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下还要强迫自己吃下去 前面一根后面一根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离千澄原本在做任务,却没想到被同伙摆了一道,她飞机失事,本以为活不下来,却没想到还有意识。

她动了动手指头,却发现全身的痛感,让她不禁发汗。

“娘,你醒了。”

此时,她身旁传来一阵奶娃的抽噎声。

离千澄猛地睁眼,便见一张娃娃脸泪汪汪的盯着她。

而在奶娃手中,还端着一碗白粥,这水比米多,更像是清水。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刚想询问这是何处,脑海中便闪过一段段不堪入目的记忆。

原来她已经死了,如今的世界,是一个架空大陆。

而原主是离府的千金,却因被其他姐妹设计陷害,丢了清白,在她生下孩子后,丞相将她与孩子都送至乡下,让她自生自灭,而这个奶娃就是原主儿子离俞。

就在昨日,乡下大婶家的傻儿子,看上了原主,想要强行侮辱她。

原主反抗,被他活活掐死,原主之所以那么多伤,都是在这被欺负,需要干活换取粮食。

离千澄接收所有记忆后,看着奶娃担心的眼神,应该还不知他娘亲早就死了。

“娘,饿不饿。”离俞将白粥递给离千澄。

他看着浑身脏兮兮,可是眼珠子却黑溜溜,又格外亮堂。

离千澄也想不到,她能跳过生孩子的阶段,得到一个儿子。

“俞儿吃吧,娘不饿。”

离千澄看着白粥便没胃口。

“娘,我也不饿。”在离俞说话时,肚子已经咕咕叫。

离千澄轻笑一声,摸了摸离俞的脑袋。

“吃吧,娘出去走走。”

离千澄说罢,就留离俞一人在草屋中,她在村里闲逛。

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鼎鼎大名的神医兼特工组,竟然落魄到这种程度,离千澄不能忍。

她摸了摸脖子,突然发现有个东西在脖子上挂着。

离千澄取出一看,竟然是任务上要盗取的项链。

“怎么回事……”

就在她发呆时,刚触碰到项链,竟然被它吸了进去。

离千澄再次睁眼,发现这里是一个偌大的空间,可以容纳万物,台架上还有一些现代的医疗用具。

这么说,她得到了一件宝贝?

看来老天待她还是不薄,既然借此人身子重生,原主的仇,离千澄也会替她解决。

从空间出来后,离千澄正好碰上大婶一家,那傻儿子见她完好无损,吓得不敢动。

“娘,有鬼啊!”

他大喊一句,手指着离千澄。

“这大白天的,哪儿来的鬼?”

大婶并不知昨夜之事,今日特意来找离千澄说媒。

毕竟她带着一个儿子,想要再嫁便难了。

“千澄,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大婶兴高采烈的跑来,想拉着自家儿子往前一步,谁知他吓得屁滚尿流,直接跑了。

离千澄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就先找这傻儿子开刀。

“你看看我这儿子,一听要同你成亲,害羞的躲起来。”

“大婶,我何时说过要成亲?”离千澄疑惑的望着她,轻言道。

成亲是小事,可大婶这么着急,恐怕目的不简单。

“我这不是找你说媒,毕竟你一人带着离俞太辛苦。”

大婶这说话语气,多多少少都在替离千澄打算。

可在离千澄看来,她不过是觉得自家儿子娶不上媳妇,无人伺候她,想占离千澄的便宜。

说的好听是娶儿媳妇回家,实则是想要个丫鬟伺候在身旁。

“不必了,大婶,我能一个人带好俞儿,就不劳烦大婶。”

离千澄拒绝。

这让大婶很没面子,还想拉着离千澄往她的家中走去。

怎么?

难道想送她到那傻儿子的身边,生米煮成熟饭不成。

离千澄甩开她的手,冷冷的望着她。

“大婶,我说过不用了。”

这莫不是当她曾经好欺负,如今敢亲自欺上头。

“你这孩子怎么这般死心眼,你一个姑娘带着儿子,你觉得谁还愿意娶你?就算你长得漂亮又如何!不知检点!生了孩子出来,连爹是谁都不知晓,真是败坏风俗!”大婶言语中,每句都在诋毁着离千澄,眼神不屑一瞥。

大婶这是得不到就想要毁掉?

而她声音放大,这些话也是故意说给街坊邻居听的。

而她那个傻儿子也在附近,听到大婶的话,又折回来,发现离千澄有影子,她没死,并不是鬼。

“大婶,你嘴巴放干净一些。”离千澄脾气可不好。

听离千澄这句,大婶反而发笑。

“干净?我说再多恶心的话,那也比你这个人干净……”

话还没说完,离千澄便听不下去,抬手就甩过去一巴掌,将旁边的邻居看呆。

傻儿子跑过来,立马护住大婶。

“离千澄!你!你不准打我娘!”傻儿子这妈宝男的姿态,才让她恶心。

离千澄脑海中也闪过昨夜他强杀原主的样子。

只见离千澄缓缓靠近,伸出手,就掐住了傻儿子的脖子。

这可将大婶吓得腿软,一下没站稳,跌坐在地上。

“离千澄!放开我儿子!”大婶大吼一句。

可离千澄的手,越收越紧,傻儿子的脸也憋的通红。

在他快窒息的时候,离千澄松开了他,将他甩在地上,大婶连忙爬过去护着他,不让离千澄再靠近。

“大婶,我也是最后一次警告,还有你们,若是想欺负我之前,看看自己有多少条命,我不介意杀人。”

离千澄眼神冷冰,与她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做完这些事,离千澄便回到了自己那一间破烂的草屋。

离俞也没有喝那一碗白粥,还放在桌上,而他躺在木板上睡着了。

看着离俞的这瘦弱的身体,不像个四五岁的娃娃模样。

她从空间内取了一些生食,拿到厨房去处理一下。

两刻钟后。

离俞闻到了香味,他的肚子也跟着咕咕叫,就睁开眼,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香味是从厨房传来的,离俞连忙去厨房看了一眼。

离千澄刚好将烤鱼盛出来,转身就见离俞趴在门边,一边咽口水,一边盯着她手中的盘子。

“俞儿快去拿碗筷,今夜娘给你加菜。”

“娘好厉害啊!!”离俞高兴的拍手,去厨房拿两幅碗筷,摆放在落灰的木桌上。

离千澄用袖口擦去一旁的灰尘,便将盘子放下,鱼香四溢。

她将鱼尾跟肚子上的肉都挑出去,放在离俞碗中,两人便用了晚膳。

入夜后。

离千澄陪着离俞在院中,离俞就在前面的瓜地乱跑。

却不知晓绊倒什么,直接摔在地上。

离千澄连忙跑过去,就看到有一双白皙的手在瓜地。

她赶紧护住离俞,让他躲在自己身后,而离千澄用脚踢了一下旁边的身子,竟没有丝毫的反应。

离千澄还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应该是没死。

就在此时,系统突然发出一阵声响,脑电波对话传入了离千澄的脑海中,提醒着她救治此人。

离千澄本不想多管闲事,拉着离俞便要回屋。

“警告!警告!若不救治此人,扣除空间内药材供用。”

离千澄百般无奈,这如今救人还得受系统威胁?

“娘,这个人好像受伤了。”离俞奶声奶气的鼻音从她身后传来。

离千澄见离俞不害怕,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娘将他带回屋子里。”离千澄用蛮力,直接拖着男子的身子入内,就当是发善心了。

将他扔在地上,借着灯光,看到了男子俊美的脸。

不过他此时嘴唇有些发紫,应该是中毒的迹象。

“俞儿先在一旁坐好,娘帮他治伤好不好?”

离俞一听,乖乖点头,倒是很好奇离千澄要怎么治疗。

只见离千澄扯开男子的袖口,发现他此处有刀伤,应该是刀口涂了毒。

离千澄在空间找到解毒剂,用针管将其吸取后,直接扎入男子的体内。

好在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离千澄手中的解毒剂,便能清除干净。

“娘,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特别。”离俞指着针孔,他从来没见过这玩意。

“若是俞儿感兴趣,娘日后教你如何?”

“好!”

离俞拍拍手,高兴不已。

此时解毒剂入了男子体内,离千澄就将他放在偏房。

等明日醒来,男子醒来就会脱离危险。

离俞坐在饭桌边也开始犯困,离千澄抱着他回屋睡觉。

第二日。

离千澄听到一些动静,生来特工的警觉,她便睁开眼。

却看到男子举着剑,指着离千澄的脖子,眼睛还直愣愣看着她怀中的离俞。

“你就是这样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离千澄冷言一声。

男子面无表情,手中的剑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到底是何人?”男子质问,眼中分明就写着不信任三字。

“是你中毒到我屋外晕倒,反过来问我,那我是不是该问公子有什么目的?”

离千澄慢慢送来离俞,让他在内侧躺好,而她慢慢起身,靠近男子手中那把剑。

能看出来他还没有杀离千澄的意思。

所以趁着他心软之际,离千澄侧身低头,便靠近男子,手中的木簪子取下,直接抵住男子的脖子。

“昨夜我救你,今日你却想杀我,可没这样的道理。”

离千澄可不是受人威胁的性子。

男子看着便是个危险之人,离俞还在屋内,她不能吓到他,所以说话时,声音也轻了一些。

“你亦是能看出我并无杀你们之心,又何必相问。”

男子说话语气,没有一丝感情,他收回手中的剑,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

“这便是救命之恩的报酬。”男子扔下玉佩,悄然无声的离去。

离千澄将木簪放置在桌上,去将玉佩拿起,看这材质,应该能值不少银子。

就在此刻,外面一阵敲锣打鼓声,将离俞也吵醒。

他揉了揉眼睛,见离千澄站在门口。

“外面怎么了,娘。”

听到离俞的声音,离千澄将他抱起来,两人一同出去。

又是大婶带着聘礼前来,这是打算强娶她回去?

“千澄,我可是为你好,就算你昨日那般,我这心里还是想让你做儿媳妇。”大婶说的这般客气,可不是想娶回去好教训她。

“说过不嫁,便不嫁。”

离千澄冷着脸,这群人还真是不要脸,竟还想逼迫她不成。

“我娘才不嫁给你的傻儿子!你别想占我娘的便宜!”离俞也紧紧抱住离千澄的脖子,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们。

“你这个小杂种胡说什么,没爹的孩子竟也这般无教养!”

大婶话音刚落,离千澄空出一只手就甩了她一巴掌。

这声响,让那些敲锣打鼓的人都吓愣了。

大婶更是不敢相信,离千澄在光天化日下,竟如此嚣张?

“俞儿是我儿子,你若口无遮拦,就别怪我动手。”

她的眼神冰冷,直视面前之人。

“离千澄!别以为你还是离府的小姐!你私下勾引男人,生下这个贱种!离府不可能再让你回去!”大婶尖锐的嗓音嘶吼,她打不过,也要骂回去。

原本也是看上离千澄的漂亮脸蛋,娶回去好给她儿子生孩子。

毕竟就大婶那傻儿子,整个村都无人敢嫁过去。

亦是因为离千澄好欺负,大婶便想拿捏住。

不过她如今所言,便是不怕死,离千澄放下离俞,走过去时,那些壮丁还想拦住她,却被离千澄冰冷的眼神吓得一愣。

“你…你想干嘛……”

大婶声音哆嗦,有点儿害怕离千澄会对自己做什么。

她后退一步,却始终能感觉到离千澄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有着强大震慑力。

离千澄上前便伸手紧紧捏住她的嘴,大婶感觉牙快被崩掉。

“我百般忍让,不是让你如此羞辱,今日既然都在此,我便一同说了,若是还来找我们母子麻烦,就是这个下场!”

只见离千澄松开手,将大婶的胳膊抓住,狠狠的一扯,大婶直接脱臼。

她疼的脸发白,浑身发汗,已经说不出话。

其余人哪儿还敢招惹,纷纷后退,看离千澄的眼神,都如同魔鬼一般。

而她的傻儿子却在此时冲出去,想要用蛮力将离千澄撞飞。

“你敢动我娘,贱女人!”

他还没靠近离千澄,就直接被她一脚踹飞。

“废物。”

离千澄冷哼一声,转身便要离开。

谁知傻儿子还不甘心,他既没得到离千澄,还被她反教训,心中不服。

他起身上前,谁知离千澄快他一步,已经提着发簪直指他的脖子。

大婶心都提到嗓子眼,谁能想到离千澄突然性情大变,任谁也不怕。

“你若胆敢再来一次,我就要了你的命!”离千澄如今这般,如同那修罗的夜叉,前来讨人要债。

傻儿子被吓得直接全身发软,他方才都以为离千澄是吓唬人。

如今看来,她是准备来真的。

“娘,我饿了。”离俞此时跌跌撞撞走来,抱住离千澄大腿。

其实离俞是害怕离千澄真的杀人,到时候会有麻烦。

离千澄收回发簪,亦是不再回头,抱着离俞回屋。

经过今日这场闹剧,村内的人再也不敢来寻母子麻烦,离千澄每日带离俞看医书,在空间取生食煮饭。

离千澄最终决定在这个时代,组建一支自己的势力,便开始筹划……

两年内,在江湖中,突然由生出一股势力,却无人知晓这群人来自何处。

他们组建的杀手阁,却欲为保护百姓,在京城内还有一家“二方医馆”生意兴隆,听闻大夫神秘,一月只治三人,却能妙手回春,只要还有一口气,定能将其治得活蹦乱跳。

半个月后。

离千澄正让离俞清扫着屋子,隔壁大娘却送来一封信。

她将信打开,发现是离府那边送来的,看内容是要请她回去成婚。

言语笔下,尽是为了离千澄好。

可这好处,竟是用原主母亲遗物威胁她,若不回去,母亲牌位必不保,这离府中人,还真是让人恶心至极。

离千澄冷哼一声,将信纸揉成一团扔出去。

离府当初抛弃原主,让她自生自灭时,可没想过要帮忙。

“娘不要同这般小人置气,久了可是要长皱纹的。”离俞将信捡起来看了一眼内容,也同离千澄一般,再扔出去。

“离府不回去也罢,娘可不能受委屈,俞儿肯定会保护好娘。”

离俞这两年在离千澄的调教下,倒也变得许多。

如今更是处处向着离千澄。

“若我回去受委屈的可是他们。”

离千澄知晓,就算她不乐意回京,离府的那群人,也会想尽办法将她带回去。

这一回京,便要将她嫁给一个病秧子,还真是将她当成工具人,想用便用。

“俞儿替娘教训他们。”

“乖,俞儿去收拾东西,我们该回那个地方去了。”

信在离千澄手中不到半个时辰,离府下人便抬着轿子前来。

离千澄带着离俞坐上轿子,准备回京,毕竟系统每月必须让她救治三人以上病人,方能得系统内,药材奖励,而她违背规则,就会有惩处,可这穷乡僻野下,要找病患太难,回京也正合她意。

……

京城离府。

“爹,若是离千澄不愿嫁怎么办?”离萱拉着离平的手撒娇道。

此二人便是原主的姐姐与父亲,曾经对原主置之不理,离萱更是日日欺辱,离平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如今失了身子,还带了一个孩子,有人愿意娶她已经功德一件!”刘氏在一旁嘲讽着离千澄,眼中尽是恶心之意。

刘氏便为离府夫人,生来厌恶离千澄,觉得她庶女身份低微,而原主母亲还因爬上离平的床,被刘氏针对至死,刘氏认为原主不配与离萱在府中共处,便与离萱使计,毁了原主清白,如今脸不红心不跳的竟还能说出这番话。

所以离千澄从前都不是离府之人,也不受旁人待见。

如今回府,若是不愿嫁人,离平自然会将其再赶出去。

三个时辰过去,离千澄在轿中还睡了一觉,待轿子停在离府门外,她便清醒过来,拉着离俞从里面出来。

门外还有几个丫鬟,特意在此等着离千澄回府。

可是一见到她手中牵着的离俞,眼中便露出一抹讽意。

“三小姐既然回来了,就同我们入府吧。”

说话时,并未将离千澄的身份放在眼里。

离俞在离千澄手掌心的拳头紧握,袖口中的银针显而易见要出手。

“俞儿不必生气。”离千澄轻声安抚一声。

在离千澄看来,这离府上下,也不过是跳梁小丑。

到前院后,见亭中坐着的人,便是离平等人了。

离平多年未见离千澄,不知为何今日瞧见,竟觉得她有些不一样。

“哎哟,这小杂种还没死呢,看起来生得还俊朗。”离萱话音刚落,离千澄便已靠近。

她嘴上功夫可未曾停下,见到离千澄便处处讽刺。

“若我是你,早就用一根麻绳吊死,竟还养着这小杂种。”

离萱说罢,轻笑一声,仿佛不屑于同离千澄在一起。

离千澄瞪着她,离萱心中有些不悦,刚要开口。

“离萱,我劝你嘴巴放干净一点。”离千澄眼睛直愣愣盯着离萱看。

“怎么说话?这可是你姐姐!离千澄,别以为你出去几年,便能在离府嚣张!”刘氏警告一声。

刘氏也不甘示弱,直接与离千澄怼上,说话时嘴角的冷讽,都被离千澄收入眼底。

“姐姐?我有吗?俞儿才是我唯一的亲人,你们算什么东西?”

离千澄的话,无非是在激怒他们。

离平也觉得离千澄是胆子大了,从前那般畏畏缩缩。

如今回来便改了性子,不会真以为拿她没办法吧?

“离千澄!你可是在离府长大,如今接你回来便是让你懂得珍惜!”离平的手掌拍着茶桌,声音震怒。

离俞悄悄的往离千澄身后躲着,假装被吓到的样子。

“不愧是你生出来的小杂种,跟你一模一样的胆小。”离萱说罢,“噗嗤”一声笑了。

离千澄阴沉着脸,走到离萱面前,只见她扬手,狠狠的抽了离萱一巴掌。

这一巴掌将在场的人都打懵了。

离千澄是疯了吗?竟然敢动手!

“你!”离萱上前想要还手,谁知离千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又甩了离萱一巴掌。

现在她两边脸都红肿,红着眼,愤恨的看着离千澄。

“爹,娘!你们看看这个小贱蹄子!竟然敢打我!”

离平怒气冲冲的要动手,谁知离俞故意上前来,伸出脚拌了一下他。

只见离平一个不稳,整个人的身子都朝着刘氏扑去。

就听见“噗通”一声,两人纷纷落水,成了落汤鸡。

离萱更是惊呆了。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离千澄,离萱不敢信,这还是她认识的离千澄吗?

“你敢对爹娘如此,爹不会放过你的。”

离萱说话早已没有方才底气,总觉得离千澄变了。

“我可什么都没做。”离千澄甩开离萱的手,她也差点站不稳。

离俞扯了扯离千澄的衣裳,朝着她眨眼,像是在等离千澄的夸奖。

离千澄揉了揉他的脑袋,轻笑一声。

而落水的二人,已经被下人捞上来。

刘氏气得浑身发抖,哪怕浑身湿漉漉,也要来找离千澄算账。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