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喷的到处都是满了溢出来了 一上一下撞越来越快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许雨楠没有说违心话,之前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就觉得两个人很聊得来,很是般配。

夏溪一听这话,两眼立马放光,紧接着嘴角弯起,“真的?楠楠你没骗我?”

许雨楠见她这么高兴,倒是有点不知所措。随后许雨楠点点头,很认真。“真的,我觉得你跟周医生很般配。”

话落,夏溪笑得更是开心。正当夏溪前俯后仰,不顾周围异样的眼光的时候,站在许雨楠身后的一个人影让夏溪立马变了脸色。

紧接着,夏溪敛去自己的张扬,怪的乖巧可人,一副小家碧玉的姿态看向许雨楠。

许雨楠对于夏溪这忽然改变的态度有些无所适从。果然,善变的女人!

许雨楠摇摇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玩,然后低声笑了几下。发觉夏溪没有看着自己而是一直盯着她身后,这下子许雨楠有可是意识到了不正常。

“你在看什么?”

许雨楠终于忍不住好奇,夏溪努努嘴,站起来说了一句,“周医生好。”

话音未落,许雨楠怔了怔,缓缓转过头去时,果真是见到了周正。

周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她身后。周正上去脸色不太好看,一双眼睛阴沉这,好像揉碎了黑暗,全部融进自己的眼睛路,然后落到自己注视着的许雨楠身上。

许雨楠不知道周正为什么要这样盯着自己,此时看着他觉得是那样的可怕。

夏溪没瞧出周正的阴沉目光,一双眼睛冒着粉红泡泡,恨不得立马跑到周正身边。但是女人家是要矜持的,所以夏溪表现的很矜持。

倒是许雨楠,见到周正之后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然后站起来,给周正拿了一把椅子,略显的不自然。

“坐……坐下吧。”

看他手里拿着盒饭,应该也是来吃午饭的。既然站到了这里,于情于理都应该说这么一句。

许雨楠对周正笑笑,然后自己先坐下来,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看向夏溪。

夏溪对许雨楠笑笑,然后将目光放到周正身上,“周医生坐下一起吃吧。”

夏溪将自己的红烧肉往周正那边推了推,她当然很想给周正留下一个好印象。

周正对夏溪笑笑,敛去自己的阴冷,坐到夏溪身边。

“你很喜欢吃红烧肉?”

看着夏溪碗里的红烧肉,周正笑了笑。

夏溪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尤其是看到周正的笑容,赶紧把红烧肉推到许雨楠面前,“没有,我不怎么喜欢吃,这都是楠楠点的。”

随后对许雨楠使了个眼色,许雨楠无奈的点点头,立马很识相的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恩,好吃。”

夏溪抿嘴一笑,转眸看向周正,“你看,她就是喜欢吃红烧肉,我都劝了好几遍,说红烧肉吃多了容易长胖,可她就是不听。”

周正看了眼许雨楠,并没有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慢条斯理的拿起米饭来开始吃。

人帅起来,就连吃饭也是很帅气的。夏溪这样想着,连自己很喜欢吃的饭菜都没觉得很入口。

果然就是食色可餐啊!

许雨楠见夏溪看周正的眼神很是恩爱,摇摇头,觉得夏溪像是个小孩子似的。

“好了,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

许雨楠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还是先闪为净吧。再者说高正好像不太喜欢自己,还是闪了吧!

“楠楠你别走啊。”

夏溪一把拽住许雨楠,眼神一个劲的在动,为的就是能给许雨楠传一句话。

现在不要走,她还没有想好要跟周正说什么呢!

周正虽然跟她很聊得来,可是两个人在一起难免有些尴尬。

许雨楠看了眼周正,又看向夏溪,觉得自己在这里是真的多余。

“那个……就不用了吧,反正我已经吃饱了。”

“你的红烧肉还没吃完。”

许雨楠正找借口脱身,周正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就这样冒了出来。

先是听的许雨楠一怔,“啊?”

随后许雨楠看向周正,周正的目光一直放在她面前的那份红烧肉上。许雨楠一下子慌过神来。

“呵呵,那个……我……”

关键时刻,夏溪一把拽住许雨楠的手腕,暗暗用力。许雨楠忍痛咬牙,硬是逼着自己没有喊出声音来。

“好,我吃。”

这句话,许雨楠是对着夏溪说出来的,是那样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牙龈咬出来。

许雨楠满不情愿的坐下来,刚一入座,周正的目光就落下来,然后由是不咸不淡的一句,“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吃红烧肉?”

此话一出,许雨楠立马感受到夏溪那一道冷艳的目光传来,好像要杀死人。

许雨楠都可以猜到夏溪想要问什么,但往事不要再提。那段跟周正的往事许雨楠不想再次提起。

所以无视了夏溪的质问目光,只是对周正笑笑,尴尬的很。

“那个以前我们认识吗?”

周正两眼看着许雨楠,眸子一冷,双眸一紧。真是行啊!

周正觉得,之前的自己真的是瞎眼了,竟然会喜欢上这样的一个人。

周正笑笑,“不认识,我说的是另一个人。”

夏溪一听周正说两人不认识,这才放下心来,然后看向周正,有些好奇。

“另一个人?是周医生的女朋友吗?”

此话一出,夏溪觉得有些唐突了,正要说抱歉,周正却转过眸来看向她,“不错,就是我的女朋友,不过是前女友罢了。”

许雨楠听周正说着,很是不自在。盘子里的红烧肉被她戳了好几次都快戳烂了。

关于周正跟夏溪说了什么许雨楠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后来,许雨楠实在待不下去,就不顾夏溪的反对,径自

下午许雨楠在办公室里休息,刚做完一个小手术难免有些累。

许雨楠正趴在桌子上休息,办公室门被打开。

“上班时间在睡觉,嗯?”

听到是周正那不咸不淡的声音,许雨楠叹了口气,然后立马直起身来,乖乖地看着电脑,佯装在工作。

周正见她这副模样,想起以前的事情,不自觉的勾起嘴唇,只是当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发笑的时候,嘴角的微笑一霎那就被他收起来。

“你不想知道我跟夏溪说了什么?”

许雨楠敲着键盘,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什么时候周医生也开始八卦起来了?”

周正眉毛一紧,什么也没说坐到许雨楠对面,看着她认真工作的脸颊,再次感受到自己的不值。

“我的生活不需要你来掺和。”

周正说了这么一句,在许雨楠一脸蒙逼的表情之下,然后起身走出病房。

一直到周正离开,许雨楠都没晃过神来他那句话里的意思。

直到第二天夏溪跟她说起周正前女友的事情。

“真不知道周医生的前女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夏溪跟许雨楠在厕所偶遇。

夏溪开始跟许雨楠讲起昨天周正说起了他前女友的事情。

可是周正只是说可那么一句自己的前女友皮,其他的事情一直都没有提,这勾起了夏溪的十足的好奇心。

许雨楠一边洗手一边漫不经心的摇摇头,“不知道。”

这么违心的话许雨楠说得面不改色,不过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没有看夏溪。要知道,欺骗自己的好朋友是那样的不自在。

可是关于过去的事情,许雨楠是真的不想再提起。

夏溪开始洗脸,但是周正前女友这件事情一直在她脑海里徘徊着。

“不行,我真的很好奇,我要去打听一下。”

“诶,你别……”

然而许雨楠已经晚了一步,夏溪在还没有被拦住的时候已经走出厕所去了。

许雨楠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将这件事情看瞒底好了。

不过当许雨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一张脸颊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今天周正跟她说的那么一句话,又想起夏溪。

一切都明了了。周正是在告诉她,关于他的感情生活根本就不需要许雨楠的多嘴。

“我真是个笨蛋!”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许雨楠皱皱眉头,暗骂自己脑子有问题。

她本来就对周正有愧疚,如今又在周正的面前说他跟夏溪之间的事情,实在是有些不为人所耻。

许雨楠觉得自己有点愧对周正,想对他做些什么以表示自己的歉意,但是有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忽然既来之则安之吧。”

许雨楠对自己点点头,挂上一副大大的微笑然后转身出了厕所。

刚一出厕所门,就看到了周正。

许雨楠下意识的打了一声招呼,“好巧啊!”

周正扫了她一眼,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转身进了男厕所。

许雨楠尴尬的放下手来,撇撇嘴吧。原来周正是这么在乎自己说过的话。

不过也对,不管放在谁身上都肯定是要在乎的。

许雨楠叹了口气,觉得这个方法行不通,只好郁闷的回了办公室。

然而偏不凑巧的,刚回办公室那个“精神病患者”徐莉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许雨楠看向徐莉,一张脸写满了无奈。要知道,她现在最担心的不是每天有无数的病人被送来,最担心的是徐莉找上门来。

徐莉又来无缘无故的找茬,惹得全楼层的人都知道了。

周正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徐莉从办公室的房门里走出来。铁青这一张脸骂骂咧咧,明显的不开心。

许雨楠叹了口气,捏着太阳穴感觉压力真的很大。

周正见许雨楠捏着太阳穴,好像很累。

“自摊上了事情自己解决掉,别把麻烦带到公司里,知道吗?”

周正刚一坐下,就对许雨楠说了这么一句。

这冷漠的语气落在许雨楠身上,相当的刺骨。

许雨楠抬眼看向周正,点点头。

“是,知道了。”

她也很想解决徐莉这个大z麻烦,可是要怎么做呢?那个徐莉简直就像是狗皮膏药,摘都摘不掉。

许雨楠答应了周正要解决雕徐莉,可是徐莉就像是跟自己杠上了一样,怎么都没办法甩掉。

“徐莉,你不累吗?”

这天,许雨楠将徐莉约到天台。

她当然不想跟徐莉单独见面,但还不是怕在公司里影响不好,主要是那个周正,要是被他见到了,还不是要冷言冷语几句。

徐莉双手叉腰,一副盛气凌人模样,对着许雨楠就开始骂。

许雨楠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干脆将她的话选择无视掉。

反正徐莉骂是自己的事情,浪费的是她的时间跟精力。

“好了,你自己在这里吧,我先走了。”

许雨楠有时候还挺可怜徐莉的。徐莉的到了她的一切,可是她却感觉徐莉并不快乐。

要是徐莉快乐的话,也就不至于每天都来医院找她了。

徐莉今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因为喝了些酒,整个看起来都透着一种魅惑。

徐莉回到家的时候,林乾正躺在床上看电视。

徐莉见他这样,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然后做到他的腰上,勾上了林乾的脖颈。

“乾乾,你这两天忙着工作,都快把我给无视了。”

林乾抬眼看向徐莉,灯光之下,徐莉真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

林乾看得两眼发直,紧接着一把将她搂住,天旋地转之间就象徐莉压在自己身下。

“宝贝,我听说你又去许雨楠的医院了。”

一想起许雨楠,徐莉脸色立马就变了,相当的难看。

“哼,早晚有一天我会让那个女人知道的厉害的。”

徐莉冷冷一哼,看向林乾,不满的蹙起眉头。“现在提她多晦气啊!”

林乾勾唇一笑,“好啊,那就不提她。”

两个人这边阴雨无度,而是在许雨楠所在的医院里,正在发生着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而这件事情的主谋,正是那个冷漠的像冰块一样的周正。

一夜好梦,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让这原本燥热的天气变得格外的清爽。

许雨楠起了个大早,收拾好之后开始去上班。

迎着微风徜徉在人海马龙之间,虽然不是多么的肆意,但对这几天受够了热浪的人来说,也是一件不错的体验。

但不错的体验过后,就是一身的狼狈。

许雨楠没有花钱坐出租,而是选择步行去医院。反正她家距离医院也没有多远,她本想来体会一下迟到的凉爽,可是现如今自己变成这副模样,实在是有些不堪。

许雨楠进医院的时候,免不了遭受一些人的异样眼光。对于那些眼光,许雨楠只表示自己没看见。

来到办公室,许雨楠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周安的对视。

周安还寻思下雨天许雨楠怎么来医院上班,如今见她有些狼狈,倒是明白了她是怎么来医院的了。

周安目不转睛的看着许雨楠,带着些许好奇,又带着些许的冷漠。

许雨楠接收到周安的眼神,撇撇嘴,然后脱了自己的外套,一边脱一边跟他说了声早上好。

礼貌还是要有的。

周安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对于许雨楠的一身狼狈倒是有些好奇。

“你今天走来的?”

周安注意到许雨楠的鞋有些湿。

许雨楠尴尬的笑笑,然后点点头。“恩,我想看看周边的风景,所以就走来了。没想到这雨竟然越下越大!”

许雨楠也有些无奈,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她还不如打量出租车。

周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对许雨楠的话进行回应,像是无视了一般。

许雨楠撇撇嘴,穿好护士服之后就开始在电脑前办公。

之前有一个病人的案例十分的特殊,需要进行整理。这几天许雨楠都在忙着周安安排的工作,对于这个案例倒是疏忽了。

如果没有什么大事情,许雨楠的日常工作就是整理文件,再就是被周安指使。

周安因为是许雨楠的上司,所以可以尽情地使唤许雨楠,让她做很多她不想做的事情。

许雨楠没有办法拒绝,只能答应下来。

这不,冒着大雨出去买饭的许雨楠就是积攒了一肚子的不满,可是又没法说出口。

“真没想到那个周安竟然还是个腹黑种。”

许雨楠一手拿盒饭,一手拿雨伞,为了不让盒饭被雨淋湿,她必须要把全部的经理都要放到盒饭上,此一来二去,就导致她要比进来医院的时候还要狼狈。

当许雨楠再次走进医院,面对的是医生跟病人的异样目光。许雨楠再次选择无视,顶着一头被雨水冲垮的头来到办公室。

怎想到,她的雨伞质量竟然那么差,早知道就跟夏溪一路好了。

今天中午,夏溪邀请她冒雨出去吃饭,许雨楠因为被周安临危受命,不得不去给他买饭,于是就拒绝了夏溪的邀请。

可是早知道这样,许雨楠宁可冒着被周安痛批的危险,也不愿顶着一头糟糕的头发来医院。

许雨楠垮着头发来到办公室,脸也是垮着的,相当的不好看。

来到周安面前,把盒饭放到他桌子上,然后没好气的开口,“给你的。”

许雨楠的语气不好,态度更是没有什么好可言,她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就是一副臭脸。

她都变成这样了,要是还能笑得出来估计就快成小傻子了。

周安看着盒饭上密密麻麻的雨滴,抬眼扫向许雨楠,见她这副模样,忍俊不禁,竟然轻笑了一声。

不过这一声转瞬即逝,没有过多停留。但还是被听力很好的许雨楠给捕捉到了。

许雨楠听到周安那阵轻笑,撇撇嘴,没有说什么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

摊上这么一个上司,算是许雨楠的不幸,但是事到如此,就算是不幸也只能这样。

许雨楠拿了自己买来的面包来吃,津津有味。

她倒不是没钱买饭,时时突然想吃面包罢了。

周安扫过眼神来,看到许雨楠在啃面包,面无表情,但却徒生一份凄凉。

“怎么,现在都买不起午饭了?”

周安漫不经心的说着,语气若有若无,好似不过是随处而来的一阵更给吹来的。以至于许雨楠听到这句话之后,转眸看向周安,见到他那副表情只觉得是有点莫名其妙。

难道他刚才说话了?许雨楠觉得自己的耳朵或许出了问题。在没有看到周安投过来的眼神之后,摇摇头,没有深究。

“或许是我听错了吧。”

许雨楠低声喃喃,然后继续啃面包。因为啃的太急,竟然一下子噎到,猛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

那一刻,许雨楠涨红了脸,感觉到生命的终止。在下一秒,许雨楠感到眼前出现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牛奶的香味扑进她的鼻尖,在胃里蔓延,是那样的舒畅。

牛奶背上,还有一只手。那双手白皙的很,骨骼分明,十分的好看。

许雨楠顺着手的方向上看,但见周安露出一脸的无奈,眼神是那样的瞧不起。

“快喝了。”

这十分欠揍的语气停在许雨楠的耳朵里,激荡着她,是那样的咬牙切齿。

因为下一秒,她似乎都能感觉到周安要说,快点喝了,憋死在我办公室里。

可是许雨楠始终都没等来周安的下一句。许雨楠在周安一脸嫌弃之下,拿过牛奶一饮而尽。牛奶进肚,转瞬之间,舒畅无比,是那样的舒服。

许雨楠虽然不爽周安的语气,但是周安在这危机之极送来牛奶,这让许雨楠感受到温暖。

许雨楠舒服之后,看向周安,由衷的露齿一笑,“谢谢你了。”

周安扫她一眼,满脸嫌弃。

“身为一个医护人员,你应该知道外表有多重要吧。”

周安这不咸不淡的一句让许雨楠有些没反应过来。

周安看着许雨楠那一脸小白之样,冷冷一笑。当初的自己怎么就会喜欢上她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