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点点高潮来了 水那么多还不想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向晚晚已经觉得自己要饿的不行。

从中午到现在就没有吃饭,直到和白景川的谈判有了结果,她才感觉到饿。

不过,就在她才刚刚到达酒店,还没来得及点餐,就听到酒店的前台说有人找自己。

“谁找我?”向晚晚蹙眉,道。

“这我们也不清楚,是一位男士,就在酒店的咖啡厅。”

“好,我知道,谢谢。”听到前台说的话,向晚晚点点头。

“一位男士……”红唇微启,向晚晚小声的呢喃。

“哦,我知道了。”瞬间,向晚晚就反应过来,那位找自己的男士到底是谁。

“呵呵,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他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啊。”唇角微扬,向晚晚挑了挑眉,随后便朝着酒店的咖啡厅走去。

来到咖啡厅,向晚晚老远的就见到坐在那里的白栋。

“怎么,才一晚没见,白先生就这么着急的想见我?”

清冷的声音在白栋的头顶响起,他猛地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向晚晚,眼底划过一抹惊艳。

五年没见,现在的向晚晚早已褪去了早年的青色,发育极好,无论是身材,还是一颦一笑,都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女人味。

而今天,她因为工作的需要,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墨色的长发绾起,修长的脖颈外露,精致的锁骨,绯色的红唇,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白栋看的目不转睛,心潮澎湃。

“咕咚!”用力的吞了口口水,白栋不由的舔了舔干涸的唇角。

向晚晚见着他这副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的样子,眼底划过一抹厌恶,拉开手边的椅子,便坐在了白栋的对面。

“晚晚,我今天来是想……”

“不管白先生你想说什么,我都不想听。”不等白栋把话说完,向晚晚便直接打断。

知道向晚晚还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白栋并没有去过多的理会她的态度,而是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恨我,也知道你讨厌我,但是有些话我觉得我确实需要告诉你。”

“关于你和我小叔的事情,爷爷已经知道。”

“晚晚,我不相信你会喜欢我小叔,他那性子,你别看有好多的女人都想着爬上他的床,但是没有一人能够受的了的,他就是个恶魔,是个变态,我们家里的人都不喜欢他。”

“而且,你们两个的事情,爷爷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你赶紧离开他吧!”

“说完了?”

见着白栋如此愤慨激昂的样子,向晚晚双手环胸,冷声说道。

“晚晚,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你……”

白栋看着向晚晚平静到不行的样子,眉心轻蹙,心里闪过一抹惊讶。

他以为,自己说完这些话,向晚晚就会主动的和白景川分手,然后重新投入自己的怀抱。

“呵呵,你的那点小心思,我十分的清楚。”

“告诉你,不管景川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我喜欢,他就是最好的。”

“而且,你身为一个晚辈,竟然这么的来诋毁自己的小叔,你觉得要是被你爷爷知道,你又是会有什么下场?”

“还有,景川是我的老公,按照辈分的话,你还得管我叫一声婶婶,是不是,大侄子?”

绯红的双唇扬起,向晚晚看着白栋被自己气得发白的脸色,心中畅快极了!

“向晚晚,你……”

没想到向晚晚竟然这么不识趣,白栋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大侄子,你越界了。”

修长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向晚晚冷声说道。

“好,好,好!”

“既然你这么不识趣,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满是阴翳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向晚晚,白栋咬着牙说道。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不就是想和我们公司争夺艾薇儿吗?”

“告诉你,艾薇儿已经同意和我们签约,你想得到她,呵呵,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和我斗,向晚晚,你终究还是嫩了点!”

“哦?是吗?”水润的双眸微弯,向晚晚的嘴角扬起一抹浅笑,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白栋,挑眉说道。

“那咱们就走着瞧,看谁才是最后的胜者!”

语毕,向晚晚起身,拿着包包,便直接离开了。

看着向晚晚离开的身影,白栋紧紧的握着双拳,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那纤细的腰肢,性感的身体,愤愤的说道。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回来求我!”

回到酒店的房间,向晚晚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便去洗澡了。

洗完澡后,她先是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随后又看了自己身上穿的睡衣,咬了咬牙,便迅速的换了一身长衣长裤,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这下应该会好点吧。”

轻轻擦去鼻尖沁出的汗水,向晚晚一脸紧张的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着白景川的到来。

大概九点半,房门忽的被敲响,处于全身戒备中的向晚晚吓得身子一颤,猛地抬头,声音发紧的问道。

“谁?!”

“向小姐,我们是酒店的服务生,白先生替您喊了客房服务。”门外,服务生的声音透过沉重的木门传来。

“哦,我知道了,你们等下。”

听到服务生的话,向晚晚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角,随后便朝着门口走去。

“咔嚓。”房门被打开。

向晚晚看着门外服务生推着的餐车和红酒,不由的问道。

“这是?”

“这是白先生刚刚打电话安排的。他说要在这里用餐。”

“嘁,事还不少。”向晚晚冷嘁了一声,随后便让开了身子。

等着服务生将晚餐放好离去,房间内瞬间又变得安静下来。

向晚晚蜷缩着身子窝在沙发上,长长的睫毛微垂,在白嫩的小脸上投下暗影。

回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向晚晚的心中有些忐忑。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决定到底正不正确,也不知道,自己招惹上了白景川那个大魔王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但是,不管怎么样,向晚晚心里承认白景川说的那番话很对,要是单凭自己单打独斗想要夺回向家的股份确实困难。

“呼……”

“算了,不管对不对,向晚晚既然你做了决定就不要后悔!”

深吸口气,向晚晚晃了晃自己发酸的脖子,语气坚定的说道。

“不后悔什么?”

“啊!”

男人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向晚晚吓得大呼一声,整个人迅速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看着突然出现自己身后的白景川,向晚晚的双眸瞪着滚圆,结结巴巴的问道。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不对啊,你是怎么进来的?”想着自己刚刚特意检查过已经关好的房门,向晚晚蹙着眉头问道。

“呵呵,我进自己家的房间,还需要别人的允许吗?”将脱下来的外套递到向晚晚的面前,白景川挑眉说道。

“自己家的房间?难道说,这个酒店……”

“如你所想。”见着向晚晚没有动作,白景川又扬了扬自己的手臂,“行了,赶紧接着。”

“嗯?”

看着男人扔过来的外套,向晚晚下意识的伸手。

“不对啊,这酒店的幕后老板不是姓赵吗?怎么会是你?”

早在调查当年的事情的时候,向晚晚便将这一切都查了个遍,她还特意的查看了一下,白景川和这个酒店的关系,但是上面只是显示白景川是这里的顶级VIP,没有其他的关系。

那要是酒店的老板是白景川的话,之前的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了。

她就说怎么自己调查的时候,那么容易的就能调查到当天晚上的男人是白景川,原来是这样!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在调查你的事情?”清冷的声音响起,向晚晚定定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白景川,道。

“你说呢?”

对于向晚晚的问题,白景川并没有正面去回答,但是向晚晚却已经全部明白。

“行,原来这个计划你早就开始谋划了,白景川,你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有够阴险的!”

“我只是成全你而已,要是没有我,你能在宴会上去打那些人的脸?”剑眉轻挑,白景川将袖口挽起,凉凉的说道。

“你!”一双杏眸微瞪,向晚晚咬着唇角,被气得不行。

“行了,你别再在那傻站着了,赶紧把衣服放好伺候我吃饭。”说完,白景川便径直的坐在了餐桌前。

……

看着男人那一副理所当然,十分欠揍的样子,向晚晚咬了咬银牙,瞪了他一眼,才忍着心中的怒火,将手中的衣服挂好,走到他的对面坐下。

“你就是这么伺候人的?”漆黑的双眸半眯,白景川环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盯着坐在对面的向晚晚,冷声说道。

“吃饭你不会?”听男人说的话,向晚晚的秀眉蹵,道。

“会,但是就要你伺候!”薄唇微启,白景川得意的说道。

“你够狠!”

心中清楚,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想要为难自己,向晚晚深吸口气,拼命克制住自己想要上前咬死他的冲动,用力的握了握双拳,起身,朝着他的身边走去!

来到白景川的身边,向晚晚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先是将红酒倒入杯中,然后便又开始给他切牛排。

三成熟的牛排,还带着丝丝的鲜血,向晚晚看着盘中溢出的鲜血,嘴角微抽,心中暗骂。

“变态!”

一边骂着,向晚晚还故意的将刀叉弄出很大的声音,就是为了恶心白景川。

白景川坐在椅子上,看着向晚晚那点小心思,修长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大概三分钟,向晚晚将切好的牛排放到白景川得面前。

“好了,吃吧!”

说完,她就要离开。

“我让你走了?”剑眉一挑,白景川冷声说道。

“你还想干嘛?”见着男人这么依依不饶,向晚晚语气不耐的说道。

“站着,给我添酒。”无视于女人的怒气,白景川吃了一口牛排,淡淡的说道。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