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是从你们班的窗户爬过去的吧!”壹壹问。

  • A+
所属分类:情感两性
街拍摄影

下班时间到了,壹壹才突然发觉室外的地面是湿的。什么时候下的雨呢?自己竟一点也不知道。

想了一整天周禇寒的事,太过专注,不知道忽略的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说来这个学生真的是太难对付了。

拿着包走出学校大门,壹壹看到班里的由明在前面不远处推着单车。

他正要上车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单车承受不了他身体的重量,前面的轮子跑了出去,由明也差点摔了一跤。他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从单车上下来,嘟囔了一句:“唉呀,怎么又掉了!”说着,放下单车,往前面走去捡自己的前车轮。

壹壹站在他后面忍不住笑了起来,由明捡回前车轮发现了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我越是喜欢它,它就越出毛病,看来今天只好坐车回去了。壹壹老师,我要把单车送到修车铺,您路上小心。”
“你不会是从你们班的窗户爬过去的吧!”壹壹问。
“再见。”壹壹向这个可爱的大男生挥手告别,听说他家条件不错呀,再说就算是条件不好,也换的起一个单车呀。这位同学到底什么情况?

上了公交车,壹壹仍旧坐在右边靠窗的位置,头扭向窗外。雨水洗过的夕阳格外地清亮,壹壹的心也跟着清亮起来。为了工作而烦恼,简直太亏待自己。不想了,她得让自己高兴起来。

终于到家门口了,可打开包才发现,钥匙竟然没有带。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开始烦躁起来,从来没犯过这种错误呀!看来是落在学校了,如果回去取,这一来一回得多长时间啊?不过再烦躁也得回学校一趟,否则今天就要露宿街头了。

壹壹再次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经过二年一班的教室时,发现门还没有锁,她好奇地向里面望了一眼,看看是谁这么用功。

里面的周禇寒感觉到了教室外面有人,也刚好抬头看了一下。壹壹主动问候:“你还没走呀?”

“嗯,我想一个人待一会,不过,现在也要走了。”周禇寒的态度一如往常,冷淡而疏离。

“那你等我一下,拿了钥匙我们一起走。”壹壹说完就向办公室的方向快步走去。

周禇寒锁了教室的门出来时,没见沈老师的身影,向她办公室的方向望过去,发现她很茫然地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于是好奇地走了过去,问:“沈老师,你怎么了?不是说要拿钥匙吗?”

“我回到家发现没带钥匙,所以回来取,可刚刚突然想起来,办公室和家的钥匙都在一个钥匙串上,办公室我也一样进不去呀!”壹壹显得很无助。

“别处还有家的备用钥匙吗?”周褚寒已经进入解决问题模式。

“没有了,我只有那一把钥匙。”租房独居的壹壹还没有类似的经验,有点手足无措了。

“办公室的窗户也都锁上了吗?”周褚寒继续搜索解决方法。

“走廊这边的都锁上了。”壹壹依然没有头绪。

“那临操场那边的窗户呢?”周褚寒貌似很敢想。

壹壹有点讶异,“那一面还有一扇窗锁坏了,可是大家以为谁也不会冒这个险进办公室,所以暂时也没人想着修。”壹壹还是很失望地说着。

周褚寒好像找到了解决方法,问:“是哪个窗户?”

“就是靠你们班级的那扇窗户。”壹壹实话实说,说了也没关系,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冒险啊。

“你的钥匙放在哪儿?”周褚寒继续他的思维模式。

“应该就在我的办公桌上。”壹壹说。

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图文无关

“等我一下。别走开,就待在这儿。”说着,周禇寒转身离开。

“喂!你去哪里呀?”壹壹有点紧张,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周禇寒转回身说:“你就待在那里,等我一下下。”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周禇寒从二年一班的教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壹壹的钥匙串。

壹壹眼睛放大,无比惊讶。

“你不会是从你们班的窗户爬过去的吧!”壹壹问。

“不然怎么拿?”望着一脸愕然的壹壹,周禇寒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走吧,沈老师。你不是说要我跟你一起走吗?”

“是啊,走吧。”壹壹这才回过神来。周褚寒,一个最讨厌她最质疑她的学生,居然做爬窗户这么危险的事,只为了给自己拿钥匙?

感觉到沈老师的困惑,周褚寒笑问:“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没有啊,我是想说,你不用这样的,这要是出点什么事多不好。”壹壹说。

“我是先观察了地形,对情况做了合理判断才过去的。”周褚寒向壹壹解释了墙外正好有可以着力的棱子和标识广告牌,两个窗户离得也不远云云。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小王子是我笔下的人物,我不让他有事。他就不会有事。但如果换作现实中的你,我可保佑不了呢!)

壹壹将信将疑,还是连声感谢。

“唉呀,沈老师,你不要这样。你觉得我值得为这么小的事冒生命危险吗?找开锁公司的人一两百块就解决了,我又不是傻子。”周褚寒不欲多说话,有点受不住沈老师的千恩万谢。

听了这句话,沈壹壹心头一凛,“可不是嘛,我怎么没有想到找开锁公司呢?我真是笨啊。”生活经验不足,此时的壹壹懊恼得紧。

两个人一起往外走,这似乎是两人第一次这么和谐的接触。其实壹壹要周禇寒跟她一起走,是想继续跟他谈谈。她不想两个人一直僵着,那样上课太难受。可是他们难得这样相处,所以她没有打破这种气氛。

天边的红色只余一抹,下过雨的晚上也有了一些凉意。一阵风吹过,壹壹打了一个寒噤,她下意识地用右手捋了捋左胳膊。多年来她一直这样,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她总是穿得很少。

周褚寒当然注意到了这样的细节,但他没有把自己的外套给沈老师。他觉得那样太过暧昧,于理不合,对对,是这个词。

由明修完了单车,走出修车铺,远远望到红色背景下走着的两个人:一个高大,一个清瘦。似乎又有了可以八卦的内容,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失去了要去八卦的心情。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