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得很细的开车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大尺度黄H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书房内……

陆夜白正蹙眉看着博客上曝光的私生子照。

一个小时,点击率破三十亿了。

比陆墨曝光那会的势头还要猛,因为这小子比陆墨长得更像他。

可,绕是如此,他仍旧不认为这是他的种。

这些年来,他只碰过一个女人,就是八年前的那一晚,被陆西弦那王八蛋设计,迫于无奈才不得不跟女人结合。

七个半月后,江柔抱着孩子找上门,通过DNA检测,报告显示陆墨确实是他的种。

除了那荒唐的一夜,他没再碰过任何女人。

如果江柔当年生了两个儿子,以那女人的贪婪与虚荣,一定会将两个孩子全部带回陆家的,不可能让其中一个流落在外。

所以他敢断定,这绝对是某些人的恶作剧。

仔细观察了那张照片良久之后,陆夜白唇角露出了一抹冷嘲的弧度。

这照片看似天衣无缝,但,却逃不过他的眼睛。

用他的脸与小男孩的脸深度融合,然后再一点一点精修,直到将两张图片彻底合为一体,连半丝缝隙都找不到。

这种技术,只有国际上的顶尖黑客才懂,一般人,还真无法完成如此复杂的操作。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第一黑客‘鬼刹’。

他追查那家伙了半年,把他逼的不得不销声匿迹来躲藏,如今那家伙打算绝地反击?

可,用这种舆论打压的法子,未免太过幼稚了。

既然是电脑合图,那就一定能拆解。

到时候两张照片一分离,传言不攻自破,对他可造不成任何损失,那家伙确定要用这种法子反击?

想到这儿,他伸手捞过桌面上的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通知国内各大新闻媒体,就说陆氏明天召开记者发布会,我亲自出面向外界解释网上所谓的‘私生子’。”

“陆总,这种事情您出面似乎不太好,还是交给属下处理吧。”

“按照我说的去做。”陆夜白冷声喝道。

他倒要看看对方想做什么,有没有本事让他陷入更深的舆论风暴之中。

……

短短半个小时,关于#陆夜白明日召开记者发布会亲自出面向外界解释私生子#的消息再次登上了热搜榜,而且一跃进了榜首。

……

盛景公寓书房内,两位小爷正趴在书桌上合谋着什么。

江小爷问:“喂,二愣子,你玩过直播么?”

陆墨蹙了蹙眉。

二愣子?

这名字听起来似乎跟二哈子是一路货色。

“没玩过,狗东西可以教教我么?”

“……”

江随意抽了抽嘴角,尼玛,这丫不傻啊,外界为何说他智商堪忧?

还有,自闭症是个什么玩意儿,这丫在他面前说话利索得很呢,跟他撕比的时候都不带脏字。

陆墨见他不说话,以为惹他生气了,害怕他将自己赶出去,又连忙补充道:“你教我玩直播,我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好不好?”

江随意冷哼了一声,“算你小子识趣,小爷告诉你,这里是我家,你想跟我共用一个妈,就得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听见没?”

陆墨转了转眼珠,试着问:“可以将你妈咪送给我爹地么?”

“啥?”江小爷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刚才说将我老娘送给你老爹?别逗了,你是我小姨的儿子,你爹是我姨父。”

“那女人,不是我妈。”

江小爷再次瞪大了眼眶。

“小爷虽然混账了一些,但,至少还没到不认亲妈的地步,老兄,你是个狠人,小弟自叹不如。”

陆墨瞪着他,俊秀的小脸憋得通红。

他就知道他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因为连爹地都不相信,认为他在无理取闹。

“算了,当我没说。”

江随意嘎了嘎嘴,“实不相瞒,小爷这次回海城,就是来找你妈晦气的,当年我老娘被她折腾惨了,还间接害死了……反正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陆墨重重点头,很认真道:“欺负妈妈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我帮你。”

“……”

这货是犯傻了么?

“算了,不跟你鬼扯了,咱们聊聊明天直播的事情吧,你老子不是要召开记者发布会么,咱们就给他准备一份天大的惊喜。”

“好呀,如果能整一整江柔那女人就更好了。”

“……”

看来这货是真的犯傻了!

……

客厅里,江酒穿着睡衣半躺在沙发内,嘴里哼着小曲,脸上敷着面膜,生活惬意。

嗯,如果有个男人给她暖床就更棒了。

‘叮铃铃’

门铃响了……

江酒下意识偏头去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整。

都这个点了,谁还会上门来约……她?

“江随意,去开门。”

书房里没任何回应。

‘叮铃铃’

门铃又连续响了几声后,她这才翻身下地,脸蛋上顶块面膜,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朝门口走去。

房门打开,看清来人是谁的那一瞬间,她脚下一个踉跄,有些站不稳。

陆,陆,陆……夜白!

一只强劲的胳膊及时托住了她,下一秒,头顶传来一道低沉浑厚的磁性嗓音,“你似乎很怕我?咱们之间有过节么?”

江酒咽了口唾沫,尼玛,说到过节,那就大了去了。

前段时间手头紧,黑了您老在瑞士银行的三十亿,然后被您老追着满世界跑了半年。

如今见到您,特么跟耗子碰上了疯狗似的。

心里慌得一批。

陆夜白蹙眉望着扒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眼中划过一抹嫌弃,穿成这样也敢给陌生人开门,可见私生活多么孟浪。

“两分钟,你靠在我怀里已经两分钟了,是不是该挪一挪地儿了?”

“啊?哦,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江酒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讪笑道:“妹夫亲自登门,可是来接小太子的?”

妹夫?

陆夜白拧紧了眉,他从始至终都没承认过江柔的身份。

当初她抱着孩子找上门时,他只接受了陆墨,没说过江柔是陆家的人,如今她这声妹夫一出口,着实让他不快。

但这个男人喜怒不行于色,即使心中不悦,也不会表现出来。

“墨墨在这儿叨扰了几日,该回去了,请问他在公寓里么?”

江酒恨不得躲这男人远远的,如今他主动过来领儿子,哪会拦着,连忙道:“在在在,我这就叫他出来,小孩子嘛,还是留在父母身边比较好,寒舍简陋,实在不适合太子爷的成长。”

陆夜白的眸色一凝,微微眯起了双眼。

是错觉么?

他怎么从这女人的语气里感受到了一丝……迫不及待?!

有了这个认知,陆先生的俊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了下去,他绷着声带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劳烦了。”

“妹夫太客气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见外的。”江酒讪讪一笑,转身就走。

心虚啊!

尼玛,黑了人家三十亿,这要是露馅了,她这辈子啥都不做,将牢底坐穿就行了。

一步……

两步……

三步……

事实证明,坏事干多了,走路都能翻车。

‘啊’……

一阵惊呼声响彻在了室内每一个角落。

江小姐的左腿不听指挥,狠狠拌在了右腿上,身体的平衡力被打乱,整个人直直朝后面仰了下去。

这后脑勺要是先着地……

真衰!!

可,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后背撞进了一堵肉墙。

那一瞬,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淡淡的薄荷清香,男性荷尔蒙在周身炸开,一点一点渗透进她的血肉。

好清爽的气息,如酒般醇香,能让人迷醉。

陆夜白沉着俊脸,冷眸锁定在臂弯里投怀送抱的女人身上,漆黑如墨的眸子划过一抹讥讽。

果然,女人都一个样,欲拒还迎的本事渗透进了骨子,天生媚态,变着法子只为吸引男人的目光。

江酒见他脸色难看,连忙解释道:“陆先生,不好意思,刚才脚拌了一下。”

身后的男人却不这么想,他认定了她这是在趁机勾引,不禁冷笑道:“没想到堂堂江家大小姐如此饥渴,据说八年前你为了五百万将自己给卖了,如今上演这么一出目的何在?”

目的?

还是高看这个狗男人了!

江柔的鬼话你也相信。

“陆先生说笑了,这年头流行姐夫跟小姨子私奔,可不流行妹夫跟大姨子劈腿,您太高看自己了。”

说完,她试着从他怀里退出来。

可下一秒,腰间突然多出一只手,紧紧箍住了她。

“不承认?那你怎么解释往我怀里倒?”

“……”

江酒尝试着挣扎了几下,纹丝不动,她放冷了语调低喝道:“陆先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这是想做什么呢?你还嫌微博上爆料的瓜不够多,准备来个登门入室调戏良家妇女三登热搜榜么?”

激将法……

可惜对陆夜白这种沉稳内敛的男人没什么效果。

“我很好奇我儿子为何非得黏着你,就因为你是她姨母,还救了他?这理由太过牵强,所以我打算亲自了解了解江大小姐,看看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我儿子的东西。”

“……”

了解可以,但,别箍那么紧啊!!!

“你先松开我,咱们慢慢谈。”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