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一个吃一上一下嗯啊 写得很细的开车秒湿文案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温姝极其淡定,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不痛快。

在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时候,薛清然眼神微微的黯淡了几分。

倒是一直站在她旁边的秦桑楠被这些侮辱人的字眼给气到,恨不得冲上前打人。

温姝下意识握紧住了秦桑楠的手,眼神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她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人,可是她的理性一直在情绪之前。

温姝面对这位她名义上的婆婆,始终保持着几分客套,语气冷静中又带着一丝不好惹:“我知道你心里恨死我了,那又怎么样,我是你儿媳妇早就是一个改变不了的事实,没错结婚是可以离婚,但我也就把话放这了,离婚就代表着我可以拥有陆圳宴的一半财产。”

温姝此话落下,陆母气得火冒三丈,一副蛮横的嘴脸恨不得把温姝生吞活剥。

“你这个只知道钱的贱女人!”陆母单手捂着心脏的位置,实力演绎痛心疾首。

温姝斜睨了一眼陆母拙劣的演技,没有搭理,直接拉着秦桑楠一同走进会场。

给她惯的!还让她蹬鼻子上脸了!!

到了拍卖会的主会场,温姝娴熟地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子。

原本主办方给她们安排的位子是第三排,硬是被温姝砸钱坐到了第一排的位子。

就连位高权重的陆母都只能坐在第二排。

薛清然发现第一排坐着温姝,嘴角微不可及的扯起一抹冷笑,她倒是小瞧了这个女人,外界都说温绾绾蠢如草包,可刚刚行为举止可不像是一个废物该有的举态。

薛清然的胜负欲也在这刻给挑了起来。

刚刚的一点小茬子让陆母心情低落到极点,一旦心情不好,就得有个发泄点。

直到一款红宝石项链被侍者拿出来,全场直接沸腾起来。

妥妥的高贵感根本不需要有任何营造氛围感,圆润饱满,光泽度十足,简单的钻石在周身点缀,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秦桑楠记激动地抓紧温姝的手,眼巴巴地望着展示的红宝石项链,她立即说道:“小姝,我们这次的目的就是把她拿下!”

温姝对这些根本不感兴趣,毕竟陆家给她备着的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多到让她眼花缭乱,导致她现在对于这些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趣来了。

可鉴于这一次是桑楠喜欢,她只能打了个ok的手势:“放心,我没忘,待会一定帮你抢到。”

两个人举牌这样子的胜算大一些,再说秦桑楠还是一个不差钱的主。

与此同时,薛清然也注意到了这款红宝石项链,看到温姝已经举了牌子,不禁道:

“这款项链跟伯母的气质很搭呢。”

她轻声讲完,样子又乖巧安静,陆母不明所以,薛清然接着轻声说道:“这么好看的东西,就应该被全场最优雅的女人拥有。”

说着,她直接举起号码牌,喊道:“一百万。”

陆母这才搞清楚薛清然的用意,脸上立马浮现出一道幸福的涟漪。

眼见着胜利在握,陆母再次握住薛清然的手,样子温和:“清然,你可是圳宴的前女友,就算圳宴现在跟那个死女人结婚了又怎么样,我迟早会让圳宴看清楚她的真面目,让她滚出家门,你才是我真正认可的儿媳妇。”

薛清然腼腆地朝着陆母笑了笑。

“两百万。”

温姝再次举牌,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

薛清然的面色暗了好些,用了好些劲才没表现出来。

她举牌的手微微僵,继续说道:“两百五十万。”

陆母刚刚微冷的脸庞,一秒钟就转换过来了。

温姝不想继续浪费时间,毕竟秦桑楠想要,她得竭尽全力拿下。

想着,温姝举起号码牌,熟悉的声音再次响彻在拍卖会:“五百万。”

薛清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死死地盯着温姝的背后,掌心早就攥成了拳头来了。

她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向着陆母说了起来:“温小姐,是不是知道这条项链是伯母想要的,故意抬价跟我们抢的呀。”

说完,她马上摇头否定着:“应该是我多想了,温小姐不像是那种人……”

这话落到陆母耳里那就是另外一层意思了。

“贱人!”

陆母脸色阴沉,此时此刻已经对温姝厌之入骨了。

薛清然扫了一眼陆母此刻的状态,她巴不得陆母恨死温绾绾。

婆媳关系不好,温绾绾还能再温家待多久!

陆圳宴迟早是她一个人的。

陆母直接抢过薛清然手中的号码牌,举了起来:“一千万。”

薛清然仿佛意料之中一般,嘴角很快露出一抹满意的冷笑。

陆母一脸阴险的模样露了出来:“她温绾绾不是喜欢跟我抬价嘛,我现在把价钱叫到这么高,待会她肯定会出比我还要高的价钱,那么喜欢那我索性就让给她!”

毕竟这款红宝石项链的价撑死也只是在二百万,现在这么高的价钱,完全哪是不值的。

温姝跟秦桑楠两个人也不是傻子,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打算放弃的时候,一道沉冷的声音在温姝的右侧不远处响了起来:“两千万。”

如此豪迈!

大家纷纷侧目,都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然而,最后这个举牌的人,温姝不仅认识,还很熟。

竟然是她结婚一个多月的丈夫, 陆圳宴……

陆圳宴的到来无疑使全场都沸腾起来,毕竟他身上不单单是陆氏集团的总裁这个光环。

更牛掰的但凡氏陆圳宴看重的项目,回报率可以说是百分百,无一例外。

这次能目睹陆圳宴的真容,可以说活值了。

陆母看到自家儿子的那一刻,不自觉地挺起了腰板,双目中都透着傲气。

他儿子肯定是看她辛苦,特意给她拍下红宝石项链。

薛清然脸上很快浮现了一个笑容,笑得温婉,“陆伯母,阿宴肯定是来找您了,我们快过去吧。

“也对。“陆母骄傲的点点头。

只是——

陆母刚靠近陆圳宴,陆圳宴就驱使着电动轮椅开始往别处走。

眼见着陆圳宴离她越来越近,温姝秀眉微微蹙起。

全场的视线都落在了两个人身上。

就连秦桑楠也加入吃瓜大队当中,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温姝微微扬起脸,红唇轻启道:“你怎么来了?”

两人的距离逐渐靠近,陆圳宴的大掌轻轻地抚了抚温姝的秀发,霸道又温柔,声音富含磁性魅力:“喜欢那个吗?”

温姝微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陆圳宴这次的目的,她回了一句:“还,还好吧。”

陆圳宴轻点头,像是心领神会了一般,“那就送你了。”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佩服着陆圳宴的豪气!

这一幕落到陆母眼里面,就如同眼中钉!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温姝,不知道她到底是给儿子下什么药了。

薛清然暗暗咬牙,马上笑着来了句:“我就说温绾绾怎么这么豪气拍红宝石项链了,原来最后都得阿宴付款,他……可真是喜欢温小姐,两千万的项链说送就送了。”

“不过温小姐不是早就知道伯母喜欢这款项链嘛,怎么还……”

薛清然一脸春风,眉头微微一皱,脸上写满了纳闷。

这副模样正好被陆伯母瞧见。

陆伯母气地直颤,自己的儿子居然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了别人!

她眼见没有台阶下,气的直接剁脚:“我自己的儿子我比谁都清楚他的性子,如果不是被温绾绾灌了迷魂汤,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迟早有一天我要把温绾绾赶出温家!”

然后,所有人又把视线转向了温姝。

最后在所有人的艳羡下,温姝跟陆圳宴非常腻歪的走开,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佳偶璧人的样子。

直到上了车,刚刚还有说有笑的两个人,这会子脸色变得比翻书还要快,一个比一个冷漠。

劳斯莱斯平缓的行驶在公路上,温姝微微侧目,目光投向窗外沿途的风景,一棵棵茂密的樟树在她的视线里转瞬即逝,她鲜少有这样放松的时候。

寂静万分的后座车突然冒出一道不冷不热的男声:“爷爷想你了,这周希望你回老宅见你。”

“行。”温姝答应的很爽快。

他们这段利益交织的婚姻,人前做戏,配合对方,人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但今天陆圳宴没有提前打招呼就出现在拍卖会,实在是出乎意料。

温姝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眼神炯炯地望着旁边坐着的陆圳宴:“那我爸的手术……”

陆圳宴的背脊往座椅一靠,周身掌握全局的气势顿时乍现出来,一贯冷漠的语气:“Dom医生主刀的手术很成功,你父亲的生命状态也比之前要好很多。”

温姝的心就像是一块大石头终于浮下来,终于安了心。

谁想,这个时候陆圳宴突然扭头看向温姝。

温姝被看的心一紧。

随后就听到陆圳宴嗓音发出沉稳的声音:“我记得我给过你一张黑卡,是让你随便消费的,所以我可不希望从媒体里看到陆太太买不到喜欢的东西。”

所以陆圳宴这次告诉她,不要吝啬花他钱?

她侧脸看着陆圳宴,两人的距离很近,可以非常清晰地看清对方脸上的每个神情,她盯着对方清冷如旧的眼眸,忍住内心开始的悸动,随后轻轻的动着唇瓣:“其实……我有钱的......”

一条红宝石项链而已,这钱她还是出的起的。

“有钱?”他冷不丁的扯起了嘴角,跟刚刚完完全全是两种态度,紧接着他冷若冰霜的脸庞盯着温姝:“我倒是很好奇,没有我给你的黑卡,你拿什么付钱!”

“进了我陆家的门,就不要给我丢脸!”

他的话里是透着薄情和满满的不信任。

温姝没有计较,只是皮笑肉不笑地向着陆圳宴说了起来:“陆圳宴,你是不是去过敦煌啊?”

陆圳宴拧眉,只是简单的以为温姝这是在跳过话题,“嗯?”

温姝嘴角噙着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她抬起手把侧边的头发理到耳后,“不然怎么壁画这么多。”

一直坐在驾驶位吃瓜的张特助听到了这句话,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看着陆圳宴看了整个脸色直接跳成了猪肝色,温姝不住的扬了扬眉头。

一路上,陆圳宴继续冷着脸,再没同温姝讲过一句话,只当她是空气一般对待。

温姝当然不会自找没趣,低头玩起了手机。

为了打破这僵局,张特助直接说道:“先生,到老宅了。”

一下车,陆圳宴却是一反常态,很是自然的牵起了温姝的手。

反倒温姝被男人的变脸速度弄的,得有些不自在了。

陆圳宴却是勾起唇角,压低了声音:“你知道该怎么做。”

温姝一下会意,颤了颤,步子却是没跟上。

陆圳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温姝,温姝那高跟鞋,一下成了扎眼的物件。

陆圳宴沉着脸没说话。

只是过了一会,温姝能很明显的感受到陆圳宴的电动轮椅的速度放慢了许多。

他好像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虽然是演戏。

没一会,陆圳宴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衣帽间里大几百双高定不穿,非要穿这双痛脚的。”

“怎么是想告诉爷爷,我在虐待你?”

语气夹着好些嘲讽。

温姝自是不乐,马上看向自己脚上这双华伦天奴柳钉高跟鞋,心情立马就愉悦起来,张口就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脚痛一定是我的问题,不是它的不好。”

“真是病的不轻。”陆圳宴根本理解不了温姝是怎么想的,脸上写慢了嫌弃的神情。

客厅,陆母一早就坐在沙发,悠闲地端起佣人提前泡好的咖啡细细的品着,浑身上下都透着贵妇的气质。

今天是陆爷爷难得一次叫她们回老宅吃饭,所有人都不敢慢待。

陆母一眼就注意到了温姝,眸底里隐忍着熊熊怒火,单手捏着咖啡杯柄用力地碾了碾。

随后,咖啡杯被陆母动作暴躁地掷在了茶几上,咖啡也顺势地撒在了桌子上。

温姝正想当作什么也没看到,陆母那边直接传来了声音:“今天可是你爷爷叫大家都来吃饭,你才当新媳妇几天,就敢迟到!看来得让你尝一下陆家的家法,你才会老实。”

就算是这样,温姝也只是装作亲切的喊了句:“妈。”

陆母根本不把温姝这句话妈放在心里,反而是觉得晦气至极, 一个白眼直接甩了过去。

陆圳宴不紧不慢的操控着电动轮椅向前行驶,他没有讲话,可浑身却透着帝王般压迫感十足的气息,他瞥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的陆母,神情总是漠然,“妈不也是刚到么。”

“阿宴你!”陆母纵使再怎么恼火,可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