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底下做剧烈运动 桌子下的手越来越快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在结婚的五年中,许雨楠以为会是过着平淡的小日子一直辛福下去。可是对她来说却像慢慢的掉进坟墓中一样。

在听到这一番话后,徐莉的脸色顿时欢快起来。但是她却小心着维持着平稳的表情,尽量不露出一点喜悦,只是默默的观察着。

“许雨楠,事情发生的没有那么严重吧,我们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吧。”

但是林乾这时却突然说了一句话,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有些紧张。

许雨楠在听到林乾这一番话后顿了一下,没有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现在这个局面我想也是她不远面对的吧。她费尽周折才结的婚,但是却有四年的时间存在小三,这个男人在外人面前装的恩爱,在家又是另一个模样。

一想到这,许雨楠的内心如刀割一般,眼睛中藏着的珍珠瞬间落下,看着对面林乾的脸,既感到熟悉又感到陌生。

“我们之间还是有可挽回的余地。”

许雨楠打了个冷颤,原本平稳的内心变得不安,用干涩的嘴巴说:“你什么意思?”

她还想了一下,要是林乾还爱着她,还想挽留将要破裂的婚姻,这次就算了,但是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阿诚现在正在职场中的关键时刻,你要是离开他,那些同事会怎么看待他。要不是为了工作,他早就离开你了。”

徐莉这是带着不屑的语气对许雨楠说。

“真的吗?”

许雨楠冷冷的说着,这语气冷的吓人,仿佛在告诉徐莉,又仿佛是告诉己。

徐莉突然把她最后一丝的希望之火扑灭了,即便是林乾有错在先,但还是想要给他最后的机会,但是现在林乾低着头,问他什么都用沉默来代替,这让许雨楠心如死灰。

她使劲浑身力气攥住手指,做了一次深呼吸,撇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令人害怕,使劲摇乐摇脑袋,立刻冲出人群。

对于这个家庭,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让她有所怀念的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眼泪顿时如倾盆大雨般泄下,想要把以前的不痛快都随眼泪一起消失。

厌旧贪新的林乾,不是和当初的自己一模一样嘛。周安当时的情况又何尝不是自己现在的情况呢。

许雨楠生无可恋的走在街头,像丢了魂一样,冷风早已吹干她的眼泪,除了眼睛大了一圈外,几乎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雨楠雨楠!”

突然在她的身后出现了叫声,一回头便是美若天仙的脸庞,她使劲的把嘴角扬起,说:“瑶瑶,怎么是你啊。”

“真是的,在这次休假中我天天惦记着你,刚回来就碰到你了。”

在医院中,许雨楠和夏溪成为闺密,性格活泼开朗的夏溪丝毫没有看出许雨楠有些不对劲,硬生生把她拉进咖啡厅。

“我听说医院来了一个又帅又年轻的主治医生。”

刚进咖啡厅的夏溪就开始不断的对许雨楠说,话题都离不开周安,许雨楠不耐烦的听着,心中却想起周安的好。

“我听说医院会裁掉一些人,不知道消息可不可靠。”

夏溪终于不提周安了,不小心撇了正在苦笑的许雨楠一眼,才发觉她和以前不一样了,瞪着眼睛对她说:“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许雨楠大叹一声,把今天事情的经过彻头彻尾的告诉了夏溪,只是除了周安的那些,而此时夏溪恼羞成怒,脏话连篇。

辛好许雨楠把她的嘴捂住,才不会人尽皆知。

得知许雨楠发生的事情,夏溪要她和自己一起住,许雨楠也没有拒绝,毕竟自己的心情也不好。

在夏溪上班后,许雨楠醒了,不用工作的许雨楠带着夏溪家里。

忽然发现自己出来已经破裂的家庭外,什么都没有,除了工作不好之外,连老公都离他而去,好像这一切都是自己罪有应得一样。

朝着自己冷笑了一下,那眼神中充满了痛苦。

手机突然在这时响了,还是个陌生号码。

“喂。”

“这里有手术,马上来医院。”

电话那头早已经挂断,而许雨楠还是有些发愣。

那个声音低沉而又带着一丝霸道,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周安打来的,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的?

虽然疑惑,但时间也不容许雨楠多想,毕竟是手术,人命关天,她作为周安的助手,就算是休息时间也要时刻做好加班的准备,所以她立即打车去了医院。

匆忙换好衣服后,许雨楠便直接赶去了手术室,看见穿着一身手术服的周安正一脸慵懒地倚在门口,让她不禁一愣,忙疾步走过去问:“怎么样了?”

“啧,还是来了啊。”

周安眼里一抹笑意,好看的丹凤眼轻瞥了一眼许雨楠,随即走进手术室,许雨楠有些尴尬,也只得乖乖的进去。

昨天夏溪也说了,现在医院人事最近会有出入,一部分医生直接面临开除的危险,许雨楠想起昨天的事,心里一凛,这对她而言就是个警示!

许雨楠很清楚,她进医院这么久以来,一直没能进手术室,而今天她能有这个机会,周安功不可没。

这次进行手术的病人是胸腔有积血需要清除,还要处理好骨头粉碎的地方。

这手术不简单,许雨楠心里不禁有一些紧张,这要是出什么差错……就算家属签署了协议,也保不齐会来医院造反。

相比许雨楠,周安的表现则冷静许多,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手术,在他的感染下,许雨楠也慢慢冷静下来,专心致志地做好助手的工作。

“按住,赶紧止血。”

低沉的嗓音响起,许雨楠片刻的愣神,大量的血涌出,她按住出血位置的手有些颤抖,腿也有些发软,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她。“怎么了?”

周安看着她,冷冷开口。

“我……”

许雨楠咽了咽口水,手上传来的温度却奇迹般地赶走了她的所有胆怯,她努力调整好自己,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手术十分顺利,等许雨楠从手术室走出来时,她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但她心里更多的是雀跃,没有比拯救一条生命更棒的感觉了。

“医生,我儿子能活下来,都靠你们!”

家属有激动地直接上前拉住了许雨楠,满眼泪光。

许雨楠一愣,回头看到周安,眉宇间满是疲惫,他刚从手术室走出来,本想解释,却被周安抢先一步:“这一次多亏了许医生,否则手术也不会这么顺利。”

许雨楠有些不解地看向周安,周安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了,没有多说一句话。

许雨楠突然反应过来,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愈加愧疚。

周安的这句话,这病人的家属直接围了上来,问了她好些问题,好在许雨楠都能应付,就在她要松一口气时,突然听到那家属愤愤不平地说:“都是因为徐……那个女人,好好的玩儿什么失踪,如果不是……”

这话一出,许雨楠心里一怔,震惊的看着那家属,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她应该没听错吧?她好像听到了徐丽的名字?不过世上同名的人那么多,也许只是一个巧合?

但直觉告诉她,这其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许雨楠摇了摇头,觉得还是自己想太多,但她总忍不住去猜测。

也许,这个病人恢复,她就能……

做完手术,没有在医院过多逗留,许雨楠打了车就回家了。

她本不想回去的,可是也不知是自己怎么了,习惯性,就说了家里的地址。

下了车,许雨楠瞥了一眼家的方向,心里五味杂陈。

她在犹豫,虽然已经和林乾说了离婚,但是,终究是五年的感情,转眼间,五年的家,就这么没了。

算了,还是别想了。

摇了摇头,许雨楠转过身,打算离开。

却正巧碰见林乾走了过来。

见到许雨楠的出现,林乾冷峻的脸庞,有了几分喜悦,大步朝她走了过去。

见林乾靠近,没有太多思考,许雨楠微微低头,快步就要离开。

“雨楠,怎么见着我,这么着急就走?”林乾一把拉住她。

见她见到自己就跑,不由眸子一沉,有些不悦涌上心头。

自己真就这么让人感觉害怕吗?

“没什么,医院还有事情,我先去忙了。”许雨楠费劲的挣扎,却也没有逃脱。

听着许雨楠这话,林乾却是冷笑了一声,“五年了,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每天都是医院医院,到头来,不也只是一个急诊室的医生而已!”

林乾的脸上充满了嘲讽,诠释着他五年来被冷落的不满!

“那又如何,如果是因为我的缘故冷落了你,那你一年的时间,就找了别人,也未免太不甘寂寞了吧!”许雨楠皱了皱鼻头,不客气的回击。

可这心里,却是满满的苦涩,五年的时间,自己的青春,也就这样溜走了!

林乾被这么一说,眼神闪烁,索性回避许雨楠的话语。

确实,这话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你跟我回家,别在闹下去了好不好?”林乾降低了语气,柔声的说着。

许雨楠转过头,瞥了他一眼,噗嗤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很是不能理解。

五年的时光,就这么消磨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到头来,他却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四年,还有了孩子,却让自己不要闹了!

怎么,难道是说,他还想要重归于好吗?

“我别闹?”许雨楠眉毛一挑,充满了蔑视的目光看着林乾。

“难道说,现在出现的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我的胡闹吗?”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乾沉默不语,回避许雨楠的注视。

两个人的气氛,很是尴尬,过了许久,才算是回过神来。

“不管怎么样,都先回家再说。在这外面吵,影响多不好!”说着,林乾手子用力,紧紧拽住许雨楠,就往自己家的方向拖。

纵然许雨楠再挣扎,但终究是女流之辈,手上的力气,自然比不过林乾,倒是被硬生生的拖回家了。

钥匙触碰锁眼,发出清脆的响声。

坐在沙发上的徐莉,一听声音,就兴奋的站了起来,匆匆跑了过去。

“你爸爸回来了。”

徐莉一走到大门,林乾正拖着许雨楠走了进来。

看到林乾的徐莉很是欢笑,却在身后许雨楠出现,笑容僵在了原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林乾也没有过多的理会徐莉,毕竟,这家,还是许雨楠的家,想来,她回家,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你来啦?”呆愣了许久的徐莉,嘴里这才蹦出来了一句话。

许雨楠没有说话,只是瞥了一眼沙发,那个小家伙正安静的坐在那里,怯生生的盯着自己,带着一种害怕的目光。

自己,就真的这么让人害怕吗?

可是,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许雨楠不解。

“我还有事,先上去发个邮件,你先在这里坐。”林乾指了指小家伙身旁的位置,开口说道。

说完之后,林乾便自顾自上楼去了。

许雨楠苦笑了一声,很是无奈,怎么自己才离开了几天,回来,倒被当成了客人。

不过,这一时半会儿,恐怕也是走不了了,许雨楠索性坐了下来。

徐莉自然不愿意同许雨楠纠缠,现在四周,也没有人,自己同她演戏,也没有意思,所以徐莉索性也跑上楼去了。

楼下就留着许雨楠和小家伙两个人。

起初,小家伙还坐在沙发的角落边,离许雨楠远远的,生怕被她生吞活剥一般,看来,对于前几天的事情,已是有恐惧了。

倒是许雨楠无所事事,注意力放在了小家伙额头的伤口上。

不知道是不是职业的习惯,她却主动的凑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将纱布拆开,许雨楠看了一眼小家伙的伤口,满意的点了点头,“还不错,恢复的挺好的。”

许雨楠查看伤口,小家伙很是安分,不敢乱动,眨巴着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她。

眼中无一丝杂质,纯净无暇,淡棕色的眸子,同林乾一般模样,不由让许雨楠心上悲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