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梯边走边撞一下 厨房沙发阳台楼梯我都可以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徐莉城府深,在这纷乱的世界,许雨楠都能够预想,只是,怎么让这么善良的孩子,自小卷入这段纷争。

由于同林乾的婚姻中,一直忙碌,并无孩子,让许雨楠不由对于小家伙,更是喜爱。

“吃水果吗?”许雨楠指了指桌上的苹果,就拿起一旁的水果刀。

小家伙不敢说话,没有答应,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苹果。

又是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似乎在寻找什么。

许雨楠看得出,他想要吃苹果,便苦笑一声,拿起水果刀,细致的削起了苹果。

“小家伙,我可以叫你宇宇吗?”许雨楠扭过头,带着好看的笑容。

小家伙呆愣了一下,遂点了点头,同意下来。

见同小家伙没有什么沟通的障碍,许雨楠便接着说道,“宇宇,你觉得,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问出这话,也不由让许雨楠心中一揪,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问出这话来。

是因为对于林乾想不懂猜不透,还是,因为昨天手术的那个病人?

许雨楠不解,但话也已经说出去了。

宇宇对上许雨楠的询问,没有回答,沉默不说话,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只不过,许雨楠未转身,并未察觉到他心中的不同。

削好了苹果,许雨小心翼翼,递给了小家伙。

小家伙接过苹果,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

这是许雨楠第一次听见小家伙同自己说话,心里有股奇怪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也许,是因为从未见过小家伙说话,所以,才会这般的令人觉得古怪。

不过,这却也让许雨楠心中感到一丝安慰,小家伙的母亲徐莉,虽是一个心机中,城府深的女人,但教育孩子,却是可圈可点。

至少,他懂得在向别人拿去东西的时候,说声谢谢。

而徐莉,却从来没有这种想法!

“小家伙,你妈妈把你教的真有礼貌!”许雨楠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温和的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

吃着苹果的小家伙,在听见了许雨楠这话之后,却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眨巴着淡棕色的眼眸,看着许雨楠。

“怎么了,是苹果不好吃吗?”许雨楠皱了皱眉头,看了苹果一眼。

小家伙却突然出声,“是我爸爸告诉我,别人给东西的时候,要和人家说声谢谢。”

小家伙的声音虽小,却说的铮铮有声,很是骄傲。

听的许雨楠不由愣了愣,苦笑了一声,“想不到,林乾还知道教孩子这些。”

自己却做出了这般不知羞耻的事情,实在是讽刺!

小家伙听着许雨楠这话,刚才眼中的光彩,却又一下子黯然失色,似乎,是许雨楠说错了什么一般。

这样子奇怪的表现,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看不懂,想不明白!

“小家伙,那你爸爸,还教过你什么啦?”许雨楠好奇的问道。

她对于这个小家伙,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喜欢。

本还有所犹豫的小家伙,在听到许雨楠提起爸爸,心里就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得意的表情在他的脸上显露,“阿姨,我爸爸可厉害了!”

小家伙简短的说了一句,然后扭动着小身子,朝许雨楠凑了过去。

“我爸爸他会好多好多!”小小的手掌张大,在面前画了好大一个圈圈,说不尽他心中对爸爸满满的崇拜。

“那你都和阿姨说说吧!”许雨楠索性一把将小家伙放在了自己大腿上,一手抱着他,稚嫩的小手,在自己面前晃悠着,很是可爱!

眨巴着眼睛,小家伙积极的说着,“爸爸会教我打羽毛球,打篮球。”

说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动着身躯,很快接着说道,“对了对了,爸爸还会教我游泳呢!爸爸游泳可厉害了!”

小家伙说着,嘴角撅的老高,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得意!

可是,这话一说出口,许雨楠心中一紧张,诧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对小家伙说的话,不由感觉奇怪!

“小家伙,你是说,爸爸会游泳吗?”许雨楠眉毛一挑,看向了小家伙。

要知道,林乾可是一只旱鸭子!

“对呀对呀!”小家伙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爸爸可厉害了!”

听到这话,许雨楠的脸上,更是惊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乾,不是小家伙的爸爸吗?怎么,就成了厉害的游泳高手!

想到这里,许雨楠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好奇心趋势他看向小家伙,“你爸爸平时都带你去哪里游泳的?”

小家伙看着许雨楠,心里的骄傲,也因为许雨楠的追问,消失了不少。

转而又露出怯生生的表情,微微低下头,不去回答许雨楠的问题。

小家伙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什么了,只得选择沉默,已保周全。

薄唇微勾,许雨楠眉毛紧皱,抱着怀里的小家伙,“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阿姨?”

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小家伙越是这个样子,就越说明,这其中,是有问题的!

沉默不语,小家伙将头紧紧的埋在了胸前,已然没有刚才那抹笑容。

纠结的恐惧感,在他的内心衍生。

见小家伙不说,可心中的疑问却又停不下来。

许雨楠迟疑了一下,心里生出一计,虽是简单粗暴,可是,自古以来,这招却也得到很好的效果!

“小家伙,你告诉阿姨好不好,你说完了,阿姨给你买糖吃。”

果然,许雨楠话音刚落,小家伙就有了动静,慢悠悠的抬起头,泛红的小脸,怯生生的问了一句,“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许雨楠满脸笑容,点了点头,“你告诉阿姨,阿姨就给你买糖吃。”

果然,这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办法,自然,有它的妙处所在。

小家伙紧皱眉头,支支吾吾,眼神闪烁,看向许雨楠,犹豫着,就要开口回答。

还不待小家伙说出什么,一个不悦的声音突然响起,“宇宇,你坐在那里做什么?”

被连声呵斥,小家伙身子轻颤,吓得一下子就从许雨楠的大腿上站了起来,惹得许雨楠一阵生疼!

“没有,没有妈妈!”小家伙低着头,语气虚弱,不敢有任何的反驳。

许雨楠转过头,看了身后的徐莉一眼,此时的她,双手环在胸前,趾高气扬的瞪着自己。

现在她的这般模样,倒是和人前的柔柔弱弱,截然不同。

“宇宇,你难道不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会有什么样的修养,你应该时刻注意身边的人!”

徐莉冷声讥讽,不用说,话里话外,都在排挤许雨楠。

面对这些,许雨楠并不在意,慵懒抬眸,对上徐莉的杀气,“那想来,小家伙这般乖巧,是因为他有一个好爸爸的缘故吧?”

当真,两个女人之间的较量,是充满了火药味的战场!

没有预想到许雨楠的回答,徐莉的脸色骤然煞白,眼眸避开她的直视。

过了半晌,她才补充,“那是自然,林乾可是一个好爸爸!”

徐莉的情绪变化,许雨楠全然看在眼里,果然,这件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

许雨楠浅浅一笑,慢悠悠的接着坐下来,心情颇好,倒是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小家伙站在一旁,低着头,没有徐莉的指示,不敢轻举妄动,不由让她感觉一阵生疼。

“小家伙,你想不想要看动画片?”许雨楠一双水眸,看向小家伙。

小家伙身子轻颤,余光瞥了一眼许雨楠,便不敢再有什么举动,显然,是太过于害怕自己的母亲了。

徐莉看向小家伙,厉声呵斥,“站在那里做什么,给我坐下来!”说罢,就朝着小家伙大步走了过来!

僵硬着脊背,小家伙扑通一声,就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沙发上。

徐莉走了过来,却也没有把小家伙抱走,反而依旧让小家伙坐在了许雨楠的身旁,自己在另外一边,坐了下来。

“他还小,你不应该这般的教训他!”许雨楠看向徐莉,冰冷冷的说了一声。

在她看来,也不过是因为小家伙太过于可怜,已经被他活脱脱训练的没了脾气,许雨楠才会开口劝说。

徐莉冷哼了一声,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我的儿子,要怎么教,用得着你一个外人来说吗?”

周围顿时扑面而来一股萧杀之气,气氛凝重。

见徐莉露出本色,许雨楠也不退让,“自然和我有关系,毕竟以后林乾抛弃你的时候,我可是这孩子的后妈!”

心中虽然已经断了和林乾继续下去的想法,但傲然的尊严,却也不允许许雨楠在小三的面前低头认输!

本以为占了上风,徐莉面露得意,可听许雨楠这么一说,惊愕,眸中闪过一丝惊慌。

怎么,好不容易让他们两个可以离婚了,现在,她又想要回心转意,改变心意不成?

“怎么,孩子都有了,你还不想离婚了?”眉毛轻挑,徐莉语气中充满讥讽,实则心里揣测不安。

许雨楠你面色冰冷,厌恶的皱起眉,“其实,这小家伙很是乖巧,我和他相处,倒不是难事!”

“你这个女人,你以为我会束手就擒吗?这可是我的儿子,我和林乾的!”

徐莉话音刚落,就是一把将小家伙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却也全然不顾他的感觉,惹他的眉毛紧皱,眼眶泛红,却也不敢吱声。

“我知道。”许雨楠漫不经心的说着,慢悠悠的瞥了她一眼,“那又如何?”

自己才是正牌的妻子!如果自己不愿意让步,他们又能够将自己怎样!

许雨楠的淡定,瞬间激怒了徐莉。

她深知,自己同许雨楠做口舌之争,自然是不够格,但自己有的是把柄!

想到这里,徐莉眼睛微眯,目光放在了小家伙的身上。

微微抬眸,对上母亲的冷笑,小家伙身子轻颤,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却又躲避不得,只能再次低下头。

无奈,小小年纪,沦为母亲争夺利息的工具!

见徐莉不说话,许雨楠以为她争不过自己,无话可说,便没有在意,心情也总算好了一些。

看向电视,许雨楠找着动画片,她心想,这个年龄的孩子,都会喜欢这个的。

是在第几台呢?

许雨楠转移注意力,倒是给了徐莉绝佳的机会。

没有任何的犹豫,她狠狠地瞪了小家伙一眼,让他有所心理准备。

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模样,只感觉压迫感袭来,不自觉挺直了脊背,等待着暴风雨的洗礼。

徐莉将大拇指直接就放在了小家伙的伤口上,倏地紧握,大拇指开始使劲。

小家伙紧咬嘴唇,忍受着伤口被再一次伤害的疼痛感,额头不自觉的冒出了汗珠,浸润着伤口,更是一阵生疼!

就这样大约持续了两三秒,徐莉见鲜血染红了纱布,这才满意罢手。

此时,许雨楠也好不容易找到了动画片,满带笑容转过头,看向小家伙。

不想,对上的,是小家伙鲜血的额头,纱布浸满血液,甚至都已经开始从额头滑落,很是明显。

“这是怎么一回事?”许雨楠赶忙凑了过去,就给吓坏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还不待许雨楠触碰小家伙的伤口,徐莉就是狠狠一推,让许雨楠措手不及,重重的倒在了沙发上。

不过好在是在沙发上,并没有太大的伤害。

“你这是在干嘛,我是要帮他处理伤口!”许雨楠怒吼了一声,焦急的看向徐莉,不明白,她这么做的意义!

可是下一刻,却也让她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宇宇才这么小的孩子,伤口就要好了,你却还这般伤害他!”徐莉说罢,眼泪就滴答滴答,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流出。

说到这里,她不自觉,更是加大了自己说话的声音。

她瞥了一眼楼上,见林乾还没有下来,靠近许雨楠,倾身而下,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在她耳旁轻声说道,“识趣的,就最好乖乖离婚,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还真是个狠角色,这般下得了手!许雨楠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心里对徐莉的想法!

“不要,不要啊!不要伤害他!”刚起身,徐莉就开启了疯狂表演模式。

她紧紧将小家伙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带着愤恨的目光看向许雨楠,苦苦哀求着,“我求求,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他毕竟是林乾的亲生骨肉呀!”

许雨楠默不作声,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演戏,亲生骨肉?我看,这事情,水分很多吧!

说时迟那时快,徐莉见这般诬陷还不痛快,直接就会跪在了地上。

更是带着小家伙,一同跪在原地!

“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许雨楠冷哼了一声,便决定离开。

在医院已经被陷害了一次,难道这次,自己还要留在这里,看她演自己的母子情深吗?

自己可没有这个功夫!

只是许雨楠刚起身,徐莉顺势一扑,直接就抱住了许雨楠的大腿。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