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学长的硬硬的上面写作业 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何胧月第一次见到褚依然,她穿着墨绿色的却配上辣椒色的口红。

水滴形状的钻石在她的耳畔熠熠生辉,陶瓷一般光滑的肌肤,一颦一笑都是大家闺秀的风范。

祝允瑶羡艳的感慨,“学长的女朋友也太有气质了吧!”

褚依然注意到她们,礼貌的微微一笑,乔岩的视线也投了过来……

何胧月紧张的捏住纸巾,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他们分明对上了眼神,可乔岩只停留了一秒就云淡风轻的挪开了视线,温柔的给褚依然布菜。

祝允瑶不明其中的暗潮汹涌,端着酒杯起身寒暄,“学长,真的好巧啊!胧月带我来吃东西,你女朋友好漂亮。”

褚依然听到女朋友下意识的摆摆手,乔岩温和的解释,“这位是褚依然,我的好朋友。”

“额,猜错了。”祝允瑶有一丝丝尴尬,迅速自我解围,“那不打扰学长用餐了,我先过去了。”

“没关系,要不一起吧。”褚依然说的很真诚,已经扬手麻烦服务生准备一下餐具。

何胧月坐在乔岩的对面略显局促,乔岩倒是淡淡然的介绍,“这两位都是公司员工,祝允瑶、何胧月。”

“你们好,想吃什么就点,乔岩买单。”褚依然把菜单递给何胧月,拨弄了一下钻石耳坠。

何胧月完全了胃口随便点了些食物,贪吃的祝允瑶点了一大堆。

席间乔岩一反常态话多了起来,和大家谈笑风生,褚依然和乔岩一唱一和,默契非凡。

最后一道甜点上来褚依然还没说话,乔岩就主动替她摘掉了草莓,“依然从小就不吃草莓。”

褚依然莞尔一笑,小口的吃着蛋糕。

吃完饭乔岩送褚依然回家,何胧月坐在车里胸口闷得发慌,忍不住发了短信。

‘今晚来找我。’

乔岩没有回复,那一晚……也没有来。

因为褚依然的出现,何胧月自我怀疑了。

乔岩对她的好,是喜欢吗?或者说是好感吗?

作为一个女人,她分明可以感受到乔岩和褚依然的羁绊超过了友情。

何胧月见到乔岩是三天后在公司,他西装革履配着一条藏青色的领带,正在打电话谈生意。

这条领带是何胧月送乔岩的,一年前他生日的礼物。

何胧月原本是有一肚子委屈要倾诉的,但看到这条领带,她通通咽回了肚子里。

乔岩抬头看到何胧月,没谈工作反而是先声夺人提醒道:“不要调查依然,不要进入她的生活,她和你们不一样。”

“是吗?哪儿不一样?”何胧月刚压下去的酸味又涌上来,再也克制不住。

乔岩太了解她,知道她能够忍受无足轻重的花花草草,不能忍受心有灵犀的红颜知己。

乔岩连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她是干净的好女人。”

干净的好女人?

乔岩这话什么意思,何胧月不干净,还是不是好女人?

何胧月很想追问清楚,可乔岩只是怠倦的挥手让她出去工作。

“乔岩。”

“出去。”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何胧月知道强问也得不出任何答案,不甘心的关上房门。

何胧月习惯了把情绪都发泄在游戏中,生活上越是折磨,游戏里就越是得心应手。

也许乔岩看中的,至始至终都是她的商业价值而已。

一想到这里,何胧月就觉得有些悲哀。

终其一生,她是不配被爱的存在吗?

这些虚妄的假设需要满场的岁月得以论证,在此之前备受瞩目的S9赛季越来越接近。

对于何胧月来说是一战成名还是一败涂地,成败在此一举……

赛期迫在眉睫,何胧月比谁都清楚这场对决的重要性。

这些天闭关修炼,哪里都不去,一心扑在竞技场训练上。

Hero和ME也在最后冲刺中,到了这个关头再使小花招就没什么用了,只能在赛场见真章。

乔岩请了个临时保姆,天天就在家里给何胧月做饭。

保姆阿姨不清楚新兴行业,看何胧月天天就在家里打游戏,还以为是不务正业的女青年。

时不时感叹上几句,“丫头,你真是命好哟。有个这么疼你的老公,天天就家里闲着。”

“闲着?”何胧月吃着尖椒肉丝炒面科普,“我可是电竞职业选手。”

“啥?啥职业选手?”阿姨没听懂,擦着嘴上的油渍问到。

何胧月忍俊不禁,笑一笑不再解释。

吃完饭就回到电脑前继续训练,终于在日复一日的准备中,S9赛季拉开帷幕……

天刚亮一身运动装的何胧月就在公司等候,九点乔岩准时出现,队员们上了车抵达专场。

电竞比赛现场也设置了观众席,选手们暂时在休息区等待。

抽签决定比赛顺序,何胧月代表风启进行抽签,第一轮抽中的就是ME团队。

看到内容的乔岩含着笑意在何胧月耳边揶揄,“手气不错,一上来就能干倒他们。”

“乔岩。”何胧月收起标签,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如果这次比赛,风启得了第一名。我想……我们能不能试试交往。”

乔岩环顾四周,队员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演练,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

何胧月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交往的想法,多半是因为褚依然的出现。

她的安全感消之殆尽,陷入了恐惧失去之中。

否则以何胧月的理智,一定知道这不是谈风花雪月的好时机。

乔岩把何胧月拉到走廊,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冷冷的问:“难道你不想夺回孩子的抚养权?”

“想,我当然想。可不一定非要走嫁给顾星决的路子,也许可以有别的办法,我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打败Hero,让林珊受到惩罚。”何胧月的心扑通扑通狂跳,她害怕收到乔岩的拒绝。

但再不把感受说出来,何胧月觉得快要憋死了。

本来是想等比赛结束再谈这件事,但刚才看到乔岩回信息时温柔的侧脸,她就不自觉的想到褚依然!

因为曾经结结实实的失去过,所以不想再失去。

乔岩伸手抚上何胧月的额头似笑非笑,“你得有多天真才说出刚才的话,还是发烧了?糊涂了?”

何胧月推开乔岩的手认真的表明,她是认真的。

乔岩刚才给了何胧月台阶,可她拒绝了。

既然如此,乔岩索性就不再绕弯子,明明白白的拒绝何胧月,“我们不可能,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成为乔太太。我是不婚主义!”

“我只是想尝试跟你交往。”

“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在交往?”

“当然不是,你敢告诉身边的人,我是你女朋友吗?你敢告诉褚依然,我是你女朋友吗?”

何胧月有些激动,乔岩踢了一脚旁边的易拉罐很是烦躁。

他一直以为何胧月是特别的,她清楚的知道要的是什么,也明白界限和灰色地带在哪里。

何胧月看了一下腕表,还有两分钟到比赛时间,他们应该在电脑前进行准备了。

“乔岩,我给你时间考虑。等比赛结束,给我一个答案。”何胧月转身直奔赛场,S9赛季赛期为十天。

十天,足够乔岩考虑。

如果答案还是拒绝,那何胧月便会把感情隐藏在心底最深处。

从此以后只问成败,不问归途……

“欢迎各位来到漫步云端S9赛季,请ME团队、风启团队参赛选手进入赛场准备。”

何胧月和队员们击掌鼓励,调整好设备等待比赛开始。

ME团队由季森带领,一半的选手曾经是何胧月的队友。

阿龙拿着汉堡往嘴巴里塞,砸吧着嘴不忘嘲讽,“胧月,第一场就到我们不太幸运啊!输了可别回家哭鼻子。”

“呵。”何胧月轻蔑的冷哼,一只手放在键盘上一只手握着鼠标进入备战状态。

“开局,欢迎来到漫步云端……”

比赛正式开始。

阿龙放下剩下的汉堡进入比拼状态,率先拿下BUFF!

何胧月沉着应对指挥着全场,双方的对决进入白热化阶段。

何胧月使用的角色依旧是暴走萝莉,无数模拟训练她一再的强调过,季森交给她!

她要亲手拿下季森的一血、二血、三血……

季森跟何胧月玩起了猫捉老鼠,想撂倒她虽然困难,但自保是很容易的。

何胧月一边观察局势一边逮季森,终于……

‘第一滴血!’

风启的队员们异口同声,“干得漂亮。”

何胧月击杀季森,燃起了队员们的士气,不到十五分钟就赢了ME团队。

作为电竞战队排行前五,ME这回丢人丢大了。

退出比赛界面的何胧月动了动颈部放松,季森和阿龙用仇视的眼神盯着她。

何胧月不怒反笑没放过羞辱他们的机会,“阿龙,败给女人的感觉如何?季森,我说过的会让ME成为过去。”

S9赛季是全程直播,阿龙攥紧了拳头却没胆打在何胧月脸上。

“运气好罢了,别得意。”季森勾上阿龙的肩膀,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向休息区走。

何胧月带着团队也准备休息一会儿案再离开,恰好撞上楚潇潇拿着饮料笑的比哭还难看。

却还要违心的给队员们打气,“没关系,这是第一场!我们今年的目标是争四保五!有没有信心?”

“有!”

ME还是老一套,失败就开启自我安慰模式。

何胧月摇摇头与楚潇潇擦肩而过,毫无善意的提醒,“看来ME应该换新的经纪人了,楚总的实力……太差。”

一夜之间,关于风启的新闻消息遍布整个电竞圈。

作为S9赛季最被看好的黑马,风启被推上了舆论的浪尖。

翌日是和其他战队的比赛,一天之内有五场,何胧月有把握完全可以获胜。

穿着小野猫睡衣的她窝在乔岩怀里撒娇,“你要怎么奖励我?学长,我是不是最值得投资的商品。”

“商品?不,你是我心尖上的女人。”乔岩点了点何胧月的鼻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何胧月嘤嘤的笑着,娴熟的替乔岩褪去上衣。

在乔岩的吻落下的一秒,何胧月纤细的手指贴在他的唇上,“我不是催你,但赛前说的话,我是认真的。”

“扫兴。”乔岩瞬间沉下脸,起身倚靠在床头点燃一支烟。

他无心和何胧月讨论,为什么不想结婚,为什么不止交一个女朋友。

这些不会改变的规则,是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前就说好的。

规则,不是何胧月撒撒娇、赢几场比赛就能打破的。

乔岩的态度,何胧月基本明白了。就算是以卵击石,她还是想再试一把!

等到比赛的关键时刻,何胧月决定了……用点策略拿下乔岩!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