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可能回去吧,想离家近一点,你要回去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两性
街拍摄影

她说:还是家里好呀,我以后就不回去了,就待在南方,回去家里也没人了。

她是小雪,我的发小。

我说,那你找男朋友不在家那边找吗。

她说,不了,还是以前那个,上次我们一起看电影的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我见过,个子不高,长相一般,可是小雪觉得他帅,他对小雪说话三两句总会吼一句,我不看好他。小雪叫他雷哥。

我说,你在外面一个人,一定要找一个能照顾你一生的人,这样我才放心。我看到屏幕上方的对方正在输入,一直闪烁却迟迟不见回复过来,那一瞬间,我真的心疼她,她一定删了又写,写了又删,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我,其实她知道雷哥对她不够好,但她就是喜欢,雷哥与她年龄相仿,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我总觉得他给不了小雪安全感。

小雪只比我大一岁,却有着我们这个年龄本没有的成熟,这些年,她一个人独自在外面闯荡,替惹事的哥哥收拾烂摊子,为已经成家立业的姐姐贴补家用。只有我知道,这么多年她有多么不容易,从当初14岁的小姑娘长成了现在可以独挡一面的大姐姐。她总觉得她是我的姐姐,总让我照顾好自己。那年她走的时候我上初一,之后的好多年里,我们很少见面,那时候我没有手机,我们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上高一的时候她回来看年迈的奶奶,我们见过一次,那晚我们睡在一张床上,聊了很多,我唯独没有问,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第二天她就走了,还是去了南方,那个我总觉得很遥远的地方。

去年的时候,作为交流生我在A城待了一学期。她在离A城不远的另一座城市C城。中间的一次假期,是我们之后待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放假的前一天她说要开车来接我,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我不让,她给我买了第二天早晨的动车票,我赶到她所在的城市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我想象了所有我们见面的场景,还是以前那样的亲切,我们会特别开心。唯一不同的是,她叫我名字的时候,我看到她矮小的身躯,她以前就不高,穿了平底鞋,看上去更是比我矮一头,可我只有165cm,她总是不按时吃饭,晚上熬夜,在我面前她显得如此的弱小,我心疼这个站在我面前的姑娘。

开车的不是小雪,是一个看起来比我们大十岁的中年男子,戴着眼镜,挺斯文的样子。他带我们去老外婆吃饭,点了三四百块钱的菜,那是我第一次吃这么贵的饭。平时学校的时候是父母给的生活费,偶尔做兼职,不会有这么高的消费。

期间吃饭的时候我很少说话,我不喜欢我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一个陌生人存在,总觉得尴尬,他倒是找一些话题,问我学什么专业的,在哪个学校,以后想去哪儿工作,他叫我名字,说是小雪告诉他的。

他会给小雪夹菜,知道她只吃微辣,会把剥好的虾放到小雪碗里,不让她喝酒,只要一些饮料。

饭后我们出商场的时候,有台娃娃机,小雪蹦蹦跳跳着过去了,她明明还就是个爱玩的小女孩呀,他走过去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把硬币给小雪,像是提前备好的,小雪抓了几个娃娃,很满足的笑了,他也跟着笑。

我在C城待了四天,住在她自己买的房子里,这是她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唯一一个落脚点,是她的归宿。她说房子六十万,只付了首付,房子不大,上下两层,楼下是客厅,楼上是卧室,放着一张大床,我和她两个人一块住,每天出去玩她开自己的车,一辆白色的大众,她自己买的,我们白天出去玩,她带我去看花海,四月的花可真美啊,像她的笑脸。她带我去坐过山车,海盗船,我吓得闭着眼睛不敢动,她说你看远处,看远处你就不害怕了。她带我去吃最好吃的饭,带我去看最美的景,晚上的时候带我打保龄球,十一二点的时候才回家,C城的晚上灯火通明,五彩斑斓,美的像一幅画。

我是一个不喜欢熬夜,作息很规律的人,在学校的时候十一点就会休息,但是和小雪在一块的时候,她大半夜带我去吃宵夜,白天躺在床上睡大觉,可我却乐此不疲。

有时候眼镜男会开车来接我们一起去吃饭,他总是能让小雪开心,我能看得出来,在他面前,小雪不用表现的百毒不侵,她只要做好她自己就好。他带我们去博物馆,给我们讲解历史,讲中国的传统文化。带我们去好玩的地方,小雪躲猫猫,让他从另一边过来找他,他明明知道有捷径,可是他想让小雪开心,选择小雪指给他的那条路。在他面前的时候,小雪会像个小孩子,眼睛里面都洋溢着快乐。

有一次他开车说要带我们去看油菜花,正好路边有一两朵,小雪说,就在这儿看看就好了呀,这个就是油菜花呀,还要专门去看,多麻烦。他说,那照你这么说,大家都去看看臭水沟就好了,还看什么大海呀。我和小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图文无关

他跟我说,有一次他们两都开车要去玩,要转弯的时候发现车开错道了,红灯的时候停下来想让旁边的车让个道,小雪给旁边的男司机抛了个媚眼,人家就让小雪过去了,他也学着抛媚眼,男司机骂他神经病,最后他不得不绕好大一圈。

有一次小雪为一件事急的焦头烂额,跟他说了前因后果以后,他说没多大事,还跟小雪举他以前处理事情的例子,他说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后来他替小雪解决了。

回家后我问小雪他是谁,小雪说是一个朋友,我说他是不是喜欢你,小雪没说话,我知道小雪不喜欢他,她只拿他当大哥哥,我觉得他可以照顾小雪一辈子,他博学,做事稳重,最重要的是他对小雪好。可是,小雪不喜欢他。

小雪跟我说她和雷哥的事,说他们已经在一起好多年了,分分合合不知道多少次了。在我来之前又分手了,我去的第二天晚上,雷哥请小雪看电影,说是知道我来,顺便迎接一下我,他说,这么多年,听小雪提起次数最多的就是我。小雪开车去接他,结果等了他十几分钟才看到人,倒车的时候小雪技术不怎么好,他对小雪很凶。看完电影后,他自己一个人走出电影院而不是等小雪一起,回家的时候他也没有要送小雪。对一个人的第一影响至关重要,我对雷哥的第一影响不怎么好,所以我一直不希望他和小雪在一起。

小雪会失眠,她说她从来没有两点之前睡过觉,有时候整晚都睡不着。她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喝酒,一瓶接着一瓶。和眼镜男在一块的时候,他会让她一天只抽一根,和雷哥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两个会一块抽,还会互递火机,我亲眼见过,所以我真的不喜欢雷哥。

有一次小雪说她带我去酒吧转转,还没等我说话,她又说,哦,不能带坏你,你没去过酒吧吧?我摇头,从小网吧都没去过两次更何况酒吧。我说其实都可以啊,有你在,我也不会害怕,倒是可以去看看和电视上的一样吗,她说算了还是不去了,我们坐着聊天吧,我说好。

临走的前一晚,我们躺在床上聊天从晚上聊到凌晨四五点,困得不行睡着了。那晚我们说了很多,从小时候说到一起上小学,说我们的趣事,糗事,说起她妈妈,她说她想家。

小时候我们一起扔沙包,乐的咯咯直笑,跳皮筋跳到很晚被妈妈拽回家。去学校要一块去,上厕所也要手牵手,小孩子的友谊就是这么奇怪。背书的时候她总是把司马光砸缸说成司马缸砸光,我在一旁呵呵呵的笑她。吃大大泡泡糖她一半我一半,还说这样才会永远不分开,可是我们现在才知道,当初那些话都是骗人的,不是吗?

她从小就是单亲,爸爸在她四岁的时候出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过,留下妈妈和她们三个孩子,妈妈靠给别人理发赚钱供她们读书生活。

上初中的时候她妈妈得了脑瘤,她和姐姐哥哥出去打工赚钱给妈妈治病。后来妈妈还是病重去世了,那时候她还小,十四五岁的样子,却要面临生离死别,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抱着已经僵硬的妈妈泪如雨下,她奋力的摇着躯体,嘴里含糊不清,妈妈你醒过来呀,你醒过来,我以后听你的话,我会认真写作业,我会给你做饭,妈妈,我可以没有爸爸,但是我不能没有你啊。她妈妈下葬以后,她一个人跪在坟前烧完了所有的纸钱,眼里没有一丝光。我想大概她是从那个时候学会了坚强。

她从小就学会了独自生活,妈妈不在的时候,她站在小板凳上做饭,家里瓜果成熟的时候她一个人拿到街上去卖,没有人比她更知道生活的不易。

后来爷爷也去世了,家里只留下年迈的奶奶。姐姐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小孩。哥哥去了其他的城市,只留她一个人漂泊在异乡。

第二天是上午九点的动车,还是她帮我订的票,我说火车就可以,动车太贵了,她嫌我累,提前帮我订好了。她总是这样,要我照顾好自己,可是,明明需要被照顾好的是她自己。

我们打算七点钟起床,吃个早饭,她送我去车站,闹钟响了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对她说,你去关闹钟,她说你去关。好熟悉的场景,以前上小学有时候我们两住在一起就会这样,然后两个人一起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起来刷牙洗脸。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早上的时候收到微信,是小雪凌晨一点多发给我的,她又熬夜,说国庆干嘛去了,我说就待在宿舍,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她问我什么时候毕业,我说还有两年,她说,你一直在读书,我都感觉我老了,我说,没有没有,你还年轻呢,你永远18岁,漂亮又可爱。我没骗她,她就是漂亮又可爱。

她说,毕业以后回家吗还是留在南方呀

我说,可能回去吧,想离家近一点,你要回去吗

她说,还是家里好呀,我以后就不回去了,就待在南方,回去家里也没人了。

小雪,如果有一天,你想回家,那我家就是你家。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