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王毅的母亲第一个抛出了这种诚意。

  • A+
街拍摄影

王毅16岁那年夏天第一次见到李文舒。天气又热又出汗。他和母亲在李家是那么的正式和端庄,他们感到很尴尬,好像他们被审问。

对于结婚两次甚至更频繁的夫妇来说,除了财产,女人能提供的最大诚意就是改变孩子的姓氏。

所以王毅曾经姓李。

这一次,王毅的母亲第一个抛出了这种诚意。

李文淑的父亲说,他还是想看着孩子们。

看孩子的意思,孩子的意思。

他母亲当时给他起了很多名字,但王毅不喜欢。有人提到他时他没有说话。很明显,沉默已经成为他生活的常态,对他今后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王毅都是一个沉默的人。

这一次,王毅的母亲第一个抛出了这种诚意。

那一年,王毅是初三。他的身材越来越高,面容也越来越深邃。

李文殊的父亲看着他,他低下头。

李文淑的父亲说:“你不改,孩子就不高兴了。”。

李文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蜷缩成一只猫。她正在剪指甲。

李文淑的父亲说:“这有点礼貌。很有礼貌。”

李文淑抬头看着王毅和母亲。他的眼睛迅速地眨了眨。他不想说话。

她把目光停留在王毅身上好长一段时间。

王毅对自己的母亲,颇为奉承地笑了笑,毕竟李文淑的父亲还有很大的权力。其实,就连王毅也不相信这两个人能拖得太久。毕竟,他的母亲不是很有魅力;李文淑的父亲有点太好了。

但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想不清楚。这只是一个很小的。

李文殊冷冷地看着王毅。直到她再次低下头,她还是一句话也没说。

那天阳光照在地板上。

当时年轻的王毅对她怀有敌意。

我不知道他将来会尽力把这个人拉上岸。

王毅没有改名。转眼间,他和李文淑的父母一起去了一年。高考结束后,王毅也考上了李文殊的高中。

李叔叔很高兴。那天桌子上还有几道菜。他满脸通红,醉醺醺地说:王毅,你真有竞争力。你自己参加了考试。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把你妹妹弄进来。

李文殊一如既往地漠不关心。

王毅看到了她的反应,知道自己又在看不起自己。

他在新学校第一天的早上,数学课刚结束,门口的学生就喊:“王毅——我们班有叫王毅的人吗?有人在找。”

王毅到门口一看,才发现李文淑。

李文殊没有多说,但问他有没有零钱。王毅拿出十余元递给她。李文殊低头说:“早上,我匆匆离开。我忘记带钱了。我想买一盒香烟。”

她突然抬起头,朝王毅笑了笑。

王毅被这个微笑弄得眼花缭乱。他恍惚间觉得走廊特别明亮,特别嘈杂,好像只剩下他和李文舒两个人。

他才意识到李文殊是个美人。

她是个美人。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