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尝尝你草莓的味道 嗯啊~别舔了都流水了啊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1、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很爽,很刺激的感觉。随着恋爱的发展,男朋友在人们心中的概念从单一的男性朋友发展到了情侣中男性一方。如今人们对“男朋友”的理解:“他是和你有恋爱关系的男性”。如今,男女之间也有友谊这种关系了,人们称为男性朋友,相差一字即为不同情感。

乔梦瑶紧紧的捏着围在身上的浴巾,豪华大气的房间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但是她却感觉自己像是砧板上的鱼,据说这个老公面目丑陋,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身体有隐疾,不喜欢女人,死在他床上的女人不计其数……

就在她嫁过来的前两天,才听说又有一个女人死在他的床上……

所以眼前这张红色的婚床,她感觉像是断头台。

乔家因为投资失利,乔氏集团欠下一大笔债务,只能求到历氏集团,对方提出的要求是娶乔家现在最值钱的女儿乔欣瑶。

但是历延霆名声那么不堪,继母怎么肯把自己的珍珠宝贝女儿嫁给历延霆,这样的龙潭虎穴,只能是她成为人选,所以父亲就以弟弟的医药费为理由,逼她这个被退婚的女儿出来代替。

“啪嗒,啪嗒……”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像是催魂曲一般。

乔梦瑶整个心都颤抖了起来,抓着浴巾的手越发颤抖起来。

门被打开,就在她扭头看过去的时候,房间的灯光全部都暗了下来。

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够感觉一道影子离她越来越近……

现在,不止是她抓着浴巾的手在颤抖,就是心跳也不正常的跳动起来。

突然,身上的浴巾被掀掉,一双冰冷的手指抚上了她的身体。

“啊……”乔梦瑶下意识的往后退。

低沉而冷嘲的声音响起:“这么兴奋?”

不……

冰与火的两重感觉,她感觉到了一双似乎是手的东西在她的身上游移,很冷,而有一抹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停在她的脖颈处。

乔梦瑶的身体很僵硬,颤着声音说道:“你……离我远一点。”

然而,对方冷哼一声,并没有离开,而是像在检查,冰冷的手从她的脸夹到她的脖子,锁骨一路往下……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推开眼前的影子跑出去,但是她不止脚在发抖,就是她也无路可跑。

还没适应黑暗的恐惧,她就被人抱了起来,担心自己摔下去,又怕对方对他做点什么,特别是对方停在她腰上的手,让她的身体冷硬如生铁。

“历少,请你放我下来……”

“呵……还有两步……”

接着,乔梦瑶被直接扔到了床上……

她滚了一圈,抓到了被子,刚拉上来,那个身影就朝着她压了下来。

乔梦瑶用手抵着对方的心口,着急的喊道:“你等一下,等一下,我没准备好。”

“你需要准备什么?女人不是躺着接受就好了吗?”

乔梦瑶因为这句话,身体僵硬,神情都呆了两秒。

“我,我……”

“呵呵,别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是个雏。”冰冷而嘲讽的语气让乔梦瑶的心蜷缩了起来。

下一秒床头灯被打开。

床边男人,身材高大,鼻梁高挺俊俏,刀削般的唇透着清冷薄情的弧度,浑身上下透着令人压抑的气息。

乔梦瑶怔住了,传说中长相丑陋,阴阳怪气的男人就是他?

而她此时才发现对方的手,难怪她刚刚一直感觉到冷,原来他的手上戴着一副很薄,却有着金属质感的手套!

她紧握着被子,僵硬的看着男人,目光缓缓向上,对上了对方阴冷的眼神,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

男人凌厉的眼神,像是从森林中出来的野兽,一不小心就会被他撕个粉碎。

“乔家真的是好勇气,竟然敢给我偷梁换柱。”

乔梦瑶的心不由得一缩,不可能的,他怎么知道自己不是乔欣瑶?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只敢让自己的眼神对上对方的鼻子,强撑着底气说道。

历延霆眼底的冷意更加明显。“你是想让我现在就派人去乔家把你那个好妹妹给揪出来是吧?还是说你就那么想替你的妹妹爬上我的床?”

“我……我没有。”

没想到,他知道了!

冰凉的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颈。

乔梦瑶艰难的抬头,黑水晶般的眸子对上对方冷厉的眸。

“乔家是怎么想的?不想要钱了?”

“不,不是。我……我就是乔欣瑶。”

“啪……”

对方用力一推,接着,一份报告直接摔在乔梦瑶面前。

乔梦瑶:女 21岁

9102年12月18号结婚,19号被退婚……

不……

纸上那一长串的不堪过往的解说……

乔梦瑶一想到结婚那天发生的耻辱的事,便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的情绪奔溃。

“结婚还跑出去找男人,像你这种女人还真是少见,现在立即给我滚出去。”

冰冷无情的声音狠狠的砸了下来。

“不……”乔梦瑶不自觉的伸出手去,拉住了历延霆的衣摆。

乔家拿不到钱,就不会给她弟弟看病,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和自己相同血脉的弟弟就这样死了。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底气,她看着历延霆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女人,才会不停的结婚换女人,我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的,只要你让我留下来,给乔家一条生路,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保证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

她跪坐在床上,一只手拉着被子,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衣摆。

历延霆的眸子眯了眯,打量了她一眼,语气清冷:“我说什么你都做得到?”

“是。”乔梦瑶应了一声。

“那好,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门口那里站着两个男人,只要你能让其中一个上了你,我就让你留下来。”

乔梦瑶怔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历延霆嘲讽的说道:“既然你都这样了,我给你这个机会,好好表现,表现不好,就不要怪我。”

乔梦瑶凌乱了一下,她就淡定了起来,像历延霆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如果她真的做了,那是直接给他一个杀了自己的理由和机会,她没有这么蠢。

乔梦瑶清凉的眸中透着坚定的目光,她看着历延霆……

“我想历少应该不喜欢给自己戴绿帽子,如果我这么做了,就是给你一个直接杀了我的理由。不如我们换一种相处的方式,这样对你更好。”

历延霆眼里闪过了一丝错愕,盯着眼前这个昂着头颅,看着自己的少女,眼底闪过一份稍纵即逝的兴趣。

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情绪,他的眼底又漫上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冰寒,说道:“别给我说一堆废话,做不到,就滚。”

幽深的眸子,渗着极度的冰寒,这样危险的气息让乔梦瑶心里颤抖,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让人害怕的男人,除了一个半月前,她结婚的那个晚上。

那个可怕的男人……

一些可怕的画面被勾起,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那天是她结婚的好日子,当她想把珍藏的美好送给自己心爱的人品尝时,却被一个陌生男人无情的掠夺摧残了。

那个时候无论她怎么求饶,怎么叫喊,对方就是没有人性,就是没有停……

甚至她以为她会在那一晚死去……

看到乔梦瑶脸上恐惧的神情,历延霆的眸中透着暴风雨。

在他的面前摆出一副被风雨摧残的小树模样?

抓着他的衣摆做出一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模样?

想到了某些画面,他的内心却莫名的烦躁,眸光更冷,薄唇轻启,嘲讽的声音随之而来:“什么意思?装的跟真的一样,我还没怎么着呢?”

乔梦瑶的心里一惊,人也清醒了几分,赶紧努力压下心底的慌乱,不让那种恐惧再次蔓延上来。

对历延霆说道:“请你考虑一下,我刚刚跟你说的话。我们和平共处,我一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也省得你以后一直又疲于应付结婚的状况。”

从恐惧到极点的神情到现在一副逆来顺受的小白兔模样,历延霆深幽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冷哼:“你的算盘倒是打的不错。”

乔梦瑶没解释,她是有私心,所以她不介意历延霆这样说她。

“想留下来也可以,拿出你的能力,证明你有留下来的价值。”

价……价值?

乔梦瑶抖了一下,眼底却实在的透着迷茫。

历延霆:“别告诉我,你要霸占着历少夫人的名头,还要我当一辈子和尚?”

“……”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乔梦瑶哪里会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只是她刚刚从恐惧中回神,现在要让她从那片阴影上过去,她有些困难。

她的神情看在历延霆的眼里,就是非常勉强。

历延霆的身体动了动,准备离开。

乔梦瑶的心里一惊,她不能退缩,都这样了,她再矫情,又有什么用。抬头对上他冰冷幽深的目光,暗暗的咬了咬牙,原本抓着被子的手自动松开。

少女光洁的身躯和美好的曲线呈现在眼前,他的眸光幽深了一瞬,但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跟刀子一样:“呵,终于不装了,荡妇就应该有个荡妇的样子。”

乔梦瑶的手紧了紧,虽然眼底透着屈辱,但是神情却很坚定。

“你不是不想做和尚么?”

历延霆一动不动,但是意识很明显。

乔梦瑶看着他那熨帖得十分笔挺的西服,一双小手磕磕巴巴的伸到他的面前,碰到纽扣。

乔梦瑶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所以她解得非常的辛苦,一方面,怕碰到历延霆的身体,另一方面又怕自己惹怒了历延霆,所以她可谓是如履薄冰。

但是历延霆显然没那么好的耐性,看她一个纽扣解了快十分钟,鼻尖都冒汗了还没解开,他的手突然抓住她的手说道:“装什么装?”

还是说……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历延霆的目光冷得更瘆人,这种饥不择食的女人在面对他的时候,这副表现是没兴趣的意思?

历延霆的怒火蹭的一下就暴涨了,用力一推,乔梦瑶倒在一边,她根本不知道历延霆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美丽的曲线在他的面前,像涟漪一样的晃过,历延霆的眸色像被浸染过的墨水那般的深邃。

“你的欲擒故纵成功了。”

乔梦瑶抬头刚好就看到某个不该看到的地方起了变化……

她慌忙的别开眼睛,然而就是她这样的动作,落在历延霆的眼里,更应证了他刚刚的猜想……

他阴寒的说道:“给你十分钟,再做不好,直接给我滚,我不需要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

历延霆这话成功的把乔梦瑶最后一丝退路给斩断了,乔梦瑶爬起来。

然而,就是这一动,某些视觉的冲击更甚。

历延霆从不是有耐心的人,直接欺身而下,把人压在身下。

乔梦瑶感到正抵着她,而她身上毫无遮挡。

之前恐怖的经历瞬间袭来,她几乎是颤抖着身体,抖着睫毛,从心里发出一声:“起来,不要。”

原本已经蔓延上来的熊熊烈火像被一盆冰水浇下去。

冰冷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你是特意来恶心我的?”

“不……不是。”乔梦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她真的无法控制那种恐惧……

她想解释,但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历延霆也没给她开口,她只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就在乔梦瑶以为生命要到此结束的时候,她被一把甩开了。

“还真是有种,明明自己爬床上,还要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历延霆也真的是生气,直接甩手离开了。

乔梦瑶颤抖的身体慢慢的平复下来,伸手拉过旁边的被子,遮盖住不堪的躯体。她一直紧张的看着门口。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长长的时间过去了,盯着门的眼皮都有些困乏了,而历延霆再也没回来。

后来,她大概是因为惊吓过度,极度紧张的神情在放松后,就不知不觉疲惫的睡过去了。

直到第二天,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她微微的动了动身体,睁开眼睛,意识清醒,她突然“嗖”的一下坐起来。

而这个时候,门刚好被敲响,接着直接被推开来。

乔梦瑶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就听一个女佣说道:“大少夫人,老太太他们来了,请你下去。”

乔梦瑶以为自己幻听了。

而女佣已经将一套衣服放在床边说道:“老夫人让你十分钟之内下去。”

“……”

乔梦瑶看了一眼时间,只能说道:“好,你先出去。”

女佣退出去后,乔梦瑶立即抓起衣服,穿到了身上去,不得不说,这是一套青花瓷花纹的旗袍,穿在身上十分的好看,但是她没时间多看一眼,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之后匆忙出来。

她走到楼梯,就能听到楼下的声音。

“这次延霆又结婚了,算一算,他这都第十次了,真希望他这一次好好的,别再把人吓死了。”

说话的是一个女声。

“多话。”一个几分苍老威严的男声响起。

“我也是关心一下侄孙子……嫂子,你说我说的是不是?”

“嗯。”又一个女声响起,不过这个声音显得威严一些。

乔梦瑶弄不清楚,这些声音的主人。

她昨天被送到历延霆这里,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她更担心,历家有人认出自己,虽然乔欣瑶以前和她长得差距很大,不过,后来,她发现一个事情,乔欣瑶整容后,五官越来越和她靠近了……

所以,她的心里也稍微安定下来。

事实上,历家的人根本不在意她是谁,坐在中间的历延霆的小叔公历志坚,右边是他的夫人。

而左边的就是历老夫人,历延霆的奶奶。

乔梦瑶一下来,就看到散发着威严气场的老太太正盯着自己看,她没看到历延霆,所以,她的眼神显得有些茫然。

历老太太先开口问道:“延霆呢?”

“他……还没起床。”昨天晚上他走之后,她就没再见到他了,所以,他人在哪,此时,乔梦瑶完全不知道。

“这么多长辈来了,让他起床了。”

“是。”乔梦瑶只能硬着头皮点了下头,转身上楼。

她的心里七上八下,要上哪去找历延霆?

真是一道送命题。

怀着这样的心思,她走上最上面一格楼梯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她躲避不及,整个身体朝后面倒仰下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个狗吃屎的时候,一双手及时的拉住了她,把她拉了上去,于是,乔梦瑶惊魂未定时就看到一个十分好看的男人。

“你就是嫂子吧。”

非常温润好听的声音。

就是小说里,描述的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声音……

乔梦瑶赶紧站好身子,茫然看着他。

“刚刚我来找大哥,我大哥呢?”

“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找的是她呢。”就在乔梦瑶要开口的时候,一个带着低气压的声音响了起来。

乔梦瑶立即和男人拉开了距离,垂着眸说道:“奶奶来了,我上来找你。”

历延霆高大的身躯从她的旁边经过,看也没看她一眼。

而他走过去的时候,乔梦瑶只看到他那黑色的西装和对比鲜明的金色薄手套……

这是什么爱好?

乔梦瑶依旧站在原地。

历延松开口说道:“大嫂,咱们下去吧。”

乔梦瑶点了下头,不过还是侧着身体让旁边让客人先下去,不过历延松并没有动,只说道:“我是延松,大嫂先走。”

乔梦瑶这才没再退让,转身下楼。

楼下像三司会审一般,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她。

老太太后来算是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嗯,长得还算可以,延霆需要有个女人在旁边照顾着,以后你就好好的照顾他吧。”

想一想她又补充道:“看你和他相处的还可以,明天就跟延霆一起到公司去,在那边,也能更好的照顾他的饮食。”

要不是气氛不对,场景不对,乔梦瑶真的很想问一声,从哪看出来,他们两个人相处得不错的?

不过,能留下来,这是乔梦瑶需要的,甚至她都想不到,事情如此轻易简单,她就被钉在历延霆的身边了。

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所以她下意识的看向历延霆,但是他根本没看自己。

老太太也没看他们,站了起身:“既然结婚了,就好好的相处。”

就这样,这些人匆匆的离开了。

历延松要走时候,还说道:“大嫂,我先走了。”

乔梦瑶点了点头。

“怎么,舍不得?”冰冷嘲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乔梦瑶愣了一下,接着便意识到他所说的舍不得是什么,收回了眼神说道:“我说过,我会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历延霆的目光如炬,盯着她看,此时的她穿着旗袍,身线玲珑,微昂着头,露着白皙的脖颈,眼神坚定,犹如一只高贵的天鹅……

历延霆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她穿着旗袍的样子,真的好看。

看到历延霆正看着自己,乔梦瑶微微垂下眸子。

“呵……”又一声嘲讽的声音响起:“真是够拼的。”

“……”乔梦瑶都不知道,自己拼什么了?

但是她在意一个问题,历延霆不会找乔家麻烦吧?只是这话,她没敢问,别是历延霆没想起来,倒让她提醒了。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就见历延霆转身走了。

他这一走,乔梦瑶当天就再也没有见到他,晚上也没有,躺在宽大的床上,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她是能在历延霆这里留下来了。

第二天吃过早餐,昨天给她送衣服的女佣就带着一个司机走进来。

“大少爷,这是老夫人安排过来的新司机。”

乔梦瑶看去,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只是她更奇怪,为什么司机是老太太安排过来的?

而且,从早上,她的肚子里就一直装着一个疑问,历延霆为什么一直戴着那副手套。

是他有这样的癖好吗?但是这话,她是打死不敢问的。

历延霆自然也知道,乔梦瑶经常小心翼翼的偷看他的手,不过在他冰冷的眼神扫过时,她又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连忙别开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