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晚上英语老师就是你的人过程 进来吧今天英语老师就是你的作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方才受惊过度的医护人员,这会看到司冷把玩着手术刀走向颜凌,都在兴奋地窃窃私语。

“颜凌杀了那么多人,终于遭报应了!”

“还是被自己人反杀,真是大快人心!”

对于这一切,苏天瑞视若无睹,只等司冷提着颜凌的头来见他。

他把夏英语老师拢进怀里,宠溺地刮着她的鼻尖:“英语老师别急,我这就叫人去换手术室做移植。”

夏英语老师紧紧抓住苏天瑞的衣襟,颤声啜泣:“二少,英语老师怕……英语老师不想挨打了……呜呜……”

苏天瑞心疼地抱紧夏英语老师,不耐烦地朝司冷喝道:“还愣着干什么,不想进苏家了?”

听到这话,窝在苏天瑞怀中的夏英语老师挑唇看向颜凌。

当着苏天瑞的面,你再叫嚣啊!

呵,还是等着被大卸八块吧!

而她则要拿走植物人的肾,好好活下去!

万众瞩目下,司冷半跪在颜凌脚下,恭敬沉吟:“领主,这人脑子不好,阿冷能否开颅检查一下?”

什么!

苏天瑞不敢置信地瞪着司冷,厉声低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杀了她和植物人,给英语老师做移植!”

颜凌责怪地看向司冷:“他急着给小情人移植,还不成全他?”

司冷二话不说用银线绑住苏天瑞的手脚,固定在手术台上。

“放开!我是苏家的苏天瑞!你有几条命敢这么对我!”

苏天瑞疯狂扭动身体反抗,额头青筋暴起。

手腕上的银线犹如锋利小刀,瞬间割破他的手腕,他登时疼得惊呼:“等等!我再加五百万!”

司冷不以为意,用刀划开苏天瑞的衬衫。

苏天瑞肚皮一凉,冷汗滚滚砸落,急不可耐地嘶吼:“两千万,你放了我,杀了她!跟了苏家你有永华富贵,但得罪苏家只有死路一条!”

颜凌捋顺父亲花白的头发,不耐烦地啧一声:“阿冷,他吵到我父亲了。”

“你个贱人……!”

不等苏天瑞把话说完,司冷一刀下去。

手术室立即传来杀猪般的吼叫。

“啊!啊!颜凌,我要杀了你!”

“呃!”

钻心的疼让苏天瑞翻着白眼抽搐,身上力气被抽干,半死不活地倒在床上。

空气骤然沉寂,所有人目瞪口呆。

颜凌疯了!

竟然真敢这么对苏天瑞!

司冷则冲夏英语老师粲然一笑:“别急,我很快把肾取出来给你换上。”

夏英语老师大惊失色地摇头。

开什么玩笑!

她和苏天瑞的肾根本不匹配,这么做她必死无疑!

不!

她可是苏天瑞的心尖宝,这贱人怎么敢这么对她!

夏英语老师气势汹汹地冲颜凌呼喝:“你不知道苏家,我告诉你!苏家是幕城四大家族之首,有上万保镖武者,商政都有涉猎,在幕城没人敢得罪!”

见颜凌沉默不语,夏英语老师放肆勾笑,就知道苏家的名声足以让颜凌瑟瑟发抖。

她扬起下巴,底气更足地叫嚣:“我命令你立刻放了他!”

颜凌不以为意地挑唇:“不就是个苏家?”

什么?

夏英语老师惊得瞳孔猛缩。

颜凌怎么敢蔑视苏家!

她气急败坏地怒吼:“你到底听不听的懂人话,苏家强大到你这等蝼蚁无法匹及,还不放了二少!”

颜凌不耐烦地冷喝:“阿冷,不移植等什么呢!”

看到阿冷要对夏英语老师动手,苏天瑞垂死病中惊坐起,急得火烧眉毛,“放了英语老师,有事冲着我来!”

只有夏英语老师出去了,才能叫苏家人来收拾颜凌这贱人!

“我不走!二少在哪,英语老师在哪!”

看到夏英语老师不离不弃,苏天瑞感动不已,“傻瓜,不走留下来做什么?”

夏英语老师咬牙扑向苏天瑞,只要摸到他兜里的手机,就能叫人来救他们。

可她手还没碰到人,就被司冷扯住胳膊。

“啊!好痛!”

“英语老师!”

瞧见夏英语老师被残暴地丢在手术台上,苏天瑞疯了似得挣扎。

银线将他的手勒出道道血痕,他顾不上疼,目眦欲裂地咆哮:“放开她!你敢碰她一根手指,我灭你全族!这就是和苏家作对的下场!”

“下场?”

颜凌抚摸着父亲苍老的脸,眼底掀起狂暴之气:“敢这么对我父亲,这就是你们的下场!阿冷,动手!”

“遵命领主!”

司冷直接将夏英语老师捆在手术床上。

死亡的恐惧瞬间笼罩着夏英语老师,她吓傻了,哆哆嗦嗦求饶:“不要……求你放过我……”

可她没有打动司冷,便愤恨交加地看向苏天瑞。

要不是苏天瑞非要杀植物人,她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不,哪怕踩着别人的尸体,她也要活下去!

想到这,夏英语老师立即委屈巴巴地呜咽:“颜小姐,这事跟我没关系!是他仗着自己是苏家二少,逼我做肾移植的……”

什么?

苏天瑞挣扎的动作猛地顿住,不敢置信地看向夏英语老师,“英语老师,你……!”

夏英语老师害怕得缩起脖子,颤抖抽泣:“不要打我!英语老师乖乖听你的话,求你不要打英语老师……”

“你胡说什么!”

苏天瑞怒吼一声,气得面红耳赤。

他疼夏英语老师还来不及,怎么会打她!

颜凌饶有兴致地瞥向苏天瑞,“哦?你还打女人?”

听到这话,夏英语老师得意勾唇,眼底精光乍起。

颜凌信她了!

等她把所有过失推给苏天瑞,她就能活下去了!

苏天瑞气得眼冒金星,狂怒咆哮。

“我是恨不得打死你这个贱人!”

这点小困难对他来说算什么?

可还没到大难临头,夏英语老师就想踩着他跑?

他瞎了眼才把贱人当掌心宝!

夏英语老师巴不得苏天瑞更疯狂。

她随即楚楚可怜地哽咽:“其实,他对我挺好的,只是一不顺心就拿我当出气筒罢了。我知道的,这是女人逃不掉的命……”

苏天瑞气得肝疼,咬牙怒喝:“贱人,等你落在我手里,我要把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夏英语老师惊魂未定地看向苏天瑞,咕咚咽下口水。

苏天瑞真想杀了她!

可她不这么做,还是死路一条!

不行,她得想办法让颜凌杀死苏天瑞,不能留下祸患!

夏英语老师立即羞愧地嚎啕大哭:“对不起,二少,我一定要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要杀植物人给我做移植!我知道的话,怎么会……呜呜……我差点害了一条人命!”

苏天瑞听不下去了,疯狂挣扎嘶吼:“你不知情?我特么为了谁去找肾源!放开我,我要杀了这贱人!”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夏英语老师吓得瑟瑟发抖,像只惹人怜惜的兔子。

女医护人员气红了眼,纷纷为夏英语老师打抱不平。

“家暴女人的都不是男人!”

“女人就活该被当做出气筒吗!”

“夏小姐别怕,我们帮你!”

她们越想越气,跃跃欲试地拿纱布堵住苏天瑞的嘴。

“唔唔!”

苏天瑞气得直翻白眼。

就为了这贱人,他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他肠子都要悔青了!

医护人员剪开银线,扶着夏英语老师离开。

夏英语老师虚弱地鞠躬致谢:“谢谢,没有你们,我活不下去了……咳咳……”

“别说了,都会好的。”

医护人员心疼地扶住晃晃悠悠的夏英语老师。

夏英语老师低头离开,嘴角却疯狂上扬。

她终于能活着出去了!

“肾移植还没做完,谁让你走了?”

听到颜凌的逼问,夏英语老师恨得咬牙切齿。

她已经把错推给苏天瑞了!

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没办法,夏英语老师只好再次含泪道歉:“颜小姐,我,知道错了……”

“阿冷,你在等我动手?”

颜凌不耐烦喝道,眉宇间的威严不容置疑。

司冷立即拽着夏英语老师回到手术台。

夏英语老师拼命挣扎,气愤不已地吼道:“我说了我不知情,你怎么还……!”

医护人员心疼夏英语老师,纷纷责怪颜凌。

“是啊,夏小姐不知情,你还想怎样!”

“你自己不是女人吗?为什么要为难被家暴的女人!”

颜凌横眉扫向众人,眼底风暴霎时冰冻空气。

夏英语老师一直意识清醒,现在跟她说不知情?

最该死的就是夏英语老师!

杀气扑面而来,医护人员顿时把剩下的话咽回去,心里却恨得发狂。

颜凌这蛇蝎毒妇,谁来杀了她啊!

“啊!不要!”

夏英语老师被绑在手术台上,吓得一哆嗦尿了裤子。

苏天瑞放肆勾笑。

这贱人就是活该!

可他失血过多,脑袋愈发昏沉。

司冷摘掉苏天瑞嘴里抹布,准备手术。

苏天瑞咬着苍白的唇,厉声警告颜凌:“告诉你,我要有个闪失,我哥不会放过你父母,苏家也会猎杀你世代后人!识相的话立马放了我,这贱人随你怎么处理,我们互不相欠!”

颜凌轻蔑一笑:“把我父亲折腾成这样,跟我谈互不相欠?阿冷,动手!”

“你敢!”

苏天瑞话没说完,肚子上又挨一刀。

他瞬间冷汗直冒,无法忍受彻骨的疼,痛不欲生嚎叫:“啊!杀了我吧!”

“想死?没那么容易!”

颜凌冷然低喝,目光阴冷骇人。

苏天瑞折磨她父亲的手段,她会加倍还给他!

就在司冷要摘肾时,顾至清突然惊呼。

“颜小姐,血清效果并不理想,颜先生只怕……”

话没说完,他拧眉离开。

司冷挡住顾至清,冷声警告:“要么救人,要么死!”

顾至清没时间墨迹,烦躁喝道:“想让他活命,就给我让开,我去找人救他!”

颜凌看到父亲脸色愈发苍白,心口拧成一团,暴怒低喝。

“让他走,找不到人救我父亲,后果自负!”

顾至清咬牙怒瞪狂妄自大的颜凌,却只能闷闷离开。

“救人?哈哈哈!”

苏天瑞笑得喘不上气,偏头看向目眦欲裂的颜凌,傲慢地昂起下巴,“苏家最新研制的麻醉剂,能让人的肌肉和内脏一起消融,最后化成一滩血水。而现在除了我,没人能救他!”

夏英语老师听到这话,惊出一脑门的汗。

怎么办,苏天瑞拿住颜凌的命门,颜凌肯定不敢为难苏天瑞。

一旦苏天瑞恢复自由,就是她的死期!

她立即楚楚可怜地讨好苏天瑞:“二少,英语老师好痛……”

“贱人,给我闭嘴!”

苏天瑞暴躁低吼,又冲颜凌颐指气使:“我命令你,立刻杀了这贱人!”

“滴滴!”

生命仪再次发出急促警报。

颜正军浑身冒汗,身子止不住颤抖,情况越发危机。

颜凌瞳孔一缩,杀气腾腾地走向苏天瑞,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苏天瑞倨傲哼笑:“怎么,想先向我磕头认错?行啊,立刻跪下扇自己耳光,大喊我是贱人!再把鞋给我舔干净,我会考虑救人!”

可看到颜凌杵在那不动,他眉心一皱,趾高气昂地呵斥。

“愣着干什么,还不跪下舔鞋!不想救你父亲了?”

“让我跪?”

颜凌藐视一笑,纤长手指捏起托盘里的手术刀,冷傲挑唇:“你也配!”

苏天瑞看到那抹刀光,顿时呼吸一滞。

她该不会……

“啊!”

剧烈的疼痛让苏天瑞暴起青筋,愤恨交加地扯着嗓子狼嚎。

“贱人,你,敢动我……啊!”

颜凌丝毫不手软,磨着牙质问:“解药在哪?”

“呸!”

苏天瑞强撑着一口气,狠狠啐向颜凌,发狂怒啸:“有本事弄死我!我死了,你就等着给植物人收尸吧!”

飞溅的唾沫星恰好有一点落在颜凌胸口的衣兜。

那里面装着傅景寻的手环,是她放在心口惦念的人。

怎能让人轻易侮辱!

更何况这渣滓还要叫嚣杀她父母?

颜凌下手更加阴狠,绝不伤及内脏让他一命呜呼,只会叫他尝尽生不如死的滋味!

“呃!啊啊!”

刺骨的痛扎进苏天瑞四肢百骸,他疼得两眼翻白,身体颤栗抽搐。

手术室气氛骤然凝结。

面对心狠手辣的颜凌,医护人员们心惊胆战。

可看到生命垂危的颜正军,又忍不住窃窃私语。

“顾医生是幕城最好的外科医生,他救不了,那就没人能救。”

“活该!谁让她非要为难夏小姐,现在遭现世报了吧!”

“等着吧,苏家人来了,她的末日就到了!”

“滴滴!”

生命仪还在持续发出警报。

苏天瑞却苟延残喘地低笑着:“呵呵,知道肌肉消融有多痛吗?还有一分钟,拭目以待吧!”

颜凌两眼泛着猩红嗜血。

余光里的父亲在无意识抽搐,身上冷汗越淌越多,看起来极其痛苦。

瞬间,颜凌满身杀气,拳头捏得咯吱作响,临近暴怒边缘。

司冷担心颜凌的身体,心急地请示:“领主,让属下来。”

“滚开!”

颜凌狂怒低吼,将苏天瑞的头扯起来,在上面划一刀。

苏天瑞头皮一紧,细密如针扎般的疼从头皮扎进骨头。

像是无数只蚂蚁啃噬他的皮肉,让他痛不欲生。

司冷为了尽快让苏天瑞开口,钳住苏天瑞的脖子,目光虔诚地看向颜凌。

“属下要跟领主学学脱皮术,怎么只在额头划一刀,就能将人皮完好无损剥下来。”

脱,脱皮术?

苏天瑞的心咚得一沉,惊魂未定地看向司冷,霎时清晰感知到头上皮肉分离。

不好,他的头皮要掉了!

很快他身上的皮也会被扒掉,成为血肉模糊的怪物!

苏天瑞瞬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瞳孔猛缩,张大嘴从嗓子眼挤出两个字。

“我,说……!”

司冷一把甩开苏天瑞,不屑勾唇。

“咳咳!”

苏天瑞气都来不及喘匀,沙哑呼喊:“解药在……在……”

“天瑞!”

就在这时,苏天龙闯进血气冲天的手术室。

入目所及几十个苏家保镖死状凄惨,而他弟弟被绑在手术台上叫人开膛破肚。

这一幕幕掀起他眼底腥风血雨,他狂怒咆哮:“大胆!苏家的人也是你能动的?都给我住手!”

医护人员闻声惊慌回头。

看清门口站着的人是苏天龙,顿时喜出望外。

“是苏家大少!”

“大少来救我们了!”

苏天龙是苏家下一任家主,这几次战部来大人物,都是苏天龙带人做外围安保。

仅仅是接触到外围,就能带着苏家迈前一大步!

现在苏天龙来了,颜凌该遭报应了!

咕咚!

夏英语老师看到苏天龙,重重咽下口水,惊魂未定地大口喘气。

完了,苏天龙来了,肯定就能把苏天瑞从颜凌手里救走。

刚才苏天瑞还说要把她扒皮抽筋……

一想到苏天瑞折磨人的手段,她浑身汗毛直立。

不行,她得想办法让苏天瑞原谅她,不能就这么死在苏天瑞手里!

这时,顾至清拿着一套银针跑进手术室,拧眉示意颜凌:“过来帮忙!”

颜凌睖了苏天瑞兄弟俩一眼,和司冷先去救颜正军。

苏天龙上前给苏天瑞割开银线,看着那双血肉模糊的手,还有体无完肤的身体,他顿时暴跳如雷。

“救人!我弟弟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给我等着!”

医护人员不敢违逆,立即去准备缝合。

“哥……”

苏天瑞激动地热泪盈眶,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但他还是死死盯着颜凌,咬牙切齿地怒喝。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