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的撞击他床咯吱咯吱摇晃 语文课代表做在我腿上写作业视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思绪猛然停顿,简若微的心顿时苦涩满溢。她甩甩头,强迫自己把涌上脑海的熟悉脸庞给甩出去。

简若微走上前,轻轻地抱了抱语文课代表:“谢谢。还有,对不起。离开公司的时候都没有跟你打招呼,真的很抱歉。”

“傻瓜。”

语文课代表用力的拍打着简若微的后背,眼眶却也渐渐红了。

“ES娱乐可是气势恢宏的大公司,能签进那里是你的福气。咱们现在暂时分开,等到你在ES站稳了脚跟,成了一姐,我一定趾高气扬狐假虎威的直接跳槽到ES。”

“一定。”

简若微语气坚定,心底充满了感动。

有了语文课代表提供礼服,简若微长长的松了口气。

礼服是白色的抹胸长裙,款式简单,却也是最挑人的。因为礼服的线条很流畅,身材不均匀的人穿起来会很怪异。裙摆有些鱼尾,一侧的开叉一直蔓延到大腿的位置。

礼服虽然公司忘了替简若微准备,好在司机和车子还是有的。

司机依旧是王硕,车子却换成了低调的Q7。

宴会地点在市郊,ES旗下的牧场,拥有花卉田,草场以及玻璃花房且占地广袤。因为景色优美,这里也是很多电影电视剧的取景地。

Q7缓缓地行驶进牧场的大门,停在A区的停车区。简若微下车,微微抚弄了一下裙摆然后就往灯光迷醉的大厅走去。

简若微并不知道,从她踏入大厅开始,一举一动就全部在司邵晨的掌控之中。

宴会的规模不算大,但是来的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很多都是经常在国内外的大型颁奖典礼上露面的巨鳄,大家耳厮鬓磨、觥筹交错、谈笑宴宴,气氛说不出的和谐融洽。

简若微并非是全场最出彩的女士,却是最耀眼的。

她一出现,有几束视线就扫了过来。虽然有些收敛,却依旧透出些微的不怀好意。

简若微礼貌的一一看过去,露出得体的微笑。

巡视了一周,并没有找到司邵晨,简若微不由皱了皱眉头。王拓在电话里明明说的是让她作为司邵晨的女伴来参加宴会,可是她来了,司邵晨却连影子都没有。

就在简若微疑惑的时候,一个端着酒杯的男人走了过来。

那人简若微认得,是个导演,叫王安。拍过几部卖座大片,也捧红了许多男男女女,算是圈子里有些地位的前辈。

这样的人主动跟自己打招呼,简若微的心底多了几分警惕。

“哟,色狼叔叔已经朝着小红帽伸出恶魔之手了。”

奢华的真皮沙发椅上,楚天煜端着一杯红酒,一脸兴致盅然的看着监控里的画面语气里颇有几分戏虐的味道。

司邵晨慵懒的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修长的双腿搁在茶几上,肆意的交叠在一起。

懒洋洋的瞥了一眼监控画面,然后就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继续品酒。

“啧啧,你还真一点都不担心啊。这个王安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爱睡新人,而且听说男女不忌且手段恶劣。万一给小红帽下个药什么的,你不得后悔死?”

楚天煜看着司邵晨,继续说风凉话。

“呵。”

司邵晨冷嗤一声,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高脚杯的杯沿。锐利的双眸中挑出一抹冰冷的笑,魔魅、邪气:“如果简若微连王安都应付不了,那她也只能作为一颗棋子自生自灭。”

“啧啧,你也太狠心了吧。她好歹也是你选的棋子,花费半年时间观察才终于决定用的。就这样弃了,不可惜?”

楚天煜一脸‘你没病吧’的表情看着司邵晨,后者却直接噤声,抿了一口红酒。

“懒得搭理你。”

楚天煜瞪了一眼司邵晨,回头继续看监控。在看到往杯子里偷偷丢药品的王安之后,眼神立刻亮了。

“不行,我要近距离的看戏。”

说完楚天煜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不等司邵晨开口就抓起外套往外走去。

司邵晨懒懒的瞥了一眼监控,看到简若微把王安递过来的酒握在手里。虽然她的脸上带着毫无心计的单纯浅笑,眼底深处却有着戒备和谨慎。

“当然,我也很期待和王导您合作。”

简若微一脸单纯又开心的表情说着,跟王安碰杯,然后若无其事的把酒喝掉。

“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好的,简小姐慢走。”

王安笑眯眯的嘱咐着,炽热的视线一直盯着简若微的身影,眼神中透出毫不掩饰的贪婪。

反正简若微已经喝掉了被他下药的酒,就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他不急,好东西自然要慢慢享用。

等到楚天煜到了大厅正好看到简若微喝了酒离开的身影,不由嗤笑一声,眼底透出几分轻蔑。

他还以为被司邵晨选中的是多么聪明的女人呢,没想到也是个白痴。啧啧,这下他可有了嘲笑司邵晨的由头了。

楚天煜撇撇嘴,再也没有去看简若微,直接转身去别的地方找乐子去了。

匆忙赶往洗手间,简若微直接伏在洗漱台前,毫不犹豫的把手伸进喉咙里用力一扣。一阵反胃,刚刚被她喝下去的酒就全部吐了出来。

又干呕了会儿,那股恶心劲儿终于下去了。

其实简若微压根儿就不知道王安在酒了下了药,只是因为她在这个圈子里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为了以防万一才匆忙到洗手间来催吐的。

简若微拧开水龙头洗了脸,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抬头,看着镜子里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的自己,简若微勾唇露出一丝略带苦涩的笑。

让自己做女伴,而自己却不出现。简若微似乎已经明白了司邵晨的意图,她也不觉得意外。

毕竟司邵晨花了三百万买了自己,而且还开出那么优渥的条件。别说是考验自己了,就算是他让自己去给某个老板陪睡,简若微都不会有丝毫犹豫。怎样的价值换付出怎样的代价,简若微一直都懂。

“加油。”

对着镜子笑了笑,做了个加油的姿势,简若微立刻满血复活。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勾唇露出一丝优雅的笑,这才昂首挺胸的离开。

简若微刚刚走出洗手间就遇到了王安,准确来说,是王安一直在这儿等简若微。

透过屏幕看到这一切,楚天煜立刻轻蔑的撇撇嘴。

他转头,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司邵晨:“得,您又要花第二个半年去找棋子了。”

“不见得。”

司邵晨一脸淡定的回应,完全无视司邵晨眼底的挑衅。

“死鸭子嘴硬!我刚才可都看到了,你的棋子把下药的酒给喝了。现在这个王安又等在这儿,她肯定在劫难逃。”

司邵晨没说话,依旧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漫不经心的盯着屏幕。

楚天煜断定简若微没戏,认为司邵晨不过是怕丢脸所以硬撑着。他已经开始在心底想着待会儿要怎么嘲笑司邵晨了,却完全没看到司邵晨眼底闪过的那抹精光。

“王导。”

简若微笑了笑,不露声色的看着王安。她刚刚出来的时候用力的拍了拍脸颊,所以脸有些红,在王安看来却恰好是药效发挥的证明。

他的心下一阵激动,不着痕迹的靠近简若微。

“简小姐没事吧?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没关系,大概是喝多了,有些不舒服。”

简若微笑了笑,心底满是戒备。眼神自然而然的看向王安,实际是透过他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在心底寻找合适的逃走机会。

美人在前,又是自以为是的药效发挥,王安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

他一副绅士礼貌的模样凑上前,伸手扶着简若微的手臂,油腻的手掌有意无意的在她的手臂上摩挲着。

“简小姐气质高贵又格外漂亮,倒是真适合我下部戏里的女主角。不知道简小姐有没有兴趣呢?”

说话间,王安的表情里已经全然是暗示xing的挑逗。

简若微压下胃里翻涌的恶心气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能够跟王导合作简直是我的荣幸,只是我有些担心自己能力不足,砸了王导的招牌。”

“怎么会,有我呢,组里谁也不敢对你说什么。”

王安一边说一边更加暧昧的用拇指摩擦着简若微的手臂,手指下细腻滑溜的肌肤让王导很快就心猿意马。

他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却没看到简若微眼底的冷光。

“王导对我这么好,让若微有些无所适从。”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陪我,以后有什么好剧本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怎么说我也入行多年,手头的资源还是很丰富的。只要你肯,我一定把你捧红了。”

听完王导的话,简若微眼底的冷光更沉。

她不着痕迹的推开王安,脊背挺得笔直,静静地站着。

“抱歉王导,我对您的人品深感怀疑,对于您提供的角色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听到简若微冷冷的拒绝,王导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他一脸不屑的瞪着简若微,语气变得傲慢和恶毒。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是个三流也不算的小演员,娱乐圈儿像你这样的女人多了去了。识相的话就乖乖的陪我,否则,我王安有的是能力让你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

带着威胁的、尖酸刻薄的话让简若微脸上的笑更冷了几分,她的眼底涌动着嘲讽的冷光。

打开随身携带的手包,从里面拿出一支录音笔,打开。

方才的对话在录音笔里重现,王安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王导说的对,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小明星。所以如果这些东西曝光,对我没有丝毫的影响反而是王导您……辛辛苦苦在圈子里建立起离的威望和美名可就要毁于一旦。”

简若微笑了笑,把录音笔收起来,重新放进包包里。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优雅的微笑,然后转身,从容不迫的离开。

简若微昂着头,脊背挺得笔直,步伐坚定的穿梭在人群中。喧闹的人群渐渐变成背景音,窈窕的身影走出大厅,一直走到路边。在那些诧异的视线中,坦然自若的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简若微,倒是出乎预料的有意思。”

此时,楚天煜对简若微已经从几度不喜、鄙夷不屑到了兴致盎然的地步。双眼紧紧地盯着大屏幕,神情间透出逗弄猎物的精光。

司邵晨冷冷的扫了一眼过去,虽然唇角依旧上扬,但是警告的意味却浓的让人发颤。

楚天煜顿时回过神来,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别介意,我开玩笑的。那可是你重要的棋子,我怎么可能去碰。”

对于楚天煜的自知之明,司邵晨还算满意。收起了一身威压,静静地看着已经没有了简若微身影的大屏幕。

眼底,透出几分意味深长。

他偶然遇到的原石,似乎正在一点点的展露属于自己的锋芒。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司邵晨起身,双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身形优雅的离开。

楚天煜撇撇嘴,坐到司邵晨刚才坐的桌子前,把那一段监控回放重新看了起来。柔和的灯光照耀着他的脸,以及双眸深处……一种叫做兴味的东西。

简若微并没有回公司分的宿舍,而是直接回了家。

推开久违的房门,熟悉的黑暗让简若微胸口满溢的愤怒平静了些。她没有开灯,几个深呼吸之后才脱掉高跟鞋静静地走了进去。

照顾简浩的阿姨晚上会回去,所以现在整个破旧的公寓里只有简若微和简浩。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简浩的房门,透过门缝看了烟床上熟睡的人,唇角不由勾出一抹温暖的笑。

哥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只要她遇到了挫折、灰心丧气、举棋不定,只要看到简浩安静的睡脸和天真无邪的笑就会在瞬间充满力量。

这一次也一样,然而简若微的平和却在几分钟后司邵晨的一通电话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站在卧室的窗前,透出窗帘的缝隙往楼下看。

黑色的迈巴赫静静地停在那儿,一身银灰色手工剪裁高级西服的司邵晨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静静的靠着车身。

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散发出猎食者的强大气场,让人畏惧。

简若微的手用力的攥紧,咬了咬牙,然后转身踩着拖鞋下了楼。

即使她跟司邵晨之间是等价交换,她也无法忍受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轻蔑。她有权利争取对自己有利的条件,也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愤怒。

司邵晨眯着眼睛看着简若微快步走进,她眼底明显的不甘和愤怒像是一团火。

以黑暗为背景,眼底充斥着不屈火光的简若微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丝迷人。

“司总。”

简若微几乎有些咬牙切齿,尽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怒火才没有一脚踹过去。

“你很不满我找你做女伴却把你丢在宴会厅不出现?还是我故意的试探让你觉得被侮辱?”

司邵晨完全没有隐瞒自己想法的意思,开门见山。

简若微一愣,胸口郁结的愤怒比之前更加旺盛。

她用力的掐着自己的掌心,双眼死死地盯着司邵晨。

“既然司总您什么都明白,又为什么要那么做?我是你的合作对象不是吗?身为合作对象,我不应该拥有一定的权利吗?”

“呵。”

听完简若微的话,司邵晨笑了一声,就好像简若微说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轻蔑又不屑的语气让简若微的愤怒更浓,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不甘。直直的看向司邵晨,等着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记住,你没有权利跟我提你的权利。”

司邵晨看着简若微,用冷冰冰的语气透出残忍而无情的话。

简若微的身体顿时僵硬,眼底的不甘更加浓烈。她下意识的张开嘴,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了司邵晨毫无感情吐出的更加残忍的话。

“我愿意了,你才是合作伙伴。如果我不愿意,你只是一颗棋子。我让你生,你才可以在娱乐圈活下去才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相反,我可以利用你完成我要做的事情却让你到最后无用的时候也一事无成。”

司邵晨的话说的很清楚,淡漠的语气是在告知而不是解释。

那种高高在上的、睥睨一切掌控天下的自大和狂妄让简若微的身体一片冰冷,所有的一切仿佛被冻结。

此时此刻,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她更知道,司邵晨说的都是事实。她只是个卑微的新人,没有背景没有靠山。而司邵晨不仅仅是ES的总裁,传闻在黑 道中也拥有一定的势力。

这样的一个有权势有钱的男人,足以掌控自己这种小人物的生死。

这种认知让简若微浑身冰凉,唇角动了动,原本想自嘲的笑笑,可是却没有牵动唇角的力气。

“明白了就好,今天的事情我会替你解决。但是下一次,你最好做好消失在这个圈子里的准备。”

司邵晨说完,回身,打开车门上车。

黑色的迈巴赫如同凌冽的死神,在一阵低沉的咆哮声中离去。

透过后视镜,司邵晨在打量着简若微。看着她眼底的不服气和不甘心肆意的膨胀,在到达顶点的时候瞬间变得平寂。

仿佛,那些不甘心从未从再过。

司邵晨的眼底闪过一抹赞赏,看来简若微已经明白了一些自己的立场。

这件事之后,她行事也会更加圆滑。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懂得自己要的是什么,也拥有自己的底线。

呵。

他开始越来越期待了,期待最终简若微会以什么姿态完美降临。不论是怎样的,他敢肯定,到那个时候,简若微会轻而易举的夺得那个男人全部的注意力。

这对于他的计划,百里而无一害。

司邵晨的眼底闪过一抹阴郁的冷光,脚下一踩油门,迈巴赫提升了速度如同离玄的箭一般疾驰而去。

黑色的车身消失在面前,简若微像是被抽走了浑身的力气。身体趔趄着,扶着一旁的墙壁才没有让自己滑到。

牙齿用力的咬着嘴唇,直到毫无血色的嘴唇上冒出一粒血珠子。

简若微,看到了没有。你只有站在绝对的高点,拥有足够强大的背景和身份才可以跟那人站在平等公平的位置跟他谈条件。

在这之前,她连棋子都不算。

眼眶有些灼热,最终眼泪还是没有掉下来。

简若微深吸了口气,眼神变得更加坚定。明晃晃一片,跳跃着一种叫做决心的东西。

第二天,她身为司邵晨女伴去出席昨晚那场饕餮盛宴的消息不出预料的在全公司传开。

刚一推开训练室的门,一众美女如同刀子一般的眼神齐刷刷朝着简若微投过来。她很淡然,带着礼貌的笑跟所有人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神色自然的去换衣服。

“哼,也不怎么漂亮嘛。也不知道司总是怎么了,竟然会邀请她做女伴。”

“就是,仔细看的话还没有林雪漂亮呢。你们猜,她能被签是不是对咱们司总使了什么特殊手段?”

有人故意压低了嗓音却又保证了声音能够被简若微给听到的程度说着,显然是故意的。

她的意思大家心照不宣,一时之间,各种充满了酸味的尖酸刻薄的鄙夷的话纷纷响了起来。

在众人讨论热烈的时候,一个人忽然神秘兮兮的冲着众人做了个‘嘘’的动作。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之后,她才故意似得说道:“我有小道消息哦,据说某人昨天穿的勾人的去宴会却压根儿没有见到司总。”

“真的假的?”

“哈,那可真是讽刺。人家还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谁知道根本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

这下,所以羡慕的嫉妒的声音变成了讽刺和嘲笑。

简若微静静地听着,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你别跟她们一般见识,她们就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心理。”

简若微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语气里透出善意的安慰。简若微回头看着笑眯眯的女孩子,电脑迅速的搜寻着相关记忆。

“你好,我叫孙佳美。我签约ES已经有半年了,每天都在进行枯燥的形体训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拍片的机会。”

孙佳美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开始自顾自的抱怨着。

白皙清丽的小脸上满是失落,不过眼神依旧亮闪闪的。

对于别人的主动示好,简若微并不决绝,但是也不代表她会毫不怀疑的全盘接受。

“我是简若微。”

淡淡的语气,不算疏远也没有那么冷漠。

孙佳美似乎并不在意,像是单纯的没有意识到简若微的态度又或者是她足够圆滑,直接装作没看到。

简若微并没有探究,也没有时间。

因为她们这一批新人统一的经纪人,李涵李姐正抱着一叠影印的资料走过来。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JK集团旗下Queen化妆品新推出一个系列,现在需要寻找合适的代言人。因为合约是跟ES谈的,而且对方指名要新面孔,所以一周后将会在你们这批人中进行海选。留下的唯一一个,就是这次Queen新系列的代言人。”

李涵的话音刚落,训练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JK集团的Queen化妆品?天呐,这可是极有可能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

“太好了,就算试镜没选上,在镜头前露露脸也是好的。说不定刚好JK的负责人在,被看中的话以后也绝对前途无量了。”

充满了兴奋和期待的讨论声此起彼伏,简若微虽然表面很淡然,可是心底却忍不住欢呼雀跃。

她也需要一个好的机会,尤其是在昨晚被司邵晨毫不留情的言论刺激之后。

现在的她迫不及待想找到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而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她的面前。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