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的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一次又一次的缓而有力的冲刺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林婉言停下了脚步,望着车内的男人,慢慢的摇下了车窗,露出那张冷峻,却让无数女人疯狂的脸。

凌欧文冷冷的盯着林婉言,一双幽暗的眸子里充满了厌恶和冷漠。

“林婉言,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配来看云溪!”他冰冷的话语就像利刃一样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

虽然林婉言早就已经习惯了,可还是感觉到了无比的寒冷,她皱着眉头紧紧的咬着下唇,没有说话,正打算不理会他往前走去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竟生生的滑倒在了雪里,接触到雪的双手早已经冻得通红,衣服也湿了一些。

林婉言还没能站起来,就已经听到身后那熟悉的讥笑。

“怎么,还想用苦肉计,装可怜,引起我的注意?”

这个女人简直让他厌恶透顶了,他清楚的记得云溪是如何含着泪花向他哭诉,暗指林婉言是如何羞辱她这个在牢里的妹妹。

因为嫌她丢人,所以来看她的次数寥寥无几,可就算是这样,他的云溪还是那么的善良,不计较,还叫他一定不要责怪她姐姐,要对她好。

呵呵。

她也配?

“凌欧文,你也太自恋了,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喜欢你呢!”

林婉言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甚至止不住的颤抖着,可是她的寒冷却不是因为这天气,而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说的话。

他的眼神简直比深冬还要让人觉得寒冷。

这一年以来,她已经受尽委屈了,可是他一见面对她就是侮辱,她没有指望他能做一个好丈夫,只希望他能好好说话而已。

她居然敢说他自恋?

凌欧文正欲发怒,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当他看见林婉言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双眼通红,强忍着泪水的样子的时候,心中竟然传来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像是心疼。

这一年来,他对她就是无休止的羞辱。

因为他根本就不配他对她好,凭什么他的云溪在牢里,而真正的罪人林婉言在外面做阔太太呢,然而这一次羞辱了她之后,他并没有那么痛快,反而有些难受。

“对,我就是故意摔倒的,我就是这么有心计!我哪里都比不上云溪,够了吧!凌大少爷,你就放宽心吧,等云溪出来之后,我立马和你离婚,把凌太太的位置还给她!”

林婉言恨恨的咬着牙,用力的擦了一下眼泪发泄完之后就直接朝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了。

这凌欧文可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大少爷,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这个女人!简直活腻了。

凌欧文正打算好好教训她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扭头就走,无视了他的存在。

“该死,敢骂我。”

他凌大少爷什么时候被人吼过,还被无视了,他伸出头,想给她一个教训,只看见林婉言正艰难的在雪地上走着,因为没有看路,居然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石头上,直接摔倒了雪地里。

凌欧文不屑的露出一丝冷笑,从好看的薄唇中吐出了两个字。

“活该。”

他本想幸灾乐祸,可是当他看见她踩着高跟鞋外套湿润,艰难的爬起来的时候,他居然忍不住冲下车,踩着那双Berluti皮鞋走到了林婉言的身边。

他穿着昂贵的黑色定制西装,衬得他的身材十分的挺拔,天生的贵族和霸气气息有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眼神冷漠,还有冰冷闪人难以接近。

此刻,林婉言正坐在雪地上,因为刚才摔了一跤,衣服和裤子上都沾了一点雪,她抬起眸子,长长的睫毛不安的抖动着,一张漂亮精致的小脸,被冻得通红,可却依然掩盖不住她的美貌。

她不安的蹙起了眉头,显得有些无措,也不知道这个神色不定的男人想要干嘛。

凌欧文轻蔑的瞥了她一眼,因为他是站着的,而她是坐在地上的,所以此刻的凌欧文就显得更加的高高在上了。

“林婉言,你胆子可不小。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你可是第一人。”

林婉言白了他一眼,眼圈微红的说道,“凌大少爷,你是脑子不好还是患有失忆症,骂人的明明是你,我刚才有说你一句不是吗?”

“牙尖嘴利!”凌欧文轻蔑的望了她一眼,而后朝她伸出了宽大的手掌。

林婉言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了一下,他这是要扶她起来?

不是吧,这还是她认识的凌欧文吗?

凌欧文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别磨叽,赶紧起来,被人看见只会丢我凌家的脸,真没用,走路都会摔倒!”

凌欧文嘴上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可是他的手却没有收回去,林婉言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抓住了他那只手艰难的站了起来。

“你是来找云溪的吧,赶紧进去吧……”不知怎的看见他出现在这里,林婉言的心里竟然有些难过,甚至有些嫉妒他来看她,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嫉妒呢?

他喜欢的女人本来就是林云溪,而她只是暂时替代林云溪的人而已。

凌太太的位置早晚都是属于林云溪的。

也许就像他们所说一样,她就是一个像自己妹妹男人的小三,是她夺走了她的一切。

凌欧文看了一眼身后的监狱,一双幽暗的眸子里顿时暗潮涌动,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更是让人察觉不出情绪。

“你快进去吧,不用管我。”林婉言拍了拍身上的雪,有些心酸的说道。

她以为凌欧文会毫不犹豫的丢下她走了,可没想到他却伸出了温暖的手掌,紧紧的拉住了她冰冷的小手直接拖着她走了。

“林婉言,什么时候轮到你使唤我了。”

林婉言被他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牵她的手,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她看见他拉着她往他车的方向走去,不由得有些不安,紧张的想要挣脱掉自己的手。

“凌欧文,你放开我,你别乱来啊。”

她可不觉得他是好心,因为他每一次碰她,她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更何况眼前这家伙还是随时随地都会发情的种。

天那!

难道他想玩车、震?

凌欧文鄙夷的瞥了她一眼,十分不屑的说道,“林婉言,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放心,我没还那么变态到在监狱门口和你那个。”

凌欧文就这样不顾林婉言的反抗,直接就把她扔到了车后备箱里副驾驶的位置,然后迅速的发动了车辆往市区的方向开去了。

林婉言望着身后的监狱,不由得愣了一下,奇怪,他怎么不进去呢,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要开去哪,你不是来特地看云溪的吗?”

“本少爷想干什么和你有关系,还有,我不许你再叫云溪的名字,你根本就不配。”凌欧文一边开着车一边毫不留情的刺伤着身边的人。

林婉言别过头,只当作自己没听到,也懒得和他吵,她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前面都已经湿透了,急忙脱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纸巾擦拭着。

凌欧文喵了一眼,只见林婉言里面穿着的,居然是一件白色的紧身毛衣,脱去外套的她显得身材更加的玲珑,还有她傲人的胸部也慢慢的起伏着。

一想到她赤、裸的身子的魅惑模样,凌欧文竟感觉到了一股燥热。

这个女人的身上好像总有一股莫名的香味,她又不喷香水,可是车内却分明蔓延着一股非常好闻的体香,凌欧文瞥了她一眼,滚动着喉结,嗓音显得低沉而又魅惑。

“林婉言,你再敢故意勾引我,信不信我直接就在车上把你上了。”

“凌欧文!你变、态呀。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呀?刚才还说我。”正在专心擦衣服的林婉言才发现凌欧文竟然一直盯着她的胸看,她立刻扔下手里的纸巾,把衣服穿了起来,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个凌欧文果然变态,就脱个外套,就说她勾、引他了,真是精、虫上脑。

“林婉言,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合法丈夫,我可以随时随地和你发生关系,而你,没有资格反抗。”

凌欧文忽然开始加速,直接飙到了两百码,林婉言在车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车都快飘起来了,她被吓了一跳,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

“你疯啦!路这么滑,你开这么快,很容易出车祸的,你要死别拉着我呀。”

“林婉言,你最好别在我面前动你那些歪心思,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凌欧文话音刚落,就狠狠的踩上了刹车的位置,车子猛然停下,因为惯性,林婉言的头差一点就撞到玻璃上了。

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吓得她面色苍白,还有一股恶心的感觉,然而让她更难受的是凌欧文刚才说的话,尤其是资格二字。

是啊,她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没资格反抗。

她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望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凌大少爷,你放心,我巴不得和你保持距离,也没心情在你面前动心思!就不劳烦您了,再见。”

林婉言迅速的解开了安全带,正打算下车的时候凌欧文却忽然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臂,一个用力,便深深的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还牢牢的钳住了她的身子,不让她动。

“呵呵,保持距离,我看你这是在欲擒故纵吧。”凌欧文伸出手紧紧的捏着她精巧的下巴,一脸的不屑,“你是不是经常当着男人的面脱衣服?”

林婉言白了他一眼,什么跟什么呀?

大冬天的脱个外套就勾、引人了,又不是脱光了,两个人坐在主驾驶的位置,她的后背和他结实的胸膛紧紧的贴在一起,姿势暧昧不已。

“凌欧文,你是我的丈夫没错,可你不能强迫我,违背我的意愿,你这是强、奸。如果不是凌爷爷的话,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吗?你给我松开。”

林婉言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她越是挣扎凌欧文抱得就越紧,她甚至都没有办法呼吸了。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少拿爷爷说事,我可没他那么好糊弄,也不知道在我之前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现在还在我面前装清纯。”凌欧文厌恶而又冰冷的声音,不断的在她耳边响起,也一次次刺痛了她的心。

因为这件事情,她已经不知道被他羞辱了多少次了。

林婉言紧紧的捏着手,这一年所积压的情绪忽然在这一瞬间就爆发了。

“凌欧文!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你知道什么,知道什么!”林婉言发了疯似的冲他嘶吼着,肩膀因为愤怒不断的颤抖着,如果不是因为一年前的那些事情的话,她根本就不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因为林云溪,她真的恨不得立刻就告诉他一年前发生的事情。

林婉言就像是个发疯的女人,凌欧文正打算开骂的时候,忽然手背上却传来了一阵温热,他瞥了一眼,发现竟然是一滴清泪。

他皱着好看的眉毛,眼神中带着一丝复杂,他左手紧紧的拦住了她的腰,右手用力的一推,一个翻身,他们就换成了林婉言在下,凌欧文在上的姿势,当他的右手高高的抬起的时候,林婉言以为他要打她,瞬间就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她知道她根本逃不了,然而她等了许久,并没有等到意料中的疼痛,却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捏住了。

“自己做过的事情,还怕被人说吗?”

凌欧文伸出拇指用力的捏着她柔软红润的嘴唇,眼神复杂,却又带着一丝沉迷,他明明是厌恶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这个女人的嘴唇却总是吸引着他。

“告诉我,这个地方有多少男人碰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