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面流水的作文500字 在车里?你全身的描写小短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陆霸总自然是知道的,此时正阴沉着俊脸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冷眸瞪着屏幕里的儿子,恨不得将他塞回去重造。

这败家玩意……

视频内,陆小少介绍完自己后,又将目光放在了一旁的江小爷身上,出口的话,语不惊人死不休,“旁边这位,我哥,刚认的,拉出来给大家伙瞧瞧。”

‘轰’的一声……

小太子爷的话如同一道惊雷炸响,在偌大的发布会现场掀起了轩然大波。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一副吞了屎的表情。

陆总,您前脚刚澄清传言,您儿子后脚就拉他兄弟出来溜圈,这脸打的……

疼么???

“靠,还真是陆总的亲儿子啊?”

“事实胜于雄辩,人家都称兄道弟了,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这其中的猫腻与内情么?”

“也对,仔细瞧瞧吧,两人这面相还真像兄弟,妥妥地来自于同一个男人的种。”

“哎,陆总这次失策了,电脑P图怕是没什么说服力了,他若是想澄清私生子一事,必须得出示亲子鉴定。”

下一秒,所有的话筒全部对准了发言台。

“元总监,如今陆家太子爷已经认了这个男孩为兄,请问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隐情?”

“元总监,昨晚有人爆料陆总出现在了居民区,疑似去见孩子的生母,打算用一笔金钱私了,将她们母子两逐出海城,请问这传言是否属实?”

“元总监,陆总为何要否认这孩子是他的种?难道担心庶子返回家族后抢夺嫡子的继承权么?”

“元总监,陆总这么做是不是防范于未然,避免日后兄弟反目祸起萧墙,同室操戈?”

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如连珠炮似的噼里啪啦往发言台上砸去。

公关部负责人元清的脑门上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沉默才是最佳的辟谣方式。

“既然元总监无法给我们满意的答复,那就请您与陆总连线,我们亲自采访他本人。”

不等元清开口,旁边的旋转门突然开启,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是陆总,陆总亲自过来了。”

下一秒,所有记者蜂拥而至,齐齐朝旋转门方向涌了过去。

陆夜白拧了拧眉,面无表情地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话筒,不等他们发难,率先开口道:

“童言无忌,是陆某人教子无方,导致犬子口无遮拦,他们充其量只是儿时玩伴,称兄道弟也不过是孩童间的玩闹,就凭这一点根本无法判定那小东西就是我的种。”

说到这儿,他微微顿住了话锋,沉凝了片刻后,又补充道:“为解大家的疑惑,三天后我会诚邀附属医院的专家出示亲子鉴定,届时是非黑白自见分晓,好了,我还有个紧急会议要主持,先行一步了,今日的记者发布会到此结束,失陪。”

话落,他转身朝旋转门走去。

现场闪光灯此起彼伏,一众记者想要追上去,被数十个黑衣保镖给拦截了下来。

“陆总,您不会篡改亲子鉴定吧?”

“陆总,您究竟有什么隐情,导致您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认。”

“陆总……”

……

陆夜白冷着一张脸走出会展中心后,咬牙吐出一句话,“去盛景公寓。”

助理段宁连忙劝道:“陆总,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你身后有无数尾巴跟着呢,要不,还是缓一缓吧。”

陆夜白豁地顿住了脚步,厉眸横扫向他,沉声问:“我要你查的事情有结果了么?”

段宁后退了两步,颔首道:“七年前江大小姐是在一家私人医院生的孩子,如今那家医院已经破产了,据我了解,江大小姐确实生了个死胎。”

话落,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陡然拔高声音道:“对了,江二小姐的产期跟江大小姐是同一天,不过江二小姐怀的是龙种,并没有被江家逐出家门,所以她是在江家别墅里生产的。”

陆夜白微微眯眼。

姐妹两同一天生产??

一个死胎,一个却成了陆氏的太子爷。

时隔七年,江大小姐身边多出了一个与陆墨差不多大的儿子。

很显然,她当年生的那个孩子并没死。

可,调查出来的结果为何会显示胎死腹中了?

“查到八年前她将自己卖给谁了么?”

段宁眨了眨眼,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眸子熠熠生辉。

陆霸总貌似对江大小姐过分上心了哈,居然打听起人家的私事了,有女干情。

有——女干情呀!!!

“是海瑞集团的李总,当年他看上江大小姐,花了五百万买了她的初夜。”

陆夜白的眸色暗沉了几分,也不知道哪句话刺激到了他,周身的气息都逼仄压迫起来。

“为他们做个亲子鉴定,三天后我要知道答案。”

“……”

“怎么,没听清楚?需要我再重复一次么?”

“不用不用。”段宁摸了摸鼻子,陆暴君的脾气来得突然,他有些招架不住啊。

“您为何不直接用您的血跟他做亲子鉴定?绕到李总身上去做什么?”

陆夜白看他的目光很冷很凉,透着丝丝寒气,“明知道那不是你的儿子,你还眼巴巴凑上去跟他做亲子鉴定,这种智障的事情,换做是你你会做么?”

额……

他很想问一句‘您为何如此断定那小子不是您的种’,转念想想,又觉得这么问更弱智。

他们这些了解陆阎王的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家伙除了八年前迫于无奈睡了江二小姐外,这些年可从未碰过其她女人,又岂会有龙种遗落在外?

“行,我知道怎么做了,若报告显示那小东西是李总的儿子,咱们该如何……”

“据实公布。”陆夜白冷冷吐出四个字,再次迈开步子朝停车场走去。

“若他不是李总的儿子呢?”

“那就将亲子鉴定改成我跟他的,然后对外宣布结果,明白?”

“……”果然是只老狐狸,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这些年来,能让他吃瘪的,恐怕也就只有半年前黑了他的系统,从他账户里卷走三十亿的第一黑客‘鬼刹’了。

追着人家满世界跑了半年,结果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着,这件事儿光想想就觉得憋屈。

这世上,原来真的有能够治住暴君的存在啊。

……

世纪广场,咖啡厅二楼,两个年轻女人临窗而坐。

其中一个是江酒,她正百无聊赖的拨弄着杯子里浓稠的咖啡,神色惬意,姿态慵懒。

在她对面,坐着一个打扮时尚的妖艳女人,火红色的短发,配一身职业西装,精明又干练。

她叫时宛,是江酒的好闺蜜,两人同窗十余载,铁打的兄弟情。

“几年没回国了,变化还挺大的,海城比八年前更加繁华了。”

时宛正在扣手机,闻言看了她一眼,挑眉道:“那必须的,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

江酒淡淡一笑。

陆家的地盘么?

也对,一个坐拥几千亿的男人,不管在哪个国家哪座城市,都能通过旗下的产业带动一方经济。

海城之所以成为经济特区,国际化的大都市,全都仰仗陆夜白这颗摇钱树。

有他的地方,全年GDP都会暴涨百分之三百。

“卧槽,你怎么将陆家的太子爷拐到公寓里去了?”

时小姐一声惊呼,倏地打断了江酒的思绪。

她下意识朝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看了过去。

只一眼,她就沉了脸色。

江随意……

时宛点进微博翻了一下,又开始咋呼起来,“卧槽,我昨天醉了个酒,一觉睡到了今天上午,居然错过了那么多精彩的八卦,这网上爆的私生子是江随意吧,虽然P了图,但依稀能看出他的五官轮廓,这小子想干嘛,打算给自己找个后爸耍耍么?还别说,眼光挺毒的,一眼就看上了陆阎王。”

江酒扯了扯嘴角,有些无语,这耍得好就好,耍得不好连带着她也跟着遭殃。

“人家陆先生坐拥千亿资产,就他那财迷性子,凑上去做舔狗不是很正常么?”

时宛朝她挤了挤眼,暧昧一笑,“说吧,是不是你丫看上人家陆阎王了,想通过他儿子接近他?”

“……”

江酒瞪了她一眼,试着解释道:“我回国那天在机场捡了个孩子,发现他高烧不退就送去了医院,后来得知他是陆家太子爷……”

说到这儿,她突然顿住了话锋,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冷凝起来,沉默片刻后,又继续道:“江柔生的儿子,我避之不及,又怎会将他带去公寓?是那小东西黏着我不放,为了待在我身边,绝食了两天两夜,陆夜白拗不过儿子,前几天将他送去了我的住处,天地良心,我真的没什么非分之想,那是江柔的男人跟儿子,光是想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我又怎会对他们父子产生好感?”

时宛听罢,似是松了口气,“玩笑归玩笑,酒酒,作为朋友,我真的不希望你离陆夜白太近,像他那样只手遮天的男人,危险指数实在太高,不适合谈婚论嫁。”

江酒不禁失笑,叹道:“你想多了,而且越想越离谱,我一个生了孩子的女人,哪能入得了陆夜白的眼?你太看得起我了,当然,更重要的是那男人被江柔睡过,恶心。”

时宛噗嗤一笑,打趣道:“都是走桃花运,你们姐妹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人家睡了钻石男,你睡了谁到现在还是个迷。”

见江酒的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去,她连忙改口道:“得,不聊那些狗男人,没趣,说点别的吧,刚才提到江柔时你心里还存有怨气,她身上背负着你外婆以及那个早夭的孩子两条命,你不打算讨回来么?”

江酒冷冷一笑,脸上划过一抹轻蔑与不屑,“不用我亲自动手,随意不会放过她的,看着吧,那女人的好日子到头了,接下来她如果不作死,我或许会留她一条狗命苟延残喘,她若还敢动什么歪心思,我定让她身败名裂,一辈子也翻不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