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洞饿了要吃大肠怎么办 可是被舔的好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乔梦瑶在这个时候,自己老实的坐到副驾去。

后面的历延霆眸光一沉。

直到他们到达一家豪华的法国餐厅。

乔梦瑶还有些愣神,不知道历延霆带她来这里做什么?请她吃饭吗?

她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

“你好,历少。”

“萝卜……”历延霆淡淡的说道。

被喊萝卜,罗伯特有意要反驳,看到历延霆的兴致不高,干脆不多说了,两人寒暄了一下,罗伯特的眼神就看到了乔梦瑶。

历延霆仅是扫了一眼,像是没见到一样,直接往包间进去了。

乔梦瑶被外国人直直的看着,有些不好意思,她还以为历延霆好心请她吃饭,现在看来,完全不是。

进入了包间,历延霆坐下,罗伯特也坐下。

乔梦瑶见林立站在一边,也没有人给她拉椅子,她自知身份,也不敢坐下。

所以偌大的一个桌子,只坐了两个人,罗伯特的后面站着两个保镖。

乔梦瑶和林立站在历延霆的身后,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拉来凑数的。

很快的,牛排就被送上来了。

谁知道,这个时候就听到历延霆说道:“站在那里做什么?”

乔梦瑶看了一眼桌子,桌子上摆放的是两份餐具,说明并没有她的份,可是历延霆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罗伯特看向乔梦瑶,问历延霆:“这位是?”

历延霆带了这个女人过来,点餐的时候,却没有多点。

而女人身上的衣服也非常普通,根本就不像是历延霆的女伴,但是这个女孩子长得确实非常好看,特别符合罗伯特对东方女性的审美,于是又多看了乔梦瑶一眼,

甚至对乔梦瑶露出一个可谓十分温柔的眼神。

而历延霆扭头看了乔梦瑶一眼,浅灰色的衬衣,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牛仔裤上面还有汤渍,简直邋遢得可以!

这样的形象还敢对罗伯特回报娇媚的笑容!

他的眸子瞬间微微一眯,露出冰冷的寒光。

被强大的压迫性目光盯着,乔梦瑶多了几分不自在,她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目光瞟了历延霆一眼。

然而历延霆只对罗伯特说道:“为了饮食方便,家里给我找的特护。”

特护?

历延霆的手一直戴着金属手套,吃饭肯定不方便!

罗伯特用一种非常理解的眼神看着历延霆。

乔梦瑶脸色却是僵了一下。

她成了历延霆的特护了!

历延霆扭头,眸色平和地看着她:“怎么?还没有进入自己的角色?”

“我……知道。”乔梦瑶缓了一下,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历延霆早已经不耐烦,指着盘子里的牛排说道:“还不快切?”

乔梦瑶肚子真的好饿,她努力收缩自己的肚子,不让自己发出尴尬的咕噜声。可是,香喷喷的牛肉味道一直往鼻孔里钻,让她的口水差一点流出来。

“先让我喝口果汁。”历延霆说道。

乔梦瑶刚刚切了一小块牛排,就听到历延霆这么说,伸手拿起果汁递到了他的嘴边。

历延霆张口喝了一口。

简直像一个断手不能处理的人。

饭来张口!

乔梦瑶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历延霆的双手。

罗伯特看了乔梦瑶好一会,一脸赞叹的说道:“你这位特护真的美丽又温柔,叫什么名字?”

历延霆的眼皮微微挑起,眼里都是冰冷的凉意:“你想要?”

“你愿意转让吗?”

乔梦瑶的手僵了一下。

就听到罗伯特说道:“若是你愿意的话我,我愿意出十个特护的钱,你再找十个。”

“不愿意。”历延霆冷冷的说道。

罗伯特一脸的叹息。

乔梦瑶把切好的牛排送到历延霆的唇边。

历延霆看了一眼,嫌弃的说道:“这么小,你喂鸟?”

乔梦瑶只得重新切一块,比刚刚大了一点。

“太大了,你在喂猪吗?”

“太厚了,你想噎死我?”

“太薄了,塞牙缝吗?”

……

乔梦瑶几乎把盘子里面的牛排切完了,都没有一块大小符合历延霆的要求。

罗伯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眼神看向乔梦瑶。

被外国人同情,乔梦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更何况,她饿得不行,历延霆还在嫌大嫌小,厚的薄的,都不符合他的要求。

真想把整个盘子往他脑门上扣上去。

但是一想到扣上去之后的后果,他只能忍了下来,说道:“要不,重新给你上一份牛排?”

历延霆冰冷的眼神扫了她一眼,问道:“牛排不用钱?”

乔梦瑶当然知道牛排要钱,但是架不住他这么浪费。

大了,小了,这分明就是要为难自己。

乔梦瑶垂着眸,气得手指都在发颤。

为了羞辱她,历延霆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虽然知道历延霆讨厌自己,但是没想到他讨厌到了极限。

罗伯特开口说道:“让人再上一份牛排上来。”

接着又看向历延霆道:“她虽然是你的特护,但是……”

罗伯特的话还没有说完,历延霆已经冷声打断了他:“是我高价请来的特护,所做的事情,当然要符合我的心意,如果不符合我的心意,自然是要让她重新做,要不然,那么高的代价岂不是太不吃亏了?”

乔梦瑶微微的垂着眸,心狠狠的缩了一下。

是啊,她嫁给历延霆,乔家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对于历延霆来说,她就像是卖给他的,所以他这么说无可厚非。

原本愤怒到极点的火焰也像是在瞬间熄灭,乔梦瑶抿着唇,垂着眸,不发一语。

罗伯特问道:“要不换别的食物?”

历延霆:“那可真是抱歉了,今天我突然什么都不想吃,就只想吃牛排。”

乔梦瑶已经饿得有些发晕,历延霆让她把整盘牛肉端出去扔了,别碍着他的眼。

乔梦瑶端着盘子走到了外面,咕噜咕噜的肚子提醒她应该吃点东西下去,但是,手上的盘子里,是历延霆打脸的结果。

她看着旁边的垃圾桶,连着盘子直接扔了下去。

只是等乔梦瑶再回到包间,罗伯特已经起身。

历延霆也站了起来。

林立可怜的看了乔梦瑶一眼,说道:“历少要回去了。”

“……”乔梦瑶原本已经被奴役得疲惫不堪,此时只想快一点回公司,吃她那个还没有吃的饭盒。

历延霆走出来的时候,看到扔在垃圾桶里面的盘子,幽深的眸子眯了一下。

……

乔梦瑶回到公司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多了,饿得发晕,饭盒冰冰凉凉,也不知道是啥味,她一点不讲究的吃了下去。

后来,一整个下午都感觉到自己浑身不得劲,因为胃一直不舒服。

一定是饿过头,又吃了那份冰凉的午饭。

现在想吐!

她瞬间从座位站了起来,直接冲到了洗手间。

只是在里面吐了半天,却没有吐出一点东西,就在她快把胆汁呕出来时,才感觉到不那么恶心了。

可能是在洗手间呆太久,也可能是她刚刚吐得样子太吓人,所以她一出来,就接到各种奇怪的眼神。

乔梦瑶没多想,暗叹一口气,心里告诉自己,再也不能吃凉饭了,也有可能是那份食物本身就不干净,所以才会把她的胃给吃坏。

林立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乔梦瑶从洗手间出来,脸色苍白难看,多看了乔梦瑶一眼,

乔梦瑶在看到林立的时候,条件反射的以为历延霆又找她了,立即问道:“林先生,是不是历少有什么事?”

“没有。”

“哦,我会立即回去的。”说着,她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杂物间。

“……”林立觉得乔梦瑶真的是被吓怕了,他都还没开口,她就以为历少要传达旨意了。

其实历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女人其实也挺无辜的,嫁到历家,应该也不是自愿的。

办公室里面,历延霆正拿着一个黑色的发夹在发呆,这种发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就是人家做发型用来夹头发,定型的那种黑色条形发夹。

这种东西,只要登上某宝,几块钱,能买一大盒子。

要是说用这个来找人,根本不确实际,但是,历少却一直对这个黑色的小发夹情有独钟。

林立站在一边抿唇不语。

历延霆扫了他一眼,看他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问道:“出什么事?”

“没什么,觉得乔小姐有点惨。”

历延霆冷冷的说道:“什么时候成了慈善机构了?还有慈悲为怀的心?”

林立吓得连忙闭嘴,得罪这位大少爷,等一下没他好果子吃。

下班的时候,乔梦瑶下楼,她从电梯里出来,就看到司机急忙跑向历延霆。

“大少爷。”

历延霆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直接朝外面走了。

司机又看向乔梦瑶。

乔梦瑶心想,她哪里知道该怎么办,她才是最被嫌弃的那个。

在乔梦瑶以为又是她一个人坐司机的车子时,林立走到她身边说道:“乔小姐,历少在等你。”

“啊?”乔梦瑶一脸意外。

林立劝道:“乔小姐,别让大少爷久等。”

乔梦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依旧朝着历延霆的车子走去。

这一次,后面的车门打开着,乔梦瑶回头,看到司机正在看着她。

她颇有些无语。

司机是什么意思她不想懂,眼前有人为她开了门,她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后面。

而历延霆只专注于自己手上的电脑,根本没看她一眼。

乔梦瑶扫了一眼,那双金色的手套在键盘上跳动着。

是因为戴着手套帅一点吗?

察觉到乔梦瑶的目光,历延霆冷冷地朝她瞥过来,乔梦瑶瞬间扭头看向了窗外。

吓了一大跳。

历延霆抿着唇,继续手上的工作。

又有点恶心的感觉,但是不严重,乔梦瑶觉得外卖果然不能多吃,害她现在一直恶心,也感觉不到饿。

……

进到老宅,乔梦瑶才知道,今天晚上,只有他们夫妻俩回来,这边也只有老太太一个人。

老太太话不多,表情庄严不可侵犯。

乔梦瑶吃得特别安静,就怕发出一个细微的声音。

老太太突然开口问历延霆:“你对你这个新婚的妻子不满意吗?”

乔梦瑶吓了一跳,偷偷的抬头看了历延霆一眼。

他那幽深的眸子里没有半分情绪,而老太太的眸光则太过精明。

乔梦瑶怕历延霆说出不满意的话,老太太会二话不说把她退回去。

然而,历延霆只是看了老太太一眼问道:“奶奶从哪里看出我不满意了?”

老太太的眼神在他们的脸上扫过,点了下头说道:“既然没有就好,可不要再像以前九次那样……欣瑶……”

“在……”乔梦瑶缓了一下,才意识到她现在就代表着乔欣瑶。

“吃完饭到我房间来。”

“好的,奶奶。”

不知道老太太要做什么,乔梦瑶乖乖的点头,心里却有些忐忑,老太太要是知道她是个假的,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

吃过饭,老太太就回房了,乔梦瑶看向历延霆,但是,他却看也不看她。

乔梦瑶只能在一个女佣的带领下,往老太太的房间走去。

有女佣出来开门:“大少夫人,老夫人在里面等你。”

乔梦瑶点头走进去。

房间里到处是檀木,古色古香,有檀香的香气在飘荡着。

老太太坐在梳妆台前,正在往脸上涂保养霜。

“奶奶,我来了。”乔梦瑶说道。

老太太依旧没说话,继续涂着眼霜。

直到她转过身来,一双精明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乔梦瑶的眼睛上,那种打量让乔梦瑶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心里莫名的颤了一下。

“欣瑶。”

“是。”这名字,真有点适应不了,乔梦瑶老是怕半拍,才回老太太。

“你今天跟在延霆的身边,感觉怎么样?”

“啊?”乔梦瑶顿住了,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赶紧点头说道:“延霆他很好。”

“他的身体不太好,从小就有头疼的毛病,你既然是他的妻子,就应该好好的照顾他,该怎么照顾人,不需要我教你吧。”

“不用,我知道怎么做的。”

“延霆之前九个妻子,你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

这点,乔梦瑶还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历延霆所有的婚姻都不常久,她不知道,那九个女人都死了,所以,她这第十个,能活多久?

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来。

然而,老太太却话峰一转,说道:“我没反对你跟着他,是因为你的名声还不错,既然已经嫁给了延霆,就什么都不用做,专心的照顾延霆就好了。”

乔梦瑶僵硬的点着头。

这是拿她当保姆。

“怎么,不甘心?”老太太犀利的话响起。

乔梦瑶立即摇头:“没,没有,我心甘情愿。”

“那就照旧,你每天跟着延霆去公司,也不用天天来了,以后每周周五晚上过来吃饭就可以了,不过,我有事,你要随传随到。”

这样的结果,比天天过来吃饭要好太多了,乔梦瑶表示知道了。

要是每天晚上,面对老太太这一张老佛爷一样的脸,她觉得自己会疯。

“在公司也要好好的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的照顾知道吗?”

“知道了。”乔梦瑶说道。

“听说,他今天带你去见罗伯特?”

“是的。”乔梦瑶心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为什么历延霆见个人,老太太也要管?

但是站在老太太的面前,她只能挺直背脊点着头。

“记住我的话,别真成了那个第十,出去吧。”

乔梦瑶从房间里出来,还在想着老太太的话。

都说好奇害死猫,乔梦瑶现在很想知道,历延霆之前那九个老婆是怎么死的。

别成为那个第十?

所以,是九个死人的下一个!

一想到,自己也有可能要死……乔梦瑶浑身透着一股子恶寒,压抑的情绪绕着她,让她特别不舒服。

又有恶心的感觉了,不过忍一忍又过去了。

中午那个饭盒,真的毒害不浅,看来她得去找个胃药吃一吃。

从里面出来,就没见到历延霆的影子,晚上不需要在这里过夜,难道,历延霆自己先走了?

她现在一个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出去……

有几个女佣走过来,乔梦瑶准备问路。

就在她准备往前走的时候,从厨房的方向出来一个女佣,朝着乔梦瑶走过来。

两个人直接撞上……

“哐当”一声。

整个碗都跳了出去。

乔梦瑶只感觉肩膀被一阵力道一撞,整个人跌坐到地上。

“啊……”女佣叫了起来:“老夫人的燕窝……”

老夫人?

乔梦瑶也是愣住了。

女佣看了她一眼,说道:“原来是大少夫人,你怎么走路都不带看的?”

乔梦瑶看了一眼地上,燕窝的碗被打到另一边的沙发旁边,因为地上有毛毯,碗没碎,但是,里面的汤水洒了一地。

她可以从这个碗的轨迹,看出一点儿门道。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也有异常。

刚刚这个女佣应该是故意撞了她的肩膀。

如果是碰撞的话,东西应该直接摔在地上,而不是那样,现场好像把盘子故意往上扬去,碗才会往那个方向过去……

乔梦瑶淡淡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趾高气昂的女佣,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她没找别人麻烦,麻烦已经送上门来了。

她还没质问女佣,女佣已经哭着说道:“大少夫人,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老夫人每一晚上都要喝一碗养颜羹,这种燕窝极难挑洗干净……每次都需要从下午就开始准备,现在,你要怎么跟老夫人交待。”

显然,这个女佣打算把这口锅甩给她。

见乔梦瑶没说话,女佣又说道:“大少夫人,要不你去向老夫人说清楚吧,我我……”

看着对方忧愁的脸色,乔梦瑶淡淡的说道:“刚刚是你撞我。”

像一滴水突然下了油锅一样,瞬间炸了起来,女佣激动的说道:“大少夫人,你怎么可以红口白牙诬陷我?刚刚明明就是你撞到我,要不然,碗怎么会被打翻?”

另外两个女佣也盯着乔梦瑶。

其中一个女佣说道:“大少夫人,秋月在这里做了两年了,一直很小心,从来没有出错,大少夫人一来就说是秋月撞到你,谁信啊?”

“真是的,历家一向来对我们极好,没想到大少夫人好大的口气,一来就不把我们当人看了。”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全部都针对乔梦瑶。

乔梦瑶还坐在地上呢,这几个人就对她指指点点。

她的脸色瞬间一冷。

历延霆不在,这些人想栽赃她?

她们是一伙的,现在她一个人在这里,能怎么办,老太太会相信她吗?

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道森冷的声音传过来:“你们干什么?历家就养着你们以下犯上的?”

乔梦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历延霆高大的身形出现在客厅的门口,冰冷的眼神犀利的扫了过来。

这一眼,原本薄情冷性的男人,却让她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安心。

历延霆只是朝乔梦瑶瞥了一眼,发现她那一双清丽的眸子透着一股流动的灵气。

他的突然出现,吓到了几个女佣,她们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说道:“大少爷,我们冤枉啊,真的是冤枉啊,刚刚大少夫人已经教训我们了,大少夫人觉得她是家里的女主人,而我们只是女佣,特别看不起,求你替我们做主。”

乔梦瑶看向历延霆,这个罪名要是扣下来,那她真的出名了。

历延霆身上冷厉的气息更凌厉。

秋月哭诉道:“大少爷,我在这里照顾老夫人两年了,没出过差错。”

乔梦瑶看向秋月,她的意思就是她从未出过差错,所以这个错就得她来背?

历延霆犀利的目光从秋月脸上扫过,“要是让我找到一件错事,你就可以滚蛋。”

秋月瞬间一惊,她听说这个大少夫人特别的不受待见。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