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把手插我下面 趴在玻璃窗做给别人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医生醒来的消息,没一会儿就传出去了。

率先到的是医生的大伯凌明致和大伯母季茵。

季茵进入房间,冲到床边,就夸张的露出笑容,“冲喜还是有效果的,看看,医生这不就醒了吗?”

目光落在了夏安然的身上,不吝啬夸赞,“真是多亏了我这个侄媳妇!旺夫!”

医生大伯今日是第一次见夏安然,憨实的就打量了一眼。

一个字,丑!

两个字,真丑!

四个字,不忍直视!

凌明致看了都觉得眼睛疼,当即撇开。

季茵带着笑容,故意又说:“你这媳妇,可是我亲自帮你挑选的!满意吧!”

季茵很不喜欢医生。

明明她老公才是凌家长子,可先被医生父亲稳压一头,之后又被医生压着。

所以医生出事后,她自然要泄恨了。

私下偷偷买通一灯大师,让大师告诉凌家两位老人,夏安然这个没读过书的乡下丑女,八字最配医生,能旺他。

凌家两个老人没多久就定下了这丑女。

却不曾想冲喜有用!

不过,就算医生醒又怎么样?

季茵语重心长的挑衅,“医生啊,你可不知道,你昏迷的大半年,你大伯可忧心你了,如今凌氏集团,还都是靠你大伯才支撑下来的,否则早就群龙无首了!”

这又是在故意告诉医生,如今物是人非,局势可不是以前了。

是在敲打医生!

……

站在一侧的夏安然有些无语,医生大伯母分明是先侮辱,再敲打医生。

这是故意给医生气受!

夏安然有些担心医生被气晕,拿起一侧的水杯,走到季茵面前,“大伯母,您喝水!”

季茵眸光里闪过一抹嫌弃,“你放在一边!”

然后,又对着医生开口,“你啊,就好好躺着修养,凌氏集团有你大伯呢!”

夏安然捏着杯子,心头有些火气了,季茵的嘴巴,就不能闭起来嘛!

很担心的朝着医生看过去。

只是,医生面上没任何波澜,冷寒的扫了一眼季茵和凌明致,“凌氏集团的掌权人了,换人了?”

医生大伯和大伯母同时一愣。

虽然医生昏迷了,但医生大伯和二伯都想要上位,以至于凌氏集团的掌权人到如今还没换。

依旧是医生!

医生身上尽是上位者的冷漠,“真是无用!我昏迷了半年,都没人能掌权!”

凌明致脸色,羞怒成猪肝色。

季茵不甘,“我老公掌权,还不是迟早的事情!”

医生不留情面的敲碎她的幻想,眼底的锋芒万露,“我醒了,谁还有机会?”

季茵本来还想要反驳……

可被医生那端倪众人的上位者气势惊吓到了,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

甚至之前被医生支配的恐惧心,不受控制的就冒出来了。

……

本来还担心医生的夏安然,看到眼前这一幕,有些傻眼了。

说好的豪门弃子呢?

说好的废物呢?

哪怕医生之前躺在了床上半年,可睁开眼就是王者归来。

其他人在他的眼里,不过尔尔!

季茵和凌明致完全被医生压制,没一点儿回击的余地。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动静了。

是凌老太太过来了。

凌老太太见季茵和凌明致在这里,“你们也来了。”

季茵挤出笑容,“医生醒了,我们自然要来看看了。”此刻说话的态度,哪里还有刚才来时的嚣张?

凌老太太不多言,对着身侧的一年轻人说:“傅津,你快给墨儿看看。”

这名叫傅津的年轻男子,周身带着一股飘然、与世无争的书生气,看着就是一极其儒雅的人。

季茵颇有些吃惊,“这就是那位小神医?”

傅津师承大国手,如今年纪不过三十,在中医界就享有盛名。

傅津对季茵温和一笑后,来到医生的床前,坐下开始把脉。

……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傅津神色凝重的收回手。

季茵急不可耐的上前,“傅津小神医,情况怎么样?”

傅津眉头微拧,斟酌一番后开口,“医生少爷虽然醒来,可之前遭遇的事故太严重,身体器官严重损伤,如今醒来不过是短期内的回光返照,顶多也就只能再坚持两个月……”

季茵当即激动了,“真的?只有两个月的寿命了?”

傅津:“是,最多两个月。”

季茵内心更开花了。

医生虽然醒来,可醒与不醒,有区别吗?

一个只有两个月寿命的人,他还能翻起什么波澜?

凌氏集团最终还是他们大房的!

一边的凌老太太很不满的瞪了一眼季茵后,神色沉重的追问:“就没办法了吗?”

傅津朝着凌老太太摇了摇头,“无能为力了。”

……

傅津小神医离开后,凌老太太看了一眼夏安然。

神色艰难的走到床边,对医生慈和的开口,“你也应该知道了,在你昏迷期间,我找人给你冲喜了,但这是权宜之策,如今你醒来了,我会好好帮你安顿夏小姐。”

医生还有两个月了,每天都看着一个丑媳妇,估计会死的更快。

凌老太太这样安排也无可厚非。

夏安然就是个冲喜的工具,哪里来的就回哪里。

医生眸光幽沉,一字一顿道:“我醒,她功不可没!”

这声音极尽压抑森然,夏安然听着身子蓦然一滞,就宛若被毒蛇扼住了脖子一般。

医生薄凉的继续说:“她是凌家明媒正娶的,留下吧!”

季茵听着医生说话的森然口气,稍稍一品就立马明白了。

医生素来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他怎么会放过这个用来侮辱她的女人?

他分明想要将夏安然留在身边,好好的折磨啊!

不过,医生死之前玩死一个丑女,总比拉着大房做垫背好。

季茵连忙表态,“你想她留下,就留下吧!”

凌老太太不悦的瞥了一眼季茵。

不过,还是顺了医生的意思,“既然墨儿要留下你,就留下吧。”

夏安然听着他们三言两语,就敲定她继续留着,心中突突的。

总感觉,留下之后肯定有暴风雨等着她……

慌!

她现在特别想要卷铺盖跑路!!!

众人离开后,房间里面只剩下了夏安然和医生。

夏安然想到季茵临走时,用着宛若看死尸的表情看她,就有些心有余悸。

就感觉她是被祭奠在医生面前的“贡品”。

虽然心中不安,但……

面对一个被她吃掉过的手下败将,她怕什么怕!

夏安然生硬的挤出笑容,很殷勤的问:“你累不累,饿不饿?想要做什么,你和我说下,我帮你安排。”

医生没看夏安然,而是轻轻的扯了扯睡衣。

夏安然疑惑了,“身上哪里不舒服吗?”不然扯什么睡衣?

医生的手微微一顿,薄凉的抬眸,薄唇轻启,“胸膛不舒服。”

夏安然:“胸膛怎么会不舒服?”

医生冷冷的扯开了睡衣,露出了满是暧昧抓痕的胸膛,“这些抓痕,让我很不舒服!”

夏安然傻眼了。

她瞒过了孙管家,和护工……

但是哪里想到,医生会醒来,而且那么速度就发现了身上的痕迹。

夏安然窒息的都想要死掉,心虚的眼睛飘向了其他地方,“你、你身上怎么有这些抓痕啊,好奇怪哦~”

医生声音薄凉低哑,“哦?你不知道?”

夏安然瞄了一眼那些抓痕,“铁证”都在了,她想要隐藏,都藏不起来啊!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一定要找一个完美的说辞先应付过去!

夏安然眼睛贼溜溜的转了一圈之后,奶凶奶凶的伸手指着医生,先发制人。

“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长得那么好看,有个勾人的脸蛋,我会把持不住吗?”

“还有你这肉,嫩的和娘们一样,我就那么一碰就破了,这能是我的问题吗?”

“我和你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这是身体力行的告诉你,男人长得好看,是多么危险,你以后出门在外,给我小心点!”

“我这样的还算客气的了,外面的其他小姐姐,更坏呢!”

“你就当吃一堑长一智吧!”

……

夏安然看似句句是指责医生,可仔细听,这分明就是一堆夸人上天的彩虹屁。

医生眯着双眸,“哦?你禽兽,还是我的错了?”

夏安然硬着头皮继续扯,“那可不!但凡你丑点,我也不会对你乱来!”

医生别有幽深的看着夏安然,“那么,你还做过其他什么禽兽事情?”

夏安然被质问的心虚了:将他吃干抹净算不算?

不过,这黑点的事情能承认吗?

承认了,感觉医生会把她抓起来,制作成活体标本!

夏安然有骨气的否认,“我就不小心抓了一下你,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故意大胆的朝着医生身上的某处扫了一眼,颇有些挑衅的意味。

“就算我想,但一个植物人功能有限,我有心也无力啊!”

夏安然说这话时,心虚的心跳加速。

将做过的事情,理直气壮的说出来,按照常人的反应,下意识的只会觉得她没做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