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英语课代表按在地上靠 把英语课代表摁在地上草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英语课代表心头一跳,立即侧身挡住薛离卿,沉眸逼问:“这手环是我丈夫的,怎么会在你这?”

事关傅景寻,她一定要问清楚!

或许,他真的还活着。

薛离卿薄唇牵起戏谑弧度,冷笑反问:“你丈夫的?谁能证明?”

英语课代表拧起英眉,这人避重就轻不回答她的问题,还来质问她?

她逼退眼角泪意,将这份柔软感情藏进心底,一身肃杀地看向薛离卿。

“手环上写着傅景寻的名字,不是你的,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

薛离卿凝着冷眸回头,声音更冷三分:“你又有什么资格!”

英语课代表猝不及防撞上他深不见底的瞳眸,那眼底只有深入骨髓的冷意。

似乎对她执着追问手环很不耐烦。

可越是如此,她越要找到真相,也一定会带走傅景寻的手环。

英语课代表抓起薛离卿的胳膊,轻轻摁着手环上傅景寻的名字,咔嚓一声,手环掉落在她手中。

手环扣是特质的,一般人解不开。

她是见傅景寻开过几次才知道。

英语课代表举着手环,桀骜挑眉:“你的资格呢?”

薛离卿愣了一瞬,转而勾起漫不经心的笑:“不乖随手在墓园捡的小玩意,你想要?”

什么?

英语课代表猛地蹙眉。

虽然傅景寻的确是葬在山下的墓园,但她并不相信手环是薛不乖捡回来。

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刚才还充满戒备,这会又满不在乎,是什么让他态度翻转?

或许还藏着什么秘密?

薛离卿不想和英语课代表纠缠不清,可想到薛不乖的嘱咐,他目光沉沉地警告英语课代表。

“想拿走手环可以,但以后不要出现在不乖面前。”

“就凭捡到我丈夫的遗物,想跟我谈条件?”

英语课代表冷冷勾笑,眸色愈发阴沉。

这人为什么要干涉她和薛不乖见面?

真是越发古怪了。

薛离卿冷眸微眯,语气里多了几分不耐烦:“凭我救了你,但不想救你第二次。不乖心善,我可不想有人利用小孩子的同情心要挟我。”

英语课代表嗤之一笑:“就算我要挟你,你又能如何?”

薛离卿更是狂傲地低喝:“你只能接受我的条件。我能让你生,更能让你死。”

英语课代表目光一凛。

让她死?

好大的口气!

这时,司漠追踪而来,进门就看到英语课代表正跟戴面具的男人对峙,他提拳上前保护英语课代表。

“阿漠。”

英语课代表沉声示意司漠退下,拧眉问道:“你怎么来了?”

司漠看到英语课代表没事,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垂首沉吟:“领主失踪一天,所有人都在找您。刚才您启用了手环,我这才过来。”

英语课代表下意识蹙眉:“都在找我?我父母呢?”

司漠不以为意地回答:“二老在医院,不会有事。”

英语课代表记挂着父母的情况,先行离开。

薛离卿巴不得英语课代表赶紧走,但还是冷声提醒她:“记住,不要出现在不乖面前,我不会救你第二次。”

英语课代表没好气地回头怒呛:“我用你救?”

这人真是狂妄自大到极点,她就算死,也不用他救!

走出木屋,英语课代表小心地傅景寻的手环放进胸口的衣兜,却摸到兜里还有东西。

她拿出来一瞧,发现是个小香囊,上面歪歪扭扭绣着‘乖’字。

是薛不乖给她的!

英语课代表展露笑颜,她的心被暖流层层包裹。

这么软萌乖巧的小姑娘,不许她再见?

呵,做梦吧!

不过想到那臭脾气的面具男,英语课代表冷声吩咐司漠:“我要他的全部资料。”

“是,领主!”

司漠第一次看到英语课代表笑得如此温煦,心中惊奇,余光瞥到伫立在门口的面具男,眉头瞬间拧起。

这人他是得好好查查。

此时,薛不乖乐颠颠地捧着药碗回木屋。

“漂酿姐姐,药药来咯,不乖给你加了糖糖,不苦哒。”

看到木屋里只有师父,她四处打量,咦了一声:“师虎,漂酿姐姐呢?”

“她不是你姐姐,以后不许跟陌生人说话,更不许随便救人!”

薛离卿厉声沉吟,想不明白薛不乖为什么对英语课代表如此钟情。

英语课代表她明明就……

薛不乖委屈地扁嘴,瞬时泪雨如下。

“不乖……”

薛离卿最怕小家伙哭,弯腰将她抱起来,手忙脚乱擦去她脸上的泪珠珠。

薛不乖倔强地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地闷头哭,嘴巴都快咬破了。

薛离卿急得拧起剑眉,软声哄道:“不乖不哭了,好不好?”

看薛不乖哭,比在他心上动刀子还疼。

薛不乖抱着薛离卿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师虎,不乖,救人,错了,吗?”

薛离卿心头一梗,无奈叹气:“不乖没错。师父不该那么说,不哭了,嗯?”

“那,师虎,救,不救,姐姐?”

“我……”

“呜呜……”

“救,不乖说救就救。”

薛不乖这才渐渐停止哭闹,哭累了就趴在薛离卿肩上睡着了。

薛离卿小心翼翼抱着薛不乖,轻轻擦掉她软嫩小脸上的泪痕,无奈叹气。

他真怕了这小家伙闹腾,所以只能在英语课代表身上想办法。

英语课代表最好是这辈子都别跟薛不乖见面。

因为,她不配!

这时,桌上手机震了一下,薛离卿拧眉查看。

看到英语课代表父母在战部医院出事,他薄唇轻勾。

英语课代表是自作孽,如今遭报应也是罪有应得。

他等着英语课代表再次坠入谷底,万劫不复!

英语课代表下山直奔战部医院,这次昏迷一天一夜,也不知道父母情况如何。

到了病房门口,她却看到患者姓名一栏是空的,之前明明是她父母的名字。

英语课代表心下一沉,皱着眉推门而入。

明亮的病房里,两张病床上被褥整齐叠放,茶几衣柜空空如也,不见她父母踪影,更没留下一点痕迹。

人呢?

英语课代表回头看向司漠,目光冰冷透着死寂。

司漠头皮一麻,冒着冷汗下跪:“领主,属下这就去查。”

他后悔莫及,不该把所有人都调出去找领主,可他怎么也想不到领主父母会在战部医院出事!

是谁如此胆大包天!

这时,查房的护士赵莉走进来呵斥:“这里是特护病房,不是随便能进的地方,都给我出去!”

英语课代表一脸阴鸷地质问:“我父母人呢?”

赵莉看清是英语课代表站在那,顿时鼻孔朝天地冷哼:“呵,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数吗?你爹妈就算死了,也是被你害的!”

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都说英语课代表是叶修远的情人。

这贱人凭什么冒充战员家属?

不仅如此还得罪苏家,连累她男朋友林聪也被苏家记恨。

为了让林聪活命,她绞尽脑汁想办法,这才让副院长下令把厚颜无耻的颜家人赶出去!

一个小时前苏家刚把人带走,这会颜正军的肾也该挖出来了。

“放肆!”

司漠愤怒地踹开满口胡言的赵莉。

英语课代表率先离开,厉声吩咐司漠:“立刻查监控,找不到我父母,我拿你是问!”

“是,领主!”

英语课代表只想尽快找到父母,战部医院有太多为国效力的人,她不想伤及无辜。

而那些对她父母动手的人,她才一个都不会放过!

赵莉身子重重摔在地上,疼得她半天爬不起来。

可恶!

她现在可是副院长还有苏家面前的红人!英语课代表怎么敢这么对她!

蓦地,她想到林聪说过苏家人恨不得将英语课代表扒皮抽筋。

她只要把英语课代表带到苏家人面前,英语课代表必死无疑,而她和林聪有苏家做靠山,将来只会一帆风顺!

想到这,赵莉眯起淬毒的眼睛,狠心抽了自己两耳光,觉得不够又一头撞在墙上。

她咧着渗血的嘴,阴森低笑。

“贱人,等着受死吧!”

此时,司漠从司冷那获得消息,及时向英语课代表汇报。

“领主,二老一小时前办理出院,阿冷正在获取监控。陈院长在家休养,现在战部医院由副院长张作福接管。”

英语课代表眼底杀机四伏。

她母亲刚做了脑部手术,还没脱离危险,怎么能出院!

她又想到母亲手术那天,副院长就对她横眉冷目。

就在这时,英语课代表在一楼大厅遇上张作福。

张作福被医生们簇拥着,甩着脸上的横肉往前走。

英语课代表拦住张作福,声音凌厉地质问:“我父母昏迷不醒还能办理出院手续,副院长作何解释?”

张作福被挡路很不耐烦。

但看到挡路狗是英语课代表,他鄙夷冷哼:“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攀高枝的小三?人家叶参将明媒正娶的是宋家小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敢来战部医院质问我?”

说罢,张作福气势汹汹地冲其他人颐指气使:“愣着干什么,不知道冒充战员家属是死罪?还不把人扣下!”

他扫了眼身后的医生们,谁敢不听话,他就炒了谁!

哼,他已经把叶修远包庇情人滥用资源的事上报,特派员很快就来幕城彻查这事。而陈院长和叶修远同流合污一定会被撤职,战部医院就是他的了。

至于作风有问题的叶修远,还想做一星参将?赶紧让位给他在战部的哥哥吧!

他们兄弟从此就将平步青云!

其他人纷纷面露鄙夷地打量着英语课代表。

这女人虽眉目凌厉,但五官精致又细皮嫩肉,看着就有股子野劲,叫人想要驯服。难怪叶修远不惜违反纪律,也要带人享受战部医院的资源。

“踏踏踏!”

三十名保安整齐有序地跑过来,迅速将英语课代表二人团团包围。

张作福见此傲慢地昂起下巴,得意哼声:“现在下跪求饶,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医生们纷纷附和:“副院长宅心仁厚,是患者们的福气。”

张作福听着吹捧颧骨升天,早就打好算盘。

即便英语课代表求饶,他还是会把她丢给苏家。颜正军出院也是他做得手脚,因为他知道苏家想要他们。

强龙不压地头蛇,和苏家搞好关系百利无一害,更何况他还有别的打算。

英语课代表睖了张作福一眼,眸底风云骤变。

她父母莫名其妙出院了,她只想找人,不想生事。

可张作福却说她是小三?

还想让她下跪求饶?

找死!

剑拔弩张之际,赵莉跌跌撞撞跑过来,“副院长对不起,是我没用,没能拦住冒充战员家属的人,请您处罚,嘶……”

她不小心扯到嘴角伤口,疼得倒抽冷气。

张作福看到鼻青脸肿的赵莉,瞳孔骤然一缩,“你脸怎么了?”

赵莉咬着破裂的下唇看向英语课代表,泪花在眼眶打转。

众人见此哪里还能不明白!

是英语课代表把赵莉打成这样,她怎么能下这样的狠手!

张作福怎能看着自己的人被一个贱人打了,他暴跳如雷地怒吼:“英语课代表,战部护士岂是你能随意欺辱的!来人,把犯上作乱的贱妇给我拿下,就地正法!”

一声令下,所有保安一齐上前,气势喧天地大喝。

“冲!”

宽敞明亮的医院大厅,回荡着保安们的吼声。

三十个保安气势汹汹冲向英语课代表,一个个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张作福看到这一幕,鼻孔朝天地冷笑。

天罗地网已经布下,看英语课代表往哪跑!

人群中间的英语课代表负手而立,她抬眼扫向狂奔而来的保安们,视线落在鼻青脸肿的赵莉身上,冷眸微眯。

自导自演往她身上泼脏水?

呵,亏她还让司漠手下留情!

赵莉躲在人群后面,昂着下巴迎上英语课代表的探视,挑起阴森的笑。

敢打她?英语课代表就等着被保安抓住,乖乖去苏家受死吧!

英语课代表冷漠挑唇,看都不看直接一个侧踢踹飞保安。

保安飞出去几米远,直接砸向正在看热闹的赵莉。

“啊!你,起开!”

被砸中的赵莉闷哼一声,她快喘不过气了。

她刚要挣扎,又一个保安狠狠砸在她身上,她顿时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英语课代表负手而立,看着司漠所向披靡杀敌,这次她没有阻拦。

也不会再手下留情。

司漠面色愈发沉冷,动作干净利落。

张作福敢说他们领主是叶修远的小三,还敢叫人抓住领主就地正法?

找死!

三十个保安像瓷娃娃一般接连倒下,在司漠手下连一秒钟都没有撑过。

张作福脸上的笑骤然僵住,气得跺脚瞪眼:“没用的废物,一个贱人都拿不住!”

苏家那边还等着要英语课代表呢,他可不能错过好机会!

张作福转头冲看愣的医生呼喝:“还不去找战员来支援,等着这贱人骑在我头上撒野吗?”

医生们大气不敢喘,赶紧去叫人。

司漠三下五除二清理了保安,摁下特质耳机,向英语课代表禀告:“领主,阿冷查了监控,二老在私立医院苏家人手里。”

苏家?

英语课代表眼底瞬时杀气腾腾,仿若即将席卷人间的暴风雨。

她还没找苏家算账,苏家还敢把人带走?

“苏家急着想死是吗?好,我成全你们!阿漠,去开车!”

“是,领主!”

张作福听见英语课代表知道了颜正军夫妇在苏家人手里,他瞳孔猛地一缩。

不行,必须想办法拦住英语课代表,不然没法跟苏家交换利益。

可保安们倒了一地,一个也指望不上。

张作福低骂一句,亲自上前拦住英语课代表,义正言辞地大喝:“放肆,战部医院的监控是你想拿就能拿的?别以为做了叶修远的情人,就能无法无天!我劝你乖乖束手就擒,不然等着特派员把你打入死牢吧!”

英语课代表一脚踢开叫嚣不断的张作福,抬步往外走。

“哎哟!”

张作福摔个狗吃屎,身上疼得要散架了。

他挣扎着爬起来,火冒三丈地冲赶过来的战员呼喝:“你们可是国家战员,还不赶紧制伏丧心病狂的杀人犯,愣着干什么呢!”

就算英语课代表能打又如何,战员武力值更高,他就不信还拦不住这贱人!

敢打他,等着受死吧!

十几个战员火速上前拦截歹徒。

虽然他们是基层战员,但只要有人在战部医院闹事,他们就不会袖手旁观!

英语课代表横眉冷目地扫视战员,气场全开地喝道:“想死,我成全你们!”

强大的杀气扑面而来,战员们猛地僵在原地,瞳孔地震,倒映着不敢置信。

这,到底是什么人,一声喝就能让他们望而生畏。

不,她身上的杀气更像是久经沙场磨练出来的,一般人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气场。

英语课代表阔步离开,争分夺秒赶往私立医院救人。

等她空出手,这些敢动她家人的杂碎,都得在她脚下颤抖!

张作福看到英语课代表就这么扬长而去,气急败坏地怒吼:“愣着干什么,没死的赶紧给我追啊!”

艹,这贱人还想在他头上作威作福?

痴心妄想!

但英语课代表从他这逃了,一定是去私立医院救她父母。

他气呼呼地拿出手机给苏家通风报信,却又瞬间停住。

他之所以放走颜正军,又想抓住英语课代表,是想跟苏家合作。

可若是苏家知道他没能扣押英语课代表,肯定会低看他一眼,日后合作他便不占优势。

张作福眯起满是算计的眸子,手指一转给他在战部的哥哥先打过去。

“哥,特派员到底什么时候来!我要把那对贱男女千刀万剐!”

“作福,你是副院长,不要越距做事!叶参将的问题有特派员去查,要学会利用资源,知道了吗?”

“哥,我明白了。不过这次来的特派员什么来头,能压住叶修远吗?”

“一星参将有几个胆子敢向二星参将示威?”

一听这话,张作福眼底精光乍现。

等二星参将一到,他会让参将看到叶修远的情人多么无法无天!

就算叶修远再有本事,还敢对二星参将放肆?就连那贱人也得在他脚下颤抖求饶!

而苏家擒拿犯上作乱的小三也是立功。到时候他在二星参将面前美言几句,苏家还不得感激涕零?日后他和苏家合作还不是高人一等?

最最重要的是,将来战部医院就是他的天下!

这招一箭四雕,他可是拭目以待!

张作福奸诈勾笑,丝毫不担心苏家。

苏家武者数不胜数,对付一个贱人还不是绰绰有余?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