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图片文字 学长我想要给我好不好的话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沈安可又开始说起风凉话:“啧,温绾绾这种货色除了那张脸能看得下去,其他方面还有什么呢。”

“啪--”

重重的巴掌声顿时间响彻了整个片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就连刚刚说个不停的沈安可,这会子的目光也被拍摄地吸引了过去。

女人眼眸里满是凶神恶煞的神色,她轻喘着气,怒斥着面前的男人:“离婚?就你也配跟我提这两个字,真以为当上总经理就可以跟我撇清关系了是吧!忘了告诉你,这家公司是我名下产业,炒你鱿鱼分分钟!”

“我还等着看你跟那个野女人住天桥的画面呢!”

无论是台词方面还是情感代入方面都没得说,现场所有人都跟着期待着男配住天桥的剧情。

学长入戏到忘记喊卡。

宋芝芝看到这一幕,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

“她的演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沈安可强忍着才咽下口水。

“一定是我的错觉,芝芝一定是我的错觉对不对。”

宋芝芝皱起了眉头:“这次不过就是她幸运罢了。”

沈安可用力的点点头,以此来迷惑自己。

温姝演完这场戏,只觉得心情愉悦。

这么爽的剧情她只觉得过瘾,好在大学的时候积极参加过话剧社,这点对于她来说真是洒洒水!

接下来轮到沈安可跟温姝对手戏的部分。

沈安可浑身上下都透着对温姝的瞧不起,她冷嗤道:“没想到居然让你逃过一劫了,待会可不会让你这么幸运。”

温姝根本没有正眼瞧看她一眼,非常淡然道:“废那么多话干嘛,怎么不想让大家早收工?”

“你!”

沈安可话还没讲完,温姝早早返身,没再搭理她。

到了开拍,一切都正常的进行下去,只是--

“你个贱人!”温姝朝着沈安可大骂一声。

谁想沈安可抬起双臂挡住自己的脸,情急之下讲道:“不要......”

因为沈安可没有按照剧本里面的台词来演绎,直接被学长喊卡。

学长看的非常入迷,却因为沈安可的一句话导致前面演的全军覆没,学长不爽:“怎么回事?演个戏都不按照台词来。”

沈安可紧闭着嘴巴,整个人的情绪非常不好。

她刚刚不知道怎么的,看着温绾绾演的角色,只觉得对方会控制不住的朝自己一巴掌打过来。

当即之下,得安抚好学长的情绪:“学长,我,我刚刚没准备好。”

“这次我保证一定不会出现刚刚的情况。”沈安可信誓旦旦的说道。

学长这才安心。

到了第二次演戏,沈安可颤颤巍巍半天都没有把台词给讲清。

学长再次发怒,“有没有搞错,现在温绾绾正常了,你又给我出幺蛾子。”

沈安可情绪紧张,她也没想到温绾绾这次居然一次都没出差错。

原本她是想着温绾绾一次次的重拍戏份,耽误时间的很,她根本没记后面的台词。

所以才导致刚刚的那一幕出现。

学长见沈安可不说话,准备再给她一次机会,“这么晚了我也不想骂人,最后一次,你别再出错了 。”

沈安可表面点头,内心比谁都要慌。

第三次第四次台词都是没有完完整整念出来过。

这个时候剧组工作人员有人冒出声音说道:“刚刚不是都说了一场戏NG超过三次,就得收拾包袱走人了嘛。”

沈安可摇着头,慌乱地开口道:“你给我闭嘴!”

工作人员还是没有闭嘴,依旧说了起来:“不是吧,刚刚说温绾绾的时候,不是很带劲的么,怎么这会子到自己就这么双标了。”

“是哦,玩不起就去狗的那桌。”

“狗都说晦气,哈哈哈哈哈。”

娱乐圈就是这么一个墙倒众人推的地方。

副学长看着眼前的局势也没说什么。

毕竟他刚刚纯属是针对温绾绾,并没有想到沈安可的演技,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拉跨起来。

演技都是需要功底的,不可能一下子就差到离谱,可能是以前沈安可的演技就不怎么咋地,但是在温绾绾的衬托下,会给人一种还行的错觉。

如今温绾绾的演技好了起来,那沈安可的演技自然是垫底的那位。

冷漠不近人情的声音回荡在沈安可的脑海里,她无助的目光投向宋芝芝,可惜回应她的只是宋芝芝一副事不关己的站在一旁。

说出口的话自然是不会收回来,要怪就怪自己不争气,此刻副学长面色冷淡的开口说道:“刚刚我也说了,沈安可你自己不把握住机会,怪不了别人!”

沈安可心里急地要命,她迈步朝着宋芝芝走过去,像是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芝芝,你家不是给这么剧投过钱么?你会帮我跟学长说一下的对不对。”

沈安可还满怀希望的觉得宋芝芝会替她说话,可现实却啪啪的打她的脸。

见状,宋芝芝连忙捂住她的嘴,沉下了脸色:“你在乱说什么!我家什么时候给剧组投过钱,你自己要死了,还想拉别人当垫背,安的什么心思!”

给剧组投钱的那些话只不过是为了让沈安可帮她做事,胡乱编造出来的。

她没想到沈安可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件事!

如今沈安可要被踢出剧组,对她自然是没有什么用处。

宋芝芝连忙撇清关系:“台词都念不好,待在剧组就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我要是你早没这个脸继续待下去。”

沈安可脸上的表情瞬间冷凝住了。

“今天已经很晚了,换人暂时也找不到替补,沈安可的戏份改在明晚再拍摄,学长你觉得如何?”

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沈安可一转头,看到替自己说话的居然是温姝。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关键时候,居然是平时看不顺眼,当作敌人对待的温姝选择帮她说话。

而那个平时以好姐妹相称的人,非但不帮忙,还反踩她一脚!

学长单手摸了把下巴,正在思考当中。

确实如温绾绾说的那样,都这个时,她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找替补。

学长低声对温姝说道:“你说的没错,可......”

学长立马看了看沈安可这个不争气的样子。

沈安可立马心领神会起来,她急着说道:“学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今天是因为我男朋友跟我分手,我才不在状态的,给我点时间,我明天一定会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大家眼前,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有了沈安可这句承诺,学长勉勉强强的留下了她。

宋芝芝脸色一白,咬了咬牙。

沈安可还能继续待在剧组实属出乎意料!

温姝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如果重新找人替代沈安可重演,那不可避免的让跟她搭戏的演员也得跟着演一遍。

这部戏已经到了收尾的部分,她可那么多时间把精力放在拍戏上面。

到了收工的点,沈安可直接拦住了温姝。

温姝立马皱起了眉头,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气。

沈安可马上解释:“你别冲动,我只是想问你一点事情。”

“你说。”温姝整个身体微微倚靠在跑车门前,她姿态妖娆,手里不停的转着车钥匙扣。

沈安可看着温姝一时间移不开眼,她居然被一个女人给吸引住了!

真是逆了狗!

沈安可快速地晃了晃脑袋,这才保持清醒,干巴巴地口吻才勉勉强强说出口:“刚刚,你,为什么要帮我。”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刚刚那个情况而言是个人都巴不她快点滚出剧组。

温姝眸色很淡的看了一眼她,忽然间开口道:“只是客观的说出一些事情罢了。”

温姝不打算跟沈安可多聊,刚讲完一句话的功夫,就打开了超跑车车门,离开现场。

沈安可彻底愣住了,温绾绾怎么跟宋芝芝口中说的不一样,之前她站在宋芝芝那头,经常会不分青红皂白的为她出气,经历了这件事情后,她发现温绾绾根本不坏,而自己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

温姝根本不想把时间放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面。

她车速很快,有点放松自我的感觉。

车内始终循环播放着一首歌,温姝时不时还会跟着哼两句过过瘾。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车开到小区门口,温姝正好撞见了陆圳宴跟薛清然两人。

温姝整颗心脏顿时提起,双手死死地抓住方向盘,险些摁出了印子出来。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高定西装,坐在电动轮椅上方,路边竖起来的照明灯的光线洒落在他坚毅的侧脸,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站在一侧的薛清然同样是穿着高定礼服,此刻两人的距离特别近,月色的笼罩下,她贤良淑德,温柔大方,两个人极其般配。

温姝突然间想到了宋芝芝特意给她看的视频。

靠!

她不应该在车里,应该在车底!

温姝气急攻心,一下子没忍住拍错了地方,不小心按到了喇叭。

车前突然朝着陆圳宴跟薛清然两个人的背影‘哔’了一声。

眼见着前面的人准备返头看后面是谁做出的傻逼行为,温姝迅速地弯腰装作要系鞋带,内心尴尬到脚趾头口出了三室一厅。

一分一秒地过去,温姝足足等了一分钟的时间,才敢抬起腰板。

哪想到,刚抬起头的那一刻,就跟陆圳宴来了个对视。

温姝只好再一次的弯腰系鞋带。

好家伙一天之中经历过这么多遍社死,她还要不要活了!

没一会,陆圳宴出现在车窗前,他抬起矜贵的手拍了拍窗,气势迫人的开口道:“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里面。”

他声音低沉,总是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

这下,温姝再也没法掩耳盗铃,以为别人看不到她了。

下了车,温姝装作上面都没发生的样子,面对微笑的看着她们,笑靥如花的说道:“好巧啊,你们也在这啊。”

温姝看了看陆圳宴,又看了看前面站着的薛清然,嘴角上挂着的笑容愈来愈僵硬。

怎么还没来个人接她的话啊!

一点礼貌都没有。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