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在学长的棒棒上写作文 错一道题就被学长插一根笔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秦桑楠看到这酒,一脸苦逼:“好啊温姝,我在这给你打抱不平,你居然想灌我。”

温姝单手撑着脸,静静看着秦桑楠,细长的美甲在光线的映衬下,撩人心头。

她慢慢开口道:“我这不是看你果汁喝腻了,给你换种口味嘛。”

秦桑楠明显不相信温姝的话,她穿着紧身的牛仔裤,白色的长靴裹住着修长的双腿,她换了个姿势,有些粗鲁的翘起了二郎腿,一把捞起鸡尾酒,想都不带想的直接喝下了整杯鸡尾酒。

酒水下肚,她颇为起劲,直接把酒杯掷在桌面上,“爽!”

温姝不得不佩服,她是想让秦桑楠慢慢喝来着,谁想到秦桑楠直接一口闷了。

“社会我秦姐,人狠话不多。”

“不过我先说好了,待会你要是吐我车上了,一次二百。”

秦桑楠完全没放在眼里,“切,姐姐我千杯不醉!”

这话才说完十分钟,秦桑楠面色红通,眼神迷离,脑袋二话不说直接趴在桌面上,嘴巴还嚷嚷道:“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战。”

“你啊,还是去厕所再战吧!”

温姝扶额,她真是傻逼,才会相信秦桑楠千杯不醉的话,总共才三杯酒下肚,酒的后劲刚刚上来,秦桑楠就这个样子了。

没过多久,一个学长朝她们走过来,眼里的目标性特别强,男人开始搭讪,“小姐姐,喝多了需不需要帮忙啊。”

学长满脸胡茬,嘴角一咧,一口的黄牙就展露出来。

温姝听着这陌生的声音本能的抬起头,单单只是一眼,温姝就对这个人发自内心深处觉得恶心。

温姝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很平静的开口:“不需要。”

学长直接坐在了旁边的位子上,离她们两个的距离特别近,他朝着温姝很猥琐的笑了笑:“小姐姐,瞧你这话说的,我看你朋友都已经醉了,你一个人也是搞不定的。”

说完,学长的目光锁定在喝醉了的秦桑楠身上,伸手就准备摸了过去。

温姝单手抓着高脚杯准备往学长的后脑勺砸过去。

学长的咸猪手离秦桑楠趴着的地方越来越近,内心越来越兴奋。

小美人,就让爷来宠幸你吧!

秦桑楠皱着眉头,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卷缩了一会。

最后实在是没忍住,张开嘴巴就吐在了离她最近的学长身上。

“呕!”

学长白色的背心上到处都是呕吐物,顿时臭气熏天。

秦桑楠迷迷糊糊的给自己擦了擦嘴巴,吐完后,浑身上下都酣畅淋漓了许多。

学长的面色铁青,一双眼眸视死如归的盯着秦桑楠,他粗狂的手臂试图一把拽住秦桑楠,狠狠的说道:“我弄死你。”

这话刚说出口,温姝一鼓作气的把高脚杯往学长的脑袋上扔过去。

“嘶--”

学长发出疼叫,他抬手摸了一把后脑勺,干燥的掌心顿时沾染上了湿漉漉的血水,他暴跳如雷:“爷这次不把你整的服服帖帖,我就不是混这条道的!”

学长大掌一挥,准备往秦桑南脸上打过去。

这一幕直接被来酒吧玩的明浩衍撞到了。

他想都没有想,直接提起左脚给学长一个横踢。

正好踢中学长的腰的部位。

学长倒在地上,痛的哇哇大叫。

明浩衍颇为满意,还不忘整理了一下发型,转身就开始询问着:“美女,你没事吧。”

秦桑楠来了精神,看着眼前装帅耍酷的男人,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我还好。”

秦桑楠看向瘫在地上的学长,越想越气,直接补了一脚踹了过去,“就你个矮冬瓜还想占老娘的便宜,呸,两块钱的尺子都有二十厘米,你有吗!”

明浩衍目不转睛地盯着秦桑楠,够辣,他喜欢!

温姝有些不放心,走了过去,“桑楠。”

秦桑楠牵住温姝的手,她招呼道:“要不要踢一脚,真的特别过瘾。”

温姝摇头,对周围的一切还是保持着警惕性,“不了,我怕把我鞋踢坏了。”

温姝走过来的那一刻,明浩衍的表现跟炸毛了一样,他震惊地挑起了眉头,“老陆他媳妇?”

温姝跟秦桑楠双双看向明浩衍,那一眼,好似在说着,你哪位呀?

明浩衍自来熟的很,马上拍了拍大腿,脸上挂着微笑:“都是自家人,我跟老陆是发小关系,现在又在一个地方上班 ,忘了说了我担任的是陆氏集团副总监的位子,每天跟老陆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哦。”

温姝慢慢的启唇,非常平静的语气。

这态度这语气,让明浩衍都怀疑自己是个假的了。

明浩衍抬手从西装暗格离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温姝,可劲的证明着自己,“我真的是陆氏集团副总监,你们看。”

秦桑楠看着名片上的介绍,嘴里啧啧了两声:“没想到这年头骗子的套路还挺齐全了啊。”

明浩衍心如死灰。

秦桑楠这时笑了,“不逗你了,我们知道你是真的啦。”

三个人开始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没有发现躺在地上的学长早已经逃离了。

秦桑楠开始吐槽道:“这辈子没今天这么倒霉过,该不会是今天说薛清然坏话的原因吧?小姝......”

姝这个字刚轻声吐出来,温姝立马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秦桑楠马上想起什么,在外人面前,温姝现在可是她妹温绾绾的身份呢!

不能再说漏嘴了。

秦桑楠马上调整过来,“绾绾,你觉得呢?”

温绾绾细细的想了想,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晦气这个东西是会传染的,以后我们还是少提她的名字为好。”

明浩衍坐在秦桑楠旁边,眼睛里都是秦桑楠一个人。

明浩衍不由自主的讲道:“美女,不要抱怨,抱我。”

秦桑楠嫌弃的瞥了一眼旁边坐着的明浩衍,“你正常一点。”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有那么熟么!

明浩衍越来越上头,他离秦桑楠很近,但还是会注意一定的社交距离,他特意询问道:“美女,你哪里人啊?”

秦桑楠心里一万个无语,但还是礼貌的回答道:“广市人。”

秦桑楠在明浩衍心里就好像天上的仙女姐姐下凡,他心里止不住的雀跃,“不,你是我心上人。”

秦桑楠就知道明浩衍回的是一些土掉渣的土味情话,这都什么年代了!!

温姝终于有看戏的时候,她算是看明白了,这明浩衍对秦桑楠有意思啊!

但这个情势看来,月老给秦桑楠的钢筋红线都得被她给掰断。

只见酒吧门口处站在刚刚的学长,他双手捂着被踹的地方,面容痛苦又带凶神恶煞的神色,冲着温姝三人坐着的地方吼道:“豹哥,刚刚就是他们打的我!”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光头,男人犀利的眼神很快就锁定了他们三人。

后面跟着四五个小弟,手里面拿着砍刀跟铁棒。

温姝认识到了事情的严峻性,眉头蹙的很深。

温姝看了一眼倒吸凉气的明浩衍,她收回视线,一脸平静的看着前方:“怕的现在就赶紧跑。”

得嘞!

明浩衍这就拿出冲刺的脚步,准备走人。

可转头看到秦桑楠一脸色认真,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害怕,她拿出嘴角含着的牙签,随意的扔在地上,“不过是一些老娘玩剩下的!”

这个时候他要是跑了,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明浩衍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几步,挡在了秦桑楠面前,向着不远处站着的那群恶霸竖起了中指,他气势轩昂,大喊道:“你过来啊!”

温姝跟秦桑楠纷纷转头看他:???

光头见此,直接指挥着小弟提着铁棒冲着明浩衍跑了过来。

酒吧一度陷入非常混乱的场面,有人惊叫,有人开口大骂,对方的人挥着手里的铁棒势必要给明浩衍一个教训。

明浩衍也不示弱,抬起椅子直接甩到对方身上去。

酒吧经理看不下去,直接报了警。

半个小时后,广市派出所。

温姝,秦桑楠,明浩衍三人关在观察室里等候审问。

墙上挂着横幅。

【不要打架,打输住院,打赢坐牢】

这时,穿着蓝色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一脸严肃的看着三人。

警察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们倒是厉害,把整个酒吧搞得鸡飞狗跳!”

“怎么,酒吧是你家开的!”

明浩衍被打肿了一只眼睛,他单手捂着紫青的眼皮,回答道:“是我家开的。”

警察一时无言以对。

秦桑楠双手环臂,压根就不服气:“明明是对方先动手的好不好,你没看到他们拿的都是一些砍刀铁棒么?”

“而我们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明浩衍忘记了眼睛的疼痛,猛地点点头。

“对,我们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说完,明浩衍才发觉有点不对劲。

警察:“双方都动手了,那就是互殴!都得留下来教育!”

温姝眼眸微眯,不动手,那不就成傻逼了么!

一个小时后,经过老警察的一顿批评教育,三人才被放出观察室。

三人都以为可以走了的时候,警察拦住了他们,“得叫人保释你们仨才能走。”

明浩衍摸裤袋,准备拿出手机打电话,“小事一桩,我叫个人过来,我们立马能出去了。”

可没想到的是--

这个时候明浩衍左摸摸,又搜搜,始终都没有发现手机的影子。

“完犊子了,手机落在酒吧了。”

秦桑楠瘪嘴,“关键时候还是得靠我!”

秦桑楠拿出手机,可手机怎么都是黑屏的状态。

秦桑楠心灰意冷,早知道出来玩之 把手机充满电了,这个时候也不会连个保释人都找不到!

两个人的希望全都放在了温姝的身上,毕竟只有温姝有手机,而且还有电。

温姝看了一眼手机通讯录,发现列表居然没几个人。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