌着倒咖啡。

“哦,这就来!”

文欣雅急忙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端着盘子就走到了外间。

路过柜台的时候,她忽然注意到周扬轩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座位上,而且他的目光还一直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强迫自己不去注意那道异样的眼光,挨个儿给附近桌子的客人摆上咖啡。

“服务员,我们这里也要两杯!”

董妍回过头,对着文欣雅的方向招了招手。

文欣雅左右看了看,确定她是在叫自己以后,便只好故意将头上的帽子拉低了些,然后端着咖啡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一旁的周扬轩早已认出她就是文欣雅,却也一句话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她为自己和董妍倒咖啡。

为了尽快离开两人的视线,文欣雅迅速倒好咖啡,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被董妍叫住了。

“对了,服务员,你们店里的这两款招牌咖啡是谁调的?味道好像还不错。”

说着,她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周扬轩。

“扬轩,你觉得呢?”

周扬轩端起面前的咖啡,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是不错。尤其是这款叫做‘梦醒’的咖啡,甜中带苦,苦中忆甜,的确是别有一番滋味。”

文欣雅自然知道他的话外之意,心里纵然翻江倒海,此刻却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嗯,我也这样觉得。”董妍附和地点了点头,然后顺势打量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见她始终低着个头一语不发,整张脸也似乎下意识地躲在帽子下面,好像刻意回避自己似的,董妍忽然猛地一惊,像是想到了什么。

莫非,这个服务员是文欣雅?

女人的直觉往往准的可怕,尤其是文欣雅这么一个让周扬轩爱慕了多年的女人,作为她情敌的董妍,自然立刻就警惕了起来。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此话一出,文欣雅心里不禁“咯噔”一声。难道董妍已经看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