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这个老师拿出的东西又惊了一下

  • A+
所属分类:情感两性
街拍摄影

午饭后的埃顿仍旧没有走出欣喜的新奇心境,虽然吃饭的时候母亲看出了埃顿的高兴心情,没细追问之下被埃顿以堂皇的理由敷衍了,之前德鲁可是不止一次的提醒过埃顿不要在任何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埃顿虽然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但是对这个神秘的老师那是既感激又信任有加,当然不会违逆德鲁的意思。

当埃顿再次见到书房里安坐的德鲁时,被这个老师拿出的东西又惊了一下,德鲁拿出的是一本叫做《初中阶魔法研究》的大块头“你必须在五天内记住这里面出现的所有魔法,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来问我。”说着将大块头甩给了还在发呆的埃顿。

强记对于埃顿来说当然不算什么,这本看起来有点厚度的大块头中的文字还是比较常用的,所以埃顿打开了书页开始把那些东西塞进脑袋的机械工作,但是很快德鲁就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这小子看到高兴处就把精神力放了出来,虽然嘴里没有念咒语但是也是发了几个魔法,居然还有个二阶的大火球差点烧了整个书房,幸亏有德鲁在随手几个大水球就给浇灭了,才没有造成什么损失。

“看书就看书,不要释放你的魔力。”德鲁用微怒的口气教训着,其实心里在想“这小子当真不简单啊,这才接触魔法,二阶法术不用吟唱说发就发啊。”另外一个疑问也随之占据了德鲁的思绪“别的魔法师一般都要拿个内刻六芒星阵的法杖之类的或者结个六芒星阵的手印再吟唱咒语,这个低阶法术不用吟唱瞬发倒也罢了,六阶以上的大多都可以,但是这个六芒星阵的问题这小子是怎么解决的。”

德鲁释放了灵魂力观察着面前沉浸在书本里的埃顿,有些恍悟的发现“原来是这样,这个小子看来不用法杖那些辅助就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魔法师。”原来经过这段时间埃顿的灵魂力和精神力的契合,每次释放精神力的时候总是多少附加一些灵魂力,而埃顿的灵魂力非常奇特的完全能够模拟六芒星阵,当然消耗量相对于埃顿的灵魂力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在这样的精神力释放下附加的灵魂力就起到了法杖的作用,所以埃顿能够不用结手印和拿魔杖就能放出魔法。

至于埃顿刚接触魔法就能瞬发所有一阶和一部分二阶魔法,则是和他那变态的魔法亲和力是分不开的,很多魔法师一辈子都只能在七八阶的阶位上混,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那种攀顶之人的魔法亲和力,越到高阶的魔法师越能接近魔法的本质,而这些就在于对于魔法元素的理解和亲和力。

所以德鲁决定因材施教,走一条以前从没有人走过的路,在埃顿的创造力上做文章,提前让他接触魔法的本质,而抛开咒语的桎梏,因为很多高阶魔法的咒语根本都已经失传了,现如今大多数高阶魔法师也是苦于没有高阶咒语而进步缓慢,原因就是他们还是没有把魔法的本质看清楚。

就这样,埃顿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在第四天的时候就啃完了那本大块头,并且全部记在了脑子里,那可是现大陆六阶以内包括六阶的全系魔法咒语的情况,德鲁在考了几条之后也觉得这个孩子是彻底记住了,“说说你对风系三阶的魔法‘风阵’的理解,包括他形成的前提和效果。”

这个纯粹是出于德鲁的好奇心,这么多天埃顿记住了所有的内容但是从来没有疑问来让他这个当老师的来解答,眼高手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所以德鲁还是决定打击下这个小子的锐气,让他更踏实一点,对他的成长是很有好处的。

“风阵的形成是利用风元素按照螺旋排列而形成小型旋风,其效果是卷起砂石等一些小的事物通过旋转产生的破坏力,从而对目标造成伤害。”埃顿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个都是书上没有的东西。

说实话,德鲁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但是这样没有起到教育的目的,所以“好,暂时忘记咒语的吟唱,就按照你理解的这个风阵给我放一个。”埃顿现在也就是二阶的实力,却要不用咒语放出一个三阶魔法,本来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看完埃顿的风阵升级版‘风火轮’之后,就连德鲁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确实是创造神的一个失误。

所谓‘风火轮’实际是一种混合魔法,大陆只有很少的一部分高阶魔法师在接触魔法本质的门槛的时候能够感知除了本系之外的微量别系元素,随着修为的提高才能凝聚这微量的别系元素混合本系形成混合魔法,但是必须是本系降低到和别系处于同一阶才能混合使用,以别系主导阶级,所以也是极其鸡肋的一个,大陆顶端的十二阶修魔导也不过最多能释放四阶的混合魔法,哪有直接一个十二阶禁咒轰击来的舒服,所以一般是没人研究混合魔法这种不实际的东西的。

然而埃顿这个小子居然以自己只有二阶的实力却发出了‘风火轮’这种三阶混合魔法,虽然他的灵魂力和精神力在突破时候再次增加了一成多从而达到六阶水平,但是这小子是实实在在的二阶实力啊,越级混合魔法,虽然不至于吓着德鲁,但是也是让德鲁委实惊艳了一把,何况这个魔法还是这个死孩子自创的。

被这个老师拿出的东西又惊了一下

我撕开老师的蕾丝内裤 公车掀起老师裙子进入/图文无关

“给我讲讲你这个魔法的思路。”德鲁看着扬扬自得的埃顿问到。

“我只是想加强一下风阵的伤害力,所以同时也放了个火墙就混合了些火元素进去。”埃顿笑道。

“就这么简单?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魔法的精神力消耗加成和伤害加成的情况?如果说你同样的精神力能放出两个重迭伤害的火墙,那你这个混合的伤害能有多少?”德鲁依旧是那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

“这个我真没有想过,老师说得对,要用最少的力量给目标造成更大的伤害,让每个攻击都发挥最大的作用。”埃顿收起前面的一脸嘻笑虚心的说道,紧接着就陷入了沉思。

德鲁看到目的已经达到,知道埃顿这番话是真的很虚心说出来的,也就不再打击埃顿的积极性,如果还要继续打击的话那会伤害埃顿的创造力,起到反效果,所以也不再说话,就默默微笑的看着他。

实际让德鲁巨汗的是这个混合魔法远比埃顿的描述复杂的多,一个魔法是由操控的元素按照一定顺序排列而成的,一个混合魔法的形成这种排列更是几何倍数的增长,不知道埃顿是怎么掌握这种排列的。

德鲁心中越发坚定了那个想法,于是,可怜的埃顿不得不每天早上继续瀑布下的训练,但是这个老师好像完全忘记了教导自己魔法的事情,只是每天留出半天的时间让他去提高和元素的亲和力,思考元素排列的规律和顺序,并且让他更加加强自己的精神力锻炼。

现在的埃顿精神力用完就不能用睡觉来恢复了,必须通过冥想,而且德鲁一再强调无论如何再也不能出现透支的情况了,德鲁通过这次埃顿精神灵魂突破到六阶,大概猜出原因的他才给埃顿加了这个限制。

虽然那种枯竭式的提高确实让埃顿的灵魂力和精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听德鲁的意思那种枯竭式的提高其实早就有人用过,因为用这种方法的人大多根基达不到,从而给灵魂和精神带来了无可弥补的很大伤害,而且这种方法带来的提高式逐步递减的,越往后递减的幅度越大直到最后没有效果的时候强行使用会反噬使用者的精神和灵魂,不是变成了白痴就是变成了疯子,因此这种锻炼方法早在五百年前就被禁止。

由于那个年代的这种方法也只是有两三个人知道,所以在禁止之后,教廷就把这个记载有这个方法的一切相关东西全部销毁了,这段秘辛也就埋藏在了尘封的岁月中,成为了一段过往,现在的世界也只有德鲁一个人知道这个方法的害处。

埃顿现在每天早上已经不能够乘坐老师这个人形飞行器了,只能依靠自己不断的施展迅驰术赶往塔加瀑布,由于一路上的精神力和灵魂力的消耗,其实当埃顿到达塔加瀑布下的时候,实力仅剩六成了,所以现在的埃顿在瀑布下面坚持的时间又回到了半个小时多,因为还要考虑回去的能量,埃顿不得不又从最初的十分钟开始努力,还要在中午前赶回家里吃饭,否则引起母亲的猜忌是大家都不想的事情,毕竟德鲁是个名义上的杂学老师。

而德鲁这个老师却越来越像是一个黑心的老财,不遗余力的诈取着埃顿的一切剩余能量,比如让这个可怜的弟子时不时在路上捎上自己一段,又或是造成一些大型逆风的环境和陷阱地刺之类的来增加难度。

所以现在的埃顿终于知道这个神秘的老师也不仅仅是个七阶魔导师那么简单,会的魔法也是多系,至少现在已知的就有风水地三系,在几次差点没办法在老财的要求范围内赶回家的教训之后,埃顿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什么时候都应该给自己保存一点实力,也让他知道了为什么老师要让自己追求同等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