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23岁,而文文刚刚18岁,她的父母早已离婚

  • A+
街拍摄影

8年前,我和我现在的老婆文文认识了,并且顺理成章的走在了一起我们恋爱了。

那时我23岁,而文文刚刚18岁,她的父母早已离婚,并且老死不相往

来,岳父又成立了新的家庭,所以很少来管文文和我的事,而丈母娘仍然孑然一

身,自己住在单位分的小套间里面。而文文自己住在岳父和岳母离婚前买的房子

里。

据说他们离婚是因为文文的妈妈,也就是我现在的岳母在外面红杏出墙,岳

父是跑运输的,常常出车在外,在家的时间很少。而岳母耐不住寂寞,迷上了跳

舞,在舞厅里和其他的男人勾勾搭搭。终于导致家庭破裂,而我的妻子文文也没

人管没人问。

还好这时遇见了我,所以没有堕落下去。而我也有幸娶到了这么个如花似玉

的美娇妻。(我家的条件并不宽裕,而妻子家小有富裕,而且文文如花似玉,有

许多条件比我好的多的人追求。

要说我什么地方能吸引豆蔻年华的文文的喜欢的话,也只有我这付还算很好

的臭皮囊了,我身高184,浓眉大眼,也还算帅气。但要是她的父母没有离婚

的话,我觉得我们能成为夫妻是不太可能的事。)

闲话少说,回到正题,文文的美貌大部分是遗传了岳母的基因。,非常的漂

亮,身材也非常好。

但就我看来,文文甚至还比不上岳母的风情万种,这样看来,岳母的红杏出

墙也就不奇怪了。

在谈了一年恋爱后,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岳母,我后来的小乖乖。岳母那时已

经39岁了(她在21岁的时候生下了文文),但看起来最多只有30出头的样

子,和老婆文文的青涩的罗莉的感觉不同,岳母浑身散发出成熟的女人味让我更

加迷醉。

岳母和文文的五官惊人的相似,一样的眉眼下却是更加成熟丰满的娇躯。岳

母身穿一袭小碎花连衣裙。丰润性感的嘴唇上淡淡涂了层粉色的口红,性感的肉

唇旁还有一颗增添无限风韵的美人痣。显得格外的高贵和风情万种。

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仿佛要滴出水来。如天鹅般修长的脖子下是光滑如缎的肩

头。丰满硕大的Ru房在若隐若现的蕾丝半罩文胸的包裹下高高翘起。

腰肢并不象40岁左右的女人那样小腹凸起,而是平坦细腻,更突出了丰满

硕大的圆翘肥臀,仿佛一个苹果一样凸出来。

那肥臀被紧紧包在紧窄的短裙包裹,更显得浑圆性感,肉感的的大腿被碎花

的小短裙绷的曲线毕露。修长无一丝赘肉的光洁小腿是那样的修长,在脚踝处不

可思议的细了下来,足踝处还系着一根细细的黑色带子,连着黑色的高根凉鞋,

脚趾上还涂着粉红的豆蔻,更显得娇俏可爱。

岳母见到我后,并没有象一般的家长那样严肃,而是绽开和煦如阳光般的笑

容,热情的挥手招呼我:「小建,来快坐,坐!」

我把满手的礼物放在茶几上,拘谨的微笑打招呼。

岳母也在一边的沙发坐下,她不经意的把左腿抬了起来,翘在右腿上。就是

这个动作,让我顿时热血沸腾。

因为在不经意间,由于我的角度比较低的缘故,我看到了她的小内裤,隐约

间,我看到那是一条小小的蕾丝半透明的黑色小可爱。

原来岳母这么风骚啊,比我的文文穿的还要性感,文文平时总喜欢穿写小可

爱的内衣裤我让她穿性感点的她却不肯。、

顿时我的大Rou棒就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把裤子顶的老高。

真的好尴尬,我又怕她们看到我的异常,只好尽量缩着身子。一边心不在焉

的回答着岳母的问话。

聊了一会家常,岳母站起身来,道:「小建你慢慢坐,我去给你们做饭。」

我的厨艺还不错,于是我说:「我来吧,阿姨!」

岳母笑着白我一眼,用纤长的细嫩的小手按住我的肩膀,把刚刚站起来的我

按在沙发上,说道:「你第一次来,怎么能让你下厨呢,你好好坐着陪文文说话

吧,一会就好。」

说罢,转过身去袅袅的往厨房走去,肥嫩浑圆的臀部一扭一扭的,仿佛在挑

逗着我。我看的目瞪口呆,文文啪的打了我一下,娇嗔道:「看傻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吃惊的说:「你妈妈好年轻,好漂亮啊!」

文文笑着说:「吃惊吧,原来我和妈妈出去,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姐妹呢!」

顿了顿,文文又笑着说:「我妈以前可是这HZ城有名的美女呢,追的人能

有一个连呢!」

我说:「那肯定的,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有其女必有其母啦!」

文文笑着打我:「讨厌!」

第一次的见面就让我对风情万种的岳母念念不忘,那撩人的丰满身材和勾魂

摄魄的动人眼神让我老是在和文文Zuo爱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把身下辗转呻吟的双十

佳人幻想成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美艳熟妇。而往往这时,我的情绪也是特别的高

涨,事后文文老是撒娇般抱怨我太猛了,却不知道其实我是在意淫她的母亲才这

样的勇猛无敌。但我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又过了一年后,文文和我同居了,她把老房子卖了,我们俩在市中心买了一

个两室的小套。这之后却总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她的妈妈。虽然我很想和这样美

艳动人的美女岳母多见几面,却总不能如愿,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才能见上一面,

正当我为岳母魂牵梦绕的时候,机会来了。

岳母的房子要装修了,她要来和我们同住。在这前一天,她要我和文文去帮

她收拾东西。岳母大人召唤,女婿当然是义不容辞。而岳母因为临时有事,所以

只有我和文文两个人在收拾,当把大件电器之类的东西移在楼下的车棚里后,已

经是中午,吃过午饭后,文文说累死了,让我一个人去收拾衣物,她却躺在沙发

上睡着了。

我一边暗笑:「这小妮子,干这么点活就累的睡着了。」一边去岳母的卧室

自去收拾。

把衣橱里厚重的外套和毛衣之类的东西收拾到箱子里后,我又随意的打开了

一个抽屉。

突然我惊呆了,原来这里面密密麻麻全都是岳母的内衣内裤,本来就对女人

内衣有特殊爱好的我顿时如获至宝,顿时爱不释手的开始翻动手中各式各样的内

衣裤,满满一抽屉,没有一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穿的保守式样,奶罩全是性感的

半罩和四分之一罩杯的性感蕾丝花边的。

我看了看里面的商标,顿时倒吸一口气,乖乖!岳母居然是35E的罩杯,

这在亚洲人中是很少见的巨Ru啊!!

相比之下,文文的32B虽然是完美的碗型,但和岳母的E罩一比实在是小

的可怜!

内裤全是白色,黑色,粉红色,蓝色,紫色各式各样的蕾丝性感小内裤,半

透明,透明的,镂空的,甚至还有6条不一样感觉的T字裤,其中一条红色的后

面是一根细的不能再细的小绳子,前面是全透明的只有烟盒大小的薄纱,根本任

何东西也遮不住!!

我的Rou棒立刻就勃起了,把裤子顶的老高,就是这些有福气的小玩意整天包

裹着我那美丽性感的岳母最隐秘淫秽的地方吗?我忍不住把它凑到我的鼻子前深

深的闻了起来,看来是干净的,只有淡淡的香味。

怕文文突然进来,我不放心的悄悄走到房门向客厅看去,文文睡的正香。兴

奋的不能自已的我立刻把我的长22公分的粗如手臂的大Rou棒给解放了出来,用

这条性感无比的红色小丁字裤缠绕在青筋突起,硬如钢铁的大Rou棒上开始手Yin起

来。

一边自蔚着,一边又翻弄那各种小可爱,想像着岳母那性感撩人的面容,硕

大无朋的奶子和浑圆挺翘的屁股,这时我又翻到了几件情趣睡衣,几乎都是全透

明的薄纱,有一件甚至在|乳头的位置故意漏了两个洞,意淫中,我幻想着岳母穿

上这件睡衣的模样,Rou棒更加硬挺如狂!!

突然间,我在抽屉的最里面的角落里摸到了一个弹性十足圆柱型的东西,我

吃惊之下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式自蔚棒,黑色的大棒甚至快比的上我的肉

棒了,还亮亮的反射着光芒,后面还有一个电动开关。

看来如狼似虎的说法真的是一点错也没有啊,也难怪,岳母和岳父离婚几年

了,这样的年龄怎么人的住寂寞呢??就算有男人,估计那个年龄的也不能满足

岳母那索要无度的娇躯吧??

我看了这个做的很真实,上面还有青筋直冒的假棒棒——就是这个东西在岳

母的淫|穴里进进出出,带出一股一股骚气冲天的Yin水吗??我忍不住又把鼻子凑

了上去,啊!!还有淡淡的骚味从鼻尖传来,难道说岳母用后没有洗过么?

我欣喜若狂的用舌尖舔了舔。

没有什么味道,只有一点微不可察的淡淡咸味,这就是岳母淫液的味道吗?

连番冲击之下,一向强悍的我却在一次手Yin中快速的射了精。

没有准备的我慌了神,赶忙用手中的小丁字裤去接,却没有想到在小丁字裤

中射满了浓浓的Jing液,怎么办?

我连忙把丁字裤和自蔚棒放进了抽屉的小角落里,整理了一下抽屉,这才开

始收拾其他的东西,直到3点多文文醒来,我告诉她衣服收拾好了,却没告诉她

内衣,我还没收拾。

当晚,我失眠了,一边脑袋里想着白天看到那一抽屉的性感内衣和假棒棒,

一边又生怕岳母如果看到了我射的足足有几十毫升的Jing液会怎么办,一边又意淫

着要是什么时候能把丈母娘搞到手就好了,而我也一再告诉自己,这是有违人伦

的,是不道德的。

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正因为这样的有违人伦才更加的刺激,况且岳母又

是这样的美艳!矛盾重重的我直到凌晨4点多才沉沉睡去。过了两天,岳母看到

我并没有异状,我忐忑不安的心才又定了下来。

丈母娘的房子开始装修了,正好是6月份,刚入夏的HZ城里就已经热的让

人窒息。丈母娘住到了我和文文租住的两室一厅的小套间里。只有客厅和我们的

大屋里有空调,白天还好说,大家都有工作,可到了晚上,就特别的尴尬了。

那时电脑还不普及,网络也刚刚成型,网上的游戏没什么好玩的,可喜欢打

游戏我却早早买了一台电脑,每天疯狂的玩「仙剑奇侠传」、「红色警戒」、「

三国志」之类的单机游戏,却很少上网,只是在和同事朋友说话的时候来上网聊

聊天。

而文文和岳母就占据了电视,由于电脑就放在沙发的边上,背对着电视,所

以也倒相安无事,只是每天岳母都睡的很晚,不知道是电视上那些无聊的肥皂剧

很好看还是由于天气太热,每次害的我和文文的造人计划都不能尽兴。

HZ是个旅游业极其发达的城市,而文文就是这个城市里众多的导游中的一

个,经常要很晚才回来,尤其是象现在这样旅游旺季的时候,于是,每天我和岳

母独处的时间很多。和岳母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也熟了起来。

这天黄昏,我下班回家,饿急了的我刚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香味。

我迫不及待的冲到厨房用手捻起一块鸡翅就放在嘴里,一边还含糊不清的说

道:「真好吃!!阿姨(我和文文还没有结婚,所以一直都叫阿姨),你的厨艺

真是厉害啊!」

岳母「啪」的打了我手背一下,嗔道:「手也不洗就拿东西吃!快洗洗手!

小谗猫!!」看着岳母似怨似喜的眼神,我差点呆掉,这哪象一个丈母娘和

女婿说话的样子啊,分明是一个妻子对丈夫撒娇嘛!

赶紧回过神的我吐了下舌头,笑嘻嘻的洗了手。这才开始打量起岳母来,岳

母今天穿的还是一袭连衣裙,不过样式还满端庄的,下摆一直到膝盖,不象第一

次见面穿的是个超短裙。

但这件裙子的料子实在有点透,正好这时岳母弯下腰去洗菜,高高撅起的屁

()

股里面两瓣浑圆硕大挺翘的屁股在我的视线下一览无余,而透明的裙子里竟然看

不到内裤的痕迹,难道她没有穿内裤?

我仔细再望上看,终于看到臀部上边有一条细细的红色的绳子,原来岳母今

天穿的是我那天手YinShe精在上面的那条丁字裤!!我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到底

她有没有发现我那天射的Jing液呢?

按理说不会疑点察觉不到,毕竟那么多液体就算干了也会有痕迹留下,可她

为什么没有丝毫反映呢?是不在乎还是不好意思说?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我又顺着肉感十足的大屁股往下看去,岳母居然穿着我最

喜欢的黑色的网袜,修长的小腿的线条在黑色网袜的映衬下更增添了一份性感的

味道,而网格里突显的小腿的肌肤更加的白皙动人!!

我的Rou棒又一次不受控制的硬挺了起来!

由于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个沙滩裤,而宽松的短裤根本不能压住这蠢蠢欲动

的小小建。

我赶忙撅个屁股,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问道:「文文还没下班吗?」一

边尴尬的想走出去。

「回来,把菜端出去啊!文文今天说要加班,要到10点多才能回来呢!」

我「噢」了一声,想趁岳母不注意端菜出去,可我的手正在沙滩裤的兜里按

压着不安分的Rou棒呢,拿出来的话那帐篷得要翘的有多高啊!

端起一个盘子,我偷偷的看岳母一眼正想出去,却看到岳母那勾人的眼神似

笑非笑,似乎发现了什么。我脸一红,赶紧借口上厕所,出去到卫生间去收拾我

那不听话的棒子去了。

好不容易She精了,让Rou棒软化下来的我出了卫生间的门,却又看到了那一双

娇俏的丹凤眼正注视着我,我又是脸一红,走到了饭桌前坐下。

吃饭时,气氛不象往常那样的轻松,却有了些暧昧的味道,看着岳母似笑非

笑的唇角,我更加的不安,心不在焉的和她说了几句话后,我匆匆的把饭扒完,

赶紧就去电脑前玩游戏去了。

终于摆脱了不安,我慢慢的进入游戏中的世界,正当我在指挥关羽大战华雄

的时候,岳母走到了我的身边。

而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的身后站着人,当她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才惊觉岳母就

挨着我的椅背,而头已经靠了过来,离我竟不及10公分的距离,栗色烫成大波

浪的长发调皮的蹭着我的脸颊,绯红的脸上嫩的仿佛能滴下水来,一股浓香刺激

着我的嗅觉,忽然想起一本名叫〈闻香识女人〉的书里曾经说过,性欲旺盛的女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