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上面?下图片 一个女的和好几个男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杜医生拿着医疗器具从一旁经过,自然听到了片刻前傅渊和病人对话,露出来一个温婉的笑容,双手却在不知不觉中握紧。

只见她缓缓的低下了头,眼神中满满的嫉妒不甘,嘴角处微微抽动,内心深处不由愤恨道,纪安歌,你怎么配得上他。

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在杜医生姣好的面容上,虽仅穿着医院的制服,还是藏不住她的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

纪安歌走到卫生间前,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景,暗自感叹一句杜医生的美貌与身段,也有一丝疑惑,傅渊那家伙,怎么会放任杜医生这样的尤物在眼前,却丝毫不动心?

她自然感受到了眼前之人对自己的敌意,深吸一口气,没有畏惧退缩,淡淡然的回应着她的目光,走进了卫生间。

与此同时,祝医生走了过来,冷笑一声,略带嘲讽的说道。

“杜医生,怎么,听得心里挺不是意味的吧?”

“呵,你又比我好到哪了?”杜医生回怼回去,丝毫不示弱。

“杜医生你说说你,何必呢?长的又不差,非吊死在一棵树上。”感觉是替杜医生着想一般,明里暗里的劝她放弃傅渊。

“说的真好听,怎么不去劝人家未婚妻?”杜医生又怎么会摸不清她的心思。

一提到未婚妻这三个字,两个人的脸色瞬间黑了一度,陷入了沉默,最终不欢而散。

纪安歌在卫生间里听到门口的对话,皱紧了眉头,咬了咬嘴唇,借助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长这么大,初次感觉到一种名为危机感的东西,整个人活像是一只蔫坏的小鸡,纪安歌看到杜医生的自信和美丽更是感到有些受挫。

打开水龙头,朝着自己脸的方向泼了几把水,水珠顺着脖颈流到锁骨处。

杜医生原本就心情不爽,看着傅渊办公室,眼神中一闪而逝狡黠的光芒。

刻意扯开了衣领处的扣子,捋了捋眼前的碎发,抿了抿嘴唇,轻咳一声,随后露出来自己招牌式的温婉笑容,推开了眼前的门。

“傅……”杜医生的话停在了嘴边,扫视一圈发现傅渊不在办公室里。

“你是几号床的病人家属?不知道这种地方不能随意乱闯吗?!”眼神中明摆着的不屑和嘲讽,和刚才的语气和姿态若判两人。

傅老太太推了推眼前的老花镜,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想必也是某个不懂事的护士,只是这态度着实让人隔应。

正打算开口教训一顿,看到不远处纪安歌走了过来了,索性闭上了嘴一言不发。

“不管是谁的家属,杜小姐,你这口气也未免太咄咄逼人了吧?”纪安歌缓缓的走到杜医生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

“办公室这种地方,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进来的,我让她离开有错吗?”杜医生本就生气,如今让她抓住了发泄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随便一个人自然进不来,难道傅家老太太也进不来?”纪安歌毫不畏惧的迎上她的目光,言语中多了几份强势意味。

杜医生犹豫了几秒,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向办公椅坐着的老妇人,没有说话,纪安歌转身继续对着傅老太太说道。

“奶奶,怎么不给我和傅渊打电话呀?”全然一幅撒娇的语气,纪安歌对傅老太太影响本来就不差,再加上这层关系,自然不会看着杜医生对她不敬。

傅渊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嘴角带着笑意,近乎邪肆的看向纪安歌。

“呵,这是谁家的小老虎嗯?”傅渊低低的说道,还顺势揉了揉纪安歌的脑袋,眼神中满满的宠溺。

“你说是谁家的。”纪安歌一幅要揍他一顿的架势威胁道,语气也加重了,却显得更可爱了。

“我的我的,好了吧。”傅渊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杜医生硬生生的被晾在一旁,她自恃貌美,想不通为什么傅渊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看着两人当自己的面秀恩爱,心里一阵酸楚,走出了办公室。

老太太更是满脸笑意,她这次带纪安歌来医院的初衷,就是要让那些女人对自己孙子避而远之,安歌这丫头,她可喜欢的紧。

原来还有些担心,但看到两人这样,她放心多了,想来自己在这也算是“电灯泡”,于是开口说道。

“哎呦,我忘记今天跟几个旧友约好出去了,我得赶紧走了。你小子,照顾好安歌啊。”说完话傅老太太就走了出去。

临走前不忘用眼神示意傅渊,像是在说着机会我给你了,好好把握住。

纪安歌在一旁不明所以,傅渊眼眸微眯,虽然对奶奶的行为有些无语,但她能认可纪安歌这个孙媳妇总归是好的。

“走吧,带你去吃饭。”傅渊看着纪安歌一幅愣神的模样,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纪安歌应声,赶紧跟上了傅渊的步伐,傅渊嘴角勾起,对于纪安歌刚刚愿意承认他们二人的关系,感到心情很好。

车子一路飞驰,十几分钟后,停到了鸿运大酒店门口,傅渊细心的帮她解开安全带,绕道副驾驶的位置替她打开车门。

纪安歌任由傅渊将她一路带了进去,点菜的时候,纪家来电话让他们回去一趟,纪安歌果断拒绝。她可是清楚的很他们那些龌龊的想法。

“傅渊,你对我好,究竟是为了什么?”

纠结了许久,这个问题纪安歌还是说了出来,她不懂傅渊是什么想法,她已经分不清傅渊到底是真心还是演戏了。

怕也是因为有了江承宇的前车之鉴,她害怕自己再次沦陷在傅渊的温柔中,难以自拔再次受到伤害。

“你放心。傅家从来没有离婚两个字,我定不负你。”傅渊挑了挑眉,并没有想到纪安歌会问他,他知晓纪安歌之前的事情,所以一字一句认真的回道。

说话间,傅渊夹出来一块滑嫩的鱼肉,细心的将鱼刺一根根挑出来,再温柔的放入纪安歌面前的盘子中。

这一幕,让纪安歌备受感动,看着眼前这么优秀的男人对自己坦露心意,眼角处微微染上湿意,满是幸福的滋味。

次日,金云酒楼后花苑。

纪扬灵和江承宇如期举行订婚宴,纪安歌自然也在现场,纪扬灵看到了自己这个“姐姐”,勾唇一笑,心生一计。

缓缓松开了江承宇的手臂,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杯酒,朝着人群中走去。

“扬灵,你今天真好看啊。”周围人都是名媛千金之类的,参加这种场合早已经是家常便饭,自然少不了客套一番。

纪扬灵先是一一道谢,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语气带着一丝玩味说道。

“哎,你们别光顾着祝贺我,我姐姐纪安歌也快要结婚了。”只见她捂着嘴唇轻笑,还刻意压低了自己声音。

“咦,我好像也听说了,和那个外科医生?”

“是吗?这两人才认识多久啊?”

“纪安歌什么时候转性了?居然找了个没钱没势的医生?”

瞬间现场的人都把话题转向了纪安歌,有的冷眼旁观,还有人一幅看热闹的姿态,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一些真的祝福他们这一对,只是人们对于这种八卦还是不看好的居多。

纪扬灵看到自己的目的达成,心里暗自窃喜,表面上却没有任何波动,事后还装作无辜的样子说道。

“你们别说啦,我相信姐姐跟姐夫一定会幸福的。”

纪安歌一路上听到身边的议论,心里很不爽,想着定是自己的好妹妹又在挑事了,现在又听到她这样,忍不住上前数落一番。

“纪扬灵,你在这又想造什么谣?”纪安歌语气冷冷说道。

“姐姐,你误会了。”纪扬灵又跟平时一样,装作可怜,一幅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怜爱。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有些不知所以的人,甚至有人上前替纪扬灵攻击道。

“也不知道那个医生看上她什么了,真是不知好歹的贱女人,呵呵,我看那个医生也只是空有一副好皮囊,也就是个接盘侠吧。”一个年纪不大的女生说道,语气中还带着稚嫩的意味,说出的话却和形象全然不符。

纪安歌一听到贬低傅渊的就想回怼回去,赫然想到自己好妹妹的德行,眼波流转,有模有样的学起她的姿态,吸了吸鼻子,抹了下眼角。

“妹妹,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居心,我已经很尽力的……去对你和妈妈好了……你又何必这样针对于我,让别人看不起我就算了,可傅渊他又做错了什么……”

“我从小失去了母亲,是继母一手拉扯大的,又怎么会忘恩负义的去对付她的孩子呢,虽然妹妹订婚的事我并不知情,但我不会介意的,因为我知道我在这个家就是个外人,可今天我实在看不下去有人恶意诋毁我,搞臭纪家的名声!”

“我想父亲听到那些谣言,一定会很伤心的,所以妹妹,以后我们和平相处好不好?”纪安歌一幅泫然欲泣的模样,周围的人听完这番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对于一些事情,并不需要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人在潜意识里都会同情弱势群体。

几个女生开始小声讨论着,不知道有谁小声说到纪安歌的继母,紧接着一声长叹。

“继母终究不是亲妈,估计这些大小姐在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这句话说出来以后,立马引起一阵哗然。

豪门免不了嫡庶争斗,大家都是如履薄冰的活着,尤其是太太们,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不知所谓的小三小四和私生子女们。

在场的豪门太太瞬间同情起纪安歌的遭遇,纷纷上前安慰。

傅渊正在一旁跟商业上的合作伙伴谈着最近的项目,好不容易才抽开身,助理便立马跟他汇报刚才发生的事情。

听完后,傅渊对纪安歌是既欣赏又心疼,也有一丝的意外,竟然三言两句就将丑闻打破,成功还自己名声一个清白。

不愧是他的女人,傅渊察觉到她的心思缜密的一面,忍不住心中夸赞一番,加快了步伐,朝着纪安歌的方向走去。

订婚宴终于开始了,周围人也散开纷纷入场就坐,纪安歌看着傅渊一步步向自己的方向走来,有些心虚的垂下了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下一刻,像是鼓足勇气,猛然抬头,自嘲似的苦笑一声,对着傅渊说道。

“我就是这样一个心机深重的女人,要是你现在后悔了还来得及。”

“我后悔。”

“后悔没有早点遇到你,就可以保护你了。”傅渊满是心疼。

纪安歌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后哽咽着说道。

“作为纪家不受宠的大小姐,如果不会点生存手段,我又岂能安然无恙的活到今日。”

“傅渊,从来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很感谢你,真心的。”纪安歌露出自己招牌式的笑容。

“你是我傅家认定的女人,除了我谁都不能欺负你。还有,以后不许跟我道谢。”

“好。”纪安歌仰头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眼里柔情似水,想必这辈子除了他,心里再也不会有其他人的分毫位置。

傅渊伸手捏了捏纪安歌的脸颊,动作轻柔,像是在摩挲一件爱不释手的工艺品。

手中的力道多一分太重,少一分又太过随意,似看不够那般,眼神中装满了这个小女人的喜怒哀乐。

大手握紧纪安歌的小手,放到温暖的掌心里。感受到来自她指尖的温度,不由疑惑,明明还未到冬天,怎么就如此冰冷。

两人携手一同进场,纪扬灵正在台上演说他们的爱情,发现身旁的江承宇盯着纪安歌看个不停,一时间恼恨不已。

胳膊撞了一下江承宇,得不到回应,笑着问道。

“承宇,你怎么一直盯着姐夫看?”

一时间焦点又汇聚到纪安歌和傅渊身上,江承宇狠狠的瞪了纪扬灵一眼,没有回话,只是表情有一阵的僵硬。

这两个人的身份曝光,引起众人目光,纪安歌眼底一沉,不知道她又想作什么幺蛾子。

“安歌,你这丫头,多久没有回纪家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是纪凯风,他款款而来,虽然是指责,但那语气却满是宠溺,没有分毫责怪的意味。

“哥哥!”纪安歌全然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一门心思都放在纪凯风身上,许久未见,他还是这么帅气逼人。

纪安歌朝着哥哥的身后看去,还跟着后面还跟着纪冬和宋芝雅,她抿了抿唇,轻声问候了一下,随即又对纪凯风恢复了灿烂的笑容。

纪凯风满目宠爱,瞥了眼她身旁面色不善的男人,眼里流露出一丝深沉,点了下头算是问好,又将目光转移到了纪安歌身上。

“安歌,是不是又不好好吃饭,怎么又瘦了?”纪凯风伸手刮了一下纪安歌的俏鼻,满脸笑意的说道。

“才没有呢。”纪安歌拽了拽纪凯风的衣袖,撒娇般的回复道。

纪扬灵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亲密无间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别过了头。随后看到江承宇还在瞪着纪安歌,更是火冒三丈,双手紧抓自己的礼服,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之前在讨论着纪凯风为什么没有到场的人,现在也都灿灿一笑,纷纷上来问候,说着些嘘寒问暖的话语。

傅渊发现自己家小丫头所有注意力都在纪凯风身上,心里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有直接说出来。

只是那张脸始终臭着,男人微微俯身,贴近纪安歌的耳旁。

一道低缓而充满磁性的嗓音陡然在她耳边响起,似是在提醒着什么。

“安歌,这是纪扬灵的订婚宴,别抢了风头。”傅渊语气微微加重,带了点强势的意味,他现在很不爽。

纪安歌看了傅渊一眼,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继续跟身边的纪凯风说着话。

傅渊满脸黑线,是他把她惯坏了,还没结婚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纪扬灵盯着角落里攀谈甚欢的两人,指甲都快被自己掐断了,她纪安歌凭什么,凭什么能得到这么多人的爱戴,凭什么这个人不是她?明明她才是今天的主角!

但这么多人在场,纪扬灵再恼羞成怒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装模作样的说几句暖场子的话,满心妒忌的她已经完全不记得是谁先挑事的。

纪安歌和纪凯风唠家常撒娇,完全忽视掉了傅渊。

只是偶尔回头说几句,“傅渊,我哥哥厉害吧,他现在已经拿到博士学位了!”

“傅渊,你都不知道在整个纪家里,只有哥哥一直保护我,最喜欢的就是他了。”

傅渊刚开始还有些不爽。但看纪安歌难得这么开心,也没有继续妨碍她,直到订婚宴结束,纪凯风和纪冬告了别,先行离开。

傅渊和纪安歌也随后离开了,朝着停车场的位置走去,一路上纪安歌满心欢喜,讲着自己哥哥的优点,兴致勃勃的停不下来。

纪安歌全然没有注意到傅渊越来越阴沉的面色。

忽然傅渊转身看向纪安歌,一把将她推在身后的墙壁上,紧接着一个霸道强势的吻扑面而来,撕咬着纪安歌的嘴唇,但控制好力道并没有出血。

“真啰嗦。”随后松开了纪安歌,傅渊眼眸半眯,冷冷的说了一句,嘴唇还残留着她淡淡的果香味。

男人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他很不喜欢他的女人在他面前提到其他男人的名字,哪怕是哥哥也不行。

纪安歌呆愣片刻,已经被他的反应吓懵了。

过了许久,她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刚才那一推着实不轻,登时来了脾气。

“傅渊,你什么意思。”纪安歌语气冰冷,全然一幅公式化的口吻说到,她很恼火,不懂傅渊为什么这么生气。

傅渊也不知道自己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只要想到纪安歌因为另外一个男人对他冷眼相对,甚至完全忽视他,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在他看来,这不是吃不吃醋的问题,而是她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位置。

“我认为,应该重新考虑一下,你我二人的关系。”纪安歌见他一言不发,心底划过一阵莫名地情愫,却还是狠了狠心继续说道。

“或者说,在结婚前,你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没想到,你也是这种女人。”傅渊目光森然,直接打断了纪安歌的话,想起那个不辞而别的女人,心里一阵寒意,看来在这个年代,有钱真的是万能的。

纪安歌听他这样想自己,还有那鄙夷的目光,内心深处狠狠揪了一把,没有理会他,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肩膀,继续说道。

“你听我说完。我当初结婚本来只是想找一个人应付一下,再离婚的。可是遇到你,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变数。我在纪家的状况,想必你也有所了解,当然,你也有选择离婚的权利。”

纪安歌说出最后一句话,沉重的心不但没有放松,还更是压抑了一分,她想她还是在乎眼前这个男人的。

“傅渊,我希望你和我,在都对彼此还未动心之前,都各自保持距离。还有,纪家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话音落下,傅渊一怔,没想到纪安歌完全不想利用傅家完成什么心愿,心里隐隐带着几分惊喜,也有些不满她竟把他当做外人。

沉默良久,男人点了下头,答应了纪安歌提出的要求。

听不出来情绪,傅渊说了声嗯,正打算回复她的话。

“叮铃铃——”一阵铃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纪大小姐,几点钟了,还不回来?”原来是纪凯风打来的,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像是批评犯了错的小孩子。

“哥哥,我正在往回赶呢,马上就到了。”纪安歌听到是自己哥哥的声音,语气也放轻松了许多,还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行吧,那你路上小心点。”纪凯风言语中满满的关切。

“放心吧,哥哥。”纪安歌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手中的电话,顺手放到了自己的斜挎包中。

只见傅渊一幅怨妇的表情盯着纪安歌,多了几分阴冷决绝。纪安歌有种他在吃醋的错觉,因为他向来都是一幅让人看不透的样子。

而现在,不满意都写在了脸上。

“傅渊,你送我回去吧。”纪安歌看向傅渊,她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情绪波动,只是她现在并不愿意解释。

谁让他误以为自己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天真的以为已经足已让傅渊了解到自己,了解到她并非谣言那般不堪,了解她坦荡做人的一面。

现在说心里一点都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傅渊自然不愿意带她回去找纪凯风,但是看纪安歌这样,除了答应也并无他法。

于是抬步迈上前,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替纪安歌系好了安全带,才上了车。

一路车速飞驰,两人无话。

冷风顺着车窗不断的灌涌进来,拍打在男人轮廓分明的面容上。

到了地方,傅渊本想拖着她,没有立刻打开车门,却不料纪凯风在她的心里竟然如此之重,纪安歌伸手绕过他,按下了打开车门的按钮,随即下车就往纪家的方向跑。

临走前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傅渊。

车内气氛压抑至极,良久,‘砰’地一声,男人锤在方向盘的手震了几下,冷硬的面容更加无情,望了眼纪家大门,脚下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客厅,纪安歌小脸通红,有些气喘,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便往嘴里猛灌。

解了渴后,纪安歌换上一副讨好的笑,眼眸弯弯的看着眼前正襟危坐的男人。

纪凯风一脸严肃,等着她喝完水,顿了几秒钟才开口说道。

一个女人同时和好几个男保持着性生活,请问医生,这样做对女人有伤害吗。

女性性伴侣比较多,对女性的身体会有一定的伤害,首先会增加感染及妇科炎症的发生几率,另外性伴侣多,也会增加性传播疾病发生的几率,建议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