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带回家做那个作文500字 同桌叫我坐在他的那里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同学冷傲勾唇,没理会苏天龙,询问顾至清一些事。

顾至清还在气头上,对同学爱答不理。

而他余光瞥到薛不乖捏着颜正军身上的银针,嗖的拔出来。

顾至清顿时眼皮一跳,快步上前。

看到薛不乖拔掉三根银针,他气急败坏地吼道。

“你这小孩怎么回事,谁让你动银针的!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杀人!给我起开!”

顾至清烦躁地推了薛不乖一把,心急如焚地想对策救颜正军。

他给颜正军施针只能维持一小时,一旦中途断了,再想续上封住的经脉难上加难。

可谁能想到熊孩子竟然会胡闹地拔掉三根银针。

祖师爷要是知道他连封经脉这种小事都做不好,还怎么教他更多东西?

都怪熊孩子!

气死他了!

薛不乖被推了一把,连连后退,惊慌地挥舞双手。

完了,这下真要摔屁股墩了。

呜,会好痛的!

薛不乖死死闭着眼,等待疼痛袭来。

就在这时,她突然撞进软软的怀抱,睁开眼看到是同学,顿时眨着星星眼。

哇呜,漂酿姐姐又来救她啦,姐姐好腻害哦!

世界第一腻害!

同学心跳咚咚加快,后怕地抱紧软乎乎的小姑娘,暴跳如雷地看向顾至清。

“不想要你的手了?”

顾至清举着薛不乖拔下来的银针,气得七窍生烟。

“我说过,这些银针不能动!你看她干了什么好事!”

同学拧眉看向颜正军胳膊,发现少了三根银针。

顾至清的确说过,银针若动了,谁也救不了她父亲。

她心急如焚,但还是尽量柔和地问薛不乖。

“不乖,银针是你拔下来的?”

“是呀!漂酿姐姐,不乖做得很好吧?”

薛不乖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求表扬。

顾至清听到这话更是火冒三丈。

“好个屁!你玩什么不好,非要玩银针!你爸妈没教过你规矩吗?没告诉过你别人的东西不能乱动吗!”

薛不乖不知所措地抬起头,泪水在眼眶打转。

她没有爸妈,只有师父。

顾至清一看薛不乖哭就来气。

“哭,你还好意思哭!”

“够了!”

同学厉喝一声,抱紧颤栗不止的薛不乖。

父亲再度陷入危机,她明明应该大发雷霆,可听到顾至清说薛不乖没爸妈教时,她的心突然揪疼。

更何况薛不乖不是顽劣的孩子,一定还有原因。

顾至清见同学如此偏袒薛不乖,他气笑了。

“别人动你父亲,你恨不得斩草除根。熊孩子犯了天大的措,你竟然还护着?”

有病!

而且病的不轻!

“废话这么多,先救人!”

同学厉声呵斥,同样担心父亲的情况。

好在生命仪暂时还没有报警。

但不确定还会发生什么。

一旁的张作福眯起奸诈的眼睛,冲同学唉声叹气。

“原本还有救的人,因为小畜生手贱,就这么没了!我要是你,一定会把小畜生杀了泄愤,不然你怎么跟你死去的父亲交代?”

“闭嘴!”

同学抄起托盘砸向张作福。

她做什么,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迎面飞来的托盘直接砸在张作福脸上。

啪的一声,给了他一记响亮耳光。

张作福捂着脸哀嚎,咬牙切齿地怒吼。

“害人害己的小畜生,不处理留着她长大杀人放火吗!快把小畜生交给我!”

处理不了同学,他还对付不了一个孩子?

薛不乖立即抱紧同学,眨着泪蒙蒙的眼,哽咽低喃。

“漂酿姐姐,你,不会不要不乖的,对吗?”

同学笑了笑,将薛不乖抓紧她衣服的小手松开。

薛不乖的心咚得一沉,闷闷不乐地垂下头,没有哭闹,乖乖走向张作福。

师父说过,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

张作福见此恣意舒展眉头,得到极大满足。

他受得气可得从这小孩身上找回来!

谁让小畜生不知死活,非要让他丢脸呢!

张作福立即伸手去抓薛不乖的小胳膊,迫不及待想把人摁在脚下碾压!

而他手还没碰到薛不乖,突然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

“额啊!你,你个小兔崽子,我要杀了你!”

张作福眼看着薛不乖用银针戳穿他的虎口,他痛得青筋暴起,另一手立即去抓薛不乖。

手还没碰到人呢,又一根银针刺入他手腕。

他胳膊顿时一麻,气愤交加地瞪着冲他呲牙笑的薛不乖,心底恨得发狂。

他要弄死这小畜生!

没等他再动手,他整个人就被同学踢飞,再次砸在地上,疼得两眼翻白。

薛不乖看到张作福飞走了,惋惜叹气。

“师虎说,寄几的事情寄几做。”

她扁着小嘴看向蹲在她面前的同学,不卑不亢道。

“漂酿姐姐,不乖没做错事哦。不乖木有爸妈,但师虎教过不乖,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做。”

“还有,蜀黍好凶,要打不乖,不乖才动手的。”

同学听到这话,哭笑不得地揉了揉薛不乖的小脑袋。

她去给小姑娘拿东西吃的功夫,小姑娘闷头就去找张作福,还拿针扎他。

但薛不乖太小了,这么残暴不好。

“不乖,有些事还是要交给大人来做。”

薛不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司冷看不下去了,拧眉示意同学。

“领主,这小孩交给阿冷处理,不必领主动手。”

但凡敢碰领主家人的,他都不会放过!

“敢动她试试!”

同学睖了司冷一眼,目光阴森骇人。

而转头看向薛不乖时,她立即融化眼底冰霜,眼含笑意将小熊饼干放在她面前。

“不乖不要乱跑,等你师父来接你。”

“漂酿姐姐,不乖会听话哒。”

薛不乖看到好吃的,眼睛腾得亮了。

司冷满眼不敢置信,狠狠掐了大腿一把。

嘶!好疼!

不是做梦!

所以领主真的那么有温度地笑了!

天啊,这小丫头有什么魔法,能让领主变了个人。

可他还是担心颜正军的情况,拧眉质问顾至清。

“颜老何时能恢复?”

顾至清一脸为难地摇头。

这时,同学走到手术床边,握着父亲有温度的手,她微微一愣,随即看向顾至清。

颜正军注射特制麻醉剂后,身体温度一直偏低。

可现在温度竟然恢复了?

同学和顾至清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向坐在那吃饼干的薛不乖。

薛不乖一手捏着一个小熊饼干,小肉脸鼓鼓囊囊塞满了,像只贪吃的小松鼠。

看到同学和顾至清都在看她,她乐颠颠地挥着小熊饼干,笑得眼睛都弯了。

同学也冲薛不乖挥挥手,偏头看向脸色难看的顾至清。

顾至清脱口而出惊呼。

“一定是巧合!”

四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让颜正军情况好转?

肯定是意外,意外中的意外!

“我说过,中了苏家特制麻醉剂,没人能逃过。除非用解药。”

苏天龙见此趾高气昂地扬起下巴,冲同学冷嘲热讽。

随后,他指着地上的三个特级护卫,大发慈悲地冷哼。

“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让我的人好起来,我可以考虑把解药给你。你无恶不作,但你父亲是无辜的。”

同学睖向倒地的三个人,不悦沉吟。

“阿冷,这些还没解决?”

“属下这就去办!”

“算了,别吓坏小姑娘。”

同学直接让司冷收拾死尸,担心薛不乖看到会留下心理阴影。

顾至清转头看向吧唧吧唧吃小熊饼干的薛不乖,顿时满头黑线。

哈?

吓坏小姑娘?

看看这小孩儿面对死尸,还这么淡定吃东西,这是一般小孩能干出来的事?

而苏天龙瞧同学软硬不吃,顿时火冒三丈。

“告诉你,只有求我,我才会救你父亲!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同学最不喜欢受人威胁。

她走到薛不乖面前,蒙住她水灵灵的大眼。

“不乖,姐姐跟你玩游戏。现在天黑了,等会天就会亮了好不好?”

“好哦!”

薛不乖呲着小虎牙点头,听起来这么玩漂酿姐姐会很开心哦。

而同学目光转瞬杀机四伏,声音也降了三分。

“阿冷,动手。”

“是,领主!”

看到司冷提着银线走过来,苏天龙咕咚吞下口水,心急如焚地冲躺在地上的特级护卫嘶吼。

“你们还不赶紧起来!”

三个特级护卫无能为力,苏天龙被逼到墙角,头皮阵阵发麻,瞪着眼质问张作福。

“你说特派员要来,特派员到底在哪!啊!”

“吵什么!我也想特派员来啊!”

张作福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也是恨得发狂!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急促脚步声。

可这次,张作福不相信是特派员来了。

走进手术室的人却厉声呵斥。

“战部特派员来了,还不过来迎接?”

什么?

特派员来了?

张作福颧骨升天地看向门外。

来了,这次是真的来了!

踏踏踏!

十名战员整齐有序地跑进手术室,战靴踩在地面发出沉闷声响。

他们分立两排立定站好,表情严肃地向特派员行注目礼。

特派员耿卓穿着纤尘不染的参将战服,步步生风地走进手术室。

尽管他头发半白,但眉宇间气宇轩昂,威风凛凛地扫视众人。

听说叶修远的情妇在私立医院闹事,他倒要看看,一个贱人能有多嚣张!

静!

手术室陷入死一般的宁静。

医护人员立即俯首行礼,紧张地无法呼吸,却又兴奋到颤抖。

来了!

特派员真的来了!

这下同学必死无疑!

而耿卓闻到血气冲天的味道直皱眉,偏头看向角落里堆着的十几具尸体,顿时眼底冒火。

谁敢在H国大肆杀人!

耿卓横眉冷目寻找罪魁祸首,一眼看到司冷把苏天龙逼到墙角,而苏天龙更是伤痕累累,他立即朝司冷厉声呵斥。

“住手!这里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吗!”

其他战员掏出火器对准司冷。

苏天龙如释重负,感激涕零地看向特派员。

看到这么多战员拿火器保护他,他直起腰版,目光挑衅地看向司冷。

当着特派员的面,你再嚣张啊!

司冷不为所动地逼近苏天龙,阴森勾笑。

“你猜是火器快,还是银线快?”

什么?

苏天龙听到这话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司冷该不会,想拼死杀了他吧?

他怎么敢!

就在这时,同学淡淡开口。

“阿冷,回来吧。”

既然战部来人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处理。

耿卓眯起满是皱纹的眼,上下打量同学。

这女人未施粉黛却姿色过人,眉宇间英气勃发,刚柔融合后有一股子野性,给人一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怪不得叶修远不惜违背纪律,也要包庇纵容情妇。

哼,他既然来了,就一定会秉公执法!

而苏天龙看到同学如此忌惮耿卓,顿时嗤之以鼻。

哼,现在知道害怕了?

晚了!

等着吧,他一定会让特派员狠狠把他们踩在脚下!

苏天龙立即给趴在地上的张作福使眼色。

张作福瞬间了然于心。

而且耿卓是他哥的朋友,有熟人好办事,他立即气若游丝地呼喊。

“耿参将,我是战部医院的张作福……请恕罪,我,我没法起来迎接……”

话没说完,他两眼一闭,脑袋倒地,像是断了气。

苏天龙拖着伤腿跑到张作福面前,急得满头大汗。

“张副院长你醒醒!耿参将,求你救救副院长吧!”

耿卓立即让医护人员抢救张作福。

这次实名举报叶修远的就是张作福,他哥哥也是战部的,和他有些私交。

但张作福怎么会突然昏迷。

谁这么胆大包天!

“到底怎么回事?”

苏天龙叹口气,避重就轻地说道。

“耿参将,苏家有人需要换肾,刚好同学父亲肾脏适配,我们就协议好做移植。”

“谁想到,她拿到钱就反悔了,还二话不说杀我苏家人,又把我弟弟开膛破肚。张副院长劝她,她不听还要打人!”

“苏家作为战部外围安保,没能尽职尽责保护一方安宁,还请耿参将处罚!嘶……”

听到吸冷气声,耿卓这次发现苏天龙腿上有伤。

而躺在那的苏天瑞肚子也刚缝合,还有那么多苏家死人堆在角落!

在场人纷纷眼含热切地向他寻求帮助。

他们都受到叶修远情人的迫害!

看到此情此景,他又怎能坐视不理,叫让百姓们失望!

耿卓身上担子更重了,切齿痛恨地看向同学,一声令下。

“来人,把杀人犯给我绑了带走!”

“是,耿参将!”

十名战员气势喧天地低吼,将同学和司冷团团包围。

苏天龙兴奋地翘起唇角,满眼得意叫嚣。

虽然同学没能叫叶修远的人来,但一切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同学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杀人犯,面对耿参将的人会怎么做?

她会惊慌失措,也一定会搬出叶修远来吓唬耿参将。

如此一来,叶修远也是难辞其咎。

而耿参将可是二星参将,还能拿不住叶修远?

他们很快就能得偿所愿!

苏天龙眯起满是算计的眸子,就等同学大放厥词。

可万万没想到,同学被战员包围后,没有一丝慌张,反而波澜不惊地笑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