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想你了宝贝 宝贝你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街拍摄影

宝贝这么想着,本想要上去和曲天勋打个招呼在走,但是却忽然响起在晚一点就会赶不上末班车了,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离去。

“滴滴???”

身后的车发出了鸣叫,宝贝被吓了一跳,就在她刚要躲的时候,曲天勋早已经驾着车来到了宝贝的身边。

“上车。”

车窗摇下来,曲天勋也不废话,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宝贝犹豫了一下,但是看见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也不在犹豫的直接坐在了车里面。

“您将我送到江滨路就好,那边有公交车,我一会就到了。”

宝贝向曲天勋报了一个地名,一脸讨好的说道。

曲天勋看了一眼宝贝,也不多言,直接驱车离去。

一路上,两人都一致默契的没有说过一句话,让宝贝不由得暗自诽谤,这个曲总还真的是不苟言笑啊。

不一会,在江滨路上,曲天勋将车子停好,示意宝贝到了。

“谢谢了曲总。”宝贝对曲天勋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曲天勋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宝贝的这个笑容,让他的内心里面,有一瞬间的怔忪。

“等等。”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曲天勋自己都是一阵的惊讶。

宝贝闻言回头,疑惑的问道:“曲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曲天勋轻咳一声,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交给了宝贝。

“这是明天早上开会要用到的资料,你带着,明天一早谈合作的时候,一一交给合作商。”曲天勋吩咐道。

宝贝点头,将那些文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包里面,她知道这个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好的,我一定带过去。”

宝贝说完,甜甜的一笑,直接走下了车子,还不忘挥了一下手。

面对这样的宝贝,曲天勋不在多言,直接驱车离去。

宝贝回到家里面以后,因为累了一天,整个人也是非常的疲惫的。

所以宝贝不一会就躺在床上睡着了,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宝贝好像又一次的看见了曲天勋在别扭的夸赞这自己的样子。

她要的不多,只要现在的工作可以进行的顺利,医院的妈妈身体早一些康复起来,她的家就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的。

这么想着,宝贝的梦里面,都是弥漫着幸福的气息。

翌日一早,宝贝早早的就起床了,看见时间还早,也不在偷懒,直接收拾了东西就赶往了公司。

临走的时候,她还特意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包,在确定那份文件完好无损的摆在那里的时候,这才放心的赶往了公司。

宝贝算是来的比较早的,所以她进到公司里面的时候,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似乎是正在议论着什么。

看见宝贝进来,几人都默契的不在说什么,但是眼神却透着深深的探究。

宝贝微微疑惑,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

这些人应该是在议论自己吧?

宝贝这么想着,刻意的去忽略掉内心的那种不适的感觉,亲切的和大家打着招呼。

“早上好!”

宝贝和一个平时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人大声的打了一声招呼,露出自己最甜美的笑容。

那个同事却出奇的有些情绪泱泱的“恩”了一声,却是不想要多言的样子。

宝贝微微一愣,总感觉今天早上的气氛格外的怪异,但是她却是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见同事都在低头处理着文件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宝贝也不想要找没趣,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将曲天勋的办公室特意的整理了一下,看着时间快要到合作商来了,这才准备去吃一下早饭。

等她回来的时候,果然就看见曲天勋已经带领了一批人在会议室里面开会呢。

曲天勋看见宝贝回来,不由得沉着脸叫住了她?

“宝贝,过来。”

宝贝依言走了过去,不明白曲天勋在这个时候叫自己做什么,她早上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

“我让你带的会议的资料呢?”

曲天勋沉着一张脸问道,自己昨天明明有交代过,为什么现在还是没有。

“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放在您的办公桌子上面了。”

宝贝如实的说道。

看见曲天勋越发阴沉着的一张脸,宝贝顺着曲天勋的视线看向他的办公桌。

办公桌上面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宝贝微微一愣,一瞬间只感觉浑身一震,有种不好的预感。

宝贝赶紧解释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有将东西都放在桌子上面的。”

她说完就要上前去曲天勋的办公桌子上面翻找一下,但是目之所及,的确是一点文件的影子都没有。

“够了,真是胡闹,出去。”

曲天勋沉着一张脸,冷冷的对着还在继续翻找着的宝贝怒斥着。

宝贝被这声怒斥吓得浑身一抖,却是不敢在多言,只得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曲总,我早上真的有准备的,就放在那里。”

宝贝一脸委屈的指着曲天勋的位置,试图为自己辩解一下。

“出去。”

曲天勋重复道,已经是不想要在听宝贝说一句话,脸上的失望一览无遗。

宝贝没有办法,只得低下头闷闷的走了出去,心中有无数的委屈,却是没有办法诉说。

看见宝贝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曲天勋心中的那种烦躁的感觉才逐渐的消失了些许,不由的对自己的合作商抱歉的笑了一下。

眼下就算没有那些资料,他也一定要将这个合作给拿下来。

好在资料上面的内容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他的记忆力一直都是非常的惊人,此次也不是很意外,自己稍稍的想一会,那些资料上面的内容就被自己复述了出来。

宝贝站在外面,透过玻璃看见曲天勋正在沉着冷静的一件件的说着合作的事宜,只是曲天勋就算是没有自己的这份文件,也一样可以游刃有余,心中不免高兴了些许。

但是只要想到曲天勋怪罪的样子,宝贝的一颗心就好像是被狠狠的蹂躏了一番,一时间难受异常。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自己真的是十分的在意这份工作的吧。

那份文件???自己明明记得是放在曲天勋的办公桌子上面了,到底是去了哪里呢?

宝贝不由的深思了起来,一时间也没有任何的头绪。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宝贝的这件事情,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一时间更是被曲天勋在心中暗暗的嫌弃。

此次合作的会议一直进行到下午的时候才算是完美的结束了,曲天勋也终于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记忆力和谈判力,顺利的拿下来了这次的合作。

这次的合作事宜成功,也代表着公司会面对质地的飞跃,一时间整个公司上下都为此欢呼雀跃,毕竟有曲总出马的事情,一定不是难事。

宝贝知道这一消息以后是最高兴的一个,她原本还在担心会因为自己的疏忽,造成曲天勋在会议上发挥失常,所以合作的圆满,也是最让她高兴的。

会议结束以后,曲天勋要要宴请一众的合作商,但是原本应该是宝贝这个助理跟着的事情,却被曲天勋摇头拒绝了。

“你留在这里。”

曲天勋淡淡的对江轩说道,眼睛里面的厌恶掩饰不住。

宝贝知道是自己的错,心中有愧,也就不再多言,闷闷的点了下头。

看着曲天勋一众人浩浩荡荡消失的方向,宝贝不知为何,心中总有种被遗弃了的感觉。

宝贝暗自的给自己打气,她相信只要她认真努力的工作,以后那样的错误是绝对不会在犯得,绝对不会的。

她正在这里暗暗的给自己加把劲的时候,殊不知曲天勋在心里面已经开始暗自决定将宝贝开除了。

他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宝贝犯这些无知的错误,不然到了最后,他一定会崩溃的。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耐心,会一次次的容忍宝贝犯错,原本他对自己助理的要求是极高的,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降到了这样的地步呢?

曲天勋暗自的轻笑,周围的合作商在一杯杯的给自己敬酒,他都一一的回敬了一番,十分的绅士。

趁着自己还没有醉的时候,曲天勋拿起手机,给自己的手下发了一条短信:辞退宝贝。

剪短的几个字,曲天勋放下手机,这才感觉心中的那种烦躁的感觉少了一些,宝贝真的是让他操碎了心,他不能在纵容了。

酒过三巡以后,就连他的好酒量也不由得有些微微的醉意,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望着一个地方出神。

他一直是一个比较好酒品的人,以往也很少有需要自己亲自来陪顾客的时候,所以今天也算是破天荒的唯一一次,却是不知道为什么。

“宝贝,我要水??”

曲天勋轻轻的呢喃道,只感觉腹中一阵的绞痛,酒精逐渐的麻痹着自己的神经。

他这么一下一下的叫了一会,这才发现宝贝并没有在这里,不由的一阵的失笑。

大概是自己真的喝多了吧,曲天勋这样安慰着自己,却刻意的不去想自己刚刚已经决定将宝贝辞退了。

临到下班的时候,宝贝还没有看见曲天勋回来,不由的内心开始着急。

刚刚曲总不让自己跟着她的时候,她就应该态度明确的跟着的啊,要不然这个助理也做的太不称职了一些。

宝贝这么想着,忽然想到曲天勋的手下也许会知道曲天勋现在在哪里,毕竟他的手下天明一直都复责曲天勋的所有的事务。

她走到天明的办公室门口,正要伸手敲门的时候,却忽然听见里面传出来的自己的名字。

宝贝的手顿了一下,心中狐疑,鬼使神差的不由的放下手,靠近门边凝神细听了起来。

“你是说曲总让你辞退宝贝,真的假的?”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宝贝却猜不出来这个女人是谁。

天明的声音有些低沉,却可以让宝贝听得十分的分明。

“恩,千真万确,我正在找借口将她辞退,总不能说辞退就辞退。”天明似乎十分的为难。

“有什么的,你看她那个样子,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做不好,早点辞退了早点省心。”女人的声音似乎透着深深的厌烦。

门外的宝贝愣了一瞬,确定他们谈话的内容是自己以后,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曲天勋的意思是要将她辞退掉吗?

宝贝知道了这个事实以后,呼吸一窒,有种被瞬间抽干了力气的感觉。

里面的人还在说什么,她已经无暇在去细听了,脑海里面唯一回荡的,就是曲天勋要将自己辞退的话语。

自己原来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却还是没有得到曲天勋的认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就要将自己辞退。

一瞬间,宝贝感觉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已经白费,付之东流,而唯一怪的,就是自己太过于笨拙。

她是因为太笨了,所以才一次次的做不好事情,让他失望。

她是因为太笨了,所以才将那些文件都弄丢了,让他为难。

她是因为太笨了,所以才失去了工作,让病在床上的母亲,得不到最好的治疗。

宝贝想到这里,一个人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了电脑。

她轻轻的打了一段字,用打印机将那些文字都打了出来,虽然不是特别的正式,但是一份辞呈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宝贝将自己写好了辞呈用信纸装在里面,开始一个人收拾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在这里短短的呆了一段的时间,但是想到这里以后都不会属于自己,宝贝还是不免一阵的不舍。

她这么折腾了一会,身边的同事都已经开始三三两两的有下班离开的了,等到她将一切都整理完毕的时候,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自己空无一人。

宝贝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一瞬间有些失落。

这里以后再也不属于她了。

宝贝看了一眼时间,知道曲天勋今晚是一定不会回到公司里面了,想到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个霸道的上司,宝贝的心中不知为何,有一些刺痛的感觉。

她刻意的去忽略掉自己的内心的感觉,将自己早已经写好的辞呈放在了曲天勋的办公桌上面,然后转身离去。

如果可以,宝贝是不想要离开这个公司的,但是现在既然是曲天勋决定要辞退自己,那么自己就已经是时候离去了。

虽然有一些的不甘心,但是别无他法。

眼角似乎是有泪划过,宝贝极快的转身,却是看也不敢看曲天勋的办公室一眼,大步离去了。

一路上,宝贝心情十分的复杂,有不甘,愤怒,屈辱,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一时间心情难以平复。

不知道是如何的回到家里面的,宝贝只知道当她回到家里面的时候,面对黑漆漆的房间,内心更是无助。

宝贝内心哀叹一声,直接躺在了床上,望着床上的天花板,暗自的失神。

一瞬间,宝贝开始变得十分的迷茫,她不知道自己明天又会是在哪里,明天又该如何的去看望自己生病的母亲。

毕竟现在的自己失业了,那么母亲的医药费要怎么解决呢?

宝贝越想越是难过,因为母亲的生病,心中也是一阵的自责。

如果母亲因为自己而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那么她一定会自责而死的。

昏昏沉沉之际,宝贝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睡着的,只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

“糟了,要迟到了。”

宝贝看了一眼时间“腾”的一声坐了起来,赶紧穿衣服准备上班。

就在她刚刚要伸出手要拿衣服的时候,却忽然定定的愣在了那里。

她竟忘了,她已经不需要在去上班了。

想到这个事实,宝贝长叹了一口气,继续栽倒在了床上。

她一会去医院的时候要如何开口和母亲说自己失业的事情呢,还是就此不说,继续找着工作,宝贝一时间陷入了两难。

而第二天一大早,曲天勋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果然没有看见江文轩。

他坐在办公室里面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看见了一封辞职信。

曲天勋的眼神跳了一下,轻轻的将那封辞职信打开,果然就看见落款的位置写着宝贝三个字。

曲天勋已经是明白宝贝放在这里的辞职信了,心中倒没有特别多的别样的情绪,甚为不以为然。

“走了也好。”

曲天勋喃喃的说了一句,看来自己要好好的在找一个秘书了。

一个上午,因为没有宝贝在自己的身边经常犯错误,曲天勋难得的感觉一阵的清净,就连工作的效率都快了一些。

“曲总,有电话。”

这个时候,总台的电话响了起来,示意曲天勋接听。

去曲天勋随手拿起电话接了起来。

“曲总,刘总前几天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一面,我们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前台秘书职业声音传了过来。

曲天勋略一沉吟,这才想起来刘总是自己的重要的合作伙伴,理应是去看一看的。

“你安排一下吧,我们下午就过去。”

曲天勋说完就挂了电话,继续的处理着手中的工作。

下午的时候,曲天勋带着自己的手下来到了刘总正在住的医院,特意的来看望了一下他。

曲天勋在业界一直都是出了名的一视同仁,所以今天特意来看望自己的合作伙伴,倒是让他的合作伙伴都不由得惊讶了一瞬。

在说完了几句客套话以后,曲天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决定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去。

他慢慢的往医院的外面走,在经过别的病房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曲天勋不由的顿住了脚步,一时间内心十分的意外。

她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曲天勋的视线里面,倒映着的正是宝贝柔弱的身影。

只见宝贝此时正在病房里面,细心的为一个妇人擦拭着脸颊,动作格外的温柔,细腻。

而宝贝的脸上,却挂着平时从来都没有流露出来的担心的神色,让人一眼看上去十分的惹人怜爱。

曲天勋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看着这样的宝贝,却感觉没有办法挪动一步。

因为她从来在自己面前都是坚强倔强的样子,何时会出现像现在这样,受伤柔软的样子。

这样的宝贝,让曲天勋一瞬间觉得,宝贝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而宝贝正在照顾的那个病人,为什么会让他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是在他很久以前就见过这个女人。

但是当曲天勋仔细回想的时候,却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妇人了。

这让曲天勋一时间不由的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身边的天明看见曲天勋愣愣的望着一个方向出神的样子,不由的顺着他的视线往病房的方向看了过去。

“她怎么会在这里。”

天明看见宝贝在病房里面的样子,忍不住的问道。

曲天勋淡淡的收回了视线,开口道:“你去调查调查她和这个病房里面的人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个妇人的身份。”

说完曲天勋却是再也没有看里面的宝贝一眼,径直的带着天明离去了。

天明虽然心中疑惑曲天勋为什么对一个已经被自己辞退的助理这么关心,但是却没有多言,暗暗的记下了曲天勋的吩咐。

而一直在病房里面照顾着自己母亲的宝贝,却完全没有发觉曲天勋刚刚看着自己一脸探究的样子。

她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母亲的病什么时候会好起来,还有她的工作,也要尽快的开始找了。

毕竟现在母亲的医药费是钱,全家的开销都是一大笔的开销,她一定要为爸爸多分担一点。

“轩儿,你今天过来看我,不用上班的吗?”

病床上的江母一脸慈爱的看着宝贝,虽然病种,但是却依旧掩饰不住曾经娇好的面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