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学长吃尝尝你的下面 啊宝贝给我看看你的嗯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学长真的很想好好的质问那个女人,到底让他的孩子们都受了什么罪。

“哥哥,什么叫字据啊?”唐小糯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望着唐小煜,一脸迷茫。

唐小煜小嘴撇了一下,有些小得意的说道:“你小孩子不懂。”

“你也就比我大半个小时,我小,你也小!”唐小糯不服气的嘟嚷。

“我比你大一分钟,也比你大,在我面前,你就是个小孩子。”唐小煜最爱跟妹妹绊嘴了。

“哼,不理你了,爹地,你这里有没有冰激凌啊,我能不能吃一个?”唐小糯是个十足的小吃货,最爱吃的就是冰激凌了,为此,可没少受罪挨骂。

不过,她见眼前这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爹地,小小的心思,也学会了察颜观色。

立即就向学长提要求了。

学长正苦恼着要怎么再劝女儿,突然听到她对自己提要求,哪里还舍得拒绝,立即对旁边站着憋笑憋出内伤的管家元叔吩咐:“快,带小糯去拿冰激凌吃。”

唐小煜一看到妹妹就知道吃,妈咪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呢,而且,还一个人跑去吃独食了,都没说要给他带一根过来,立即哼哧道:“我才不想吃呢,如果你真的要做我爹地的话,我们就签张字据吧,你保证会爱妈咪,不会欺负她,不让她受委屈,给她很多很多的钱用,让她做最幸福的女人。”

学长对这个智商堪比大人的儿子着实头痛死了。

小小年纪,知道什么叫幸福吗?知道什么叫爱情吗?

统统不知道,就要求他去爱一个陌生的女人,还不能让她受委屈,那他的委屈呢?谁在乎?

很明显的,两个小家伙都不在乎。

“叶晨,拿纸和笔过来。”

拿冰激凌对付了可爱的小女儿,接下来,要过小儿子这一关,学长不得不认真对待了。

叶晨也快要憋出内伤来了,几次想笑,都强行的压了下去。

天啊,两个小萌娃太有趣了,竟然把向来冷静睿智的少爷整的兵荒马乱的。

“叶晨……”学长立即一声怒喝。

叶晨不敢怠慢,赶紧的拿笔和纸过来。

“我们说,你来写!”学长算是看透了,如果不满足儿子的要求,只怕今天的认父大会,就不能圆满的结束了。

唐小煜一副毫不畏惧的小表情,像个小大人似的坐在沙发上,两条小短腿一荡一晃的率先说道:“第一,爹地必须保证不惹妈咪生气,第二爹地必须负责我们母子三人的生活费,第三,爹地不可以找女朋友,第四,一定要对妈咪好,满足妈咪所有的要求,第五……”

唐小煜虽然智商够够的,但毕竟还是个不到四岁的小孩子,他仅能想到对妈咪有利的也就这些条件了,所以,第五,他怎么也想不到了。

“第五条先欠着,等我想好了再说,可以吗?爹地!”刚才还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此刻,突然露出了他这个年纪小孩子的纯真笑脸。

一声爹地,立即叫软了学长冷硬的心。

“好,上述要求,我都同意,现在可以签字了吗?”学长还是觉的很委屈,小家伙一心向着那个女人,他真是嫉妒的眼红。

就在学长拿了钢笔,准备签上自己的大名时……

门口急急推门跑下来的宝贝,一时没明白状况,就看到儿子和那混蛋坐在沙发上,而且,他们面前还摆着一张纸,那个男人刚才说要签字的话,也被她听见了。

她吓的心脏一缩,二话不说,立即就冲了过去,将那张纸一把夺了过去,然后随手一顿狠撕:“不能签,什么都不能签,儿子,妹妹呢?我们回家去。”

唐小煜眼看着自己的计划就要得逞了,却没想到被冲进来的妈咪给搅和了。

他立即有些可惜的说道:“妈咪,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宝贝此刻只想赶紧把孩子带走,这个混蛋的地盘,她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学长见这个女人突然冲进来撕碎了纸张,黑眸闪过一抹得意光芒。

还真是一个会坏事的女人啊,幸好他没有在那张纸上签字,不然,只怕这个女人以后就没完没了了。

“小糯呢?你是怎么做哥哥的,你妹妹不见了,你怎么不去找找?”宝贝见只有儿子在这里,女儿却不知所踪,急的脸都白了,立即就臭骂了儿子一顿。

唐小煜耸耸小肩膀,一脸的无辜:“你女儿是个小吃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对美食有过抵抗力了?”

“你做哥哥的,就该照顾好妹妹,你还有理了是吗?快带我去找她,找到她,我们回家!”宝贝努力的把旁边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忽略掉。

“妈咪,你回头看看,我们找到爹地了。”唐小煜一听到妈咪要带他们回家,他小脑袋立即机智的一转。

其实,在小家伙的心底,能够找到爹地,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宝贝脸色一僵,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到底是不是亲生的,这点默契都没有。

“他不是你们爹地。”宝贝嘴倔的反驳。

要她莫名其妙让自己辛苦抚养长大的孩子认一个伤害过自己的男人为爹地,她打心底是拒绝的。

“薇薇,孩子们虽然小,但他们也是有样学样的,我是不是他们的爹地,你最清楚了,不是吗?”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突然响起来,一片友善温和。

宝贝瞠目结舌,猛的回过头厌弃的盯住男人那厚颜无耻的俊容。

他竟然……在笑,笑的那么欠扁。

而且,他刚才喊她什么?

薇薇?天啊,这混蛋在恶心谁呢。

“这位先生,我跟你并不熟,还请你不要在这里跟人套近乎了。”当着孩子的面,宝贝说话也文明了一点。

不然,以她的暴脾气,早就骂三字经了,因为她真的太生气了。

这个男人已经不止一次的践踏过她的底线,而是一而再,再三而的。

如今,还变成笑面虎,想要抢走她的孩子,她坚决不能容忍。

“妈咪,你要跟爹地不熟的话,那我跟妹妹是哪来的?你不会又要骗我们是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吧。”

垃圾桶?

学长好看的眉锋微微一挑,这个女人是在拐弯抹角的骂他脏吗?

该死,谁给她的胆子?

宝贝被儿子的话一噎,突然变成了哑巴。

她有些生气的瞪向儿子:“大人说话,小孩子别乱插嘴。”

学长强压下内心浓浓的怒气,依旧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语调依旧是温和的:“是啊,如果我们不熟,又怎么能生下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

宝贝简直要被这个男人厚脸皮给惊呆了。

他竟然也拿这些话来堵她的口。

可事实本来就是她跟他不熟啊,就算五年前有过荒唐的一夜,但那纯属意外。

“儿子,我让叶晨带你去我的储藏室玩好吗?那里有我小时候所有的玩具。”学长也有一笔帐要跟这个女人算,所以,他觉的,把儿子支开,会更方便一些。

唐小煜很会察颜观色,他两条小短腿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跟学长如出一辙的眉宇之间,也暗藏着一抹凌厉,带着警告的意味道:“爹地,你向我跟妹妹保证过的,不会欺负我妈咪。”

学长一派温和笑意:“儿子,爹地只是跟你妈妈聊聊天,不会欺负她的。”

宝贝看到儿子要扔下自己孤军奋战,立即急了眼:“小煜,你别乱跑,我们现在去找妹妹……”

“妈咪,你别担心,你跟爹地那么久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聊的。”唐小煜当然要给妈咪爹地制造机会了。

“喂,臭小子……”宝贝眼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影越走越远,她立即气的插腰大骂。

学长在儿子离开后,脸上温和的神色瞬间一敛,恢复了冷若冰霜。

“身为一个母亲,你竟然就这种素质……”

宝贝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没想到还要遭这个男人的唾弃,立即万分羞恼的迎视着他寒光潋潋的眼睛,冷笑一声:“我什么素质,还轮不到你来挑惕,你刚才要跟我儿子签什么合同?我警告你,你要还算是一个男人的话,有什么你就趁着我来,不许你打我孩子的主意。”

学长没料到这个女人牙尖嘴利,竟然还敢质疑他的男性尊严。

高大狂霸的身躯瞬间逼近一步,比宝贝足足高出一个头的身高优势,立即给了宝贝无形的压迫感。

娇小玲珑的身子轻轻的抖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去。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吗?”男人微微倾身,薄唇几乎是贴在她耳根处说话。

灼灼热气,烫的宝贝脸颊都红了,她立即恼火的将头转开,不想受他的蛊惑。

“我不记得了!”宝贝嘴硬的不想承认那一夜的荒唐。

学长薄唇邪邪的勾起,带起一抹讥讽的笑:“你不记得了?不会是还想让我再证明一次吧。”

宝贝听到他这话,震惊无比,这个混蛋哪里来的自信啊,真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想睡他似的。

“需要证明什么?证明你说不定一分钟都没有吗?”明知道这个话题该及时的打住,可宝贝就是不甘心,还是想说些话去刺他。

一分钟都没有,这绝对是学长这辈子听过最污辱他的一个字眼。

“你信不信,我让你连床都下不了。”学长面色铁青,语气充满危险和压迫。

宝贝倔强的撇撇嘴:“鬼才信!”

学长没料到这个女人不仅脾气坏,嘴巴还这么硬,看着就是欠收拾。

宝贝也感觉到客厅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异了。

奇怪了,她是来这里跟他争夺孩子的抚养权的……哦,不对,她是来带孩子回家的。

现在怎么变成了在讨论他的持久度问题?

偏了,跑偏了。

“你赶紧把我女儿交出来,我要带他们回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宝贝义正辞严的要求道。

“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你要走,你只管走。”学长见她如此的坚决,他态度也冷硬了起来。

宝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冷着小脸道:“你不把孩子还给我,我哪也不去。”

“我这就让下人给你收拾一间客房……”

宝贝猛的站了起来,怒目盯住他,一字一字道:“我要带孩子走。”

“那得征求孩子们的意见了,他们有自己的主见,我们做父母的,该尊重他们的决定。”学长见她气的眼眶都红了,一副要哭的征兆,他只好敛紧了眉宇,不再跟她强硬着来了。

他可不会忘记儿子离开前说的话,不许欺负他们的妈咪。

如果让她哭了,一会儿孩子们回来,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们解释了。

宝贝竟然认为他说的话还很有道理,的确,把孩子们找过来,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于是,她立即开口要求道:“你现在就让你的人,把他们带过来。”

“我相信儿子正在开心的玩着玩具,女儿此刻也在品偿着美食,所以……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学长有故意气她之嫌。

宝贝愤怒的咬住了下唇,眼眶更红了。

这个混蛋仗着自己有权有势,竟然如此用如此恶劣的手段把她的孩子们给带到这里来了。

现在,还不让她见到孩子们,太可恶了。

“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聊聊,我们什么时候睡过的事情了。”

学长慵懒如帝王般的高大身躯,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叠着的两条大长腿,傲人又清贵。

他开口,音质低沉,却也透着不怒而威的压迫力。

宝贝浑身一僵,一股冷意从心底窜起来。

那一夜,简直就像恶梦一样跟着她,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提。

可这个男人太残忍了,竟然把她的伤口,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揭开。

“我记忆中,并没有跟女人发生过关系,除了那一夜……”学长对于自己的私生活上面,还是非常清醒的,所以,他可以很肯定,自己只有一夜为了保命,睡了一个来厉不明的女人。

可是,那个女人不该是唐思柔吗?

怎么会是宝贝怀了他的孩子?

难道那天晚上玩的是三?

学长正走神着,宝贝已经极为气氛的骂道:“你就是个禽兽,你夺了我的清白,现在还要跟我抢孩子,你连禽兽都不如……”

“你先别顾着骂我,你老实告诉我,那天晚上我睡的人是你,还是唐思柔。”学长那般精明的男人,又怎么会理不清事情的真象呢?

宝贝一听到唐思柔的名子,一口气就堵在胸口,回国那天,她特意跑去唐家拿妈妈的遗物,却没想到被这个男人给强行的扔出家门外了。

唐思柔那天恨恨的放话说,要一把火把妈妈的东西全烧个干净。

都过去两天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烧毁妈妈留给她的遗物,想到这,宝贝眼眶一热,委屈又悲伤的泪水,滚落下来。

学长看到她掉下来的眼泪,英挺的眉锋一拧,低沉开口道:“你只需要跟我说实话就行,我没别的意思。”

“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和孩子可以吗?不要把他们从我身边抢走。”宝贝内心委屈,连带着语气也软弱了起来。

她真的没别的办法了,面对眼前这个有权有势,冷酷无情的男人,她只有恳求他。

“如果我说不呢?”学长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的容情。

宝贝掉了一半的眼泪,立即收住,她恼火的站起来:“那我就去告你。”

“我奉劝你还是省省心吧,你是告不了我的,我背后有一群强大的律师团队,再说了,在这座城市,仍至整个国家,没有人敢接你的告状,你懂吗?”学长极为嚣狂的扬眉冷笑。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自量力啊,竟然妄想告他?

宝贝知道他说这些话并不仅仅是威胁她,也许这就是事实吧。

这个男人所拥有的财富和权力,又岂是她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可以抗衡的?

难道,她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抢走吗?

不,她做不到,除非她死。

不然,她就一定要把儿女抢回来。

宝贝低下头,默然不语,也说不出话来了。

学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在椅扶处,一双锐利深沉的眼,锁住对面那个女人。

她依然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搭配的是一件淡粉色的衬衫,紧窄的裙子,包着她一双笔直雪白的腿,此刻坐在他的对面,他眸底光芒微暗。

一头乌黑的长发没有束缚,散落在她削肩处,因为刚才的争吵此刻微微凌乱。

她还很年轻,目测不过才二十出头,实难相信,她已经是两个四岁宝宝的母亲。

雪白的瓜子小脸,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睛,纯纯的模样,还是很勾男人心魂的。

就在气氛静止的时候,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宝贝的。

宝贝此刻正低头伤心着,并没有发现,对面的男人,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她从包里找到手机,直接贴到耳边去。

“云霆哥?”她美丽的面容,因为打电话的男人,略微的闪过一丝诧异。

学长目光淡淡的扫向别处,却在听到她那一声甜腻的呼唤,目光再一次的盯向了她。

叫的这么甜,关系不一般吧。

“晚上是吗?好,我尽量赶过去。”宝贝没想到,自己的青梅竹马陆云霆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还约她一块儿吃晚饭。

这么多年没见面了,当初她出国的时候,也是一声道别都没有,宝贝还是很内疚的。

如果有机会再见上一面,她真的要为当初的不告而别至歉。

挂了电话,宝贝再一次的开口要求学长:“你赶紧把我的孩子找过来,我晚上还有事情,没空在这里跟你瞎耗。”

学长当然知道她晚上有什么要紧的事了,是迫不急待的去见男人吧。

哼,这么轻易的就答应跟男人见面,真怀疑她的人品。

“你如果着急,自己去找吧!”学长也不知道心情哪里就堵闷了,双手一摊,一副不管事的态度。

“你……简直太过份了!”宝贝气急了,骂了一句后,转身就胡乱的挑了一个方向跑出去。

自己找就自己找,就算把这里翻个遍,她也要把孩子们给找到。

学长看着女人奔出去的方向,薄唇有趣的往上勾了起来。

她还真的打算自己去找女儿啊,真是白痴一个。

宝贝一出客厅的大门,立即就感觉像是走进了一个诺大的神秘谜宫。

天啊,谁会把自己的家,设置的像一个谜宫一样?

真是太变态了。

就跟那混蛋的人品一样。

跑都跑出来了,宝贝也不可能再回去求他,这样太没出息了。

只能恨恨的咬牙,她一边往前跑,一边大声的喊儿子女儿的名子。

可是,不管她怎么往前跑,怎么喊,就是没听到孩子们的回应,她不由的慌了神。

完了,只怕她最后连孩子们没找到,自己还迷路了。

宝贝抱着不放弃的决心,又绕了几圈,嗓子都喊哑了,腿也跑酸了,可就是没找着孩子。

她沮丧的靠在一根白玉柱子上面,缓慢的蹲了下来。

两只手撑着自己的脸,一副受尽挫折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觉的心疼可怜。

“小煜,小糯,你们在哪啊?快到妈咪这里来,妈咪好想你们。”

她低声抽泣着,像个孩子似的。

学长单身插在西裤的品袋里,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居高临下的睨视着自己的花园。

就看见远处那柱子下面缩作一团的女人,她的双肩一耸一耸的,明显又哭了。

唉,女人的泪腺都是这么发达的吗?动不动就哭,真是一群什么生物啊。

原本是不想去理会她的,她爱哭就哭个够吧。

可是,他又想到孩子们说的话,自己可是对他们保证过,不欺负她的。

如果她一会儿哭的眼睛都肿了,只怕孩子再小,也能看出点猫腻吧。

想到这,学长绷着俊脸,走到了宝贝的面前。

像在看一只可怜的小狗一样,用脚尖轻轻的踢了踢她的腿:“起来吧,我带你去找他们。”

“真的?”刚才还像只可怜虫,此刻一听到男人的话,她立即从地上跳了起来。

显然是绝望极了,突然听到他愿意帮她,那种欢喜瞬间冲上她的大脑,让她一下子忘记他是一个如何可恶无耻的男人了。

学长眉宇更加的深邃了,他真的不懂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是说要带她去找孩子们,她竟然露出这种开心的表情。

当然,也仅仅是一秒,宝贝的小脸蛋,又绷住了。

她觉的自己有些愚蠢,她凭什么要感激他啊,明明是他把孩子们带走的。

“跟着来!”学长迈开长腿,速度很快的朝着一条走廊走去。

宝贝虽然双腿有些酸累了,但还是非常快速的跟在他的身后。

一心想着要见到孩子们,她就觉的高兴。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故意的,在猛走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脚步。

宝贝一门心思想着孩子,自然也来不及刹车,就那么直接的撞在他的后背处了。

鼻子都撞的疼痛了起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