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错了就自己拿鞭子作文 把菊花给我打烂1000字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夏末从沙发站起来,小跑着上了楼,用力的推开她卧室的房门,往房间里看了一眼,见那个男人在被子里睡的正香。

她抬手在自己的胸前拍了拍,还好,这个男人还健在,可是他怎么那么讨厌呢?

随便的就上别人的床,是太自大了?还是她上别人的床上习惯了?

只是害的自己晚上还得重新换床单,真是讨厌!

夏末撇了下嘴,悄声的退了出去,并没有看到床上男人正微眯凤眸的看着她呢。

她在那又津鼻子,又瞪眼睛的,是什么意思?

他不自觉的挑起了唇角,这个丫头挺有意思的,起码挺真实,不做作。

夏末下了楼,在客厅里走了两圈,冯妈就问她,晚上有什么想吃的。

“什么都行。”夏末从不挑食,可是今天却不一样,楼上还有尊佛爷没走呢,“做几样先生爱吃的吧。”

冯妈忙笑着应“是”的退了下去。

凌亦琛穿着家居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楼下在摆饭。

他的眼睛在客厅和餐厅扫了一圈,才看到她在厨房里的身影。

穿着一条深蓝色的弹力牛仔裤,淡蓝色的T恤,头发高高的扎在头顶,乱篷篷的扭成了一团。

她微低着头,正在喝着什么,从背面就能看出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富有弹力而且还柔车欠的不象话。

“冯妈!真的比外面买的好吃呢。”

她高兴时的声音,原来这么清甜。

“那当然了,咱们可是用的大骨头烫,”冯妈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调料里都要什么?芝麻酱、辣酱、红方、酱油、醋,要不要放点韭菜花?”

“一会儿我自己调就行了,你还是看看先生的菜,都准备没准备好吧。”女人的声音低下了几分,“冯妈,还是你上楼去看看先生醒没醒吧?”

“还是得小姐去才行呢。”冯妈摇了摇头,“您现在去叫先生,下楼正好开饭。”

女人半天才好象叹了口气似的说道:“好吧。”

凌亦琛就站在餐桌的不远处,看着系着碎花围裙的女人转身,耷拉着脑袋,走出了厨房,一直快走到他的跟前了,才站定,顺着他的脚往上看,最后盯在了他的脸上,眨巴了两下美眸,“你怎么知道该起床吃饭了?”

凌亦琛自己一个人坐在两米多长饭桌的一侧,面前摆着几样他平时爱吃的菜,而那个小女人坐在他的对面,捧着一个青花瓷的大汤碗,正低头小口的吃着什么。

嘴里“唏唏”直响,一边吃着,还一边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吃的那叫一个欢畅,弄的凌亦琛看着自己面前的饭菜,一点食欲都没有。

一大碗自制的麻辣烫下了肚,夏末撑的双手捧着肚子,直接靠在了椅子上,抬头就看到了对面,正皱眉看着她的男人。

“你知道可以斯文一些吗?”他这句话说的是真没有恶意,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呃?”夏末一听他此言,不由的打了个饱嗝。

夏末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拿起纸巾在自己的脸上和嘴上擦了一下,才抿着唇问道:“怎么了?有事?”

凌亦琛到是真想说:“你影响到我的食欲了。”

可是看着她小鹿似的大眼睛里,满是紧张之意,他就没法子说出口。

“咯?”夏末不可控制的又打了个嗝。

凌亦琛刚端起的饭碗,又放了下去,挑眉看着对面的女人。

“不好意思。”

夏末的小脸涨的差点就能滴出血,她忙低头想喝几口汤把嗝压下去,结果汤又热又麻又辣,只喝了一口,就弄的她又是咳嗽,又是打嗝的,把汤弄的到处都是,再加上汤里有红油,就跟吐血似的。

凌亦琛虽离能有两米远,但也被吓了一跳,他“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逃离了桌子,看着对面面红耳赤的女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卫生间。

听见了动静的冯妈,一脸担忧的从厨房跑了出来,看见女人跑向了卫生间,她忙匆匆的跟了上去。

凌亦琛再看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更加的没有了食欲。

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转身去了书房。

夏末都恨不得自己一直就呆在卫生间不要出去。

她从小长到大,还从没有这样的丢过人呢。

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男人,自己怎么可能出这样的丑?

“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不明所以的冯妈满脸的关心。

“我只是呛到了,没有什么事的。”夏末温声解释完,又洗了手脸,才看着自己身上的汤渍,央求着冯妈道:“冯妈,你帮我去要上取件衣服吧。”

“好。”冯妈也没有多想,就去楼上给她取了件白色的纯棉T恤。

“先生呢?”夏末装作不在意似的,问道。

“先生去书房了。”冯妈刚才问过小翠了,所以直接回答道。

“哦。”他怎么还不走呢?

夏末不满的嘟着嘴,出了卫生间,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以后,就穿上羽绒服,带着小翠去院子里走圈消食去了。

等到凌亦琛去书房接了个电话,处理了一点公司的事务之后,再出来时,客厅里还是没有了夏末的影子。

凌亦琛看了眼墙上的时间,才八点钟,回房看书去了?

“她人呢?”他问着正在客厅擦东西的冯妈。

“小姐说是吃多了,去院子里走一走。”冯妈低眉垂手的站在那。

“嗯。”凌亦琛想着她晚上吃的那一盆,点了下头,又回了书房。

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本想着要给陆宛如打个电话,可想了下,他又放弃了。

他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渐黑的天色发起了呆。

院子里的女人边走边甩着胳膊,动作一点没有女子该有的温柔,但却透着四溢的青春,让人望之羡慕。

他到是挺佩服她的,中午在酒店刚遭遇了那样的尴尬,她回来竟然能若无其事的吃下去那么多的东西。

刚刚吃饭时曾经那样的狼狈,但转眼间,她又能在院子里旁若无人的又甩胳膊又甩腿的散着步。

也算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才了!

凌亦琛在书房呆到晚上将近十点钟的时候,才出来。

客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他上了二楼,抬手推开了卧室的门,女人还是跟以前一样,坐在那里认真的看丰书。

凌亦琛的眼睛看了眼她的肚子,抬手在门上轻敲了两下。

女人头也没抬,还是聚精会神的低着头。

凌亦琛又加重了力道敲了两下。

“啊——”女人这回听到了,但是却又被吓了一跳,低声尖叫着看向了他,“你,你怎么来了?”

这话问的,让凌亦琛的心情很是不爽。

但看在她怀孕的面子上,他决定当没有听到。

他走到了桌子旁,看着她列的满满一草纸的算式,“准备考大学?”

夏末小嘴一抿,收回目光,低着头,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到一起,放在了桌子边,低声委婉的说道:“我就是天天呆着没什么事,算着玩的。”

凌亦琛眼眸深邃的看着她的头顶,虽没有看到她的小脸,但他却能想象得出来,她此时一定是嘟着嘴,眨着又卷又翘的长睫毛呢。

“早点睡觉吧!”他转身到了床边,掀起被子上了床,躺在了他以前躺的那侧。

夏末不禁心疼起自己才换的床单了,接着她就想到以前她跟他在床上的种种,她的脸上微红。

“我怀孕了。”夏末咬了下下唇,双手捏着衣角,抬头看向了凌亦琛。

“怀孕就不用睡觉了?”凌亦琛欠起身子,沉着脸半靠在床头,故意的曲解着她的意思。

“呃?”夏末一愣,抬手在脑袋上挠了两下,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才说道:“怀孕应该得静养……不能……不能做运动,特别是剧烈的……”

“就凭你?”凌亦琛不由的嗤笑出声,“就你那飞机场似的小身板,还想让我……”

“谁是飞机场?”夏末嘴快的说完,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忙转口说道:“那我去楼下的客房睡。”

“你到底睡不睡觉?”凌亦琛本想再逗她几句,可一听她说要去客房,声音立刻就扬了起来,“楼下的客房是给客人准备的,你能睡的地方只有这张床!”

夏末柳眉一立,就想反唇相击,可是所有到了嘴边的话,在看到男人那冷厉的眉眼时,都被憋了回去,一个字都没有吐出口。

“你,到底睡还是不睡?”男人再问了一次,神色间大有她若是敢说“不睡”,他就扑上来,把她摁地上一顿揍的意思。

“睡!”夏末樱唇一撅,很没骨气的上了床,心里却暗自骂了他不止百句。

凌亦琛看着她微沉着小脸,气呼呼的样子,连喘气好象都变得粗了心里却想着,她一会儿能不能咬自己一口?

他长臂一伸,就将她揽在了怀里,温热的大手摸上了她的身体。

男人的大手顺着她的裤腰,伸进了她的裤子里。

夏末紧张的抿着嘴角,紧紧的合着双月退,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可是男人却并没有象她想象的那样再往下,而是停在了她光滑的小腹上,轻轻的揉了两下。

“睡觉吧!”男人声音里的冷厉顿失,略带一丝温柔。

夏末心里微松,但身子却一时半会的放松不下来,直到她感觉到男人好象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她才软了身子,闭上了眼睛。

凌家老宅里,陆宛如一直站在窗前,看着窗外。

“夫人早点睡吧,十点多了。”吴妈站在她身后,心疼的劝道。

“吴妈,你说我这样做对不对?”陆宛如的心里有些迟疑的说道:“万一到时先生忘不了她了呢?”

“夏小姐看上去比较本份,总好过二小姐。”吴妈中肯的说道。

“夏末那边,我到不担心,有博文呢,可是先生那边,我到是担心的很。”陆宛如的心里忽然起了一个念头,自己要不要让博文弄点不能生育的药呢?

如果凌亦琛不能生育了,那陆宛秋就是蹦跶再欢,又能怎么样?

“先生也是个重情意的人,夫人还是别担心了。”吴妈忙劝道:“夫人可千万不能有其他的想法,要是伤了先生的心,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我知道。”陆宛如忙收敛了心神,娇嗔的看了眼吴妈,“您老也快回去睡觉吧。”

“等夫人睡了,我再去睡。”

陆宛如看着吴妈慈爱的眼神,眼角微红。

这些年,一直对自己真心相待的,也就只有吴妈一个人了。

“你快下去休息去吧,我也马上睡,”陆宛如抬手把吴妈耳边的白发,轻轻的拢到了耳后,有些心疼的说道:“您这头发怎么白成了这样?”

“我都六十多岁了,有白头发是正常的。”吴妈看见陆宛如的眼里有水光闪现,就笑道:“不过你放心,我的身体可好的很,还能再把小少爷带到大呢。”

陆宛如也跟着笑了,“可不是吗,小少爷还得指望着你帮我带呢。”

想到将来会有一个小孩子叫自己“妈妈”,陆宛如就兴奋的拉住了吴妈的手,“我听人说男孩随母亲,你说将来夏末生的孩子,得漂亮成什么样子呀?”

“我可听老人说,这孩子是谁养像谁,我看小少爷由你养大,将来长的就得像夫人。”吴妈很肯定的说道:“夫人当年可是D市……”

“我知道了,知道了,”陆宛如忙笑着打断吴妈,“你老提这个!有什么意思?”

“我说的可是实话……”吴妈也跟着笑道。

“我知道,您老可从来不说假话的。”陆宛如想起自己年少时的轻狂,眼角微热。

谁能想到,曾经那么骄傲张扬的自己,有一天竟会轮到要靠上一辈的恩情来维系着自己的正妻之位呢?

“夫人还是听老奴一句劝吧,老话说的一点不假,会叫的孩子才有奶吃,若是夫人能低一下头的话,先生一定会低的更多的。”吴妈苦口婆心的说道。

“吴妈晚了,”陆宛如苦涩的笑道:“当年孩子没了的时候,我要是哭叫的话,或许有用,可是现在陆宛秋都用了无数次的招术,我再用,还会有用吗?”

此时的凌亦琛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

小女人蜷成一团,缩在凌亦琛的怀里,紧紧的贴在他火热的身上,睡的正熟。

凌亦琛的手掌一直轻轻的摸着怀里软成了一团的小女人的小肚子。

她的皮肤可真好,又细又滑又软又柔,让他舍不得离开。

这个女人的肚子里,竟然有了他的孩子呢,这个想法刺激的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的心里不由的回想起了四年前,他也曾经差点就有了一个孩子的。

可是因为一次意外,让那个孩子胎死腹中,还害的陆宛如从此不能再生育。

六年的夫妻,他跟陆宛如结婚六年了。

可真正称得上是相敬如宾的时候,正是四年前陆宛秋胎死腹中的时候。

有时,他也不禁后悔,如果自己当年能态度坚决一点,非陆宛秋不娶,是不是现在就不会是这种局面呢?

他和陆宛秋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一直到小学、中学,两人都不曾分开过,可是没想到在自己刚上大学的第二年,家里就逼着他娶了大自己两岁的陆宛如。

而让他没想到的,只因自己当年的一句戏言,陆宛秋竟然能真的等了自己六年。

可是她等了六年,又能如何呢?

自己不可能跟陆宛如离婚的,只要他不想气死他母亲,他就不可能跟陆宛如离婚。

但陆宛如说过只要给她一个孩子,她就不再干涉自己的私生活,但这个私生活里却不能包括陆宛秋。

可是陆宛秋离开自己,就活不下去了,而且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她等了自己这么多年,终将是场空吗?

还有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她给自己生完孩子,就真的象陆宛如说的那样,给她钱,让她离开吗?

那万一有一天,有人知道他孩子的母亲又跟了别的男人,那他和孩子的脸面又该往哪里搁呢?

与他的辗转难眠相反,夏末却睡的极好。

夏末觉得自己好象在泡温泉似的,浑身暖洋洋,舒服极了,可是慢慢的她就感觉出不对劲了。

这个温泉池子,怎么还缠上人了?

她的手脚好象都被无数的藤条给紧紧的缠住了似的,连动一下都费劲。

她不安的开始挣扎,可她越是挣扎,被缠的越紧,到最后,她觉得自己月匈前的丰,盈好象被什么东西给紧紧的抓住了,那疼痛的感觉只一瞬间就让她的身子变得麻酥酥的,让她的挣扎也变成了有气无力的摩擦。

凌亦琛看着怀里的女人微红的面颊,强忍着深吸了口气,才松开自己的手掌,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个女人看着年龄不大,但也是个妖精,跟她在一起睡这一宿,真是要折磨死人!

他自认怒气冲冲的瞪着床上的女人,但他眼底实际上却没有一丝的怒气。

忽然失了温暖的女人,不太高兴的哼唧了两声,翻了个身,把被子全都抱在了怀里,露出了雪白的美背,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凌亦琛俯低身子,轻轻的把被子给她扯好,让她的小脸露在被子外面。

别在不小心,把她自己给捂死了。

他穿好衣服,又看了眼床上微张着小嘴,小脸睡的粉嘟嘟的女人。

女人睡着了,竟然可以那么可爱?

他看了一会儿,这个女人真是够要人命的!

才转身下楼,饭也没吃,就离开了。

夏末则是睡到了快九点钟,才醒过来。

她刚一伸胳膊,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没了,她什么时候脱的?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接着她就想起了那个男人,她忙回头,四周一看,男人应该是早就走了。

她坐在床上,把扔在床边的睡衣穿在身上,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乱糟糟的头发,才慢悠悠的下了床。

在浴室里一边刷牙,脑子里却想着那个男人。

他到底想干什么?自己现在都怀孕了,他还来干什么?

到了晚上,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虽然看着电视,但耳朵却一直竖起来听着外面的声音。

她的心里无比的紧张,她不知道那个男人还能不能来。

一直等到了十点,那个男人还没有来,她才微松了一口气爬上床。

从这天起,这个男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夫人陆宛如只来过一次,吴妈到是来过三次。

一直到三个月以后,陆宛如又带着她去了医院做了一次更详细的检查。

得知她和孩子都很好,她才放下心来,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起了日子,还有七个月呢。

春节前,吴妈带着人送来了许多的东西,其中包括给夏末准备的孕妇装。

夏末跟吴妈商量着,“我想给我朋友和我妈妈打个电话,可以吗?”

吴妈自己不敢决定,就又问了陆宛如,经过同意,才给她拿来了一部手机。

夏末拿着电话,红着眼圈犹豫了半天,又还给了吴妈。

“怎么不打了?”吴妈温声说道:“打个电话,也可以让你母亲放点心。”

“还是别打了,”夏末摇了摇头,吸了下鼻子,“我不会说假话。”

吴妈便拿着电话走了。

陆宛如听了吴妈的话,也只能轻轻的叹口气。

转眼间,她就怀孕五个月了。

孩子已经开始胎动了,她在阳光明媚的午后,会坐在二楼的飘窗上,跟肚子里的宝宝做游戏,看着他在自己的肚子里动来动去。

七个月的时候,天气已经渐热,夏末的肚子大的已经低头看不见自己的脚面。

陆宛如又带着她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

在回来的车上,夏末看着陆宛如拿着B超单子,高兴的跟吴妈谈论着她肚子里的孩子。

夏末抬手抚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心里不觉的一疼。

时间竟然过的这么快,还有不到三个月,她就要把孩子生下来了?

回到了那个小院,她的心情变的莫名的烦躁,她在院子里不停的走了好几圈,才被冯妈和小翠硬给拉回了屋子里。

可是晚上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心里就跟猫抓似的难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