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全是jy鼓起来了好 太里面了会坏掉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知淮还是没能等到洛锦衣的回答,他只能再次开口:“请问,Niki小姐您想好了吗?”

洛锦衣抬头,换上公事公办的笑容:“陆总给的报酬和工作任务让我很心动,我没办法拒绝陆总。”

这时,陆知淮的脸上才出现了些许笑容,他满意的颔首。

但很快,洛锦衣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有两个要求,希望陆总能答应。”

“你说。”

“我希望,照顾可可的工作可以在我家进行,还有,这份聘请的合同请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陆知淮不自觉的皱眉:“为什么?”

“我是个有孩子的人,相信陆总您也知道,我总不能不理会洛执了吧?”洛锦衣笑着道。

可能是觉得洛锦衣说的有道理,陆知淮难得的点头。

“我也是个有丈夫的人,如果被我丈夫知道我接了这样的工作,或许会影响我们的夫妻关系,陆总您觉得呢?”

其实洛锦衣是瞎掰的,她只是怕被Moore知道了之后又是一顿教训而已。

“好,我答应你。”

这些要求并不算过分,陆知淮也没有理由拒绝。

“合作愉快,陆总。”洛锦衣站起来,朝着陆知淮鞠了一躬,走出门外。

门缓缓合上,陆知淮的眼神却带上了几分思索,他抬手轻轻摩挲着下巴,喃喃道:“洛执……”

这是Niki家里那个小男孩的名字吗?真的很奇怪,为什么……她和那个外国人的孩子的名字,是姓洛的呢?

陆知淮又想到了那个名字,她也姓洛,心里顿时没由来的烦躁……

下了班,洛锦衣心情难得的愉悦,去公寓附近的蛋糕店买好了甜品便回到了陆知淮的家。

陆知淮还没下班,所以洛锦衣先去了陆知淮家里把陆可可带到家里吃饭。

打开棕红色的桦木门,洛锦衣看见了一个让她有些错愕的人。

沙发上的那个女人,不是今天作妖未果,被自己气走的林恩希吗?

与此同时,林恩希也在看到洛锦衣的一刹那,脸色猛的僵硬,手里给可可削苹果的动作也停下了。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

两个女人齐齐发问。

洛锦衣笑的淡定自如:“我是来接可可来我家里吃饭的。”

刹那间,林恩希的脸色阴沉下来,一双上挑的杏眼里折射出几分愤恨的光芒:“不用了,我已经给可可做好饭菜了。”

洛锦衣低头,看见了茶几上放着的几道简单的菜肴,看上去有些寡淡,而坐在林恩希身边的陆可可也是一脸的郁闷,似乎是想亲近洛锦衣,却又不得不坐在林恩希的身边。

“可可,你想跟Niki姐姐回家吃饭,还是跟恩希姐姐在这里吃饭?”

洛锦衣走到可可的面前,一把抱起可可,她能明显感觉到,可可本来紧绷的身体,在接触到她的怀抱时猛然放松。

顺着可可有些恐惧的眼神看过去,洛锦衣看见了林恩希有些威胁意味的眼神……

林恩希也缓缓站起来,那阴沉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洛锦衣怀里的可可,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可可,恩希姐姐已经给你做好了菜,你要乖,不要麻烦Niki姐姐了。”

一瞬间,洛锦衣看见可可害怕的躲开了林恩希的眼神,她更加确定,林恩希一定对可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我……我想……和Niki姐姐一起吃饭……”可可嗫嚅着开口,眼里已经噙上了泪水。

洛锦衣看到满眼泪光的可可,心里好像揪着一般疼痛,她连忙颤抖着擦去了可可眼角的眼泪,轻轻摸了摸可可细软的发丝。

“恩希小姐,那我就先带可可走了。”

洛锦衣克制着心里对林恩希的厌恶和憎恨,淡淡笑了笑,抱着可可离开。

目送着两人离开后,林恩希发疯似的嘶吼一声,一下子把桌上的饭菜全部扫落在地上,怒红了眼睛。

她紧紧攥着拳头,纵然尖锐的指甲刺进皮肉之中也浑然不觉,眼神里迸发出可怕的恨意。

“Niki……你给我等着……”

“咔哒”一声,门打开了。

陆知淮进门,看见地上的一片狼藉,顿时蹙眉,眼神之中多了几分不悦:“怎么回事。”

听见陆知淮的声音,林恩希愤恨的表情立马变了,她含着泪来到陆知淮的面前,楚楚可怜:“知淮,刚才Niki来过了,她带走了可可。”

谁知道陆知淮的表情却没有太大的波澜,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林恩希的脸色僵了僵,刚准备好的污蔑Niki的话却全部堵在了喉咙口。

“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

陆知淮淡淡开口,修长的大手从手提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褐色的瞳孔注视着电脑屏幕。

“为什么?”林恩希的声音陡然拔高,她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一片狼藉,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不起,我刚才……刚才是我心情不太好,我以后不会这么没规矩了……”林恩希连忙道歉,眼中含泪。

可陆知淮却只是摇摇头,语气依旧没有一点儿起伏:“不必了。”

说完,陆知淮把一份文件放在了桌上,林恩希看清楚那文件上的字的时候,顿时愕然。

私人劳动合同,甲方:陆知淮,乙方:Niki……

在这一刻,林恩希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她颤抖着手把文件摔在了桌子上。

“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陆知淮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林恩希,看着林恩希发怒抓狂的样子,冷静矜贵的好像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疯子。

“林恩希,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陆知淮的声音很冷。

而原本怒不可遏的林恩希在察觉到陆知淮周身的低气压之后,立马换了一副嘴脸,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知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Niki比你合适,还有,我做事不需要跟你汇报。”陆知淮冷淡的开口,眼神之中是不可融化的寒霜。

林恩希心中怨恨,却不敢多言,只是紧紧的咬着唇。

“你不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被换掉吗?这是答案。”

陆知淮把笔记本调换了方向,对准了林恩希,当看清楚电脑上的东西的时候,林恩希猛然脸色一白。

电脑屏幕上,一个清清楚楚的Excel表格,登记着在林恩希任职期间,所有的错误。

5月12日,带可可去吃饭回来之后可可当天胃痛进了医院。

6月1日,儿童节当天带可可去游乐园险些弄丢,后拜托安保人员找回可可。

6月29日,和可可去了一趟甜品店之后可可高烧不退甚至在路上出了车祸。

……

诸如此类,全都是这样的记录。

陆知淮的脸色很冷,眼神如同一把悬剑,看着林恩希,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知淮……我……”

“不用解释了,薪水我已经支付给你了,从今天开始,别出现在这里。至于公司的工作,你可以继续做。”

陆知淮已经很明显的下了逐客令,林恩希就算是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含着泪离开。

临走之前,她看着对面那扇紧紧关闭着的1201的门,眼神之中的恨意已经汹涌滔天……

……

“洛执,来吃甜品啦。”洛锦衣站在洛执门口叫到。

而此时的洛执正坐在电脑面前,十分无语的嘀咕着:“不会吧,怎么都这么弱呢……还没那个便宜爹地厉害呢。”

“洛执,你在干什么?可可姐姐等你一起出来吃东西呢。”

洛执吓了一跳,连忙把电脑合上,转身蹦跳着跑了出去,一眼看到可可,洛执立马笑眯眯。

“可可姐姐?你怎么来了?”

洛锦衣的脸色不自然的僵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如初:“可可姐姐的爸爸最近很忙,所以让妈咪帮忙照顾一下可可姐姐,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哦。”

洛执乖乖的点点头,捧着蛋糕和可可一起进了屋子里,两个人有说有笑,十分融洽。

看着两个孩子如此友好,洛锦衣也满意的笑了笑,看来,计划已经慢慢进入正轨了……

晚饭时,Moore也追问了可可怎么来了,洛锦衣搪塞过去之后,Moore也没有多问。

饭桌上,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聊天,给本来一直安静的饭桌上增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氛。

“对了Niki姐姐!洛阳哥哥和洛叶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呀!”陆可可嘴里嚼着米饭,眨巴着大眼睛开口问道。

洛锦衣心中一惊,可可怎么会知道洛阳和洛叶的存在的?她不自觉的把目光落在了洛执的身上。

看来是这个臭小子说的。

“他们再过一周就差不多来了,可可也很期待见到他们吗?”

可可用力的点点头:“是呀!洛执说,洛阳是为了吃一口蛋糕曾经哭了整整一个晚上都不睡觉的人,洛叶是为了参加跑步比赛把头发全部剃光光只为了减少阻力的人,听起来很厉害哦,可可想见一见!”

坐在一旁的洛执则一脸得意的摇头晃脑。

洛锦衣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这个洛执,果然还是改不了戳人痛处的毛病啊……要是那两个小家伙在,非得哭的感天动地不可。

不过,很快,Moore就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洛执,让洛执有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紧接着洛锦衣和Moore对视一眼,似乎都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