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叙说一舔一插 一人在上吃一人在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张婆子的脸一冷,直接就忽略了张秀娥的意见。

可怜张秀娥这个时候身子虚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又一次被塞进花轿,好在为了不让她就这么死去,这些人还有点良心,在拜堂之前,给她吃了药重新包扎了伤口。

只不过这药里面,有一些让人昏昏欲睡的药物。

以至于,张秀娥只记得自己和一只大公鸡拜堂了,然后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

张秀娥就听到了张婆子的怒骂声:“夭寿的!下贱的不要脸的蹄子,本以为你还能救活聂公子,谁知道这才过去继续拜堂,聂公子就彻底没了气息!”

张秀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感觉有一些迷糊,自己不是到了聂家么?咋又回来了?

此时她又一次被扔到了偏房。

张婆子就站在院子里面骂着,至于张春桃,这个时候正陪着张秀娥呢。

张春桃小声的给张秀娥讲了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聂家公子在第一次被她克死之后,竟然缓过来了,聂家人知道她自杀差点死了,觉得是她替聂公子挡了一劫,然后就就把她给请回去了……

唔,这个请字是比较客气的说法,在张秀娥看来,自己就是被绑回去的。

这一次她更倒霉了一点,刚刚拜堂,聂公子就彻底没了气儿,连带着一起没气的,还有聂家的老夫人。

听说这一次,这两个人死的透透的了。

聂老爷和聂夫人中年丧子,彻底把怨恨发泄在了她的身上,于是她倒霉催的又让人给扔回来了。

如此一来,张秀娥就算不是原主,也不能保持平常心置身事外了,这都是什么糟心的事情?这些人折腾出来这么多的花样,最后竟然把事儿怪在了她的身上?

“姐,这一次你已经拜堂了,是真的成了寡妇了……这事儿圆不过去了,你要挺住。”张春桃抹了一把眼泪,总结了事情的后果。

因为吃了药,这个时候的张秀娥身体好了不少,她更是不会和原主一样伤神,所以精气神还是不错的,她冷哼了一声说道:“当寡妇好!总也比去给那聂公子当夫人好!”

就冲着聂家的行事作风,给聂公子当夫人?那她以后的日子,也只是会无尽的悲催!

虽然说在张家也不怎么好,但是她是寡妇了,是不是就可以自立门户搬出去住?

想到这,张秀娥的心反而是轻快了起来。

等着身体稍微好点,她就要想办法搬出去,至于现在……她在这张家好歹有一处遮雨的地方,怎么也得熬过这段最艰难的日子。

张婆子骂够了,就到屋子里面找张秀娥发脾气。

她的一张老脸上,早已经满是褶子了,皮肤干黄,此时生起气来,露出一口大黄牙,分外的狰狞。

“你这个夭寿的丧门星!还有脸活着?要我看!你现在就应该死了!”张婆子怒骂着,还忍不住的伸脚出来踢张秀娥。

张秀娥的身子虚弱,没有办法躲开,到是张春桃眼疾手快的趴在了张秀娥的身上,替张秀娥挨了这一下子。

“奶,聂家公子保不齐还会醒来,毕竟现在还没下葬,你要是真的踢死我了,就算是以后我过了好日子,也不会对你的好的!”张秀娥怒声说道。

张婆子微微一愣,这停尸七日的时候,还真是有一些人命不该绝会醒过来。

聂公子上一次不也是没气儿了醒过来了吗?要是这一次聂公子真的会醒过来……不成,现在还不能把张秀娥得罪狠了,左右就七天的功夫。

要是聂公子被下葬了,她就要让这孽障好看!

不过虽然是有渺茫的希望,张婆子对张秀娥的态度依然好不到哪里去,此时愤愤不平的啐了一口,这才转身离开。

张秀娥心疼的看着张春桃:“春桃,你疼不疼?”

张春桃却是嘻嘻哈哈一笑:“姐,我不疼……都习惯了。”

最后一句话,让张秀娥的心一揪,都习惯了……

这一家子以前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姐,你今天很不一样,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奶奶说话。”张春桃笑着说道。

张秀娥吓了一跳,别是给张春桃看出来什么不一样的了,当下就说道:“我现在连死都不怕,才不会怕她呢!”

张春桃理解的点了点头,一向懦弱的姐姐这次都能自杀,可见真的是被逼狠了,如今有这样的改变,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接下来的几日,张秀娥就一直在这养伤。

张婆子把刷锅水给了张秀娥,这是用来喂猪的,张秀娥根本就咽不下去,但是想着这里面好点有点菜渣子,还是忍了再加上张春桃从自己的牙缝上扣出来的菜窝窝,她总算是活了下去。

除了张春桃,张秀娥没有看到自己其他的亲人。

周氏领着张三丫回娘家了,至于张大湖,出去给人盖房子了,也就是在这几日的功夫,张婆子就把张秀娥给嫁了。

张秀娥暗叹了一声,这便宜爹娘在张家还真是没有什么地位。

和他们住在一起的,还有她的小姑张玉敏,不过她眼见着也到了出嫁的时候,担心沾染上晦气,可不会来看张秀娥呢。

说起来,他们的三叔张大河也和他们住一起,不过自从张秀娥出了事儿,他们都是绕着这偏房走的。

许是怕染上晦气,所以还没有来找张秀娥的麻烦。

七日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张秀娥此时已经能自由活动了。

她换上了一身打了无数补丁的衣服,身上清爽了不少,伤口隐隐作痛和发痒,有一些难熬,但是张秀娥知道,自己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她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张家,用木头插的栅栏,已经被雨打成了灰黑色,歪歪斜斜的,一阵风过来准保倒下。

除了偏房一共三间屋子,土墙,房顶上面压着茅草。

院子里面养了一头猪,此时正哼唧哼唧的叫着。

“张春桃,你这个贱蹄子,还不快点去打猪草,围着你那个丧门星姐姐干什么?”张婆子看着张春桃又在张秀娥附近转悠,怒声骂道。

张秀娥说道:“奶,我也要打猪草。”

张婆子冷笑了一声:“既然没死,那就和你妹妹一起去干活吧,至于那聂公子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别想了,聂公子今日出殡!”

张秀娥没有反驳,她需要再站稳一点脚跟,她现在还真是两眼一抹黑呢。

这一次想跟着张春桃出去,那也是想看看周围的环境。

要想反击,那总也得了解了一切再说。

张春桃担忧的看了一眼张秀娥,最后拿了一捆用来背猪草的麻绳,带着张春桃出了门。

张秀娥原来的记忆很是残缺,只记得一些要紧的人,说白了,就是给她留下深刻心理阴影的人,主要就是张婆子这样的,至于其他的她还真是想不起来。

这一次跟着张春桃出来,张秀娥都不认识路。

好在张春桃为了照顾张秀娥,都是慢悠悠的走在张秀娥的前面。

出了张家的院子,往村子的里面看去,就是一处连绵不断的青山,远远一看便能瞧见山上满是郁郁葱葱的植物。

村子的左右,开了不少良田,此时有一些人正在劳作着。

两个人要去的,就是这村子后面的青石山。

太阳才刚刚升起来没多久,草木上的露水还没有干掉,这样的时候很少有人来上山的,但是张婆子可不会管这些,左右来这干活的,都是这些赔钱货丫头。

“姐,你仔细点别摔到了,伤口裂开了可就不好办了。”张春桃一边走一边担忧的回头。

张秀娥此时心情极好,离开了那让人压抑的张家,她只觉得天大地大,来这异世虽然不是她愿意的,但是就冲着这青山绿水的好环境,也不算太亏本。

她随手摘下了一朵野菊花,闻了一下,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口鼻之中。

这几日心中的郁结之气,好像一下子就散开了。

等走到半山腰一处树木稀少的地方,张春桃就开始打猪草了。

也不是随便什么样的野草猪都吃的,主要就是灰菜,苋菜等一些常见的野菜。

张秀娥本想帮忙,但是张春桃说什么也不让张秀娥做事儿,只说自己快点,帮张秀娥把那一份也打出来。

张秀娥左右张望了一下,青石山上的植被众多,在这打猪草也没什么前途,要是能找到一些别的可以吃的用的东西就好了。

于是张秀娥就告诉张春桃,自己要采集一些野花儿玩。

张春桃生怕自己的姐姐想不开,如今瞧着张秀娥的心情好了起来,哪里会拦着?只告诉张秀娥不要走远。

张秀娥点了点头,看了一会儿这才走到树林里面去。

一些野虫此起彼伏的叫个不停,让张秀娥充分的感觉到,这片大地是那么的充满生机。

其实有一些野虫也可以吃的,但是张秀娥的确是不喜欢这些东西,也没想着吃这些东西,她现在琢磨着能不能找到点鸟蛋之类的东西。

还别说,也许是瞧着张秀娥太可怜了,还真是让张秀娥有了一些新发现。

在杂草丛中趴着一只山鸡,这山鸡一动不动的,下面是它的巢穴,很明显,这山鸡是在这抱窝呢。

抱窝时期的山鸡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离开自己的蛋,是以张秀娥靠近的时候,它还是坚守着自己的阵地。

张秀娥看到这山鸡的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说别的,她饿啊,这几日她每天也就是喝一些刷锅水,再吃张婆子施舍下来的一块菜窝窝,要不是张春桃时不时的省下口粮来,她又有伤在身,早就撑不住了。

开始的时候,还能从鸡窝里面摸鸡蛋,可是后来张婆子每天晚上都来摸鸡屁股。

明日会不会下蛋,这一摸一个准,她要是还敢动这鸡蛋,准保第二天没半条小命。

她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把自己的身上披着的罩衫给脱了下来,然后奋力往前一扑。

咯咯……

野鸡挣扎着,张秀娥此时已经抱着这野鸡起身了。

把衣服拴好,这野鸡是跑不了。

她低头一看,这里面有十枚鸡蛋,只是可惜,有一半在刚刚她扑下去的时候被压碎了。

她有一些心疼,眼睛一转,就在旁边找了一个大树叶子,把这鸡蛋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将碎开的蛋壳扔掉,至于蛋液都存了起来。

要是在张家,她准保就生吃了。

但是现在么,她还不想生吃,她真是受够了那种腥气的感觉了。

于是她就小心翼翼的把剩下几个鸡蛋揣在自己的兜里面,背着自己用衣服捆好的山鸡,托着那个装满蛋液的大树叶子,去寻了张春桃。

“春桃!春桃!”张秀娥的脸上满是迫不及待。

张春桃以为自家姐姐出了什么事情,吓了一个激灵,连忙凑过来看了一眼。

等着张春桃瞧见了张秀娥手里面的东西,一脸惊喜的问道:“哪里来的?”

张秀娥就把事情说了,顺便把另外的收获给了张春桃看。

张春桃本想说把这山鸡卖了的,但是看到自己姐姐那面无血色的脸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就低声说道:“姐,咱们找个没人来的地方烤了吃,这一次你嘴可严实点,万万不能告诉咱奶,不然她得打死咱们。”

张秀娥太老实了,以前张春桃也带着张秀娥吃过几次独食儿,谁知道转瞬间就让张婆子给唬出来了,然后两个人自然少不了一顿胖揍。

这一次张春桃为了自己姐姐的身体也算是拼了。

张秀娥笑着看着张春桃,没有想到这才十三岁的小丫头,竟然这么有心眼儿。

不过这样也好,总也比和自己那愚孝的爹好。

两个人摸到了一处水潭附近,张春桃就用自己割猪草的刀,利落的把野鸡杀了,至于张秀娥么,则是在旁边捡柴禾。

捡柴禾的过程之中,扒了一块桂皮,又找了一点野葱回来。

单独烤肉少不了有点腥气,但是有桂皮和野葱,多少能去点腥气。

这样的搭配烤出来的肉,不见得好吃,但是也不会太难吃。

张春桃此时已经把山鸡的毛拔了,便是鸡肠子,都用水仔细的冲干净了,这东西就算是不好吃,那也是二两肉,如今是一点都浪费不得。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火声,没多大一会儿,就传来了烤鸡的香味。

鸡蛋此时已经熟了,姐妹两个各拿了一半,也顾不得烫,直接就往嘴里面送去。

张秀娥感觉到口中那喷香的鸡蛋,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在现代的时候,这鸡蛋早就吃腻歪了,谁会当这东西是稀罕玩意?

可是此时,她这身子的原主没吃过几次鸡蛋,这鸡蛋到了口中,那是格外的香,让她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吞下去。

张春桃拿起一块鸡蛋放在了口中,小心翼翼的品了一会儿,然后就红着眼睛咽了下去:“姐,我以前从来没大口吃过鸡蛋。”

张秀娥听了有一些心酸,按理说张家的日子过的也不至于这么苦,可是无奈张婆子抠门,哪里会给女孩子们吃好东西?

等着鸡肉熟了,张春桃先是把两个鸡腿,外加鸡胸肉都扯下来了,递给了张秀娥。

张秀娥疑惑的看着张春桃。

张春桃笑着说道:“姐,这肉你吃,我人小吃不了多少的。”

刹那间,张秀娥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发酸,张春桃的年纪不大,但是却知道照顾姐姐,十三岁在现代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这个时候还在母亲怀里面撒娇呢。

可是张春桃却宁可苦了自己,也要让着她。

张秀娥拿了一个鸡腿,把剩下的肉给了张春桃:“我这身子有伤,肉吃多了不好。”

“就是因为有伤才应该多吃。”张春桃一脸的坚定。

张秀娥又让了几次,张春桃这才把肉分成了两半,自然,张秀娥那半还是大的。

等着姐妹两个人吃饱了,就躺在青色的草地上,看着那天空的浮云。

“姐,聂家公子今天安葬,你不会想不开吧?”张春桃忽然间侧过头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秀娥好笑的看着张春桃:“你放心好了,我才不会这样呢,只是可惜了你,姐成了克夫的寡妇,少不了要连累你的亲事。”

“我不怕连累!我张春桃这么能干,怎么可能嫁不出去?我不但要自己嫁出去,还要给姐姐也找个好婆家!”张春桃的声音很是坚定。

张秀娥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心佩服张春桃这份坚强和乐观。

不过想来也是,在这样的家庭之中生活着,要是不坚强乐观,难道还要和这原主一样,遇到点挫折就自杀么?

两个人也不敢多歇着,之后就飞快的打猪草,这一次张春桃没有拦着张秀娥帮忙了。

两个人做活就是比一个人快,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就结伴回家了。

便是这样,回去的时候还是有点晚。

这才到张家门口,就瞧见张婆子正双手掐腰,骂骂咧咧的站在院子里面。

张秀娥的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老妖婆不知道还要作什么妖呢。

这才进门,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两个赔钱货,这一捆猪草也要用这么长的时间?”

“姐,你去喂鸡。”张春桃给了张秀娥一个目光。

张秀娥知道,张春桃这是想办法支开她,让她免了老妖婆的骂,但是张秀娥哪里能让张春桃一个人承担这些?于是就道:“春桃,你去吧。”

张婆子见自己被无视了,直接就扬起了扁担,开始往两个人的身上轮。

就在张秀娥以为自己躲不过这一劫的时候,院子外面忽然间冲进来一个瘦弱的女子,一把就把姐妹两个搂在了怀里面:“娘,这两个孩子犯了什么错,让你这么打?”

张秀娥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抱着自己的女人,是自己的便宜娘亲周氏。

此时院子的外面,还站着一个肤色发黑的憨厚汉子,应该就是她的爹张大湖了。

“呦,大赔钱货回来,护着小赔钱货了!”张婆子一看周氏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扁担又一次挥舞了起来,这一次是落在了周氏的身上。

周氏这也是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家中的遭遇,又听说张秀娥被逼的自杀了,这才匆忙回来,此时哪里会让张婆子打到张秀娥的身上?

就算是因为这女娃受了不少气,但是这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秀娥死吧?

张秀娥感觉到周氏的回护,有一些愣神,在原来的记忆里面,这个娘亲可是非常软弱的,从来都不敢和张婆子顶嘴,她们姐妹三个被骂,她根本就不会拦着张婆子。

张秀娥此时甚至感觉到了周氏那浓浓的母爱。

也许,不是她不想护着自己的女儿吧?周氏这样的山村女子,多少都会重男轻女,觉得自己没生儿子所以就矮人一头,才一直忍辱被欺。

“不许你打我娘!”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直接就往张婆子的身上冲撞过来。

这就是张秀娥的三妹张三丫了,张婆子说她是赔钱货,不需要名字,所以大家就一直喊她三丫。

张婆子没有想到这母女几个人,竟然都敢反抗自己,扁担一下又一下的打了下来,根本就不顾及什么。

张秀娥冷眼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张大湖,这个男人……还真是……算不上男人!

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妻女被打,一点表示都没有!

就在此时,周氏哎呦了一声,然后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张婆子看到这一幕,气的啐了一口:“还装死?”

“血……”张春桃颤抖了一下,指着周氏的裙子说道。

此时张大湖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直接冲过来了,拦住了张婆子:“娘,梅子好像有喜了,可不能打了!”

张婆子微微一愣,古怪的看了一眼张大湖,然后就冷笑了一声:“就算是生下来了,不还是赔钱货?”

张大湖沉声说道:“万一是儿子呢?”

“扶着她进屋吧,找个大夫看看,哼,一家子赔钱货,有肚子了也不知道小心一点!”张婆子骂骂咧咧的熄火了。

她还真担心把周氏打流产了有点理亏,这个时候也没折腾什么幺蛾子了。

张三丫此时已经飞一般的跑出去找郎中了,至于张秀娥则是摸到火房烧热水,周氏醒来之后,怎么也得有口热乎水喝吧?

此时张秀娥在自己的心中,是真的把周氏当成自己的母亲了。

她或许软弱,或许无能,但是的确是爱自己的孩子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