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自己隐私最好的办法 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柳沫一夜无梦,睡的无比安心,感觉自从车祸以来这是第一次睡的这么好。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宋钦轩安静的睡脸。平时这个男人雷厉风行,脸上有一点多余的表情都好像嫌弃累赘。

柳沫吞了口口水,平时宋钦轩就好像一只美丽又危险的猎豹,觊觎着猎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来一口咬断猎物的脖子。

然而此时的他,好像一只温顺的猫,再也看不到平时的攻击性。

这种感觉柳沫说不上来,这副样子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看到。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

柳沫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想去摸一摸他的脸,在温和的晨光中是那么的好看。

手伸到一半,就被另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宋钦轩警觉的醒了。

宋钦轩一夜未睡,天快亮了才不安稳的眯了一会,柳沫一动就把他惊醒了。这个时候头脑昏昏沉沉,声音低哑性感:“你在做什么。”

柳沫赶紧从宋庆炫的桎梏中挣脱了出来,逃兵一样的躲进了盥洗室:“我、我去洗漱。”

不知道是柳沫惊慌的样子太有趣,还是宋钦轩的心情着实是好。他从床上抬起了身体,单手撑着脑袋。看着砰一声关上的门,嘴角勾起了一摸愉悦的笑容。

整个洗漱过程很快结束,但是柳沫却希望时间可以过得更慢一点。此时她站在门口,想到拉开门就要看到宋钦轩那张脸,整个脸上又开始发热。

柳沫的心里建设做了半天,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拉开了盥洗室的门。

出乎意外,房间里空空荡荡。宋钦轩没有在房间里,已经出去了。

一时间柳沫的心中五味杂陈,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看着房间里晨光下的细小灰尘,突然有那么一点想看到宋钦轩。

柳沫收拾好心情,在衣柜里面选好了今天要穿的衣服。走出房间,下楼吃饭。

宋钦轩已经在饭桌前坐好了,手指无聊的击打桌面看着柳沫一步一步的走下楼。

“这么慢,女人就是麻烦。”等着柳沫坐稳,宋钦轩招呼保姆上早餐。

柳沫一时间不知道怎么面对宋钦轩,没有回击。一时间两人安静吃饭,相安无事。

宋钦轩一边吃饭,一边看着垂着眸子安安静静的柳沫。这女人平时牙尖嘴利,这时候到是像只兔子了。宋钦轩要夹煎蛋的手突然一顿,想到了什么说道:“沫沫,今晚你做饭给我吃。”

“啊?”一时间柳沫惊讶的抬起脑袋,张着大嘴看着宋钦轩:“我做饭?”

她不是听错了吧,这城里好的馆子厨子数都数不过来。宋大少居然叫她做饭给他吃?

“有这么惊讶吗。”宋钦轩一时间觉得有点好笑。想给他做饭的女人整个城里面数都数不清,这他点名了要吃,这女人居然有点不情愿?

宋钦轩伸手把柳沫大张的嘴合到一起:“没错,我今晚下班就回来。要吃你做的饭。”

柳沫的饭爷爷可是夸了很久,说是这么长时间都吃过这么和他胃口的饭菜了。这爷爷都吃过,身为丈夫的他都没吃过。

一时间宋钦轩心下有点不是滋味,拿了外套,路过的时候还拍了拍柳沫的肩膀就走出去了。

这一天宋钦轩的心情都特别好,即使高管在事务上磨磨唧唧,他都没有打断很耐心的听完。

一竿子员工都感觉今天太阳是从西面出来的,要不今天宋总的脸上,怎么还好像挂着笑?

宋钦轩推了几个应酬,这家里有人等着的感觉,真的是不赖。

柳沫下了课就回家准备,忙活了半天。等听到宋钦轩的车开了近来,端出了最后一道冒着热气的蛋花汤。一抬头,就看到宋钦轩推门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柳沫看着宋钦轩的目光落在饭桌上时有点不好意思:“简单做了几个家常菜,不知和不和你胃口。”

柳沫做了四菜一汤,荤素搭配十分丰盛。宋钦轩连外套都来不及脱,就坐到桌前。夹了一口山药炒笋,入口即化软糯异常,十分合宋钦轩胃口。

柳沫也盛好了饭,坐在宋钦轩身边。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气氛十分融洽。

第二天早上柳沫是在宋钦轩怀里醒过来的。昨晚宋钦轩蛮横的要过来睡,柳沫说不过,只好放他一起。

等到柳沫洗漱好的时候下来,没有看到宋钦轩,十分意外的看到了百欢正像个女主人一样的布置餐桌,十分不悦。

百欢看到柳沫下楼,讥讽的说道:“真是个癞皮膏药,成天赖着不走。”

柳沫看着百欢那张傲慢的脸,直接回到:“我在我家,有什么赖着不走的?”

听到这话百欢好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盘子重重一放,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我没听错吧?你家?柳沫,你可真是看得起自己。”

百欢扫视了一圈富丽堂皇客厅,满脸都是鄙夷:“你也不看看这是那里,凭你一个破画画的住得起吗?”

百欢这副嘴脸弄得那张姣好的脸十分丑陋,柳沫看着挺直了腰杆走下楼梯,稳稳地坐在了餐桌前面:“我住不住的起,是我先生说了算的。跟你没关系。”

“你!”百欢气的牙根都痒,这么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她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柳沫看着她气急败坏,若无其事的拿起百欢摆好的面包,正色道:“你这来做客的,也不打个招呼。”

这百欢那里肯就这样罢手,不屑的上下打量柳沫:“一个别人穿过的破鞋,到是做起来了凤凰梦了?破了相还这么骄傲,你的勇气也真是不小。”

柳沫脸色顿时一白,这百欢的话句句戳了她的痛脚。

百欢看柳沫脸色变了,顿时开怀了不少,正要借着这个由头继续说下去,却被一个男声打断。

“谁准你这么说我太太的?”宋钦轩面色铁青的从楼梯上缓缓下来,一双眼睛死死盯住百欢,像是盯着猎物。

百欢看着宋钦轩,脸色突然变了。

百欢认识宋钦轩这么久,第一次看他这么在乎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三番五次的出手护着。一时间脸上阴晴不定。

宋钦轩缓缓地走下楼梯,站到柳沫身边,紧紧盯着百欢十分有压迫感的说:“百欢,我记得我警告过你。我护着的人,谁都不准碰。”

百欢咬了咬嘴唇,仍然不甘心:“钦轩,你到底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这么一个下贱的女人,你怎么就……”

“够了!”宋钦轩把百欢的话喝断:“你是在说我宋钦轩的太太下贱吗。”

柳沫坐在一边,怔怔的看着宋钦轩。她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护着他了,好像一直以来他就这样帮她护她。

百欢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冲着宋钦轩伸出手,露出自己的钻戒:“钦轩,你看到这个订婚戒指了吗。我才是你的未婚妻,我才应该是你的太太。”

客厅里的气氛剑拔弩张,一时间柳沫的心提了起来。百欢这么好,这么优秀。站在一起和宋钦轩如此般配,其实她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宋钦轩明显不这么想,他看了一眼那个戒指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垃圾:“不过一个普通的戒指,我的太太是柳沫,百小姐你记住这一点。”

百欢满脸煞白,这宋钦轩明显就不承认这个婚约。

从小被人捧到大的百欢那里受到过这个委屈,眼睛里都快冒出来火星了,死死瞪这柳沫。碍于宋钦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柳沫的心却是好像被什么集中了一般,在她和什么都好的百欢之间,宋钦轩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她这边,看着百欢手上的戒指,柳沫觉得刺眼极了。

她看着柳沫气急败坏的样子,抬头看着宋钦轩说道:“老公,你还没有给我买过戒指呢。”

宋钦轩一时有点怔了,这是柳沫第一次叫他老公,听起来居然这么顺耳。他看着柳沫空空荡荡的食指,正色道:“沫沫,我会买给你最好的钻戒。”

他的女人,值得这世界上最好的。

柳沫听着却有点吃味,他明明都给百欢买过戒指了,撒娇道:“老公,你已经给别的女人买过钻戒了。”

看着柳沫那张明显吃醋的脸,宋钦轩心底下一阵甜蜜。他抬手拍了拍柳沫的头,宠溺道:“是啊,那怎么办呢?”

“我要一个独一无二的!”柳沫想都不想就接话。

“好。”宋钦轩一口应下,毫不犹豫:“我亲自设计一枚钻戒,全世界只有这一个,好不好。”

在场的人都十分吃惊,宋大少爷亲手设计一款钻戒送给女人。这怎么可能?

柳沫的脸已经扭曲了,她几乎是要把柳沫生吞活剥,咬牙切齿地说道:“柳沫,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头也不回,高傲的踩着高跟鞋摔门离开。

客厅里面柳沫眨着眼睛看着宋钦轩,心下是说不出的甜蜜。她即将有一颗宋钦轩亲手设计的钻戒了。

“开心了?”看着柳沫眼巴巴的看着,宋钦轩心情真是说不出来的好。

“谢谢你。”柳沫说的实心实意,宋钦轩真的是对她太好了。

“你该叫我什么?”宋钦轩单手挑起来柳沫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啊?”柳沫莫名其妙,心底下一片茫然。

“叫老公。”宋钦轩说的理所当然,十分想听到柳沫在叫他一声老公。

柳沫的小脸通红,这刚才为了气百欢的,宋钦轩怎么就当真了?看宋钦轩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柳沫发出蚊子一样微弱的声音:“老、老公。”

宋钦轩笑了,笑的十分开心,满意极了。柳沫窘迫的想要找个洞钻进去。

这边屋子里两个人十分甜蜜,屋外面百欢带着要杀人的神情坐进了车里。

“大、大小姐。”司机看到平时落落大方的百欢这幅吃人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去哪里?”

刚才屋里两个人的对话回荡在百欢耳边,她百家大小姐那里碰到过这种钉子。何况这钉子还来自她最深爱的男人。

她没有理会司机的话,满心都想要报复。想了想,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刘侦探,对是我。”百欢冷笑着看着自己染好的指甲,慢慢说道:“对,就是那个照片。你知道该怎么做。”

电话那边的男人好像说了什么,百欢十分不屑:“能出什么事?你就按我之前说的做,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挂了电话百欢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只不过是个没人要的贱、货,我百欢还玩不死你?

“回家。”百欢吩咐司机,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不,去宋家。”

“是。”司机应声,看着后视镜里面百欢那种傲慢的脸,心下不禁有点害怕。

是谁惹了他们家大小姐?这副样子,连他这个贴身司机都是第一次见。

这天柳沫等公交车要去画室,宋钦轩早上有会本来要司机开车送她,被她拒绝了。

柳沫看着这个清晨蔚蓝的天空,只觉得神清气爽。跟宋钦轩在一起后,好像所有烦心事都不翼而飞。每天都是这么愉快。

“诶,你看看是她吧?”一声突兀的议论传到柳沫耳中,柳沫侧头看去是两个人中年妇女,看着她小声议论。眼神十分不善。

“哟,还真是她。”另一个大妈撇了撇柳沫,兴奋地说道:“你看她头的疤,这不一模一样吗。”

柳沫下意识的遮挡头上的疤痕,这一举动,惹得她们更加不屑小声议论:“我跟你说,就这种女人廉耻是什么都不知道。”

“可不是吗,我都替她丢人。都不知道哪有脸活下去的。”两人嘀嘀咕咕越走越远,还时不时回头看看柳沫,满是鄙夷。

柳沫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一路总觉得有很多人看着她,伴随低低的议论声。

柳沫一路捱到画室,看到本来应该准备上课的学生围在门口看着什么。看到她过来,有促狭的笑,有交头接耳,更多的是沉默。

柳沫知道,这就是关键。

“你们在看什么?”柳沫推开众人走上前去。

一张照片映入眼中,心下一片冰冷。

这张照片不知道是被谁偷拍下来的。正是那天她去求唐北泽,受他刁难坐在一边喝酒。

宋钦轩也在照片里,高傲的坐在一边十分冷漠。

柳沫完全不知道这么回事,扫视了一圈同学,最后看向其中一个,问道:“这张照片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我一早上来他就在这里了。”同学后退半步,小心解释,生怕扯上了一点关系。

柳沫看向众人,也都是差不多的神情。问也问不出什么,回身一把撕下照片,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回去上课。”

几个同学悄悄的打量着她,小声低语两三做伴的回了教室。

这一节课学生们明显不在状态,柳沫教的也是心神不宁。

这张有意找了角度的,明显就是泼脏水的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早上公交车站两个大妈的态度,这不一定把她传成了什么样子。

这到底是谁要如此害她?

唐北泽?还是百欢。

想到唐北泽被宋钦轩弄得身无分文,恐怕一时间也没什么底气来挑战他的权威。那么,只能是气急败坏的百欢了。

想到那天早上,百欢恶狠狠的眼神。似乎真的可能是她。

终于熬到了下课的时间,百欢刚走出教师。别的老师就把她挡在门口,满脸都是探究和好奇。

“柳老师,校长教你过去一趟,有事找你。”这老师不止一次撞见过柳沫坐着千万的豪车来画室,这照片一出来,对柳沫真是好奇的很。

柳沫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平时在画室并不多同人交际,跟这些同僚也不是很熟。礼貌的点头道谢:“谢谢你,我知道了。”

柳沫转头就走,同事实在抵不住自己爹好奇心,叫住了她:“诶,柳老师。”

“什么事?”柳沫说的客客气气,回身问道。

“你……你真的是做那个的吗?”同事问的支支吾吾,对柳沫挤了挤眼睛,暗示性十分明显。

柳沫看到同事脸上促狭又猥琐的表情,联系那张照片一下子就懂了,黛眉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回答的毫不客气:“不是,你瞎猜什么。”

同事被剥了面子站在原地十分尴尬,看着柳沫不屑地说道:“神气什么。不就是个陪酒的吗。攀上宋钦轩就不知道自己几两重。”

柳沫心情很是沉重,站在校长室门口愣了半天。她真的十分感激校长给了他这份画室的工作,要不是他自己很可能就饿死在街头了。

柳沫稳了稳,敲响了校长室的大门,得到应允后推门进去,点头道:“校长,您找我。”

“柳沫啊。”校长看到柳沫进来,放下了手中的事,招呼道:“过来坐。”

“校长,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柳沫坐了下来,问道。

“你来画室有一段时间了,我看了教的课十分出彩。柳沫,你很有能力。”校长很了解画室内外的事情,对于柳沫的成绩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校长,您过奖了。”柳沫没有因此开心起来,很明显校长的意思可不止这么点。

校长其实也有点为难,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这年轻的女老师说才好,斟酌道:“不过,柳沫啊。这工作能力虽然强,个人生活也要注意一下啊。怎么说也是老师。师德很重要啊。”

既然校长都把事情说成这个样子了,柳沫索性就摊了牌:“校长,您误会了。事情不是照片中看到的那样的。”

柳沫简单的把事情交代了一下,这可是她辛辛苦苦得来的工作。怎么就能这么白白被夺走?

校长的神情明显不信,打量着柳沫:“这照片贴的大街小巷都是,我这今天一出门就看到了。而且今天画室里面有好几个老师都来找过我。”

“你回去多注意一点,今后我不想看到我的老师是这么一个人。”校长说的十分严厉,不情面。

柳沫哑口无言,这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这个照片居然哪里都是,这误导性这么大,那不岂不是全城都会觉得她柳沫就是一个陪酒的,宋钦轩只是个包她的金主了?

柳沫从校长室出来,心情十分沉重。流言杀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被人贴出来,简直就是要她柳沫活活被口水淹死。

有几个她的学生还没离开,看着她从校长室走出来小声议论。

“你说她是不是被开除了?”一个女学生问着身边人。

“肯定的啊。”身边同学说的十分笃定:“这种人,怎么能来当老师呢?”

“我就说吗,那么好的车来送她上班,不就是个被包养的陪酒女吗。平时见她一本正经,背地里这么恶心。”

“就是就是,还勾搭上了宋大少爷,估计是床上~功夫特别出色吧。”

几个青春期的少年在柳沫背后,发出低低的小声,满脸都是促狭。

柳沫置若罔闻,只是挺直了后背,大步从他们身边走过。

她走出画室大门,一时间有点不敢抬头看人,但又强迫自己昂首挺胸,不露一点软弱。

鄙夷的视线就这么刺在她身上,好像无论到了哪里,都能听到别人的议论。

柳沫突然非常想念宋钦轩,宋钦轩说过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的委屈。

这个时候,柳沫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柳沫十分疑惑,但还是接了起来:“喂,您好。”

“柳沫,开心吗?”电话里面,是百欢十分愉悦的声音。这是坐实了照片的事,过来耀武扬威了。

“没想到百大小姐也整这些阴沟里面的手段了。”柳沫挺直了脊梁,没有一点示弱。

“只要能戳穿你什么手段都不重要。”百欢的声音里面透着得意:“这回满城都知道你柳沫不过就是个贱人。不用谢我。”

百欢直接挂断了电话,柳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柳书语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柳沫不知道他又惹了什么麻烦,心下气恼接起了电话。

“姐!姐,你快回来!咱妈出事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