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他厉害还是我厉害 乖我等不及了给我好不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当然是我的厉害的,因为我的不他的大多了。

来到总裁办公室,向晚晚咬着唇角,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沉重的木门,紧握的掌心已经布上了一层薄汗。

虽然,在来之前她将一切计划都很好,但是,真到了眼前,内心还是有些胆怯的。

尤其是想到昨晚自己在气愤之下对白景川做的那些事情,她就不由的又吞了吞口水。

“算了算了,大不了就先认怂,道个歉,反正艾薇儿那里我已经做了保证,要是完不成任务,不仅工作保不住,那接下来的事情也没办法进行!”

在心里稍稍的安慰了一下自己,向晚晚又重新给自己加了加油,才轻轻地叩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

门内,男人冰冷无情的声音传来,向晚晚绞了绞衣角,深吸口气,便径直的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白景川听到动静,只是抬了抬眼皮,在见到向晚晚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后,眼底没有半分的惊讶,依旧面色如常的低头看着文件。

“额……”

向晚晚看着眼前直接无视自己的男人,咬了咬唇角,尴尬的开口。

“那个,白总,这,这都中午了,你不去吃饭吗?”

……

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

见着白景川不理自己,向晚晚的眉头紧蹙,脸上布满了尴尬。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眼看着自己在这里都站了快一个小时了,白景川还是无动于衷,向晚晚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

“我说,你这小气的男人,不就是因为昨晚那么一点小事吗?”

“行,我先给你道歉,好了吧?”

红唇微启,向晚晚冷着脸说道。

“呵呵,小事?”

将手中的笔放下,白景川半眯着双眸看着站在那里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给自己道歉的向晚晚,冷嗤一声,接着说道。

“你知道,上一次敢伤我的人,现在在哪吗?”

“在哪儿?”

看着男人冰冷的眼神,向晚晚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下意识的问道。

“火葬场。”

“咳咳咳咳咳……”

听到男人说的话,向晚晚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其实,我昨天也是事出有因啊,要不是你一直抓着我不放,我怎么可能会咬你?”

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向晚晚皱着眉头说道。

“那你今天主动来认错,是要来履行昨晚答应我的条件吗?”

高大的身子从椅子上站起,白景川迈着步子,缓缓地朝着向晚晚走来。

看到男人的动作,向晚晚的心里下意识的一紧,身子也赶紧跟着向后退去。

“我来向你道歉,只是为我昨晚咬你的事情,其余的我不认!”

“还有,昨天的事情,明明咱们两个是互相帮助,何来什么条件?你别想趁火打劫!”

眼看着男人就要把自己逼到门口,向晚晚赶紧抬起胳膊,挡在自己胸前,焦急的说道。

“虽然昨晚的事情咱们是互相利用,但是今天我可是诚心诚意的来谈合作的!”

但是,她这话还是说迟了一步,就在她的话音刚落,男人高大的身子已经直接的朝着她压来。

双手将女人娇小的身子紧紧地圈在怀中,白景川侧着头,目光紧紧盯着女人白嫩的耳垂,嘴角噙着一抹邪笑,道。

“向晚晚,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合作?”

滚烫的双唇落在白嫩的耳垂上,向晚晚只觉一股电流直接从头顶窜到全身,甚至就连脚趾也都不由的开始蜷缩。

“白,白景川,你无耻!”

垂放在两边的双手紧握成拳,向晚晚深吸口气,又羞又恼的骂道。

“呵呵,我的无耻你昨晚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吗?”

“怎么,这才一晚没见,你就忘了?”

“那不然咱们再来温习一下吧。”

低沉的嗓音紧贴着向晚晚的耳边响起,向晚晚听到他说的话,漆黑的双眸瞬时瞪的滚圆。

“白景川,你……”

“唔……”

怒斥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向晚晚的唇便再一次的被男人狠狠封住。

一股清香独特的烟草味道猛地进入她的鼻息。

向晚晚想要反抗,但是她整个人都被白景川死死地压在门上,根本没有半分可以挣扎的余地。

周围的空气渐渐变得稀薄,向晚晚涨红着脸,整个人开始缺氧。

而就在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晕过去的时候,男人猛地松开她的唇,新鲜的空气流入口鼻,向晚晚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漆黑的双眸微眯,白景川听着门外传来的脚步声,眉头一皱,垂眸看着身下用力喘气的女人,声音嘶哑的说道。

“叫几声。”

“什么?!”

水润的双眸微怔,向晚晚一脸懵逼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不由的问道。

“我让你叫。”男人压低嗓音,那几个字被他说得更为低沉性感。“叫C,不会?”

“会,当然会,不就是叫C嘛,这有什么难的。”斜斜的看了男人一眼,向晚晚仰着下巴,大声的喊了一句,“床!”

……

见着女人竟然这么的糊弄自己,白景川的脸色瞬时拉了下来。

“向晚晚,想要谈合作,就赶紧着,我没时间和你废话!”

向晚晚从来没有想过,白景川竟然真的会无耻到极点,竟然还来威胁自己?

她只觉得羞愤难忍!

“白景川,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你……”就在向晚晚的话还未说完之时,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

向晚晚这才算是明白,原来是因为有人要来找白景川,而这人又是白景川不想见的,但又不能直接翻脸的,所以就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对方觉得尴尬离开。

想到这里,向晚晚咽了咽口水,努力得将心中的怒火压下,道。

“我要帮了你,你得答应和我合作。”

白景川的双眸晦暗不明,“那要看你值不值得了,向小姐,你要是再不抓紧,可是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见着男人根本不松口,向晚晚心中虽然无奈,但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去上,毕竟有的商量总比没得商量要强。

想到这里,向晚晚也是直接豁出去了,眼睛一闭,哼了一声。

她的声音本就软糯,再加上因为刚刚的事情,更是带上了几分妩媚。

白景川自认为自己的自控力是特别的好,这么多年,除了向晚晚这一个女人,他从来没有碰过别人。

就连那些直接将自己脱光了,躺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他的心中除了厌恶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波动。

但是,就在刚刚听到向晚晚的低吟之后,他得呼吸便不由的开始加重。

滚烫的双唇落在白嫩的耳垂上,向晚晚只觉一股电流直接从头顶窜到全身,甚至就连脚趾也都不由的开始蜷缩。

“白,白景川,你无耻!”

垂放在两边的双手紧握成拳,向晚晚深吸口气,又羞又恼的骂道。

“呵呵,我的无耻你昨晚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吗?”

“怎么,这才一晚没见,你就忘了?”

“那不然咱们再来温习一下吧。”

低沉的嗓音紧贴着向晚晚的耳边响起,向晚晚听到他说的话,漆黑的双眸瞬时瞪的滚圆。

“白景川,你……”

“唔……”

怒斥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向晚晚的唇便再一次的被男人狠狠封住。

一股清香独特的烟草味道猛地进入她的鼻息。

向晚晚想要反抗,但是她整个人都被白景川死死地压在门上,根本没有半分可以挣扎的余地。

周围的空气渐渐变得稀薄,向晚晚涨红着脸,整个人开始缺氧。

而就在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晕过去的时候,男人猛地松开她的唇,新鲜的空气流入口鼻,向晚晚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漆黑的双眸微眯,白景川听着门外传来的脚步声,眉头一皱,垂眸看着身下用力喘气的女人,声音嘶哑的说道。

“叫几声。”

“什么?!”

水润的双眸微怔,向晚晚一脸懵逼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不由的问道。

“我让你叫。”男人压低嗓音,那几个字被他说得更为低沉性感。“叫C,不会?”

“会,当然会,不就是叫C嘛,这有什么难的。”斜斜的看了男人一眼,向晚晚仰着下巴,大声的喊了一句,“床!”

……

见着女人竟然这么的糊弄自己,白景川的脸色瞬时拉了下来。

“向晚晚,想要谈合作,就赶紧着,我没时间和你废话!”

向晚晚从来没有想过,白景川竟然真的会无耻到极点,竟然还来威胁自己?

她只觉得羞愤难忍!

“白景川,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你……”就在向晚晚的话还未说完之时,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

向晚晚这才算是明白,原来是因为有人要来找白景川,而这人又是白景川不想见的,但又不能直接翻脸的,所以就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对方觉得尴尬离开。

想到这里,向晚晚咽了咽口水,努力得将心中的怒火压下,道。

“我要帮了你,你得答应和我合作。”

白景川的双眸晦暗不明,“那要看你值不值得了,向小姐,你要是再不抓紧,可是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见着男人根本不松口,向晚晚心中虽然无奈,但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去上,毕竟有的商量总比没得商量要强。

想到这里,向晚晚也是直接豁出去了,眼睛一闭,哼了一声。

她的声音本就软糯,再加上因为刚刚的事情,更是带上了几分妩媚。

白景川自认为自己的自控力是特别的好,这么多年,除了向晚晚这一个女人,他从来没有碰过别人。

就连那些直接将自己脱光了,躺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他的心中除了厌恶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波动。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